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双魂‘鬼’女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大山 发表时间:2014-03-15

    世界上真有鬼吗?如果没有,为什么人们传说得如始神奇;
    鬼是个没有实体的影子,看得见,摸不着,捉不到,一闪而过。它会哭、会笑、会说话,还能搬移物体;白天很少出现,黑夜出来活动,多数出现在阴暗角落的地方,所以人们到了晚上就会怕鬼。今天我说的这个鬼与众不同,大白天出现而且是具有实体存在的。
    魂是个没有物质、没有影子的一种动态,有时依附在人体身上或其他动物身上,有时到处漂流,时而上天,时而下地,非常灵活,魂经常与魄在一起,所以叫魂魄,人们受到惊吓失去理智,就叫魂飞魄散或叫魂不附体。闲话少说,还是先讲个故事,让事实说话。
    祝村是个山区的农村,村里有个青年叫祝明礼,与本村女青年祝月香结婚,结婚后的第二年生得一个女儿叫祝秀,祝秀出生时哭了几声之后嘴上就带着微笑,水灵灵的一个女孩子,越长越漂亮,也很懂事,非常可爱,当时家里很穷,但再穷也不让女儿饿着,月香出入都带着祝秀,月香只和秀儿上过一次市,她就认得回家的路,一家人把聪明的秀儿视为掌上明珠,怕丢失自己宝贵的女儿,女儿对她来说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越是担心越出事,有一日,月香带着祝秀去菜地摘菜,菜地附近有个水涡,叫做担水涡,水涡一丈多大,深5尺,泉水清可见底,全村人的生活用水都到那里挑,离村有一里多远的路,月香挑着一担水桶去好顺便挑水回来,摘完菜到水涡里去洗,洗着、洗着,菜花漂流到水涡中去了,祝秀为了捞回菜花,不小心掉落水涡中,月香不会游泳,把扁担伸到水涡里,叫祝秀抓住扁担好把她拉上来,可是祝秀不但没有抓住扁担,好像反而把扁担推开似的,祝秀在水中挣扎着,越挣扎离岸边就越远,不断地往下沉,嘴、鼻孔不断咕噜、咕噜地冒出气泡,月香着急得难以形容,拼命地叫喊救人,可是当时附近一个人也没有,只好回家叫人,叫得人来到,祝秀早就没有气了,就这样被淹死了。时年她刚好七岁。
    祝秀被淹死后,月香夫妇悲痛欲绝,夜夜都做梦看见自己的女儿那活泼可爱的样子,梦见祝秀在家跳来跳去,跟生前一样玩得很开心,并祝父母不要动她房间里的东西,她还说是因为自己家穷,不想让父母挨饿才暂时离开的,等生活好转,她会回来的。
    祝明礼夫妇在祝秀死后的第二年又生了一个儿子,儿子一天天长大,也很可爱,倒也减轻了不少他们失去女儿的心情压力。可是儿子三岁后有一种让人费解的动作,他经常一个人自己玩,玩泥沙、捉迷藏。不,他不是一个人玩,好像有人跟他一起玩,谁?是他姐姐,他玩喝酒时说:“姐姐,我敬你一杯”;走来走去时说:“姐姐,你抓我呀?”。还时不时地和姐姐拍拍手、说话,他的动作活灵活现。不仅仅是一两天的事,有时天天都这样,人们看见他这样,都说这孩子中邪了,鬼魂附体了。
    一天的下午,祝明礼在自家门前编粪箕,他五岁的儿子在前面玩,他玩他的也没人在意,突然这孩子叫着:“姐姐回来了,姐姐回来了”。祝明礼又在骂儿子说糊涂话,谁知这孩子一边叫一边往村前的路口走去,走到路口,他真的抱着一个女孩激动地说:“姐姐,你回来了,我想死你了,我做梦都在想你”;这姐姐流着两行热泪说:“弟弟,我也好想你啊”。姐弟俩拉着手就回家,女孩到门口就叫:“爸爸,我回来了,我终于回家了”;祝明礼看见,我女儿真的回来了?这长相、这说话的声音一点也没变,与七年前一模一样,不可能?