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沙池的缚灵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由七 发表时间:2017-03-20

    我们镇虽然工业发达,但是只有一所中学,镇里九个村子的适龄学生几乎都在这所中学里读书(除去有钱有能力的上市区),自然我也不会例外。小镇中学的历史据传非常悠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老人们说,远在清同治年间,那里就已是一间规模不大的书院,常有朗朗的读书声传出。历史久远的学校,往往会尘封着许多鲜为人知的奇闻异事。今天,由七就好好说一说,自己经历的,或者是道听途说的,我们学园里隐隐谣传的怪谈鬼味吧!
    我们的学校很大,由一条笔直的林荫校道东西隔开为运动区和教学区。在校园运动场的东南角,有一座古旧的平面矮楼,楼房建筑看上去颇有年代的,到我进入中学读初一的时候,这里已经是荒废不用,两侧草坪杂乱生长,几乎盖过人的腰身,可是校工们从不到这里修剪,我一直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而校长也没有强烈要求校工们来这里修剪杂草,就任随着它们疯狂缠爬,长长的青藤已经把触手沿着墙壁,微微探出矮楼的顶面,伸上天空,招摇着长出的几朵艳丽的新花。
    旁边分别种着三株高大的芒果树,这三株芒果树十分茂盛,比起校道两旁的都要巨大,像三把遮天蔽日的绿色华盖,守护着这座矮楼。也使得这个区域终年透出一股瘮人的寒气,即使在炎炎的夏日正午,这里依旧十分荫凉。在废弃的矮楼北边不远,紧挨着东墙,则是一个同样十分荒芜,几乎不被使用的沙池,两个方形的沙池并排,池里填满寂寞的沙子像死亡的罗布泊,在阳光在散发出一股清冷的热气。沙池的边上,是一些单杠,双杠,吊环之类的运动器材,但是上体育课的时候,老师从来不领我们上那里去训练。
    在整个初一期间,我常常远远看着那个运动场的东南角,矮楼在青藤缠缚和杂草乱生丛中仿佛叹息出一声一声的悲凉,那些空寂的单双杠,吊环,也好像在啜啜细语,向我诉说着其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小时候常常缠着妈妈给我讲鬼故事,妈妈自然不会讲,还训我,小孩子要听这些是作死吗。于是,我对聊斋,考古盗墓之类的书充满好奇,经常去书店和图书馆猎奇。这样的好奇心随着我的年龄也在渐长,我一直对学校的那座矮楼的历史充满兴趣,它到底为什么会被废弃在那里多年,却没有人想到打它的主意,这里头根本有什么隐情的。于是有意无意向别人打听。
    但是,和我的同级学生几乎不可能知道。只有同班里的一个男生告诫我,那种事情还是不要问为好。我听他这么说,越是兴致浓郁,于是追问下去。他一下子急了,“你一个女生,怎么不害怕?那地方,那地方,是要闹鬼的……由七,我真服了你的神经……”
    闹鬼?这样,我更要去探个明白了,我又不太好意思去问老师。老师们也许会知道,只是知道大概也不会告诉我的。毕竟这种“好学”,在学校里,是不可取的,问了之后,大概我也会变成老师们眼里的怪类吧。我这样想着,于是决定深入虎穴,探个究竟。
    我深深地记得,那是一个在初三的晚自修。之所以会选择在晚自修之后,主要也是找气氛,而且只有晚上,鬼魂才可能活动起来。前面已说过,我这人的胆子很大,但也不是不相信这世间有鬼,但是越是相信有鬼,我就越想证实一下。
    带着这样的猎奇之心和冒险精神,我在晚自修放学之后,因为我是负责锁教室门的,所以每天都是最后离开的学生。但是,我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像老鼠一样穿过校道,躲过门卫的巡查,钻到运动场上。要知道,大晚上的,过了校道之后,学校就像陷进另一个异时空。这里一片撕不开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从校道上看过来,根本就不可能看到任何的东西,巨大的足球场就像一个茫然黑沉的,不属于人间的世界。
    一阵晚风突然吹刮草地,阴冷瞬间透进我心,虽然现在身处盛夏,但是我仍不禁悚然一颤,手臂上的毛孔微微竖起。刚才在教学区里,还热得满头是汗,现在到这里,怎么还感觉冷了?我不禁往那处想去,莫不成,真有鬼不成,刚才的那阵晚风是它的招呼?我四处茫顾,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四百米环形跑道的中间,前面不远就是那座矮楼所在的区域。耳边里的风声突然静止,只听见蜇伏在草丛里的虫鸣之声,夹带着几丝仿如人在低语。这声音在这空寂的晚上显得十分透彻,但却不像真实,空灵的非常悠远,就像从异时空传过来似的。wwW.Guidaye.coM
    我鼓起勇气,沿着跑道的边上又往前走了十几步,已经来到一条单杠的跟前,矮楼就近在咫迟之地,可是我的手心却冒出层层汗珠,心跳得不停。我知道我在害怕了,毕竟这地儿——杂草在黑夜中像魔鬼的双手,在风中摇动着邪念。隐藏其中的矮楼更是一座聊斋里的闹鬼古宅在真实世界是显现,阴森森的芒果树在夜色里透出刺骨的寒意,宛如三个高大的鬼怪。
    天哪,要真有鬼,我该怎么办?我回首去看看身后,教学区最后一间亮灯的教室也灭掉了,说明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已经离开了学校。我是不害怕没有门出去,虽然身为女生,但我可是爬墙的一流高手。只是,要是真有鬼,我该向谁求救??
