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活见鬼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喝饱水的游泳者 发表时间:2014-07-06

    活见鬼,活见鬼,如果你死了,一定看不见所谓的鬼。
    小时候,晚上家里停了电,母亲点起蜡烛,烛光暗暗的,我趴在桌子上写作业影子长长的映在墙上,风从窗缝吹进来,烛光微微地闪,我的影子也跟着忽闪,父母亲出门不带着我,我很害怕自己的影子,觉得有鬼会从影子里跳出来把我吃掉。老家的厕所一开始有灯的,我们这帮调皮孩子把它们用弹弓打碎,到了晚上厕所漆黑一片,从我家到厕所有十几米,因为胡同窄加上天黑,觉得黑暗中有不知道的东西跟着我。
    我结婚以后和父亲分开住,我家就在工房西边,房子不大,有一个小院子。小院里种了一棵柿树,母亲看着院子里有空闲的土地,春天种了几梗玉米。深秋母亲劈了玉米棒,剩下玉米杆还站在院子里。那时妻子和我经常住在岳母家,一来离单位近,二来孩子户口跟着妻子也要在岳母家附近的小学上,我偶尔的回一趟家,一个人住在小院顺便收拾一下落了灰尘的房子。正房窗外柿树还挂着几颗火红的柿子,柿子像一个个灯笼。玉米杆都枯黄了,晚风吹过沙沙的响。初冬的夜来得快,我一个人晚上躺在床上睡觉梦很轻,半夜醒来,月光透过窗帘细细地搁在我脸上,听窗外细细碎碎的声音,心里倒是没有鬼的念头,脑子里只有淡淡的畏惧。
    前些年为小舅子看过几年煤场,煤场在乡村路的田地里挨着路,小舅子盖了一间临时板房。我白天卖货晚上打更,刚开始没有狗和我作伴,照明也是临时从附近的蔬菜大棚拉来电缆接在房子里。夏天住在板房里燥热,到半夜才渐渐凉些,我睡不着。周围一片虫鸣,夜里有老鼠在房子里簌簌地爬,我听这些声音并不害怕,等我再睡醒过来,已经天光大亮。买煤的小贩开着拖拉机在场子里等我,有的跟我熟络了,会敲房门叫我起床。那些日子虽然清苦,也没人夜里相伴,不过有意念中的神灵跟我在一起。后来小舅子弄来一条狗,我的夜变得嘈杂了,狗儿只要有动静就吠个不停我习以为常,梦中的、浮空的神灵都被犬吠吵跑了。
    我和众人一样,没见过所谓的鬼,所说的也跟鬼无关,全是自己旧时日里的经历和感觉。我听别人和父亲说过的言之凿凿关于鬼和仙的故事倒有几件。
    矿上老井有三个水平。现在前两个水平都已经荒弃了,每天只有几个看水泵和看井口信号的工人留守,关于鬼的故事就发生在离地面最近的水平。
    这个水平井口,在我刚上班的时候曾经挤死了一名工人,使用单位和我们维修单位相互推诿扯皮,死亡家属一份没少得,我们和他的单位也没有罚多少钱,这件死亡事故于是不了了之。可后来发生了些奇怪的事情。


    第一水平井口井帮上老早以前就栽着一根铁管,常年有可以饮用的清水慢慢流出来,后来有心的人把一根水管绑在铁管上,并且往下垂成一个一个U型,来喝水的工人只要把吊在铁管边的水管往下一低,就可以喝到真正的矿泉水。自从井口死了人以后,夜班在那里看信号的信号工经常听到有人踩在井口的铁板上,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就像有人踩在上面,还有水从水管里哗哗的流出来,溅到巷道地面的水声,跟有人喝水一样。更让人害怕的事情是——井口的小绞车会莫名其妙的自己转起来,并且巷道深处会有口笛声。那段时间一连换了几个信号工,直到一个属虎的去了,这些闹得沸沸扬扬的怪事才消失。
    工友们都说这是死去的那个人阴魂不散,还想给家里人挣钱养家户口呢。
    每年矿上都会在大年三十十二点空溜几次罐笼,我没有见过,听看见过的工友说,空空的罐笼升到地面,信号工都一本正经地说:过年了,都上来吧,回家看看吧,注意脚下。这就是所谓的“绞鬼”。这件事看起来迷信,可让人觉得温暖,
    第一件事我现在明白,铁板遇冷收缩,会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发出响动,尤其是在夜深人静,哪怕极其轻微的声音,都会放大,那流水声不过是因为水管里的水积存多了,自己冒出来的,而自己启动的绞车,也应该是因为井下潮湿,虚连的结果(自从把井口绞车电源切断以后,在没有发生过)。
    说了这些,我该说说父亲跟我说的亲身经历的那些鬼啊,仙。
    小时候,父亲住在一个大杂院里,冬天上厕所得出了门再转一个影壁。有一天,他和二叔一起结伴去厕所,他们转过影壁来到厕所前,发现有一个大人人站在厕所前一动不动,当时父亲说了一句:叔叔,让一下,我们去厕所。那人没有说话。父亲和二叔没在意,绕过了那人进厕所,等他们俩出来,男人还在原地,父亲又说了一句:给我们让一下。还抬头看了一下。听父亲讲,当时父亲的头发都竖了起来,原来那人太高了,看不见脑袋,还白白的。父亲和二叔吓得跑回了家,叫上爷爷和奶奶出门来看,可是那个白白的人不见了,奶奶跟父亲说:“那是白魔,是好的。”