见鬼了?大白天的鬼也敢出现?是自己想女儿想疯了?还是在梦中?祝明礼用力捏一把自己的大腿,好痛呀;哦,想起了,听说,鬼是最怕活人的手指血,把血洒到鬼身上,鬼就变不回去了,于是他把刀往自己的中指一划,鲜血喷出,迅速甩向女孩身上,之后用手摸女孩的脸蛋、摸她的手、摸她的身体,这一招真灵,她变不回去了,听说鬼是没有影子的,这女孩有影子呀。于是大声叫喊:“月香,快出来看呀!咱闺女回来拉!咱闺女回来拉!哈、哈!”。月香听着骂道:“神经病,儿子疯了,他爸也疯了?白日做梦,太阳从西边出嘞”。说着出门看看这俩疯子。一出门来,女孩就下跪:“妈妈,我回来了,我想死你了”。哪有父母不认得自己女儿的,俗话说:就算烧成灰也认得。月香说:“真的是你吗?秀儿,不可能、不可能,他们疯了,难道我也疯了?”。一把推开女孩,月香自己打自己的脸,左手一巴掌、右手一巴掌,疼呀,不是梦。
    祝秀说:“爸、妈,我说过,等你们日子好了我就回来的,如果你们不相信,你打开我房间,那里有爸爸做给我心爱的玩具,箱子里有我的花鞋,床头还有我的木梳子,如果我说的不对,我就不是你的闺女”。打开房间果然不出所料,全说对了。这个死了七年的女孩又重新出现,是祝明礼用鲜血捉住的鬼孩,消息一传出,越传越神,整个祝村都轰动了,真是天下奇闻,大家都想亲眼目睹这个死了七年又回来的小女孩,谁不想看看这个真实的‘鬼’,一下子把明礼家围得水泄不通。怪了,真的是七年前的秀儿,谁不认得,村里一位老伯说:“秀儿的尸体是我亲手埋的,这个假不了,出现在眼前的肯定不是秀儿,我不相信”。接着祝秀一个个地叫出叔叔、伯伯、婶子、嫂子及村里小朋友等人的名字,由不得你不信。但是这祝秀如果不死应该十四岁了呀?怎么还是原来七岁时的模型?难道说真是‘鬼’?有谁能解得开这个迷?


    ……
    话又说到另一方面,在祝村的山的另一面是梁家庄,与祝村只是一山之隔,两村共进一个集市,这个集市叫陪垌圩,走到三叉路时就是同一路了,孩子入学、购物都是同路。
    梁家庄有个叫梁永林的青年与本村女青年梁爱花结婚,在祝秀淹死的那天晚上生了一个女孩,取名叫梁文英,这个女孩一样活泼可爱、美丽而又聪明,长大到三岁后就与众不同了,是经常神不守舍,同小朋友玩时,玩着、玩着就睡着了,叫也叫不醒,过一会儿就好了,经医生检查,什么病也没有,问她为什么会这样,她说:“去陪我弟弟玩”。她哪有什么弟弟?分明是在说糊话。但不止一两次了,经常这样。
    梁文英平时都是她奶奶带着,她奶奶非常疼爱她,到哪里都跟奶奶在一起,时间过得真快,女孩七岁了,到了上学的年龄,一天,奶奶带她去陪垌圩报名,报完名就回来,回到三叉路时,梁文英突然叫肚子疼,要方便,奶奶老了走路慢,梁秀英说:“奶奶你先回,我认得路,我走得快,一会儿我就跟上你,你先走吧”。奶奶听她说的在理,心想这孩子都懂事了,不会走丢的,就先行了。奶奶走了一会,不见孙女跟上来,就坐下来等等,再过一会还是不见人,又回头找,回到了三叉路还是找不着,在附近一边叫喊一边找,找了大半天,连个人影都没有,想问一问别人,连个过路的人也没有,真急死人阿,当奶奶回到家时天都黑了。梁永林立即组织全村人去寻找,拿着火把,路头路尾、河边、山崖都找了个遍,就是找不着……
    这一天正好是祝明礼的女儿的‘鬼’回来的那天。
    梁家庄的梁永林昨天失去女儿,一夜未眠,想着第二天如何找到女儿,终于想到了到祝村去找,因为三叉路另一边是祝村,走错路的可能性很大,于是,天一亮早餐都没吃,就与老婆及母亲一起赶往祝村,到了祝村一打听,果然在这里,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但怪事又出现了。
