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阴魂不散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余无夜 发表时间:2014-05-24

    “喂,小刘,你快,快回来!我刚才撞,撞鬼了!”
    刘秉成把车停在一家饭馆门前,刚想下车去吃点饭。就接到了公司老板陈汉良这个惊慌失措的奇怪电话。他看看表,才晚上九点多。撞鬼?他笑了笑。然后坐回车里,开车向公司走去。
    半小时后,刘秉成到了公司,推开陈汉良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陈汉良面色如土,正坐在老板椅上瑟瑟发抖。见到刘秉成来了,他一边抹额头的冷汗,一边说:“小刘啊,你可来了。我刚才见鬼了,可吓死我了!”
    原来,今天公司下班后,员工都走了。陈汉良没有走,突然觉得有点困,就睡着了。谁知一下子睡到了八点多。被尿憋醒了。他就一个人去厕所。这时候办公楼里的人已经都走光了,走廊里空荡荡的,寂静的有点可怕。
    陈汉良在厕所里一边唱着歌壮胆,一边小解。忽然觉得背后刮起一股冷风。他慢慢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站在他面前,在冲着他阴恻恻地冷笑。“啊,鬼!”他吓得大叫一声,屁滚尿流地逃回办公室,拨响了心腹刘秉成的手机。
    陈汉良凑近刘秉成,神秘兮兮地说:“你还记得李大林吗?”刘秉成若有所思地问:“李大林?那个李大林啊?”陈汉良提醒他:“就是十年前,建这所大楼的时候摔,摔死的那个。”刘秉成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陈汉良用颤抖的声音说:“那,那个鬼,就是他!”
    说完两人沉默了半晌,陈汉良叹了口气,又说:“该来的终究要来,都这么多年了,他终于还是找上门来了!”
    刘秉成依旧沉默不语。他明白陈汉良那句话的意思。因为,那句话里隐藏着一个他们两人心底固守了十年的秘密。
    十年前,刘秉成高中毕业,离开土生土长的农村,到城里的建筑工地打工。因为他生的瘦弱,人又胆小内向。所以,总是受那些粗鲁建筑工人的欺负。后来,工地上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山东汉子,十分照顾他,常替他出头,渐渐地就没人敢欺负他了。那个山东汉子就是李大林。而陈汉良那时还是个小包工头,是他们两人的老板。
    李大林的家里穷,母亲在住院,为了多挣点钱,经常加班。一天晚上,李大林和刘秉成两个人加夜班。大楼刚建成楼体框架,两个人用手推车连夜向楼上运空心砖。由于施工现场光线昏暗、杂物横陈,劳累过度、昏昏欲睡的李大林竟然推着一车砖,从三楼维修好的电梯间跌了下去。
    刘秉成喊叫着冲到一楼,却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包工头陈汉良在用空心砖狠狠地砸李大林的脑袋。
    陈汉良抬起头,凶狠地瞪视着刘秉成:“你看到了什么?”胆小的刘秉成吓得浑身哆嗦,喃喃地说:“我,我什么也没有看见!”陈汉良脸色缓和下来,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我也不想让他死,但如果他一直不死不活,一辈子赖着我,我刚刚挣下的这点家底,只怕全搭进去都不够。现在他死了,我赔付一次,就永绝后患。”


    刘秉成嘴唇颤抖着,不说话。陈汉良又说:“再说他母亲住院也需要钱,我多赔付他家里点,也算他替老母亲做贡献了,是不是?”停了停,陈汉良看着刘秉成继续说:“你也有点文化,也想出人头地吧。只要你不声张今天的事情,我以后一定会照顾你的。”刘秉成看看李大林死不瞑目,睁得大大的眼睛,心中说了句“对不起”。然后点了点头。
    就这样,李大林的死亡以“意外失足”了结,并且由刘秉成将他的骨灰送回了老家。陈汉良大方地赔付了李大林家里两万块钱,这钱刚好用来救活了李大林病危的母亲。以致工人们都拍手称赞陈老板是好人。
    今后的十年间,头脑机智的陈汉良事业一帆风顺,由当初的小包工头发展到了今天的“大业”建筑公司。而刘秉成的人生也跟着陈汉良水涨船高,他身兼陈汉良的司机、助理,是陈汉良的第一心腹。
    刘秉成心知肚明:自己之所以有今天,完全得益于他和陈汉良间的这个秘密。
    想起旧事,刘秉成陷入深思。我当道士那些年:www.dangdang.com
    忽然,陈汉良脸色变得苍白,浑身不住颤抖,用变调的声音说:“小刘,李、李大林,现在就站在你、你、你的身后!”刘秉成的身体瞬间僵直了,说:“陈总,您、您别吓我!我胆小,您知道的。”陈汉良结结巴巴地说:“是真的,他真的就在你身后!浑、浑身是血,还冲着我笑、笑呢!”
    刘秉成的身体也不住地哆嗦。过了半晌,他咬了咬牙说:“我不信这世界上真的有鬼!他就在我身后是不是?那我就好好看看他!”说着转过身来。

