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迫在眉睫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上官竹 发表时间:2016-12-29

    修眉
    林晓娴隐约感觉到脸上有些异样,好像有什么东西时不时地划过她的眉毛。她微睁开眼,发现眼前晃动着一把黝黑的修眉刀,在她眉毛上来回刮弄着。
    林晓娴心里一紧,猛地睁开双眼,一张惨白的人脸顿时映入了她的眼帘。人脸是倒过来的,溢出眼眶的血像一条条红色的线虫,爬满了人脸的额头。
    林晓娴看得肝胆欲裂,“噌”地一下坐了起来。
    四周阴森森的,竟然是学校的操场。
    林晓娴记不起自己怎么会躺在这里,不安地站起身,却突然感觉后背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林晓娴猛地回过头,背脊一凉,惊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一个白衣女生双腿弯曲着倒挂在单杠上,也不知是死是活。女生倒垂地上的一只手里,握着一把黑色的修眉刀。
    刚才难道是她在给我修眉‘回想起刚才疹人的一幕,林晓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倒挂着的女生突然晃荡了几下,从单杠上猛地跌下来,倒在了林晓娴的脚下。
    林晓娴俯身看了看女生满是血污的脸,发现竟是她的同桌黎羽红。
    她这是死了吗?恐惧像看不见的尖针,刺得林晓娴心头发颤。她尚在犹疑,黎羽红猛地仰起头睁开了双眼,一汪鲜血溢出眼眶,扑簌簌滚落双颊。
    林晓娴惊得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跌坐在地,
    黎羽红飞快地朝林晓娴爬了过来。林晓娴想躲开,身子却仿佛已被吓瘫,眼睁睁地看着黎羽红爬到她跟前,举着修眉刀开始给她修眉。
    黎羽红神情焦灼,修眉的动作越来越僵硬。刀锋没有触及到眉毛,反而割破了眉毛边的皮肤,溢出的血缓缓地流进了林晓娴的眼睛。
    林晓娴眼皮跳了几下,像被打了一针强心剂,身子突然一震,瞬间恢复了知觉。她惊恐万状地推开黎羽红,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疯也似的向前跑去。
    林晓娴一口气跑回出租屋,黎羽红幸好没有追来。
    出租屋的门虚掩着。林晓娴推门而人,没有开灯,生怕惊扰到里面睡着的人。
    出租屋是三个人合租的,此刻除了黎羽红的床上空着,罗小雨和林晓娴的床上都有人。睡在林晓娴床上的女生背对着外面,似乎睡得正香。


    林晓娴轻手轻脚地走到自己床前,强忍着恐惧,伸手去推女生露在被子外面的肩膀。
    林晓娴没想到,自己的手竟然直接穿了过去——那个女生宛若一个虚幻的影像,身子竟是空的。
    林晓娴缩回手,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床上的女生翻了个身,继续睡着。
    林晓娴吓得一捂嘴,狂跳的心差点儿蹦出了嗓子眼儿——女生身子翻了过来,头却纹丝未动,依然脸朝着里面。似乎感应到了林晓娴的气息,女生的头缓缓地转了过来,血红的双眼圆睁着,目不转睛地盯着林晓娴。
    林晓娴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恐惧,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涂眉
    尖叫声像一枚炸弹,把罗小雨的美梦瞬间炸飞了。她揉着惺忪的睡眼,忿忿地嘟囔道:“半夜不睡觉,站在床前叫什么?”
    林晓娴双手捂着眼睛,颤声说:“我床上有鬼!”
    罗小雨下床打开电灯,没好气地说:“你做噩梦了吧?”
    林晓娴哆嗦着将手从眼睛上移开,见那个女生已经不见了。她心有余悸,罗小雨忽然惊叫道:“你眉毛怎么了´”
    林晓娴急忙举起手机当镜子,见自己眉毛四周满是血污。回想起在操场单杠下的惊魂一幕,林晓娴感到不寒而栗。
    罗小雨忍不住问:“今晚你陪黎羽红出去跑步,她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跑步?”林晓娴愣了愣,终于想了起来:黎羽红近日一直在减肥,晚上不敢一个人出去,每晚都强拉着林晓娴陪她一起去操场跑步。

    林晓娴回忆了良久,感觉脑子像断片儿了,始终无法把跑步和黎羽红给她修眉的事情连接起来。无奈,她只得把刚才的遭遇简单地说了一下。
    罗小雨沉思片刻,转身走进了卫生间。出来时,她两条眉毛全变成了诡异的雪白色。林晓娴吓了一跳,近前一看,原来罗小雨在两条眉毛上挤了两条牙膏。
    林晓娴愕然道:“这是干什么?”
    “来,给你也涂一下。牙膏能止血,还能……”罗小雨神秘地笑了笑,给林晓娴的眉毛也挤了两条牙膏,随即关掉了电灯。
    灯光一灭,屋里有种说不出的阴冷。
    与此同时,林晓娴的床上又出现了刚才那个女生。恐惧紧紧地攥住了林晓娴的心,攥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女生掀被坐起,慢慢地转过头。长发遮住了她的脸颊,惨白的脖子绽开着一条血红的裂缝。
    “噗!”女生的头突然断裂歪倒,诡异地横在左肩,隐藏在发丝后的双目冷冷地斜视着林晓娴,幽幽地说:“快和穆小峰分手,他不是人。”
    看到这恐怖的一幕,林晓娴脑中一闪,猛然回想起了那段一直断片儿的记忆,脱口而出:“你才不是人。我和黎羽红在操场跑步,你突然出现在我们后面,也是这副鬼样子。你一定是先吓晕了我,然后上了黎羽红的身来给我修眉。”
    女鬼冷笑道:“我跟你回来的时候,黎羽红也回来了。”
    女鬼身子渐渐淡去,在床上一隐而没。
    黎羽红回来了,在哪里?
    林晓娴悚然回头,不由自主地看了看黎羽红的床。
    黎羽红的床上只有凌乱的被子,并没有人。林晓娴狐疑地走到黎羽红的庥前,弯下腰朝里看了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黎羽红头朝下脚朝上,上半截身子贴着床的里侧内墙,两条腿折过来紧贴在床顶,整个人折成了一个倒立的直角。
    罗小雨上前想将倒贴在墙上的黎羽红翻下来,双手却摸了个空。
    罗小雨悚然一颤,失声叫道:“糟了!”
    林晓娴:“什么糟了?”
    罗小雨说:“那个女鬼带回来的只是黎羽红出窍的魂魄,若不及时将她肉身找回来,她的肉身恐怕又要被其它鬼缠上了。”
    林晓娴硬着头皮跟在罗小雨身后,心急火燎地跑出了出租屋。
    夜幕下的操场空空荡荡,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迫在眉睫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xy/31959.html
上一篇:校园灵异之找到了    下一篇:校园怪谈之狐眼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