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宿舍夜惊魂之厕所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岚霁 发表时间:2014-07-14

    传言厕所因为阴气太重,常常搁浅了一些怨灵,它们必须找到替身,才可轮回。于是这个过程便在我的夜宿中上演… 我们学校坐落在山的夹缝中,据说是政府为了节约钱而选择的。这里时常烟雾缭绕,又树木高冠,于是阴森之感顿生。刚刚搬来时,总是欣喜万分,接下来的事就足以让我们的心沉入地狱。
    刚来时,学校尚不完善,还有工人在校施工,其中有我认识的人,我便经常去与他交谈。据他所说,这里的学校曾是乱葬岗,以前抵抗越南时的战士们因为时间和条件的不允许,便拖来这里用土掩埋。他们在施工时经常能挖到刨到些白骨,手的,脚的,肋骨的!我惊奇地看着他,恍然说道:“难道就没有考古一样的麻栗坡人头盖骨吗?”他吸吸旱烟,喷喷雾后似有所想,然后俯头看着石头说:“有…有…是有,只是…到现在只挖到过一个骷髅头!”我愈发惊悚奇怪。“那么多手脚只有一个头?”他似有所不能言的说:“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不忍心痒地追问出处,他无奈中只说在学校的中部右方,我眺眼看去,惊乎…那不正是我们宿舍方向。我转身愈问,他已钻进了工棚,我也不敢在问。回宿舍的路上,我总是奇怪着,忽然间觉得宿舍好像存在着什么秘密。
    我回宿舍躺下,推测着朋友的话,或许由于打球太累,竟无意中睡着了。睡意正浓的我迷迷糊糊中做起梦来。我尿急起身打开了宿舍的门,过道异常安静却明亮,有少量黑烟浮动。我径直走到厕所,开始小解,还伴着口哨,恍惚间似乎听到有口哨伴着我的在吹,起初只想放假有人和我一样家远不回家,可细想留宿名单上的人我都认识啊!他们相约去网吧CS啦。我开始奇怪了,静听时却一点声响也没有。我以为是我近期看鬼片太多产生错觉了吧!于是我自嘲间继续吹着口哨…小解完了之后口哨随之停止,接下来却让我不得不害怕起来,在不经意间我听到微微的口哨还在继续。我慢慢拉上裤链,开始寻找口哨声的出处。我轻轻地迈着细步查看第一个便池,里面空空荡荡。我吞吞口水,继续慢寻着,一个,两个,三个…查看完所以便池,都一静如前,最后只剩下马桶了,上面盖着盖子,似乎锁住了阴森。我明显放慢了脚步,用左手捂着嘴预防尖叫,我的手颤抖着俯下身按住马桶盖好久,才心一狠地揭开,同时立刻把头转过去。当确定没有动静了才把头移过去偷看。才发现是自己吓自己!我苦笑了两声,准备离开,我走了两步,又回头寻视了一遍。刚又要走,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滴落在我脖子上,我恍惚地用手沾了一些过来看,我顿时脸惨白,我的手上全是鲜红的血,我猛地抬头,看见血正延着泛黄灯一滴一一滴的滑下来。我的神经紧绷,不知所措。我回头转视马桶,盖子开始不停地跳动,霎时,一股顾绿色的黏液开始伴着黑烟从马桶侧面流出,冒着恶臭。我面如土灰,眼都瞪直了。一会儿,马桶盖被什么东西顶着慢慢张开打开,我的嘴几乎张至圆形。我看见一个蓬头乱发的人头从中冒出,只见它半腐肉半白骨,眼睛半空洞半直掉在脸庞。腐肉上,一堆堆的蛆正在贪婪地拱着,突然有蛆伴着蓝绿液体掉落地上,顺时变成黑色的蜘蛛向我供来。我身体僵死,想要逃走,却发现脚难以拔出,低头看时,早已被绿叶黏住。我拼命拔腿,却只是带起像蓝绿麦牙糖的粘物,我渐渐下陷,感觉马上就要沉入污潭中。而那头正在坏笑,露出白森的牙齿,一只只蛆正从中滑落。我拼命挣扎,眼看黑蜘蛛临近,我绝望地大声叫喊,感觉有什么东西托住我的手,我拼命摔摆,终于在混乱中惊醒,额头汗珠直流,面色紫冷。
