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恐怖故事之祸歌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追命鬼俯 发表时间:2015-01-16

    一、诡异的新学校
    校门口的一棵法国梧桐上坐着个女孩子,长长的舌头垂到胸前,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我听到她在对我说:“回去!回去!”
    我不以为然地走开,任由那可怜的吊死鬼唱独角戏。
    罕见的阴阳眼就这么莫明其妙地长到我的身上。游荡在世间的鬼魂尽收眼底。想来也不容易,这些年视觉可是备受煎熬。
    我所在的学校有百年历史,许多当年的建筑都保留了下来。这些年接纳南来北往的学生,再加上古宅本身具有的性质。这所学校整体感觉就不对,有一种弄化不开的怨气。我一边走一边避开那些一团团的东西。学校很热闹,只可惜这旺盛的人气对游灵没有丝毫影响。阴风吹来,我打了个寒颤。
    作为这所新学校中唯一与我熟悉的人,图图这丫头义务地承担了我的日常生活,并且极负责任地拉着我将学校彻底地清查了三遍。
    我的寝室在宿舍楼顶层,还是走廊尽头的一间。这个位置使我感到一丝不安,尽头的房间,总会滞留徘徊着什么。而在这之前,这间寝室竟然只有图图一个人住。
    宿舍楼一样古老,由于格局问题,采光不好。走廊平时都开着灯,反而衬着尽头更加阴暗。站在屋子里就有一种压抑感,难怪没人住。
    图图笑得很开心,却不知道身后有个飘浮的女人。女人枯骨般的手攀上图图的脖子,猛地一勒,图图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赶忙端起水杯递给图图,伸手去拍她的背,顺手在她背后结了个指印,女人惊叫着消失了。
    图图喘息着接过杯子,“这屋里的灰尘就是讨厌,怎么也扫不干净,一不小心就被呛到。”
    我不动声色地将一道符塞进门缝,光线好像亮了一些。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图图找来徐志摩的《再别康桥》,配上《致爱丽斯》的曲调。用命令式的语气要我与她参加那个什么省级艺术节的朗诵比赛。只说如果取得名次甚至会影响到保送升学。我晕头转向地捧着诗稿,心不甘情不愿的。参赛学生不仅代表个人,更代表学校。这下糟大了。


    图图倒是浑然不觉,还和学生会的朋友借到礼堂的舞台。“在寝室丢人就行了,干吗还跑到舞台上去!”我不自在地说。“这里有感觉啊!”图图兴奋地左顾右盼。舞台下面也是准备参加艺术比赛的学生。
    “搞什么吗图图,这么不够意思!参加朗诵比赛也不跟我说一声!”一个温和的男生从天而降,瞪着图图发难。
    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瞪着图图居然在发红的脸。男生察觉到我,赶忙不好意思地说:“我叫唐鹏,是图图的朋友,你是阿何么?常听图图说……”
    男声转身离去,图图有些发呆。“哎!你不会是……”我笑着问,马上找来一顿虚伪的拳脚。“别胡说,人家可是高中万人迷!”
    我不经意地一回头。一个长发低垂遮住脸的女孩漂浮在礼堂一角一扇极不起眼的暗棕色木门上。她缓缓抬起头,长发一层层向后滑落,露出掩藏着的如木偶一般的表情,苍白而机械,诡异而颤栗。
    “呵呵……呵……呵,过来,过来啊……”
    我闭上眼睛,转过头去。又是一只寂寞的鬼魂,带着不舍与怨恨。她轻声呼唤着每个行人,只要有人听到,就拉去作伴。也许是个地缚灵,怨气不小啊。

    二、奇怪的随身听
    径直走去找图图,她正拿着一盘磁带焦急地找着什么。“我想配上音乐练,阿何,帮我借个随身听什么的来啊!”
    这类东西应该找练舞蹈的去借,台下热闹程度完全可以用“歌舞升平”形容。
    “阿何这边有了!”图图叫我,我回头一看,图图正站在离那扇木门最近的一排椅子前,手里拿着个看上去有些旧的随身听。
    “应该是那位同学放下的,我们先借一下。”图图边说边放进磁带,按下Play键。
    等等,不对!随身听的周围包裹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灰色气体,是怨气!
    磁带沙沙地转动着,没有贝多芬美妙的音乐,连一丝杂音都没有,根本就是空白磁带!
    “不应该啊!这是刚买来的正版磁带,下午试的时候还好好的呢!”图图疑惑地打算按下暂停,却听见磁带发出一种轻微的音乐声,却不是钢琴,或者说不是任何一种乐器。紧接着,居然跑出了歌声。
    “第一个,绚烂这个舞台,放下幕布却难掩夺目的光彩;第二个,鲜花开满身体,血色的美丽装点梦的精彩;第三个,闪电成为生命的主宰,焦黑之中满是自然的青睐;第四个,枯骨在泥土中糜烂,泪水带不走腐朽的苍白;第五个,生生世世守着命运的安排……”
    虚无缥缈的音乐伴着清冷诡异的女声在舞台上蔓延,声音不大,只有舞台上的人听到了。
    “什么破歌吗!”图图打了个寒颤。“哪个没素质的把我的磁带换了!这玩意配贞子出场还差不多!”
    图图抱怨着取出磁带,却在下一秒猛地扔到了地上。
    磁带烧焦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一首莫名其妙的歌,听的人都感到有些害怕。学生们纷纷议论是哪个变态写出这样的词。图图将谋杀了磁带的随身听重新放回椅子上,也无心再练,收拾东西准备回寝室。
    我回头望望随身听,它寂寥地躺着。图图以为有人换了她的磁带,但是我清楚,没有这样的事。
    一丝寒意涌上心头,这分明是一种恶意,夹杂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气息,隐隐在昭示着什么。
    “那个……阿何?你能跟我来一下么?”刚才的男孩唐鹏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溜到我身边。我稍一迟疑,点了一下头。
    向图图打过招呼,我和唐鹏向外走去。临出门时,我又回头望了木门一眼。漂浮的女鬼冲我诡异一笑,伸出苍白的手挥动着。为什么我感到她的笑容里透着一丝得意?
    得意?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校园恐怖故事之祸歌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xy/14013.html
上一篇:校园恐怖故事之替身    下一篇:真凶在306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