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台湾鬼故事之谁是坏学生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水晴 发表时间:2015-09-27

    疤面明
    “本报讯:昨日上午十点十五分,三名蒙面青少年冲入台北县的××中学,企图捣乱。因不满警卫阻拦,以随身携带铁棒、开山刀等武器砸毁警卫室,並以枪柄重击警卫头部。警卫负伤逃往总务处求救,三名青少年追至总务处打伤值班的总务主任並将总务处玻璃全数击破。正在三楼×班上课的学生目击追逐过程。两名老师立刻下楼处理,皆被少年用开山刀砍伤,其中男老师伤势轻微,送医后已无大碍;另一位女老师身中十三刀,送医途中宣告不治。警卫及总务主任留院观察。因适逢假日,故学校警卫及训导人员人数不足。三名嫌犯至今仍在逃逸中。教育部长痛心呼吁注重校园安全问题……”
    桌上凌乱地堆着泡面碗、零食包装纸、矿泉水瓶和两天前的报纸,几粒药丸也随意躺在桌上。一个少年拿着手机坐在桌旁的沙发上猛抓头。
    “老大,怎么办?报纸上说那个女的挂了……”少年脸上有两条疤,绰号叫疤面明。他满脸烦闷,脸上有着刚睡醒的一种茫然表情,头上的头皮屑随着他的猛力搔抓犹如雪花纷飞。
    电话那头传来不耐烦的声音:“怕屁啊!都过了几天了,警察找上你了吗?那群废渣抓不到我们的啦!”
    “可是有人挂了!要是那小子把我们供出来……”疤面明苦着脸说。
    “跟你说不用怕了,我们又不是那个学校的学生,只是帮兄弟出气。他们怎么查都查不到我们的。如果警察找你,就说你一直在家睡觉,什么都不知道。还有,把药收好,听到没?我现在要忙,没空管你了!”啪一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断线声。
    “知道了……”疤面明颓然挂上电话。老大好像一点儿都不怕,但他可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啊!晚上在暗巷里砍人倒是砍了不少次,可是没一次把人真砍死的,这次还是个无辜的女老师。
    当时他砍了她多少刀自己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当自己回过神来时,那个女老师满脸是血,眼睛却一直没闭上,一直直勾勾地盯着他瞧。
    当时他愣了一下,迟疑着要不要继续砍,忽然听见耳边一声“快闪人!”他也就失了神般地跟着跑,跑回家里发了疯地冲澡,却洗不去满手的血腥味。


    这两天他睡睡醒醒,不敢出门,怕碰到警察,直到今天才鼓起勇气跟邻居大妈借了前两天的报纸来看,谁知道一看就发现真的出事了。
    “怎么会那么巧?我记得我没有砍得很用力啊!”他把手深深埋入长长的头发中,颓丧地想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可当时杀红了眼,如今哪里想得起来自己当时下手的轻重?
    他想着想着,又困顿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沙沙的声音,他猛然惊醒,窗外天色已经是一片黑暗,而自己居然连窗帘也忘了拉上。
    他站起身边打着哈欠边走向窗户,顺便找寻那沙沙声的来源。桌上的报纸被窗外的风吹到了脏乱的地上。他弯下腰去捡,却发现报纸正快速地翻动着,正好翻到了女老师命案的那页。他不寒而栗,马上把报纸捡起揉成一团丢进垃圾简。
    “搞什么鬼,我刚刚明明记得关了窗户……”疤面明嘟囔一声,把窗户关上並拉上窗帘,一个人坐在屋里发愣。这几天浑浑噩噩,连今天是几月几日都不记得,他拿起电视摇控。房东没拿走的小电视延迟了几秒才开,他将电视转到新闻台,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他从没见过的女主播。
    “有没有搞错!长这么普通也可以当主播!”他低声抱怨着。不过主播虽然相貌不特别出众,报起新闻来倒是有条有理。
    “以下是地方新闻:台北县××中学校园凶杀案,案情有突破性进展……”

    疤面明本来正弯腰想捡滚到桌下的一罐可乐,听到这句话忽然全身一震,忙看向电视。但那面无表情的女主播明明正在报着物价上涨的新闻,哪里有什么校园凶案的报道?
    “怪了……”
    他心里暗自疑惑,转身走近冰箱拿另一瓶可乐,忽然又听见电视上的报道:“三名青少年中带头的绰号叫大黑,曾多次参与街头械斗,另外两名绰号分别叫疤面明与小鬼。据报小鬼是该校的在校生,因不服管教故找来一起加入帮派的两位成员来校复仇捣乱……”
    疤面明听得全身冒汗,事情已经露馅了?但为什么警察还没找上门?他猛然转头看向电视,屏幕一片黑,早已经关机,但那播报的声音却不断在他的四面八方忽大忽小地出现。
    他颤着手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电视关了还有声音?
    “鬼?”这个念头一浮现,就害他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不管怎样,现在还是先跑路再说!
    他回头跑进房间拿了一个大包包,胡乱塞入一些日用品跟衣物,又回到冰箱前想搜刮存粮,于是手忙脚乱地打开柜门。
    “嘻嘻……逃不掉的哦!”一个满脸是血的女子正蜷缩着身子坐在冰箱里,侧着头看着他笑。
    “哇啊啊……”疤面明大叫着后退,竟忘了把冰箱门关上。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连连摆手:“你别过来……”
    直到此时他才赫然想起,冰箱里的女子的长相和刚才电视上那位平庸女主播一模一样。除此之外,那满身是血的模样,不正是那天那个死不瞑目的女老师?
    冰箱女子歪着头笑了笑,脸上有好大一道伤口,连鲜红的肉都翻了出来。她的脖子上也有两条深可见骨的裂痕,长发混着湿黏的血披垂在脸上,却遮不住那血肉模糊的惨状。她歪了歪身子,一只右手臂却因刀伤深入骨头,一动竟掉了下来。她用左手捡起自己掉落的右手,从冰箱里爬出来,缓缓接近疤面明。
    他吓得尿了一裤子,但那女鬼(或女尸)只是嘻嘻一笑,用她断落的右手臂靠近他的脸。
    “嘻嘻……你躲什么躲?”她像是逗弄小猫一样用全是血的手臂戳弄着他的脸。
    他腿软无力,只好侧头闪躲。
    “求求你放过我……不是我主使的……”他吓得张大嘴,好不容易才挤出这句话。
    女鬼歪着头像是在思考,停下了拿手戳他的动作。一瞬间疤面明还以为有了生机,但女鬼的血脸忽然贴近他的面前,並把右手臂往他的嘴里硬塞。他的喉咙被东西塞住,难受得双眼翻白,但那女鬼只是不断把手臂往里伸,直到整条前臂完全没入疤面明的嘴里。
    “可是……这只手臂是被你砍下来的啊……”女鬼嘻嘻的笑声在满室凌乱中回荡着……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台湾鬼故事之谁是坏学生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xy/17237.html
上一篇:接力游戏    下一篇:红舞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