    惊恐后才发现室友小旭正抓着我的手,原来他看我神情动作夸张反常,便来叫醒我。我看看他只是不敢言。我边说边赤脚起身去镜前看自己失措后的窘样。我早已憔悴不堪,我边擦着脸上的汗边对小旭说这件事,当我说到那鬼的样子时,不经意间听到他说:“是不是…我这样的?”我从镜子看见小旭的脸正滴着蓝绿液慢慢腐滥,一条条蛆正从脸部眼中掉下来,眼珠倾刻间掉了下来。最后小旭竟变成了厕所中那鬼的可怕形象。只见他慢慢向我靠近,我双腿一软,直摔在地上,他抚摸着我的头,一滴滴的蓝绿液润湿了我的头发,我的牙打着颤,绝望中闭上眼大喊了声“不!”我睁开眼时,感觉格外明亮,原来是阳光射到了我脸上。我操,梦中梦!我看看床铺,枕头都早被我抓坏,棉布横飞,后背早已被汗水润湿,冰冰的!我神定许久,庆幸只是梦,心中却害怕加不解。
    我起身出去舍外,一只喜鹊正在树上鸣叫,我轻松地笑笑。已是下午六点,太阳也只剩余晖。后来他们回来我说了此事,他们直道我神经失常。而我却时时心皇皇。假期很快结束,大家都又投入紧张的高考奋战中,而我却总不能回神。晚上我也看书,不过心里总是虚虚不敢入睡,室友们一个个嘲笑我之后都睡下了,宿舍又开始变得异常死静可怕。我想睡下却不敢闭眼。临晨三点的时我的表报了时,我鼓气勇气去睡下。刚闭眼几分钟,我被外面的微微响动惊醒,我强忍住内心的恐惧下了床,颤抖着手打开了门,我感觉走道阴森恐怖,不禁打了个寒战。不知不觉间走到了走道尽头,我发觉并没有什么不对劲,便要回宿舍,刚转身,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烟雾缭绕中我的室友阿玮正骑着他那辆心爱的自行车在走道上来回绕圈。刚才我明明没见他啊!我吞吞口水,怯生生地喊了句:“阿…阿…玮…”他好像并没有听见,依然在黑烟中骑车绕着圈。我抚着墙慢慢地朝他走去,边走边叫着他的名字。当我离他还有五米左右时,他的脸突然仰起,我一惊,他冲我冷笑后便将自行车骑进了厕所里。我一振,悄悄地靠近厕所,我依门伸头往里看时,几乎昏死过去。阿玮伏跪在地板上仰着头,他张大了嘴巴似乎在等待什么。我一看他头上面,我惊呆了,又是那个头浮在空中,蓬湿的头发、半白骨半腐肉的脸、绿蓝黏液夹杂着蛆正在往下滴。它似乎发现了我,对门口又摆出那让人心寒的笑,我立刻转身背靠着墙,心都要跳出来了。可是我担心阿玮,强忍住恐惧再次探头,却让我几乎要吐出来。阿玮张着嘴,那怪物正把一堆一堆的蛆吐到阿玮嘴里,阿玮的喉节一动一动的,正把那些秽物吞到肚子里。我想大声叫阿玮,却感觉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二十秒左右,那鬼的嘴巴开始渐渐增大,吐出的秽物也越来越多,很快就淹了阿玮半个身子了,而阿玮却吃的饶有兴趣。突然那怪物将嘴张得如食堂的臊水桶大,我看出来了,它要吞掉阿玮。我心想我不能让它把我的好朋友吞掉,此刻我大声叫喊却能发声了,我冲过去拉着阿玮的手就跑。阿玮并没有任何表情地跟我跑着,他的手好冷好冰。我们卖命地朝宿舍跑着,而那鬼却没有追来,我只听到了它的怪笑。到宿舍门口,我喘着粗气背问阿玮:“玮,你还好吧?到宿舍了,应该没事了!”却听不见阿玮回答,我猛的转身,身子立刻吓退了好多步,我一直牵着手跟我跑的阿玮竟然变成了纸人,我见过那纸人,那是殡遗馆里面烧给死人或“战岗”守死人的模具,不同的是它穿着军装。我大叫一声冲进宿舍把门反锁了起来,一个大跨步跳到床上将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身子颤抖得毫无规律。


