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心慌手牵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北半球 发表时间:2017-01-10

    第二天上午上完课,张福庆陪周表一和李萌的闺蜜见了面。听周表一说李萌“失踪”后,她的闺蜜顿时脸色一变,下意识地说: “我就觉得她的行为有点儿古怪。”
    她说上周五李萌求她一件事,想让她陪着去找一家旅馆,还给她看了地址:那是一家地处郊区的小旅馆。她当时就很奇怪学校外旅馆也不少,为什么要去那么偏僻地方?
    但是她架不住李萌的死缠烂打,才跟着李萌去了那家名为“采送”的小旅馆。旅馆很破旧,李萌却坚持要在那里住上一晚,并且要求她离开,让她困惑不已。
    “那家旅馆你去过吗?”张福庆看着身边的周表一说道。这两个人与李萌闺蜜分开后,就决定去那家郊外的旅馆看看。
    “听都没听过,还去过呢!”周表一嘟嘟嚷嚷地趴在椅子靠背上。他越来越搞不懂李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一会儿,张福庆听到了他轻微的呼噜声。这时,他发现公交车离牵手桥越来越近了,再有一分钟就会穿过桥洞,他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眼看公交车已经开了进去,忽然有一个长发鬼影在车窗外一闪而过,吓得张福庆一哆嗦。下一秒,只听“啪”地一声,一只鬼手拍在车窗上滑动着,留下了一道血色手印。本以为公交车会这样就开出桥洞,但就在他放下心来时,“滴答”一声,一滴液体就落在他脸上——那竟然是鲜红的血。
    “嘎吱嘎吱”,张福庆恐惧地抬头向上看去,史晓彤的鬼头已经伸出了车棚,它竟然趁公交车进桥洞之际附在公交车上。史晓彤张着血盆大口,鲜血不停地流到张福庆脸上。它的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脸上破裂的皮肤一块一块地掉落了下来。张福庆吓得大叫一声,当公交车一停下,他立即拉着周表一下了车。
    “怎么了,怎么了?”周表一还没睡醒,“我的天,你怎么变成血人了?”
    “还不是史晓彤害的。”张福庆钻进旁边的公共厕所清洗了一下,“我们还是打车过去吧。”
    看张福庆这样子,周表一想想都觉得害怕。等车停在一条小胡同里,两个人疲惫地下了车,没想到这个旅馆竟然这么偏僻,车都开不进去。
    旅馆比他们想得还要破旧。老板是个中年女人,冷着一张脸,有着长长的卷发。李萌的闺蜜说,当初李萌住的房间是44号,于是周表一也开了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很普通:一张双人床一个卫生间,而且还没有窗子,阴暗潮湿得让人很不舒服。两个人把床垫子和墙壁都仔细地搜了一遍,还以为李萌会留下什么线索,但整个房间都是千千净净的。
    “怪了,她为什么一定要在这儿住一晚呢?”周表一百思不得其解。
    张福庆已经开始整理被褥了,这样的房间不好好弄一弄,睡一晚还不得着凉啊?
    晚上,整个旅馆都很安静,甚至除了他们外张福庆都感觉不到这里有其他住客。身边的周表一渐渐陷入了沉睡,听着他的鼾声张福庆也有点儿困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张福庆一翻身,身体就扑了个空,半边身子都掉在了床外,吓得他一身冷汗。而等他再转过来,发现身边竟是空的,同时耳边也响起了一阵微弱的呼救声。张福庆一回头,看到房门是开着的,地上有一条清晰的血痕,一只手从门外缓缓地滑过,好像被什么东西拉动着。张福庆急忙下了床,开了灯往外走,结果走廊里的一幕吓得他双腿发软:只见史晓彤正张着一张大嘴,紧紧地咬着周表一的右腿,上面布满了伤口,鲜红一片。而他的左脚早就被史晓彤咬掉,甩到了一边。

