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血蜡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 发表时间:2014-01-17

    盛夏的一天,我有了一个去水幸家避暑的机会。
    车子在山间绕了两圈之后终于到达了这幢别墅,“哇!好大好漂亮!”我做出一个很大的拥抱姿势,还没来得及深呼吸一口山林的新鲜空气,就被水幸牵着领子往里拽,“快吃饭了,大家都等着呢,别在那儿磨蹭!”
    开门的是位中年妇女。“姐!”水幸撇下我给了那人一个拥抱。我踉跄了一下,跟着不好意思地打招呼。
    开饭了,我却一点也没有动口的意思,害怕一张嘴口水就滴拉下来了。面前的两位年轻女子可比水幸有味道多了。水幸拿手在我眼前晃了两下,见我没反应,猛地抽起筷子就往我头上戳:“吃饱啦?”
    刚才的妇女推着位60多岁的老头下来了。水幸向我耳语介绍起这些人:“推着轮椅的是大姐蜡染,坐你对面的,左边是二姐蜡果,右边是三姐蜡丸,还有那位,是我父亲,长岛久远先生。”大家都亲切地向我微笑。我想自我介绍一下,水幸却突然嚷着要开饭,她总是这样搅我的局,我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
    作为饭后的散步,我开始逛起这幢别墅,水幸和蜡丸做伴。
    屋子很大,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协调感,却一时说不上来,我侧过头问蜡丸:“怎么你们的名字……?”“你是说‘蜡’吧?水幸没有和你说过吗?父亲有个奇怪的癖好,特别喜欢各种蜡烛,几乎成魔了呢,连这栋别墅都是因为这儿的气候适合蜡才买的,所以我们就这个样子啦。”
    “你为什么不问我,问姐啊?”水幸突然插到我们中间,我一副无奈相:“问你?你也不会老老实实回答,哎?你怎么就不是‘蜡’的呢?”“本来也是啦,只是妈妈死了以后父亲就把这小家伙的名字改成妈妈的了!”蜡丸说,“她呀,本来叫蜡……”
    水幸刷地冲上来抓住我的手:“我们还是去见识见识我父亲的收藏吧!”说着就飞奔开来。
    伯父的书房很宽敞,连着里面的卧室,水幸说那是因为父亲想住得离蜡烛们近些。伯父此刻正在那儿摆弄蜡烛,见了我们就乐呵呵地转着轮椅过来。


    除了门那面,房间的其它三侧墙上都是一格一格的框架,放满了大大小小各色各异的蜡烛,南面有面窗户,透进一些阳光和树影。蜡丸走过去打开窗子,“爸,常常通通风好了,这儿太闷。”
    我“是啊是啊”地表示赞同,也走到窗前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墙外是大片软软的草丛,在大树们的压迫下,还是那么旺盛!
    伯父点点头,跟我攀谈起来,很快就转到了他喜爱的蜡烛上。他一下子容光焕发起来,尽管我一点也没听明白,倒也嗯嗯应得畅快。他递过手里的蜡烛,我小心翼翼捧起来,试着感觉他所说的色香和触觉,可还是一不留神就脱了手。我立马弯腰去捡,它却一个劲儿地往与门相对的墙那面滚,我一个飞扑也没够着它,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它滴溜钻进了架子下面。蜡丸和水幸哈哈大笑起来,说我匍匐时挺好看的。(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都怪这老房子,重修时没处理好,这间屋的地板有点倾斜。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没事的。”伯父还是乐呵呵的。“对啊,对啊,父亲的极品收藏可是他自制的血蜡,平常连我们都不让看呢!”水幸说。
    伯父笑得更灿烂了,转身从书柜里拿出一只小盒子,“这是最新做的,未完成品呢,不好意思拿出来了。”

    这是一根怎样的蜡烛!通体的白净中隐约有几抹血丝,夺人眼球,细茎上是一朵未绽的花,毛毛的灯芯,成了花蕊状簇在层层叶瓣之中,连水幸都看得脸色绯红起来……
    “伯父真厉害!”我走出了别墅还一直嘟囔着,整个下午的游荡都充斥着蜡特有的味道。
    到晚饭了,蜡染去叫伯父,我望着蜡果蜡丸,搭起讪来:“大姐真能干,一个人操持家务,伯父的书房那么干净,也是她打扫的吧?”“不啦,每天负责打扫的是二姐,你又在动什么歪脑筋,她们可都是有男朋友的。”的确,又是水幸。
    蜡果蜡丸都是一副窃笑的表情,仿佛在说我算是栽在她们的好妹妹手上了。正当我用眼神和她们做着交流时,蜡染下楼了:“怎么这么久?咦,爸呢?”“爸说今天想早些休息,不吃晚饭了。他常这样,我们开饭吧。”她刚拿起筷子又问,“倒是大家,晚上有什么安排?怎么样,在后山看夜景可是很有味道的哦。”大家基本同意,连吃饭都变得快捷起来,只有蜡果说自己有些事情得马上出去一躺,大姐都没能把她鼓动起来,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大家的兴致。
    后山的景色真的很不错,夜空里的星星一眨一眨稀少得可怜,黑暗中我的手却可以肆无忌惮起来。“哇哇,这位先生在干什么呀?”蜡丸突然点亮了蜡烛,盯着我故意夸张地叫起来,“欺负我妹妹可是没有好下场的!”
    一惊一乍的,我赶忙收回了搂着水幸的手。
    “知道你在这儿乱点蜡烛,爸一定心疼死了!”水幸顺口扯开话题,一行四人都哄哄笑了起来。
    “父亲还没睡呢,灯都开得亮堂,估计又在弄蜡烛了,还偏要和我们说想休息!”蜡丸瞧了瞧别墅方向,微微望见房间里的灯光。
    大姐耸了耸肩,一副随他去吧的表情,招呼大家游戏起来,不知谁撞倒了蜡烛,黑暗中,我又伸出了我的小熊掌……
    “啊!”一声尖叫在欢笑中爆发出来,蜡丸突然用手指向前方,几乎说不出话来,那边是红通通的绚烂,时而蹿升出妖异的火光。
    森林火灾?这么晚了,也不热啊,不,是别墅的方向!
    一行人近乎亡命地飞奔起来,在别墅前看到了吓倒在地的蜡果。
    火势比想象中的厉害,更是诡异地倾向一边的强大,而那半边真是伯父的书房兼卧室。蜡丸、水幸不顾一切地想往里冲,被大姐和我死死抱紧拖住。大姐回头对怔住了的蜡果吼道:“快报警!”
    消防车、警车在盘山公路上晃悠到火势趋弱了才赶到,在那之前,蜡果瘫软在地上,默念着:“和十几年前一样……”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血蜡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1206.html
上一篇:有缘总会相伴一生    下一篇:斗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