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灰白残像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小陌 发表时间:2016-05-21

    1.求降
    猩红的墙壁从潮湿的地下钻了出来,然后像是草蛇一般打了一个圆圈,围住了一栋阴森的宅子。薄薄的雾气从宅子的四周透出来,像是一张轻纱,微微地腾起,然后又轻轻盖在了上面。
    她缩了缩脖子,拽了拽朋友的衣服。朋友佯装镇定地拍了拍她的手,然后凑到那扇黑色的大门前,轻轻地叩晌了硕大的门环。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她穿着一身怪异的袍服,像是一个刚刚从棺木中钻出来的僵尸。没等对方开口,朋友便抢在前面说:“我们是来找凤婆的。”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包塞到了女子的手里。
    对方捏了捏,然。后轻声说道:“跟我来吧!”那声音在她听来如同一股飘渺的烟尘,瞬间便消散了。
    她跟在后面,空气里仿佛藏着很多触角,它们伸了出来,缠住了她的手脚。那个瞬间,她猛地拉了一下朋友的胳膊,说道:“我想回去!”
    “如果你不想让他回心转意,那你就走!”
    朋友的话像是一根隐秘的针扎进了她的心脏。那里像是积蓄了很多血液,轻轻一扎,便汹涌地喷贲而出——“他”如同一剂药剂让她瞬间坚定起来。
    为了他,她什么都可以做。
    穿过幽深的小径,女子将她们二人领到一间阴暗的房间。刚刚准备进门的时候,从里面走出两个女人,她们年龄很大,擦身的瞬间,她听到了其中一个女人说:“没想到这么年轻的姑娘也来这里。”她们轻蔑地笑笑,迅速地走开了。
    她愣了一下,朋友拉了拉她,两个人便随着女子进了小屋。
    有一面帘子挂在小屋的中央,帘子另一面点着一盏高烛,烛火中隐约透出一个人影。女子穿过帘子,小声地同那人说些什么,然后就退了出去。
    “你们两个,谁求?”从声音上辨别,对方应该就是朋友所说的凤婆了。
    朋友用胳膊杵了她一下,她才如梦初醒地应声说:“是我。”
    “求降的时候,闲杂人等离开。”朋友听到这句的时候朝她的耳边讲了些什么,然后便匆匆转身出去了。
    “你求什么?”朋友出去后,凤婆再次开了口。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喉咙像是许久没有润湿过了。


    “桃花降!”
    凤婆明显地颤了一下,她刻意保持镇定地说:“你求桃花降,你可知道桃花降可是情降中最邪性的一种。”
    她坚定地点点头,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包裹,由帘子下面递了过去。良久,凤婆递出一张纸条和一个纸包。她谨慎地捡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装进口袋。她的心中突然溢出一种久违的欢喜,她终于求到了这珍贵的东西。
    “姑娘,这便是桃花降的符咒和下降方式,你妥善保管。这东西,心诚则灵,你既然求到了降符,就要一心一意地做下去,如果中途停止,你应该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她应了一声,然后便退了出去。
    女子将她们引出宅子的时候,正好碰见两个刚刚进门的女人,她们鬼鬼祟祟站到一边。大门关紧的瞬间,她回身看了一眼那宅子,雾气开始变浓了,像是饥饿到了极限,将这周围的东西全部吞吃干净。
    2.割伤
    邵婷刚刚起床,还没来得及洗脸,秦蓉蓉便推门进来。她的脸上的洗面奶泡沫还没有擦干净,十足一个小丑扮相。
    “发生什么天大的事了,瞧你那慌张的样子。”坐在邵婷对铺上的白璐换了一件干净的内衣,羞涩地用被子遮住了。
    秦蓉蓉顺了顺气说:“刚刚在我洗脸的时候,听说历史系也有一个女生被‘咔嚓’了?”说着她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白璐打了一个寒颤,然后嘟嚷道:“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好不好,被你说得人心惶惶的。”

    秦蓉蓉坐下来,笑着说:“唬你啦!不过我刚刚确实听说历史系有一个女生的胳膊上也被划了一道伤口!”
    白璐本能地将被子紧了紧,然后遮住自己的两条胳膊说:“你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秦蓉蓉这家伙就爱玩闹,她故意凑到白璐的床前说:“是一条长长的、深深的、沾满血渍的伤口喔。像是一条粗大的蚯蚓……”没等秦蓉蓉说完,白璐便尖叫了起来,然后一头钻进了被子里,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兽,躲在被子里还瑟瑟发抖。
    “好啦,你就别吓唬她了,她胆子本来就小!”邵婷故作生气地哼了一声。然后下床准备去洗漱,她刚刚穿好拖鞋,还是忍不住一问:“历史系真的出现了一个被割伤的女生吗?”
    秦蓉蓉诡秘地一笑说:“你不是在那里装正经嘛,干嘛还向我打探这些八卦!”
    邵婷猛地将一条毛巾扔了过来,不过被秦蓉蓉准确地接住了。她不禁感叹道:“体育系的铅球女王的力气就是大,不过我这系里公认的小天才也不是白当的。”
    邵婷扑哧一笑,然后说:“你说不说,不说我自己打听去。”
    秦蓉蓉一听这话,立马坐了过来,她示意邵婷坐下,然后说:“应该是没错。昨晚,历史教育08级(2)班的一个女生倒在了一间排练室,她的胳膊上被人划了一条深深的割痕。现在人已经被送往医院了,估计应该没什么生命危险。”
    邵婷不由自主地拉起了左胳膊,上面露出一条痕迹明显的伤口。伤口的中心处开始愈合,然后凸起形成一座长长的丘陵,像是一条盘踞的小蛇。
    秦蓉蓉看着邵婷手臂上的痕迹便不再说什么,她们都明白,一股不明所以的恐惧开始慢慢涌上心头。
    最近一段日子,总是有女学生莫名其妙地被袭击。袭击者并没有抢走她们的财物,而她们也没有遭受侵犯,只不过每一个被袭击的女孩身上,都有一条明显的割伤。伤口一般位于她们的双臂或者双腿,被割开的地方一般不会致命。
    由于事发突然,很多女孩被救醒之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唯一留下的只有身上那一条诡异的割痕,像是一道谜语,始终无法看透谜面下面的谜底。
    邵婷也是被袭击者中的一个。不过她是一个体育系的女孩子,力量和反应速度都高于常人,连她都遭受袭击,警方初步认定,对方应该是一个年轻力壮的青年。
    不过他为什么做这些——袭击了女孩子们。不为钱财也不为美色,却单单留下一条玄而又玄的伤口,确实让警方费解。
    他们走访了一些女孩子,不过她们互不相识,根本无法从中找到有效的线索。
    虽然造成了慌乱,但由于没有命案发生,所以警方在走访了几次之后便着手于其它案件了,不过这种神秘的伤痕还在这所学校中蔓延。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灰白残像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xy/18371.html
上一篇:午夜练习册    下一篇:脱下我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