    转过身的刘秉成紧张的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扭回头拍拍胸口,笑着对陈汉良说:“陈总啊,您这玩笑开的有水平!真的几乎把我吓死了。呵呵。这办公室里,除了您和我,那里还有什么人啊?”
    陈汉良哭丧着脸,尖声说:“你真的看不见?他就在你身后!”刘秉成回头看看,又四处张望一下,说:“不对!真的什么都没有啊?”陈汉良指着刘秉成身后,嘶声尖叫:“有!他就在那里!”刘秉成疑惑地:“难道真的有鬼?他不让我看到,而只让你看到。”陈汉良声泪俱下,连声说:“是的!一定是这样!你没有杀他,是我!他一定找我报仇来了!”
    呜呜。呜呜。陈汉良吓得浑身瘫软,竟然大哭起来。
    刘秉成说:“他就死在这个楼里,我们不要在这里呆了。”说完,架住陈汉良就朝外走。两人穿过走廊,来到电梯跟前。陈汉良抹抹鼻涕,往后看看,带着哭腔说:“他一直跟着我们呢。”刘秉成也向后看看,但眼神里满是疑惑,显然他什么也没有看见。
    两人坐上电梯,来到楼下。走出电梯,刘秉成说:“陈总,您在这里等等,我到地下车库开车。”刘秉成说完走了。陈汉良忽然想起李大林就是从这个电梯间摔死的,浑身打了一个冷战。赶紧踉踉跄跄跑到大楼外。
    他正在呼呼喘粗气,刘秉成驾着车来了。刘秉成招呼:“刘总,快上车。我送您回家。”陈汉良上车。车子拐过几个弯,离开了大楼所在的商业区,驶入了大路。
    陈汉良终于松了口气,紧张的神经缓和下了。可几分钟后,陈汉良突然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一边牙齿咬得“格格”直响,一边指着车内的后视镜说:“小刘,你、你看!”刘秉成看看后视镜,再扭头看看车后座,说:“陈总,什么也没有啊。”“李大林,他,他就坐在车后座上!”说完,陈汉良两眼翻白,吓得昏死了过去。
    第二天,陈汉良没有去公司上班。傍晚的时候,刘秉成接到陈汉良的电话:“小刘啊,我让老婆孩子都去孩子姥姥家了,晚上你来陪我吧。我好怕啊,我怕李大林会找到家里来啊!”一个小时后,刘秉成来到了陈汉良家。
    天色渐渐暗了。两个人都不敢睡觉。打开屋里所有的灯,先看电视,然后一边喝酒,一边K歌。但两点过后,两人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啊——!”不知过了多久,刘秉成被陈汉良的厉声惨叫惊醒了。他一看,仰卧在沙发上的陈汉良正双手揉搓着自己的脖子。他的眼睛里是极度的恐惧,脸色酱紫,呼吸困难,不住地咳嗽。刘秉成连忙跳起来替他捶背。
    过了好久,陈汉良终于定下神来。刘秉成给他倒了一杯水。他边喝水,边说:“好厉害!李大林真的阴魂不散,竟然找到家里来了。刚才他差点掐死我!还好,我让老婆孩子先走了。”说着,让刘秉成看他的脖子,果然,他脖子上有两道发青的手痕。
    忽然,陈汉良的身子一下僵直了。他指着里屋的门口,结巴地说:“他,他还没有走!”刘秉成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脸上立即出现疑惑的神情。陈汉良苦笑一下,问:“你看不见,是不是?”刘秉成点点头。陈汉良的手移动:“喏,他现在走到屋子中间了。正朝房门走去……嗯,他去开门了。”
    配合着陈汉良的话,房门果然开了。刘秉成脸上路出惊奇的表情。房门又“砰”地关上。陈汉良松了口气:“他现在走了。”然后望着陈秉承,“你这次看见了,这房门,真的有鬼!你,终于相信我了吧?”刘秉成脸色苍白,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刘秉成认真地说:“陈总,不能够总这样下去,我明天给你找个法师看看吧?”陈汉良点了点头。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阴魂不散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2445.html
上一篇:半边脸的孩子    下一篇:奇遇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