    这样想着,我不禁真的害怕起来。一正身子,瞪眼向前,全身的鸡皮疙瘩突然全都起来了,毛孔齐竖。眼前的一幕,令我三观凌乱。在单杠后面五米之外,其中一个沙池边上的双杠,居然倒吊着一个身着暗蓝色校服的女生,这校服是我们学校的夏装校服,和我身上穿的一模一样的。她的双腿曲绞绕挂在两条杠把之上,身体倒垂,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黑色的长发垂落到地面的沙上,一脸的蓝沉发白的肤色,黑邃的眼眶,紫色的嘴唇,微微咧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我的心脏一收紧,几乎闭气,脚步不自由往后一挪,“天哪,脸都蓝了,这不是人,这不是人……”我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想要退走,和她保持距离。但是脚步竟然迟疑不动。我猛地一看脚下的地面,居然在我的身边四周,伏爬着三个同样穿着暗蓝色校服的女生,她们的手紧紧抓住我的双腿,所以我动弹不得。
    “我们在这里寂寞了八年,今天晚上,你是第一个来这里陪我们玩的……,妹妹,我们真的好孤独呀,快来跟我们玩呀……”倒吊在双杠上的女生突然收起诡异的笑意,转露出一脸的狰狞却忧伤的脸,说道。
    我摇着头,“不行,我不会跟你们玩的……你们不是人……你们是鬼……”
    “是呀,我们是鬼……可是,明明知道我们是鬼,你为什么还是闯进来呢?”一双黑紫肤色的手朝我的小腿上伸摸。
    “因为,因为……我是捉鬼大师……我要把你们全部赶出学校,你们这些坏家伙……”我不知哪里来的疯狂劲头,大声吼道,然后左右腿猛地一抽,身体朝后一踉跄,几乎跌倒在地,我迅速爬起来,把背后的书包往前乱甩:“看招,别以为鬼就最大,我不怕你们……”其实说着,我的心也在颤悚,但是如果此时弱势,鬼就会趁势缠上我的身心,我只能硬着头皮,壮壮胆势,看能不能吓退她们。
    “同学……你,你在这里发什么疯?”
    我听到身后有声音,猛地一回神,转过身去,看见门卫大叔正用一个手电筒对着我。
    “大叔,你怎么在这里?”我张惶问道,但是心也定下许多。
    “这才是我要问你的,小姑娘,你放学不回家,跑到这里捉什么鬼?”门卫大叔一脸的无语和不解的忿气:“快点,给我回去,真是的,一个姑娘家,大晚上的,跑到这里来,发什么神经呀!”
    “可是,刚才,”我转眼去看沙池那边,却什么也没有了,一切恢复原状,一片沉重的漆黑,但是,我的脑海里依旧抹不去刚才的影像,那张沉蓝发白却忧伤的脸,“大叔,不是……大叔,你看没看见,在沙池那边,有个女生,穿着跟我一样蓝色的校服的,脸也是蓝色的……大叔,你弄疼我的手了……”Www.gUidaye.cOm
    我一边张嚷地叫着,一边被门卫大叔拖出运动场,带到北校门口,在他的值班室里,他向我训道:“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你的班主任,但是,别再靠近那个地方了,否则……”
    “否则什么?……”我倔强地一嘟嘴,誓要与恶鬼抗争到底,“我身上的阳气重得很,没有鬼能伤我的……”
    “重你个小鬼头呀,那地方邪得很!”门卫大叔没好气训道。
    “那你跟我说嘛?你跟我说了,我就不去了。要不然,我就要那里睡到天明,也要把鬼姐姐等出来不可……”我把屁股往门卫大叔的值班室里的靠椅上一坐,大有他不说,我就不走的强猛架势。
    “什么?你……”门卫大叔大概是干了半辈子的门卫,也没有遇过我这样神经的丫头吧?他气鼓鼓地看着我,突然把目光转向门外,东南方向,然后把门迅速一关,搬过另一张椅子在我对面说道:“我可以跟你说,但是你这个死丫头不准到处乱讲!”