    突然有手在拍我的被子,我一阵狂踢腿后才听到是熟悉的声音。“你干什么啊?”他说。我颤抖着揭开被子,那人居然是阿玮,我又一阵狂踢后继续裹住被子。只听得他一阵“你神经病啊!”之类的叫骂后又上床睡啦,我一夜发抖着直至天明。第二天我颤抖着问阿玮昨晚是否起过床,他坚定地说没有。我更加恐惧了,那昨晚的是谁?难道我真的见鬼了?连续两天我都彻夜不眠,面容也发白,一脸愁容,黑眼圈环生,担心着有事发生。噩梦终于在第三天变为现实。吃好饭我在洗碗,忽然听得远处医院的警报在响,我的心开始不停颤动。一会儿,有室友满头大汗地冲到宿舍,慌慌张张地说阿玮出事了,我的碗一下从手中滑落,便冲出了宿舍。现在围了好多人,阿玮已被拉走,只有警察在拍照采集证据。一会儿后听小旭说阿玮是被车撞了,一辆出租车将他撞到后,一辆无证的卡车急驶而过,将阿玮的头压得粉碎,卡车司机也撞到墙上死了。我面色铁青,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出租车撞倒阿玮的场面,里面的司机竟是那可恶的鬼头。我哭着奔跑到宿舍,恨透了那只恶魔。三天后我们全班同学都参加了阿玮的葬礼,异常的哀伤。可怕的是在葬礼现场我竟然发现了一个穿军装的纸人,是为阿玮守灵的,居然和那晚我见到的一模一样。听阿玮爸妈说阿玮生前喜欢穿军装,希望做个军人。我更加不可思议,盯着那纸人发呆,突然感觉他在对我笑,我看着它不断后退,结果撞翻了灵堂的鲜花和杯具。同学们都说我对阿玮不尊重,居然在哀思时打瞌睡,我很冤枉地摇着头,冲回了学校。谁又能明白我的痛?
    这件事的始末只有我少有头绪,人总是被逼出来的。“阿玮,我一定要为你报仇!”我这样想着,虽然我不知道那魔鬼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找阿玮,可伤害我的朋友就是不行。过了许久,我总在暗中调查,同学们渐渐从哀痛中恢复过来,开始了正常的学习,因为我们距高考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只有我还在执迷不悟地调查着,我翻阅了许多神学、鬼怪学的书,却毫无头绪。原以为事情就那么结速了,可事实证明那怪物根本没有甘心。同样是夜晚,大家都熟睡了,我还在查阅鬼怪的资料。突然我听见有人在敲门,都三点多了,还会有谁?虽然很小声,但宿舍太安静了,还是让我心里震颤。我窃窃地下床,深呼吸了好久才打开门,眼前却什么也没有。我张望了几下,关上门刚要回到床上又听到了敲门声,我怯怯地打开门,眼前依然没有什么,可我向左侧张望时,我脸都发白了。我看见见的是阿玮的背影,渐渐地在烟雾中远去,他穿的竟是那件军装。我屏住呼吸喊了句:“玮…你…你…去哪儿?是谁带走了你?”他在朦胧中转过头来,我分明看到他的右脸只剩白骨,左脸的肉正在腐滥,流着可怕的绿蓝液,一只只蛆正在融动。我害怕得头紧贴着墙,他便转过身了去,我亲言看他消失在厕所的浓浓烟雾中。我神未定,正要回宿舍,却见一高二的学生十分痛苦地瘰着过来,他似乎在向我求救。他越走越近,我吓傻了,原来他的手筋脚筋都被挑了出来,他走来的路上,布满了一滴一滴的血。很明显他是被什么牵引着走的,我捂着嘴由他的被牵扯直拉的手筋脚筋向上看,我几乎叫出声来,他的手筋脚筋正被那浮在空中的恶鬼用手来着向楼上走,慢慢地我就看不见了。稍时,我沿着那血迹寻去,一步步地踏着。一楼、二楼、三楼…直至五楼顶台,我寻到了那个同学。只见他站在天台前沿摇摇欲坠,我明明白白看见那怪鬼用手在空中操控着那学生的手筋脚筋,一滴滴血正滴在台上。