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红舞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无悔★ 发表时间:2015-09-30

    常听老一辈的人说,即将死去的人,若身上配饰红色衣物,则头七归来以报仇怨,这在今人眼中自然是吓唬小孩子的谬论,特别是无神论为主流的今天的确与之格格不入。
    X市有个著名的舞蹈学院,每年都会有优秀的学员踊跃考入,完成人生的一大梦想,惠美也走在了人群里,她拖着厚重的行李看了看校门,实在是激动不已,她拿出单反找准角度忘情的拍照留恋,边拍边退,一不小心撞了身后的学姐,“没长眼睛啊你?”后面一阵谩骂使得惠美连忙转身赔不是,她定定的看向学姐,打扮的真是花枝招展,甚为妖艳,不禁呆住了。也不知是不是学姐的同伴,小跑过来,拉着学姐,“小美,你又惹祸了,快走吧,来不及了!”小美冷哼一声,恨恨地瞪了一眼惠美便走了。那同伴笑着说,“她呀,就是这脾气,同学可别见外,我叫丽娜,你叫我娜娜姐好了,呵呵,对了,我们还有表演,拜~”惠美瞧着她们俩远去的背影,似是欣赏远去的仙女,才刚来这学院就遇见了如此俊俏的美女子,看来日后的压力很大啊。
    惠美或许是运气好,她们这次入学恰逢市里举行舞蹈大赛,而地点也正设在了她们的学院,如此一来她们不必受那军训之苦,想起来极为高兴,她刷着朋友圈给闺蜜们报喜讯,正在这时,寝室外面传来忽大忽小的声音,“哎呀,明天就是舞蹈大赛了呢,姐妹们,都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啊,我们绝不能输给其他院校的!”“花姐,你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吗?”“是啊,每年的今天,院校都会去避开这不吉利的日子,尽量放假或者是让新生军训,今年是怎么了?”惠美悄悄扒开门缝,望着那些女生,只见一群衣着华丽,浓妆艳抹的女生正嘀咕着。为首那花姐笑着说,“市里说啥那就是啥,他们怎么会管到我们院校的死人呢?”周围人一阵沉默,惠美也开始好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死人?难道,这个学校曾经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门被人猛的推开,惠美吓得一个踉跄,坐在地上,门外的高挑姑娘怔怔望着惠美,显然是很不解了,高个女孩身旁是个文静瘦弱的女生,扶起惠美,充满关心的眼神盯着她实在不好意思。惠美拍拍身上的灰,笑着自我介绍,“我是惠美,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还希望多多关照。”那个高个女生抱着
    零食自顾自走到里面,丝毫不理会她的话,反而是另一位女生点点头,向她握手表示认同。
    场面似乎有些尴尬,她们俩看着高个女生,寻思着如何缓和这局面,然而高个女生的一句话使她们感到了惊恐,“我们的寝室死过人,惠美,我知道你听到外面的话了,那就请你记住,舞鞋千万别放在这里!”死人,舞鞋,这都是什么嘛?高个女生零食很快吃完了,吩咐着那女生,“雪,帮我再买一袋乐事,黄瓜味的,还有,一瓶可乐,谢啦。”雪翻开钱包,快出去的时候看了看惠美,“你呢?需要我带什么吗?”惠美坐在床上摇着头,继续看着怀里的书,其实心里是忐忑的,啥也看不进去。对面铺位的高个女生自言自语说,“雪跟我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最初是不愿意带她来这院校的,因为我知道这里死了人,可我姐硬逼着,雪怕我一个人孤单便跟来了。”她把剩下的可乐一股脑全喝了,继续说着,“我姐脾气很坏,仗着爹是这儿的院长,经常欺辱同学,认识她的人都会恭敬的喊她一声美姐。”惠美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美姐?是不是小美学姐?”高个女生很是惊讶,“你认识她?”“这……”惠美不禁陷入沉思,之前的遭遇现在不知道如何提起,高个女生不以为然,“其实你们新生认识也挺正常的,每次开学她都会去迎新,校方还满喜欢她的。”她从枕头下摸出一本书,扔给了惠美,“借你看看,挺不错的,跟聊斋有点像。”惠美点点头,翻开第一页,上面书写着优美的两个字——夕月,估摸这书的主人夕月就是对面铺位的高个子女生了。