    我把右手一敬在额前,保证道:“由七向大叔保证,要乱讲的话,就改名叫‘田七’。”
    “你叫由七?”大叔问道。
    我满怀期望,笑意盈盈看着大叔点头,“是呀,我就是由七,由是理由的由,七是七仙女的七。”
    大叔居然回了我一句:“明明人长得这么可爱,却改个怪名字,还是一个怪人。”
    “罢了,我就跟你说说吧。”大叔意味深长,那思绪像回到遥远的过去,“在八年前,那座矮楼原本是学校的一个学生食堂。当时学校认为,初三的学生忙于复习预备中考。他们中午休息的时间太少,从家里往来学校,有些学生也住得远,时间就更赶了。所以就在学校里设一个食堂,专管初三学生的中餐。在食堂负责采购食物的是当时校长的一个小姨子,这个小姨子仗着校长的权势,利用职务之便,从采购食材获得巨大的利润。那些年,人人都说她赚足了黑心钱。她常年在市场捡一些人家扔掉的烂菜,烂瓜,又买一些隔了好几日的冷冻,甚至发臭的猪肉或者鸡肉,回来加工给学生们做午餐。总之,她总会以最少的支出,获取最大的收入。因此,食堂出过好几次食物中毒,把学生们吃得上吐下泻的。家长们也很生气,把事故反应到教办,但是多次勒令整改,都没有结果。直到最后一次食物中毒事故,一下子死了十个学生。多个部门介入调查,说是不新鲜的猪肉导致的病毒感染。自那次事故之后,那个校长和他的小姨子也被革职查办,不过,即使如此,那些死去的学生也不可能复活了。后来听说,那个校长和他的小姨子在法院审判之前,就双双发了疯,不久莫名死去,死因犹为离奇,法医报告说是他俩是食物中毒而死的。许多人说,这是那些死去学生的鬼魂在向他俩索命呀。诡异的流言大起之际,学校食堂也由此荒废。”
    说到这里,门卫大叔的眼神阴郁,露出一股凝重的忧伤。
    “哼,活该!狼心狗肺的东西,只为赚几个臭钱,就把学生的死活都抛到屁股后面去了。”我当时听后,自然义愤填膺的,但毕竟事情过去这么久,恶人也得到报应,便不好在大叔面前咒骂什么,于是把话题又回转到这里,“可是,刚才我看见的那四个女生呢,她们是?”
    “她们不是食物中毒死的。”大叔似乎饶有兴致让我知道真相的全部,继续说道:“在食堂关闭之后,也是在同一年里。学校新上任的校长为掩盖这件事的影响,也想把那个地方好好利用起来,于是就在食堂的旁边修建了一个运动器材区,就是那个已经被荒废的沙池。可是,在一天的午间休息,有四个女生在那里发生了事故。当时因为时间太早,校园里的学生并不多,没有目击者看到事件发生的过程,只是当老师们赶到的时候,那四个女生已经不同姿势躺在地上。医生鉴定的结果是,她们都是从单双杠上玩耍,不慎摔落,头部重着地,导致脑部组织重伤而死的。唉,可怜的孩子!从此之后,学校下令,不准学生再到那里,玩也好,上课也罢。”
    我有几分疑惑地问道:“那学校没想过要把那地方推平,重新建过一些新的建筑物?”
    “有想过,但是失败了。”大叔略为沉思,“好像是五年前吧?时间太久,记不太清楚,学校曾请过一个建筑工队来拆掉这座矮楼的,可是在动工时,开挖土机的工人莫名发疯,从驾驶座上摔下地面,活活摔死了。唉!就算是真的把它拆掉,也不可能抹去那些令人悲愤的痕迹的……”
    “学生们始终相信着,在那个废弃的食堂矮楼里,缚困着死去学生的鬼魂。而那四个女生就是给那些鬼魂所索去性命的,成为不可离去投胎的地缚灵。所以,丫头,切不可再靠近那里呀,真的,你要听大叔的话。”
    门卫大叔最后语重心长告诫着我。
    我也点头答应,在离开值班室的时候,我刻意把目光扫向东南方运动场的那个角落。在黑漆漆的阴沉空气中,东南角,几盏飘摇的白色火光在轻盈跳动着,我仿佛听见风声中传来几阵羹匙打着铁饭盒的声音。
    我知道,那是学生在等候打饭时候,排队无聊用自己的羹匙敲打饭盒发出的声音。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沙池的缚灵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xy/48626.html
上一篇:漫长的告别    下一篇: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