    另一件事情父亲更津津乐道,他见过黄鼠狼娶亲。
    父亲年轻时上下午班,有一次下班晚了,经过回家的一座小桥时,已经快凌晨两点,听见桥那边叮叮当当有敲鼓敲礤的。父亲躲在一边看,只见两排一米高的小人,戴着帽子整齐地走着,一边走一边敲。父亲越看越奇怪,越看越害怕,越看越想看。等这帮小人儿过了桥,父亲赶紧骑着自行车回家,第二天下午,父亲去上班的时候,特意早出门,到了桥边跟附近老百姓打听,昨天是不是有人结婚,得到的回答是:谁家半夜结婚啊,你睡蒙了吧。父亲这时知道了,原来黄鼠狼娶亲被他撞上了。
    父亲遇到过鬼打墙。山海秘闻录:www.shanhaimiwen.com
    父亲和母亲刚结婚时没有住房,等单位分了公房又不够住,父亲就想在小院里盖一下房,有一天父亲发现邻村路边有几棵没人用的木头,留了心。在那天早上三点多,他悄悄起来推着自行车出门,等找到木头以后把它们绑在自行车上,一回头看不见来时的路了,父亲总觉得四处都是深渊,走几步就回头,这么转啊转啊,后来父亲索性不走了,从衣兜里拿出纸烟,刚用火柴点燃,忽然发现,他就站在路边。父亲推起车子跑回家。我想,当时也许父亲太紧张加上天黑,忙中走错了路闹个大笑话罢了。
    父亲不屑于我说的。
    最有趣的一件事,父亲亲手把装神弄鬼的黄鼠狼赶跑。
    父亲工作时,换衣服的地方是一间配电室,配电室的前面有一个土岗。一次单位施工把土岗挖开,里面是一具棺材,棺材里的人穿着长袍,还戴着瓜皮帽,后来棺材被搬走了,那个死人也被挪走。自那天起,几个值夜班的工人都说有鬼,那鬼就在窗户外边吊着,一定是棺材里的死人在作怪。父亲听说以后也不信,他说:没人上夜班,我上,我就不信这个邪。
    父亲上夜班的夜里,窗外的路灯照进房子,影影绰绰。
    半夜父亲发现有一个小人吊在电灯的影子上,还晃啊晃。出门去看却什么都没有,第二天,父亲没有进配电室,等天慢慢黑了,把路灯打开,一个人蹲在土岗后。
    前几天土岗上施工挖开的土坑没有完全填平,有几块碎棺材板飘在外面。
    时间不久,父亲发现一只黄鼠狼爬了出来,只见它用两只爪子抓在灯罩上,左右晃荡,父亲恍然大悟,偷偷拿起一块石头一下砸过去,那只黄鼠狼嗖地跑掉,从此配电室不再闹鬼了。
    我说的是父亲亲口跟我讲的,听父亲的意思千真万确。这世上到底有什么呢,我没见到过,父亲说他见到过。
    有鬼没鬼,只有自己遇到才是真的,可我从没有遇到。
    到现在,我遇到的都是人们在装神弄鬼,把一切都否定。现在这个世界,人们少了对自然的敬畏,而我,依旧怀念童年烛光下摇曳的身影。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活见鬼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2605.html
上一篇:鬼恋    下一篇:乡村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