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鬼附体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守望天使 发表时间:2014-01-26

    09年的冬天,我和妻子下岗时孩子才一岁,那时我们住在租的楼房里。因为没有了收入,生活比较窘迫,我便和妻子商量租个价钱低点的平房。后来经朋友介绍了一个偏僻的小平房,这个小平房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差,房租却出奇的便宜,当时我想也没想就一囗答应了。住进去后听见不少传言,据说晚上会有奇怪的声音发出来,住进去的人容易出事。当时我年轻气盛毫不理会,妻子听了很害怕。可是我们已经把所有的钱都交了房租,那还有钱换别的房子。妻子听到传言后整天提心吊胆的,但几个月下来,一家人相安无事。也没有听见什么奇怪声音,我们这颗提着的心也才渐渐放下了。
    一夜非常冷,我和妻子早早就钻进被窝里,关掉灯我与妻子商量不想上班了想做点小买卖。谈着谈着我听见妻子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我也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正准备进入梦乡时。屋里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那脚步声很轻,很缓慢,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向,停顿了一会之后冲我们睡觉的地方走来,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紧张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终于我鼓足了勇气一下子拉亮了灯绳。孩子被突然亮起的灯惊醒,“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妻子也醒了,抱起孩子说我“你有病吧!大半夜的你开灯干嘛?你看给孩子吓的。”我没敢告诉妻子刚才听见的脚步声,怕她害怕。回了句“啰嗦什么我要上厕所。”说着我起身披上衣服走了出去,其实我并不想上厕所,只是想看看那脚步声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小偷进屋了吧?50平方的小屋里我找了一个遍,别说是人了,连个老鼠也没见,我的心里感觉慌慌的非常害怕,难不成真像邻居张伯说的这是一座很邪的凶宅?“你怎么了?还不睡觉在地上转悠什么呀?”妻子突然的喊声吓了我一跳,我闷哼了一声,脱鞋上了床。妻子还在哄着哭闹的孩子,在她的催眠曲中我渐渐的感觉到精神松懈,眼皮打起架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跑到邻居张伯家里打听,他听了之后脸色变得惨白,用惊恐的眼神死死盯着我,说:“你……你真的听到脚步声?”
    “是……是啊,怎么了?”
    “是不是在午夜12点前后?”
    “我没看表……估计差不多那个时辰了”
    “不……不可能,这……这怎么可能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呀……,我告诉你,不过你听了可别害怕……别和房东说是我说的……”
    “害……不…害怕……”我的声音明显底气不足


    “10年前,这房子里住着一对夫妻,妻子很漂亮名字叫做阿慧。阿慧的工作要三班倒,有时候午夜12点才下班。每次下12点的班她的丈夫都会去接她。偏巧一次她丈夫出差,阿慧那天正好下午夜12点的班。她提心吊胆地走着,还好一路上没发生什么事。哪成想歹徒一路尾随她,就在她把门推开的那一霎那,歹徒把她拥进了屋里……第二天她丈夫回来时,发现妻子阿慧被人勒死在家里。阿慧的丈夫受不了打击,从此变得疯疯癫癫。而她死这件案子一直没有破,成了一件无头冤案。从那以后住在这座房子里的人老是能听见怪声音,后来房主把房子空了几年。直到最近被你租了去,没想到这么久了,阿慧的阴魂还是不散,张伯说这些的时候眼睛里一种莫名的悲伤。
    我听得冷汗直流,寒毛直竖。喉咙里像被塞进去个鸡蛋一样感觉堵得慌,我精神恍惚地告别了张伯,想着现在如果退房子的话,押金和一年的房费就全没了,那可是我们全部的储蓄呀!哎!真够倒霉的。我慢慢的走着,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找工作了,心想赶紧赚钱好换个房子。闷闷地溜达了一天也没找到工作,直到天黑我才垂头丧气地往家走,天空中乌云密布,风夹杂着小石块打的人睁不开眼睛,雨似乎酝酿了很久,片刻就要倾泻而下,我心中突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我强烈地感觉似乎有事情要发生,我迅速往家跑去,到了家门口,屋里竟然没有开灯,一片漆黑。这怎么可能,童话:http://www.jintonghua.com/邻居家都是灯火通明,家里不可能停电,妻子也不能睡的这么早呀。我拿钥匙去开门,门竟打不开,从里面锁上了。我开始轻轻的拍打着房门,后来变成用力地擂起门来,门里还是没有一点动静,我索性手脚并用,简直是要把门破坏掉一般地敲打起来,嘴里还大声呼唤着我妻子的名字。心里又气又急,难道是怪我早上没说一声就走了?不能呀!妻子平时不会计较这些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就算睡着了以我刚才敲门的力度而言,她不会听不见的!可是现在?