    梁永林:“文英,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让爸好难找呀?”;
    祝秀:“你是谁呀?我不是文英,我是祝秀,我不认识你”;
    梁永林:“我是你爸呀,才一个晚上,怎么连爸爸都不认得了?”;
    祝秀:“我爸爸是祝明礼,我怎么还有个爸爸?你是哪里来的?”;
    梁永林:“我们的家在梁家庄呀,你怎么都忘记了?”;
    祝秀:“梁家庄?我从来没去过”;
    梁爱花:“文英,我是***妈呀?哪你认得不?”;
    祝秀:“我妈妈是祝月香,你又是谁?我真的不认识你们,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奶奶:“哪你认得我不?我是你奶奶”;

    祝秀:“奶奶?我哪有奶奶?我还没有出生我奶奶就不在了”;
    梁文英不认得自己的亲生父母和奶奶。村里围观的人一阵哄笑,其实他们的心里明白,这个人分明是梁文英而不是祝秀,其实祝秀早死了,为了看热闹、看笑话,有意不把迷底揭穿。梁永林又问村里的人她是不是祝明礼的女孩,村里的人都说是,梁永林心里矛盾加剧:这分明是自己昨天才失踪的女儿,怎么世界上有一模一样、口音相同、年龄相同的人?难道说真的是自己认错人了?不会的,哪有父母不认得自己女儿的,俗话说:就算烧成灰也认得。梁永林坚定自己的信心。他料到可能是祝村人给她吃了什么迷魂药,或者用什么方法给她迷住了,先来点行动试一试,于是,他抱起女儿就要抢人。祝秀一边哭一边大声叫喊:“爸爸、妈妈快救我,坏人抢人了,我不想走!”。梁永林只好把她放下,他蹲下来抱着自己的头不知如何好。祝秀一下子扑到祝月香怀里哭了起来。五岁的儿子走过来说:“姐姐不哭,姐姐乖,我不让你走,我要天天和姐姐一起玩”。
    正在梁永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老实的村长过来对他说:“你说这女孩是你的,怎样证明是你的孩子,她有什么特点?凭什么?说清楚,我可以做主让你把孩子带走可以不?”。梁永林说:“凭我的直觉、她的长相、说话的声音、年龄特征和她身上穿的衣服,这新衣服是她奶奶一针一线亲手蓬的,准备上学穿的,还有她身上,不,你们(指祝秀的父母)先说她身上有什么?等会谁说的对了她就是谁的孩子好么?”;祝明礼夫妇说不出女孩身上有什么特征,也不知道她身上有什么,吱吱吾吾没话说。梁永林只好说了:“我女儿背后有一块八字形的红胎记,她自己是看不见的,如果我说对了她就是我的女儿好不好?”。为了证实这一点,只有脱开女孩的衣服验证了,可是女孩死活不肯脱衣服,只有强行了。脱去衣服之后,果然不出所料。在铁的事实面前,祝村里的人只好说出事情的原委。
    不管怎么说,女孩就是不认梁永林他们。口口声声都说祝明礼是她爸、祝月香是***妈,梁永林要强行把女孩带回家。祝秀拼命挣扎,死活不从。梁永林只好把女孩放下,做好思想工作再带走也不迟,因为他找到了女儿,也就放心了许多。闹了一个上午,大家都饿了,梁永林他们连还没吃早餐更饿。祝月香要做饭给他们吃,他们只好顺情了。六口人为了一个女孩,走到一起来了,吃了一餐流泪饭,为什么流泪?祝明礼夫妇失去女儿七年了,换来一时高兴,今又要把女儿送走,能不流泪?;弟弟日思夜盼,才得到的姐姐,就要离开了,没人跟他玩了,能不流泪?;梁永林夫妇看到自己女儿变成这样,能不流泪;她奶奶对孙女视为已命,情景交融,能不流泪?;吃完饭,梁永林夫妇以为没什么问题了,可以回家了,但女孩还是死活不肯走,梁永林夫妇和女孩的奶奶才真的哭起来。