    “福、福庆,救救我啊!”周表一被史晓彤拖在地上走。他努力地伸着手,抬起了半张脸被蹭得血肉模糊的头,不停地哭喊着。张福庆用尽全力冲了上去,直接扑向史晓彤,却被它一伸手推出去好几米远。
    “周表一,你快点儿把手伸过来,我是不会放弃你的!”张福庆再次冲了上去,去拉周表一伸过来的手。史晓彤却忽然诡笑了起来,然后用力一甩……
    “不!”张福庆喊得撕心裂肺,但周表一已经被史晓彤狠狠地甩到半空中,直接撞在天花板上,摔成一个血人。
    “哼,我本来不想这么做的。”史晓彤说完这句话就消失了,只留下张福庆趴在地上,一边用力捶着地板,一边大声哭嚎着。
    张福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学校,他颓废的样子让白良也吃了一惊。得知周表一的死讯后,白良也气愤不已。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之前我一直躲着史晓彤,你等我想办法见它一面,好好跟它聊聊。”白良说完这句话,就打开电脑,准备找个靠谱一点儿的招魂法,然后去把史晓彤的魂招来。
    白良走了之后,张福庆也没闲着。他低头想了想,将那招魂的方法记了下来。
    晚上,张福庆一个人出了校门。本来白良是让他等他的,但是他求成心切,周表一死时的样子一直在他脑海里徘徊不去。他直接打车到了牵手桥,夜里的桥洞有阵阵阴风吹来,似乎还伴随着轻轻的哭声,他吓得手脚冰凉,握紧了一袋子纸钱。
    等到了桥洞里,张福庆也不敢四处乱看,急忙点了一堆黄纸先打发路边的小鬼,然后按照网上的方法在装满纸灰的铁盆里倒满无根水,滴了三滴自己的血进去。他蘸着水,在自己额头上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又将写有李萌生辰八字的纸人点燃搅拌在水里,双手合十开始默默念诵招魂咒。没一会儿,一阵阴风迎面吹来,直接吹散了他的头发。与此同时,他感觉有一双手正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他猛地睁开眼睛,退了几步。

    面前站着的果然是一脸泪花的李萌,它的魂魄很虚弱,是半透明的。
    “别哭了,我就是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福庆急忙问道。
    李萌解释说,其实她跟史晓彤生前就是很好的朋友。这两个人去郊区的山里游玩,一起在那家旅馆住过。神神叨叨的史晓彤说,据说那家旅馆的44号房间可以和死后的人进行沟通。当时史晓彤也只是想试验一下,李萌却一点儿都不相信,听着她说的话就慢慢睡着了。第二天,史晓彤说她真的见到了很多鬼魂,还有死去的家人。所以当史晓彤出事后,李萌也忽然生出了一个念头:为什么不去44号房间试一下呢?为了不让周表一担心,她骗他说要陪着表姐。当天晚上,李萌真的见到很多恶鬼,唯独没有见到史晓彤。听那里的老鬼说,是史晓彤故意带她来这里做替身的。因为史晓彤以前来过这里,结果被鬼缠身,只有再找一个活人来,恶鬼才会放过她。
    李萌说:“所以我是恶鬼杀死的,只是我死了之后,虚弱的魂魄被史晓彤困在牵手桥下。”
    张福庆听后吃惊地看着她,说: “这么说史晓彤不应该死啊。她带着你去当替身,不就摆脱掉恶鬼的纠缠了吗?”
    李萌一声冷笑:“她的确摆脱了恶鬼,但可能是恶有恶报吧,她在牵手桥上意外身亡。我也想过不如找个人去旅馆睡一晚,但还是算了吧,冤冤相报何时了。”
    张福庆在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为李萌的死感到惋惜,因为它是这么善良。
    李萌接着说道:“白良招史晓彤相见真的很危险,史晓彤不止一次在我耳边说有多想念白良。你快点儿回去吧,最好想办法除掉史晓彤,好救白良一命。”
    张福庆答应了下来,却不知道怎么与史晓彤抗衡,只好去求了符纸和桃木剑,以及一袋子黑狗血回到了学校。张福庆给白良打了一个电话,没想到这一人一鬼还没聊完,正在后山的凉亭里呢。张福庆准备好这些东西,偷偷地去了后山凉亭。
    这里的景色真不错,坐在凉亭上刚好可以欣赏到漂亮的圆月,时而还有一两片枫叶从树上落下。白良坐在史晓彤旁边,它已经变回生前漂亮的容颜。招魂之后白良已经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史晓彤把李萌带去那个44号房间也是迫不得已,因为那里的恶鬼让她必须带一个活人去,不然就会杀了她最爱的人,也就是白良。
    “就算是如此,你又为什么要杀了周表一呢?他可是无辜的。”白良质疑道。
    史晓彤忽然笑了:“不杀了他我怎么吸收他的血气,好留在阳间久一点儿呢?”
    白良吃惊地看着他,下意识地退了几步。史晓彤接着说道:“但是仔细想想这样也挺累的,不如你跟我一起走吧!”
    白良往后一退,身体就撞在柱子上。眼前的史晓彤突然变成一个鲜血淋漓的恶鬼,浑身上下散发着难闻的气味,皮肤随着它的移动慢慢掉落,内脏也流了一地。它诡异地笑了一下,举起的手忽然变得老长,向白良扑去。
    就在这时,一把沾了黑狗血的桃木剑突然刺穿了史晓彤。它惨叫一声,慢慢变淡。它身后的张福庆露出了胜利的微笑,白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月光下,两个人疲惫地坐在凉亭上,影子被拖得老长。忽然,一丝冰凉的魂魄飘过他们身旁,那是李萌脱离掉了牵手桥的束缚。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心慌手牵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xy/32017.html
上一篇:它在衣服上    下一篇:边缘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