十秒左右,那魔鬼对我又一怪笑之后,用另一只手扳开它的头肉,头发连皮掉了下来,它从头中取出一把瑞士钢刀,很利索地隔断了那同学的手筋脚筋,高二学弟就这样从五楼掉了下去,又一生命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我看到这一幕,也许太害怕,也许太累,我晕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我是在喧闹声中醒来的,奇怪的却是在床上。法医鉴定为简单的跳楼自杀。我问小旭那死者是不是被挑开了手筋脚筋,小旭惊讶地看着我,说我生病了!因为那同学死相虽然恐怖,但全身完好。我又一次看着同学在我眼前死去。我好恨,好恨自己为什么不能阻止这一切!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工地朋友闪烁的表情和话语,为了弄清原委,便出校买了两瓶二锅头去了校内的工地。他请我进工棚坐下,我郁闷地陪他一杯一杯地喝着酒,保安本可以管的,但因为我在工地,他们便没发觉。喝到很晚很晚时,朋友醉了,我仍清醒着,因为我知道自己的目的,我开始套他的话了。他因为醉了便什么都说了。我从中知道了他们当时施工,在厕所那边的土地里挖到了一包东西,里面有一件军装,早已洞滥,一枚党徽,早已生锈。最重要的是一方信,他说那是一封悔过信,大体内容是一个团长承认并悔过自己在抗越过程中出买队伍机密而被判处复古的削首之邢。却有另一封写给他妻子的信,里面陈述了他是受冤枉的,是遭人陷害。信里说的陷害人有好多,其中一个正是阿玮的爷爷。经过查询,我知道另外一个人正是那个高二所谓自杀学生的爷爷。我终于明白了一切,我看到的一个头,又专找阿玮和那高二同学,原来他是来寻仇的。
    工地朋友还说观音庙的老尼知道事情原委和降服恶鬼的方法。我上网查找了中越抗战时的团长名单和事件,终于找出了恶鬼的生前。电脑上写着:李治国,男,汉族,抗越第八团团长……后期因为作风不纯被判以削首之刑以谢人民。后其家人将尸体归葬于老山**。我正在宿舍策划该如何化解李治国的怨气,确定星期天考完文综后就去观音庙求法。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入耳朵,接着是一通敲门声,我打开门一看,是小旭。只见他脸色发青,呼吸急促,我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喘着粗气断续地说:“食堂…食堂…有…有鬼!”我一振,问他具体情况。原来他晚上闲着无事,想一个人去吃点东西,路过食堂时,看见有个同学在看电视,正是他喜欢的节目,于是小旭便在窗外静看。一会儿电视忽冒雪花,那同学去调台,按了键之后突然从电视两侧猛地伸出两只白骨将那同学两肩抓住,然后一个半白骨半腐肉的头从电视顶部冒出来说了句:“祖债孙还”,便将那同学的头往电视上撞去,同学当场就死了,现在尸体还挂在电视上。我只是苦笑,小旭问我怎么了,我说出了恶魔的样子,他一阵惊愕,小旭便成了这个学校唯一一个相信我没说疯话的人。我还说了阿玮和那高二同学的事,他惊奇之中充满了许多愤怒。我看着他,说出了我的计划,问他是否愿意帮我,他犹豫了片刻,坚定地点头了。可是还没来得及,第二天我的那个工地同学便死在了工地上,身体被压土机压得粉碎。我知道是恶鬼的报负,是我害了他,可是这个世上只有我和小旭知道也相信这不可思议的事实。我们不能被悲伤打倒,为了更多人的安全,我们必须早日铲除恶魔。我和小旭第二天便向班主任请了假,我们来到观音庙向师太说了此事,师太似有所思。后来她交给我们一窜佛珠和一个木匣子,还有一张有佛印的网,交代我们用木匣盛放佛珠,用网补捉恶鬼后放入木匣便可收服她。还交代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去老山太君池盛一瓶水,她说那里的水有灵气,用它倒在恶鬼的遗骸上,它的鬼身便动不了了。