    还没翻看几页,外面乱哄哄的吵成一片,“不好了,不好了,有人跳楼了。”夕月听罢跳下床,拉着惠美往外走,挤进人堆往下瞧,血淋淋的一片,惨不忍睹,惠美用手捂着有往后退。夕月嘀咕着,不对啊,她身上好像少了点什么。下面更是热闹了,一些女生哭花了脸,喊着花姐花姐的,惠美这才想起来,刚才走廊喧哗的女生是有个叫花姐的,真是世事难料,都准备明天比赛的人,可惜啊。夕月拍着惠美肩膀,示意她回寝室,夕月警惕的关上门,一字一顿的说,“花姐的舞鞋不见了。”“这很正常啊,也许是光着脚跳下去或者落在天台上了。”夕月摇摇头,“不会,他们刚排演完,鞋子来不及换的,天台我刚刚去过了,什么也没有。”惠美睁大了眼睛,头一回遇上如此邪门的事,着实令人瘆的慌。“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们穿的是白色的舞鞋,而花姐很可能穿的——”惠美似乎听懂了,捂着嘴不敢相信回魂的传闻是真的。“我们该怎么办?”惠美一脸失色,只见夕月掏出电话,拨给了姐姐小美,“姐,出事了…”电话里面的声音不是很清晰,惠美也懒得去听,现在只有等雪回来了。
    雪推开门,丝毫没有为刚才跳楼的事感到惊慌,难道现场已经被处理了?雪看着我们,一脸诧异的问,“你们俩怎么了?干嘛这么紧张啊?”夕月挂断电话接过雪的零食袋,美滋滋的吃着,也不为刚才的情形触动。惠美对雪使了眼色,两个一起进了卫生间,惊悚的遭遇一五一十的摆在雪的面前,雪却冷冷的回应,“没想到是她……”惠美顿时愣住,不解的问,“什么意思?哪个她?”雪摇摇头,在水管下清洗了脸便出去了,夕月笑眯眯的表示自己还未吃饱,于是她们俩又下楼买零食了。

    看来这件事很蹊跷啊,夕月的淡然,雪的冷漠,这些都是值得怀疑的。门外响起了“砰砰砰”的敲门声,惠美以为两个人回来拿东西,放下书去开门,不曾想门外站着一位熟悉的少女——小美学姐!小美捂着嘴巴瞪了惠美一眼,“我妹妹人呢?”“出去了。”小美正欲离开,看见惠美床上的书,立马夺去愤愤的说,“你这不要脸的小偷,有什么资格看我们家的东西?”惠美急了,想解释,却被小美揪着长发往外拉,走廊的同学纷纷看过来,指指点点,惠美脸红的不行。小美刚才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转眼间形同傀儡,被无形的力量缓缓推向窗边,人群有人惊呼,“快看,花姐!”胆小的早吓得没影了,而其余的女生只是远远观望,惠美眼睁睁看着花姐抱着小美翻过窗台,趴在边上,笑了笑,从6楼猛扑下去,“
    噗”的一声闷响,不用看也清楚楼下自然是血浆四溅,惠美慢慢爬起看向楼下,又是少了鞋子!身后传来一声疾呼,听那尖细的声音,定是月夕无疑。月夕靠着墙角,放声痛哭,雪和赶来的丽娜一同安慰也是无济于事。
    今天一会功夫发生两起跳楼事件,使得校方开始重视,决定放假,将明天的活动取消。市长在校方领导的陪同下看望了死者寝室的学生,劝慰大家不要过于悲观,生活还是得继续。雪开始收拾行李,打算买票回家休息,夕月自打姐姐死了,就一直躲在被窝里默不作声,惠美则把书偷偷放在了夕月枕头下,拿起了自己的小说看起来。这时,丽娜来到寝室,对惠美微笑着打了声招呼,走近夕月床边,似乎耳语了几句,两个人神神秘秘的走了。寝室安静的可怕,只有雪来回走动的脚步声。惠美突生困意,打了个哈欠躺在床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耳边有个柔美的女声在说些什么,她睁眼去辨认,好像是雪又好像不是。很快,她又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站着两位警察,寝室外拉着警戒线,一些师生投来了恐惧的目光,她好奇的问,“发生什么事了?”“你涉嫌与三起跳楼自杀案有关,请配合我们进行调查。”惠美这时才看清,地上袋子里装着一具冰冷的尸体——雪,雪光着脚,嘴角仿佛透着笑意。
    坐在警局里,惠美不安的看着刺眼的灯光,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警官身份的人走过来把材料放在桌上,在屋子里踱着沉重的步伐,每一步都深深的嵌入惠美心里。电话响了,“喂?什么?好好,我马上赶来。”警官一脸的惊诧,盯着惠美看了一会,吩咐属下,“把她放了。”那些警员也纳闷了,但是长官的命令就是圣旨,不敢过问,便解了惠美手铐,示意她离开。惠美也正奇怪呢,走出没好久,听见身后的议论,“她不是凶手,校内又有人自杀了。”惠美心里一紧,想起了夕月,一路奔回了学校,学院早已经是空空如也,不同于往日的热闹,门前几个学生看见是惠美来了,吓得魂都没了,纷纷避让。她回到寝室,门已经贴上了封条,走廊空荡荡的,好像都走光了。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你来了?真可惜,你亲爱的室友全没了。”“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惠美闭着眼哭诉,而身后的笑声回荡在走廊里,令人毛骨悚然,“为什么?就因为你们不该打扰到我!我原本是学院里最优秀的学生,就因为她们,妨碍我的人都得死。”“那我呢?”惠美淡淡的说。“你?你不淌这浑水,我压根没指望对付你,现在……哈哈哈”那声音笑得更惊悚了,惠美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在跳动。
    X市曾经辉煌一时的学院就这么关闭了,院校学生被转送了同市区的其他院校,尔后这儿被推翻,打算搞房地产开发,每每夜里从这经过的人都能听见似有似无的女声在废墟里唱歌,但走过去,却只看见一双红色的舞鞋。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红舞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xy/17260.html
上一篇:台湾鬼故事之谁是坏学生    下一篇:人头飞呀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