    祝月香想:人家的孩子留得过初一,留不了十五,迟早是人家的人。于是她说:“秀秀乖,咱们不走了,以后天天都和我们在一起,听话阿,陪弟弟到外面玩去”。接着,她们又如此这般等等讨论着。最后祝月香说:“你们放心地回去,我保证三天内把女儿送到你家去,怎么样?”。梁永林夫妇才依依不舍地回家了。
    第二天让孩子们开心地玩一天,第三天,祝月香穿着漂亮的衣服,带着儿子要出门,有意对祝秀说:“我和弟弟去探外婆,你自己在家玩,我很久没探你外婆了”。祝秀哪知是欲擒故纵之计,拉着妈妈衣襟吵着说:“妈妈,我也要去,我没见过外婆,你就带我一起去吧”;月香说:“外婆家很远,半路上我要背弟弟,你走累了谁来背你?你还是在家玩吧”;祝秀说:“我能行的,我已经长大了,不要妈妈背,你就带上我一起去吧”。
    就这样娘子仨人出发了,到了三叉路,祝秀一下子跌倒在地,像是昏迷、像是睡着了,身体软软的,除了会呼吸外,像死了一样,怎么叫也叫不醒,月香只好背着她往梁永林家走去,到了梁永林家,忙叫梁永林夫妇出来,说:“人,我给你送来了,赶快救救这孩子吧,不知怎样的,她昏迷了,半路上就这样了,我真不知如何是好”;梁永林说:“不要紧的,她没病,自从三岁起就经常这样,医生检查过,没查出什么病,过一会她就会好的,你放心好了,太辛苦你了,多谢你讲信用,给我把孩子送回来,太好了,你知道吗?没有孩子我们一天也难受”。说着把月香请到屋里坐下,像招待贵宾一样客气。
    过了一会儿,祝秀醒了,怪事又出现了,她不认得祝月香了,开口叫梁永林爸爸、叫梁爱花妈妈、还叫了自己的奶奶;她指着月香问:“爸爸这位阿姨是谁?我怎么没见过,是不是我家来客人了?”;爱花说:“你都在她家玩三天了,怎么还问这个,你不是叫***妈么?你究竟脑子出什么问题了?”;梁文英(也就是祝秀)说:“没有呀,我和奶奶去学校报名,我只是睡了一觉,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她是失忆还是怎的,让大家难以置信,才多长时间呀,就不认人得了。弟弟说:“姐姐,怎么妈妈都不认了?哪你认得我不?”。梁秀英说:“弟弟,我们一起玩了这么多,怎么不认得,只不过你不是我们村的,你家很远,对不?”。在梁家后来又怎样?就不多说了。
    为了解开这个迷,梁爱花再亲自出马试一试女儿究竟怎样走神的,她带梁文英到陪垌圩买东西,回到三叉路时让女儿先走,梁文英果然往祝村方向走去,梁爱花赶紧说:“文英,错了往这边走。”;文英说:“没错,我家在这边,阿姨麻烦你了,我要回家了,我想妈妈了”;梁爱花说:“我才是***,我们的家在梁家庄呀,你——-你——-你——-哎哟”。真拿她没办法。
    故事不多说了,后来怎样呢?必须解开这个迷吗?不能,现在的科学也解不开这个迷,因为这个女孩没病,以后她就住在梁家,上一年级了,去上学没问题,回家时到了三叉路时,有时回到祝家;有时回到梁家;到了祝家就认祝家的父母;到了梁家就认梁家的父母,她是一个双重姓名、双重父母、双重魂魄的女孩。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双魂‘鬼’女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2036.html
上一篇:头七回魂夜    下一篇:太爷爷守尸不怕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