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观音女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李修元 发表时间:2014-06-20

    去年清明,如往常一样陪着姥姥回乡扫墓,原本打算午饭后才动身去墓地的,可姥姥坚持必须在午时前祭拜完毕,大家只好天刚亮便睡眼惺忪的往山上爬去。
    姥姥家人丁兴旺,不仅大小不一的坟包几乎占满了半个山头,一起结伴来祭拜的亲戚们也是浩浩荡荡,其中很多我连面也没见过!
    随着人群点香、磕头、烧纸……忙乎了一个上午,连早饭也没顾上吃的我有些昏昏沉沉了,所以准备去找姥姥要点糕点垫垫肚子(我们这里规矩是拜完以后,摆上的祭品可以分给儿孙们食用,传说可以借着祖宗福)。
    正在人群中寻找姥姥的身影呢,忽然后面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小元哥!”
    我回头一看,是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女子,有些眼熟,却认不真切了,“呃……你是?”
    “你还真不认识我了?我是玉凤!吃了我那么多樱桃,怎么说忘就忘啊?”她气鼓鼓的指着我说道。
    她这么一咋呼,我突然想起来了,“玉凤啊!嗨,你怎么长这么大啦?我还真没认出来!”
    玉凤论辈分算是我表妹,小时候曾在一起玩耍过,还比较熟稔,只是由于并不是很亲近的血亲,所以也就渐渐失了联系。
    “玉凤,你过得还好吧?”我忽然记起前几年听姥姥说过玉凤的父亲去世了,想她小小年纪没了爸爸,定是吃了不少苦。
    “嗯,还不错!我前年嫁人了,想请你来着,听说你在准备当医生,就没敢麻烦……”
    “切,瞧你说的,客气什么!我也是太久没回来,看来还错过了不少好事呢!”
    正和她寒暄着,舅妈却在远处大声叫我,我应了一声但没过去,舅妈又接连叫了起来,周围的人也都神叨叨的打量着我们,我心下觉得奇怪——难道现在农村还这么封建?我跟一个结了婚的表妹多说两句话都不行?!
    玉凤的神情尴尬起来,“小元哥你过去吧,也许是有急事呢!”说罢便转身要走了,我觉得过意不去,就把手机号码告诉了她,跟她说有什么能帮忙的尽管找我,别见外。她听我这么一说显得非常高兴,脸都涨得通红,连说了好几声谢谢。看她这样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一个一穷二白的小实习医生,能帮人家什么忙啊?更何况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事呢,哎,我什么时候才能改了这乱揽闲事的坏毛病!正懊恼着,舅妈走近我跟前了:
    “你这小子,喊你怎么不过来啊?“
    “什么事啊?我不是正跟玉凤说话呢嘛……”
    “啧……傻小子!喊你就是因为这事!没瞅见别人都怎么看你吗?以后可记住了,离玉凤远点!”
    “啊?为什么?”我还没问出口,她就已经健步如飞的扎进人堆里去了。
    带着满肚子饥饿和疑惑,我晃晃悠悠的下了山后,借故挤进了姥姥那屋。她正眯着眼躺在床上小憩,我便侧身坐在她旁边小声问道:“姥姥,睡着了吗?”
    “睡着啦!不能讲话!”她绷着脸一本正经的答道。
    “哎呦,您别逗我啦?想问您一件正经事!”我使劲推了推她。
    “唉……就知道你这孩子肯定又要来瞎打听!想知道玉凤到底怎么了,是吧?”
    “对对,您真是神机妙算!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啊?为什么舅妈不让我和玉凤说话?为什么大家看见我和她站一起时,眼神都是怪怪的?”
    “你要是念书能花这力气,早就当教授了!”她白呼了我一眼,靠着枕头坐了起来,和我说出了这些年玉凤的经历——


    七年前,玉凤的爸爸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她妈妈眼看着丈夫遭遇了不幸,受不了打击便开始神经失常起来。玉凤是家里的长女,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只得辍学在家帮人做工挣钱,承担起了一家人的生计。照理说这样可怜的女孩子应该是处处遭人疼惜的,可怪就怪在玉凤并没有正正经经的在打工,她竟是在当地一个有名的神婆家里做学徒!没有人知道那个老婆子为什么会收下玉凤,大家只看见她待玉凤极为厚道,不仅管吃管喝的,还按月发工钱,也就当她是在积德行善。就这样过了五年,玉凤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家里的叔伯长辈便在邻乡给她寻了婆家。刚结完婚,玉凤就让丈夫给她腾出一间小屋供起了观音像,并且托人口口相传她这里做的是和神婆一样的买卖。这个做法是有些过河拆桥的嫌疑,现在处处都在提倡破除迷信,神婆的生意本就不甚红火,玉凤又来横插了一杠子,简直是摆明在抢人饭碗了!可奇怪的是,神婆并未抗议,反倒将以前的老主顾都介绍给了玉凤那里,就在玉凤开张的第三天,神婆一个人在家里安静的去世了,说是心肌梗塞!这么一来周围的村民全都炸开锅了,大家纷纷猜测是神婆早已经知道自己命运,于是便安排了玉凤这步棋,更有甚者,竟说搞不好真有神力的是玉凤,所以神婆才会照顾她这么些年,就是想让她替自己安排善终!这众说纷纭下,连玉凤的亲弟弟也跳了出来,说当年爸爸去世之前姐姐就有过异常……如此一来,玉凤的生意是越来越好,听说就连县城里的人也闻着风声来找她问路,只是,寻常百姓却对她产生了极深的隔阂,有事的时候总会揣着红包去请她帮忙,没事的话,就连对面走过也不会招呼一声……
    怪不得舅妈看见我和玉凤聊天会那么大的反应,她也是担心我不了解状况,白白起了口舌是非。可是听完姥姥讲述,我对玉凤是同情大于龃龉的,想着她一个苦命的姑娘就因为这些愚昧与盲从,平白添了许多坎坷。
    还想和姥姥多说几句,忽然电话响了,我接起,竟是玉凤打来的。
    “小元哥,你现在忙吗?”
    “不忙不忙,有事吗?”
    “嗯……是有些事想请你帮个忙,但是我们见面好像有点不方便吧?”
    “没事,见面吧!你说个地方,我去找你!”我那廉价的正义感猛然又爆发起来了,总觉得对着这样一个儿时玩伴,回避就是伤害。
    半小时后,我来到了以前常和她一起钓虾的小河边,她已经在那等着了。看见我一到,有些激动,又有些害羞,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没能说出话来。
    “玉凤,你要是还拿我当哥哥、当朋友,就不要见外,有什么话直说吧,能做到的我一定帮忙!”见她不好意思开口,我便先豪迈的许诺了。

