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鬼戒指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海瑟微澜 发表时间:2014-05-23

    每晚,当于晓明安然入睡到半夜,总感觉有一只光滑如玉的手,在轻轻触碰他的脸颊。还有如母亲般哄着儿女睡觉时候的温柔低吟声。
    他甚至能听清楚这是苏州地方口音。所谓吴侬软语,于男人而言,更加妩媚多情,直直钻入心扉,让人有着依赖感。
    男人是依赖母性的,自母胎里便是。
    一
    幽幽的山坳里,他自己在骑着马飞奔,漫山坳的春花花瓣迎面飞来。花瓣拂过他的耳畔,像有人轻轻留下她的呼吸,让人痒而喜欢。他蓬勃的躯体,随着马儿在山路上的颠簸,随着这迷人的耳畔的呼吸,即将破土而出,挺立在山地之间,准备爆发绽开。
    山花的叶子越来越绿,带着于晓明自己急促的心跳。风儿戏弄了那蠢蠢欲动的绿叶。绿叶们吱呀呀的叫着,急于随时抓住瞬间飞逝的缤纷落英。花瓣很柔,却也稍纵即逝。
    他明知这是非真实的,但是情愿沉醉在这温柔的情境之中。
    怪诞的是,他夜夜都有这种感觉。
    二
    咖啡馆里,胖子李吹吹卡布奇诺最上面的泡沫,轻抿了一口,对坐在对面的于晓明说:“你没事儿吧,是不是最近被父母逼婚,压力大?”
    于晓明今年32了,女朋友自大学毕业就此别过。
    毕业工作后,相亲的事儿,不在话下。他觉得是不是自己生存的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底线和节操?
    和他相亲的女人里,有蹭饭的,有寻找一夜欢愉的,有老实
    巴交一言不发的,也有饭桌上亮出真实身份——做传销的……
    他是男人,和胖子李,在弥漫着肮脏、神秘、威严等各色的红灯区里也体验过暂时的醉生梦死,不,其实是一场低贱的红楼混梦,就如其中的那个章节:王熙凤设下毒计,傻贾瑞正照宝镜。
    男人都是傻贾瑞,端端愿意掉进女人设下的毒计里,情也好,色也罢,自古至今连小说里,也如是。
    至于红楼尝尝胭脂唇的经历,时间一长,于晓明觉得也淡然无趣。


    他有羞耻感。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他看不到红灯下,那些身体的统治者的目光和表情。上下摇晃的镜头中的人,好像一场讽刺现实的微电影。镜头里,红男绿女在短暂的没有目标的原始诉求中,找到彼此的慰藉——为基本低下的生存,或为找不到红粉佳人的一种寂寞。
    “这样不行啊。要么去看看心理医生,要么去找找懂这行的人。”胖子李忍耐不住,在于晓明的包里翻出香烟,砸吧砸吧地抽起来。
    心理医生,于晓明知道,这是靠不住的。www.guidaye.com
    爷爷晚年退休的日子里,只要到了晚上,他总觉得有人在自己屋里走来走去。爷爷不害怕鬼。但是,当年战场上,到底手刃多少敌人,死了多少兄弟,爷爷恐怕是一生都无法忘记了。
    爱吹口哨的尹娃子,到死之前,都没有上过战场,只是为了给瘦成干的卫生员姑娘小刘找一只野兔补身体,被猎人下的铁夹子夹伤了腿,得了败血症死掉了。那年夏天的知了拼命地在叫,用欢乐的声音在送葬一个16岁的孩子。
    于晓明的爷爷,也就是老于,哭不出来,他和尹娃子并不认识,没有太多的感情。他只是曾远远看过尹娃子殷勤地帮卫生员小刘抗医疗箱,或者帮忙烧开水消毒医疗器械。
    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的感情。老于使劲挤挤眼泪,哭不出来。

    裹着尹娃子的席子用独轮车推着,有人嚎啕大哭。谁都不知道战争要打多久。他们没有上过战场,每天只能看到死人、战俘、伤员一波一波地被运送到这里。
    知了的叫声越来越大,像家里佣人筛豆子时候的声音。声音渐渐远离送葬的人群。老于看不见独轮车早就走远了,人们抹抹眼泪,三五成群散开。知了声远离了他们,向着老于自己汹涌而来。
    声音包围了他。他感到自己飘了起来,随着让人聒噪而又一致的声音,飞离了地面。这更像是声音带着他飞起来。这是老于内心感受过的无比的轻松感觉。慢慢的,“知了、知了……”的声音,如同成群的蝙蝠扑闪着翅膀,在他眼前汇集成实景,蝙蝠的翅膀开始遮天盖日,它们都紧闭双眼,不要命地飞过来,没有肥肉的翅膀带着突起的骨头,发出婴儿般的啼哭,飞到老于的怀里。翅膀之间,偶尔留了一点空隙,老于想透过那个空隙,看到今天的太阳。可是,不行了,他掉下去了。
    老于病了,哮喘发作。
    也许是今天人们知道的花粉过敏。
    那天送尹娃子前,排长来了。哭得满眼通红的小刘采了山上的野杜鹃,让每个人拿在手里一把,作为送葬的一种仪式。
    老于在简陋的营房里,被饿醒了。继续每天在卫生员、炊事员、勤杂兵之间游荡。正值火热的少年,一腔激情无法释怀。
    也许,正是那次敌我之间的冲突,甚至在中国历史的大小战役里,根本不值得一提。那次,改变了老于的命运,让他一路高升,最后成为一名副部级的高官。
    年纪越大,他越怀疑鬼神这事儿。譬如半夜,妻子明明在身边,但是看着她熟悉的脸庞,越看越陌生;一个人在书房看书的时候,烟斗兹兹的响着,烟雾充满了整个房间,似乎有人在其中来来往往;一个人上楼梯的时候,明明后面有女声叫他的名字,可是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
    时间一长,老爷子觉得是不是当年在战场上有些遗愿未了的那些鬼魂找他来了。
    从北京到上海,再到广州,心理学医生找了不下数十人,
    “要放松,要对过去的事放空。”
    “闭上眼,深呼吸,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你忽略掉的,但是实际上深藏在心中需要解开心结的。”
    “这没什么,你们要多照顾老爷子,多和他沟通。老爷子是高管,退休了,心理上避免不了这种失落感,多陪陪他。”
    这些结果,未免如此。
    稍微理性的人,皆可以分析出这些结果。
    “你看我印堂是不是发黑?”于晓明试探性的问道。
    胖子李立刻抚额,“神经病。你面色红润,就差双桃花眼。”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鬼戒指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2431.html
上一篇:乡村鬼事    下一篇:鬼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