    我有一种整个人快炸开来的感觉,我忽地奔到窗口,同样拼命地敲着玻璃,一边敲一边喊,我的声音焦急而且颤抖,从窗户看屋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我狠狠心拿起一块砖头,狠狠的向玻璃窗上砸去,哗啦一声玻璃碎了,我伸手去打开窗户的插门。“嗨!你干什么哪?”一道手电的强烈光线照在我的脸上,我本能的用手遮住了眼睛,一只硬硬的东西顶在我的后腰上,手电的光离开了我眼睛,有几秒钟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用力的眨了几下,见警察用一只手抢抵住了我的腰,我吓的浑身稀软地站在窗户下一动不敢动。警察把我拽到了墙边,叫我背对着墙,开始搜我的身体。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他示意我转过身来,问我为什么砸玻璃,我和他说了前因后果,他不信的去敲门,只敲了两下门就开了。妻子一脸平静的站在我们面前,我急了问她刚才怎么不开门,她说睡着了没听见,我说砸玻璃你都没听见?妻子惊讶的说:“我真的没有听见什么声音。”警察看我,又看看妻子,问妻子“你确定他是你老公对吗?”妻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警察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夜里我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心里想着到底怎么回事呀。妻子一直觉轻有点声音就醒,怎么会睡的这么死?越想越心烦地翻来覆去更加睡不着。这时屋子里又传出来了脚步声,这个脚步声直接奔我们床边来了,我心惊得怦怦直跳。我伸手去推妻子。可是本来应该是妻子的位置变得空空的,我大吃一惊伸手拉开了灯绳,妻子直钩钩地站在地上看着我。她眼神溃散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妻子一愣说:“我怎么在地上。”我有些生气地说:“谁知道呀?”紧接着妻子打了一个冷战,急忙钻进了被窝,她想要搂着我。而我头皮一麻,猛地推开了她。她生气的问我:“干嘛……”我没等我回话她就扭过脸去睡了。这一夜我彻底失眠了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第二天一早我刚起床,就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是张伯,我请他进来。他张望的问我昨晚可听见什么异响,我摇摇头。但是张伯不死心的继续往屋里张望,我顺着他的眼神回头一看,妻子的脸异常苍白,穿着睡衣站在我的身后,我和她说回去,穿那么少会感冒的。可是妻子像是没听见我说话一样,她的眼神直直的看着张伯,张伯在她的眼神中开始后退嘴里不住的喊着“你你……是谁……”
    妻子哈哈大笑,我感觉声音却和她以往不同,我彻底呆住了。妻子的笑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回响着,异常慎人。她越过我向张伯走去,张伯嘴里喊着“别过来……求你别过来……”妻子忽地飘到了张伯的身边,我张大嘴不知道妻子是怎么过去的,我只看见她身形一闪,像飘又不像,她一把掐住张伯的脖子。我急忙跑过去想制止她,却被她一把推开,头磕在门框子上,昏了过去……
    等我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床上,心想难道是做恶梦了?我伸伸懒腰,转身看见妻子还在睡觉。这时有人敲门,我急忙穿上衣服去开门,原来是张伯的儿子,他儿子哭着说:“我爹昨晚莫名其妙的死了,你快来看看吧!”我和他一路小跑跑到他家里,我看见张伯尸体就放在地中间,他的脖子之间有道明显的掐痕,我楞了,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我恐怖的直往后退,突然感觉头很痛,一摸后脑有快鼓起的大包上面的血已经凝固了,我语无伦次地说我不舒服踉踉跄跄的跑回了家,我有些害怕的看了妻子一眼,妻子神色无异抱着孩子在唱着儿歌,我突然说:“你为什么要杀张伯……”我没有期望妻子能回答,可是妻子竟然回答说:“因为他就是那个歹徒。”
    这时妻子的脸瞬间变了,变得苍白异常,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脸……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鬼附体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1260.html
上一篇:死寂的出租屋    下一篇:猫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