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吕增军 发表时间:2014-02-22

    回家后,夜色已如泼了一层墨般漆黑。
    夜深人静后,我总有一个习惯,那就是鬼大爷网站,看看当天的一些好鬼故事。果然,有一篇故事《伯爵吸血鬼的千年狐妃》大大的吸引了我。中西合璧,想必味道不错。看了之后,真心佩服作者的奇思妙想。
    但与此同时,这篇文章也勾起了我心中的她。她是我的同事,长相甜美,身材苗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寡言少语,不善交谈。
    打开QQ,发现她狐妃的头像亮着。我打了几个字过去:“雅妹,在吗?”
    “她死了。”聊天框里猛然间出现几个大号、血红的字体,使得我打了一个激灵。
    “呵呵。”对于她这种脾气,我也是见怪不怪。所以我在苦笑之余,玩味地道,“她死了,那你是谁?”
    “我是李雅。”之后她那个狐妃的头像暗了下去,任凭我再如何轰炸聊天框,也没得到一个回复。
    第二天上班后,在路径李雅的办公室时,我窥探了一下。人还没来!
    然后就在我要走进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周围几个八卦姐又在叽叽喳喳。于是我又如平常一般百无聊赖地问:“今天又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新闻吗?”
    大眼妹向上推了一下黑框大眼镜,神神秘秘地道:“你不知道吗,雅妹死了?”
    “什么?”我先是一惊,继而恢复常态,“少唬人,昨晚十点的时候我还跟她聊天了。”
    大眼妹又推了一下黑眼镜,瞪大瞳孔道:“是真的。昨天警察封锁了我家小区前的那片榆树林子,封锁线前站着好多人,我便上前凑了凑热闹。结果就……就发现雅妹死在那儿,而且似乎身前受到了侵犯。”
    听完大眼妹的叙述,我不由得脖颈发凉,问:“你几点回家的?”
    “八点啊!”大眼妹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我失魂落魄的走进办公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道:“那昨晚十点与我恶作剧的是谁呢?”
    桌上放着联想笔记本,我开机后先搜了一下本地新闻,果然发现了李雅死亡的报道。报道还附有图片,虽然打了马赛克,但通过服饰外形还可以分辨出来。我面如死灰地登陆QQ,狐妃依旧是暗的。我在聊天框里输下几个字:“不要拿死者开玩笑!”


    ……
    晚上回家,我例外的没有先去鬼大爷看鬼故事,而是先登录QQ。刚一登陆,右下角的头像就在闪烁,是李雅……的QQ号。
    “我真的是李雅。”对方此刻正处于在线状态。
    我冷笑地道:“少开这种玩笑。虽然我不是李雅的男朋友,但我是她的同事。我绝对不允许在她死后,还有人在这胡言乱语。”
    “我好感动哦!”大号血红的字迹,依旧摄魂。
    “你感动个屁!”我没好气地道。
    对方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接道:“我真的是李雅,不信你打开视频看看?”
    这时候,我有些发懵,搞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很快一腔为同事赴汤蹈海、两肋插刀的豪情壮志就将我俘虏了。我重重的打下几个字:“好,我来开视频。”
    “嘻嘻,你可不要害怕哦!”大号血红的字体,令人神经绷紧,不寒而栗。
    哼!堂堂七尺男儿,会怕你一个混蛋。怀着这种心情,我义愤填庸地点击了聊天框上面的视频图标。
    显示“正在连接……”(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哗啦——”视频一下连通,赫然出现在屏幕的是一个笑着的女子。而这女子……竟然……

    真的是……李雅。
    她笑着看着我,鹅蛋脸上的小酒窝极具诱惑人。
    我此刻非但不害怕,反而兴奋地道:“你没死啊?我就说嘛,像你这种美丽纯洁的女孩子,自然有吉人相佑!”
    “嘻嘻。”她没有说话,而是对着我笑。那两颗甜美的小虎牙似乎更尖了些,就像……就像狐狸的一样。
    聊天框里,一句鲜红的字体再次如鬼魅般呈现出来:“你昨晚在看《伯爵吸血鬼的千年狐妃》,是么?”
    我惊奇之余有些诧异,她怎么会知道我看了这篇文章。莫非她真的是……
    我嘴角有些哆嗦地道:“……是啊!”并且努力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那我做狐妃,你做那个吸血鬼伯爵好吗?”鲜红的字体,就像是鲜血滴写而成。
    “额呵呵……”面对这种脑残,我只有干笑的份。我一没钱,二没样,你图我个啥?也只有当成玩偶罢了。
    “我说真的。”甜美的笑脸一直盯着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慌。聊天框里,仍然不停有鲜红字迹出现:“你昨天下午要了人家,还说愿意跟我到任何地方。现在,有一个地方没有人打扰我们,你愿意陪我去吗?”
    “胡说,我什么时候……要了你。”我实在没有印象。
    “哼。”李雅委屈地皱了皱鼻子,又打出了几个字,“你掐着人家的脖子,喊我贱人,似乎是把人家当成了曾经的仇人。之后又把人家扔在那片树林,你不知道晚上好冷啊!”说着,视频那边做了一个发抖的动作。
    听到这儿,我脑海中像扔进了一个炸弹,一片粉碎。
    但就在我绞尽脑汁想是否有这么一回事的时候,屏幕中伸出了美玉精琢般的葱手。没错,是真的手!这双手,竟然活生生的从我电脑里面出来了。
    我看着这双手冷汗直冒,屁股黏在椅子上无法动弹,任由它们按在了我的耳朵上。
    这双手冰凉冰凉的。
    我一声大叫,一把拔掉了电源插头。屏幕里的李雅发出一声怪叫,眼神怨恨地消失了。
    我拍着胸脯大口地喘气,并自我安慰,道:“这是幻觉,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诡异的事。”
    忐忑不安的心慢慢地平复了。我伸出手擦了擦脸上的汗。但手指触碰鼻子的时候,明显地感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更要命的是,我原本耳朵的部位,不知道多了什么。而血液正好就是顺着这莫名其妙的东西往下流淌。
    我急忙起身跑在镜子前一看,顿时傻眼!两耳里竟然插着两只缩小了的葱手。手自关节处断裂,森森的白骨暴露在空气中,血液恰巧经骨心流出。
    我发了疯一般向外撕扯葱手。葱手并未如预想中撕扯不出来,而是轻轻松松被撕扯了出来。
    但是,那蜷缩着的双手中,紧撰着一团白里透红的糊状体。
    红的是血,白的是……是脑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1847.html
上一篇:可悲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下一篇:尸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