    “小元哥,你听说了我的事吧?你们做医生的一定不相信这些,可是,我真不是骗子!”她犹豫了片刻,认真的说道。
    一谈到这个,我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说实话我并不相信她能有什么通灵的能力,只觉得那应该是个不得已的手段,想要养家糊口而已。
    她见我没搭腔,立刻猜到了我的心思,苦笑了一下,说:
    “以前我也不相信这个,只是打从我爸出事后,就不得不信了!”
    “你爸不是意外吗?和这种事有关?”我有些诧异。
    “我说实话,信不信由你,可你不准笑话我啊!”她将脸转向水面,向我说起了那段我从未听说过的往事:
    “我爸出事的前一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情境特别真实,可醒来以后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有辆蓝色的大货车特危险,我爸要是碰到准会倒霉!心里很着急,但是又讲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于是偷偷告诉了我妈。我妈听进心里去了,她一直很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觉得应该是骨肉连心,有什么东西在托我给我爸提醒呢!所以我爸出门干活时,她就特意跟着了,想在紧要关头帮我爸避避险。我爸开的是一辆农用小三轮,每天都在那条路上来来回回熟得很,可那天我妈一直在旁边提醒他要小心开慢点,果然,刚走到路口就遇着一辆拉煤的大卡车从后面歪歪斜斜的超了过去,既没按喇叭也没闪灯,超完以后便直直停在了路中央,我爸避让不及差点撞了上去,幸好车速很慢才没出事!车一停稳我妈就松了口气,那辆煤车应该就是我梦里的蓝色大车,她觉得好歹这关算是渡过去了,可我爸脾气很硬,非要下车和人理论,我妈劝不住,只得由他,可心里有些怄气,便没有跟下去,只是坐在车里看着他。我爸一下车,就三两步跑到了大车后面,正大喊着让司机出来时,忽然那大车的后斗猛然间就翻了起来,里面堆得满满的煤渣下子全部倾泻下来,那么一眨眼的功夫,我爸就被完全埋进去了……”
    讲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看得出她在强忍着悲伤,我一时语塞,却找不出任何科学的说法来解释这个惨剧,我甚至在想,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命运吗?
    “等救援的人七手八脚的把我爸挖出来,人早就断气了!事后,我妈一直觉得是自己没有保护好他才会送命的,越来越想不开,精神便恍惚了……”
    “这事怪不得谁的!”我讪讪的插话,心里也明白这个安慰也实在无力。
    “嘿嘿……不好意思啊!跟你说这个让你不舒服了吧?”她偷偷抹了下眼角,强颜欢笑起来。
    “不会的!我……对了,你说要帮忙的是什么事啊?”差点顺口说出我很喜欢听这样的故事,幸好及时反应过来转移了话题。
    “哦,这个啊,还真不好意思开口……你也知道,我结婚到现在快两年了,农村里娶媳妇都是在巴望着传宗接代,可我——到现在肚子也没过动静……”我正沉浸在她爸的故事里,未料到她竟突然将话题转到了这里,不由一愣,瞬间,脸便通红了(这也怪不得我,无论换成哪个光棍,忽然间遇见个小媳妇扯着你谈生孩子的事,恐怕都不能潇洒面对!)。
    “咦?这……我,呃……”心里正不知所措的百转千回着,却见她将头扭了过来,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
    “大家都说我做的这行不吉利,虽然挂着观音女的名号叫着很好听,可实则伤夫克子,所以才落到今天这地步……”
    “胡说八道!这种事哪有根据啊?要不你来我们医院做个检查,带着你老公!”我一听就急了,平常最见不得这种欺负女人的言论!
    “真的可以吗?其实,我也就是想拜托你这事!虽然婆家的人看着我有些能耐没敢直接抱怨过,可那整天阴沉着的脸,我实在是过不下去了……而且,我也想有个孩子!”她说着激动起来,扯着我的衣袖几乎是有些哽咽了。
    本以为能做个气霸山河的英雄,没想到最后竟是被人当成妇女之友了,我略略有些失望,可也不便表露,只是一味在劝解着她不必为了这事自责,医院会有办法的。
    聊了一会天色渐暗,姥姥来电话催我回家,临别时,我和她约定了去医院检查的时间,并表示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助她的,可是,已整整一年了,她却一直没有来,期间我拨通她曾打来的号码,却被告知已停机,也费力向老家的亲戚打听过她,但大家仿佛都忌讳的很,谁也不愿意多聊,明天又要回去了,玉凤,我还能见到你吗?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观音女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2550.html
上一篇:枕边人    下一篇:黑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