我和小旭听计后,便决定分路行动,我去厕所与恶鬼交涉,他去取圣水倒遗骸。据说他是临晨三点被秘密杀死的,所以它喜欢那时出来。于是我们决定那时行事。一切准备就具,要到三点了,宿舍异常安静,我听得到表针转动的声音,心也随着颤动。突然报时声响了,三点整。我慢慢打开门,进入了厕所,同样的场面,冒黑烟,流浓液,那个头慢慢地拱开马桶盖出来了,我终于真切的看清了它,虽然我很怕,但朋友的仇恨让我忘却了许多。于是我与它交谈,它恐吓我说:“我一向爱憎分明,你别管闲事!”我提提嗓子说:“你有你的仇,我有我的情,你却因为你的仇损了我的情,还说和我无关吗?”它不厌烦了,说声“你找死”后便向我扑来,我便开始狂跑,到了舍道尽头,我站住了,忍住惊恐转身,它已经马上靠近我,它的舌头直拖地下,又出示了它的大桶口。情急之中我扯断佛珠,一颗扔了过去,正打在它额头,它惨叫一声掉在了地上。我彻底激怒了它,它开始向我疯狂攻击,可我有佛珠护体,它总不能近身。它发狂似的头向我飞了过来,而身体还在远处。我措手不及,它要到我面前时,却立马消失了。我四处寻视了一遍,确定没在了才松了口气,我渐渐蹲下想歇歇。突然两只白骨手从后面墙中钻出来抓住了我的两肩,我欲动不能,这时它坏笑两声,张大了血盆大口向我头咬来,我用手尽全力挡住,僵持了二十秒左右我的手软了,渐渐放下来。正在我准备认命之季它突然再次消失了,我沿着墙壁慢慢滑下,累到吓到虚脱。许久它都没再攻击我,我猜想小旭是不是成功了,可它应该在我这里才对啊。我开始担心小旭,后来听小旭说它刚刚刨好那恶魔的坟,突然旁边风吹草动,沙沙它发狂似的头向我飞了过来,而身体还在远处。我措手不及,它要到我面前时,却立马消失了。我四处寻视了一遍,确定没在了才松了口气,我渐渐蹲下想歇歇。突然两只白骨手从后面墙中钻出来抓住了我的两肩,我欲动不能,这时它坏笑两声,张大了血盆大口向我头咬来,我用手尽全力挡住,僵持了二十秒左右我的手软了,渐渐放下来。正在我准备认命之季它突然再次消失了,我沿着墙壁慢慢滑下,累到吓到虚脱。许久它都没再攻击我,我猜想小旭是不是成功了,可它应该在我这里才对啊。我开始担心小旭,后来听小旭说它刚刚刨好那恶魔的坟,突然旁边风吹草动,沙沙作响。突然一个人头从草丛中飞了出来,坟窟里的白骨也开始动起来。小旭永铲子打,却被它的白骨爪拿住,反过来将小旭打晕了。接着它便又飞走了,白骨又散了倒在坟窟里。我还在寻找它的踪迹,突然它的头出现在我面前,鼻子刚好与我鼻尖相对,我后退几步,转身就跑!它在后紧追,还时时说:“小该儿,想我没?让你久等了!”我跑到转弯出躲了起来,揭开了佛网来等待它,它没察觉地飞来了,正好撞在佛网里,顿时火光飞动,声音惨烈…我心里暗然高兴,降服恶鬼的欣喜游于心间。但它并没我想的那么容易对付,突然它头上的恶发渐渐伸长,因为我的手抓住佛网的,便不能阻止。它的绿蓝液湿发沿网洞钻了过来,一下子困住了我的脖子,我立刻感觉难以呼吸,它越勒越紧,我几乎要猝死,我不停地挣扎,伴着它的怪笑慢慢绝望。曾经一切美好的回忆在我眼前闪过,我猜想那就是死前的预兆吧。我渐渐被恶鬼提到空中,脚不停地蹬着…我不甘心啊。正在我脸色惨白欲死时,突然听到恶鬼的一声尖叫,湿发渐渐缩短,它此刻的脸变得膜糊,全变成了白骨。我从空中掉了下来,不停地咳嗽缓气,我知道小旭没事了,因为他成功了。
    后来听他说过了好久他才醒来,便将圣水砸到了恶鬼的遗骸上,顿时烟雾四起,像硫酸沁噬。我看着恶鬼在我面前痛苦着销亡。它最后掉了下来,完全不能动惮,我马上冲上去抱起它丢进已准备好的佛珠木匣里,然后我用一张灵符点燃了丢了进去,盖上了盖子。里面只剩惨叫,火光很亮,照亮了整个侧所。大约十分钟后火渐渐熄灭,小旭也匆匆赶了回来,他问我恶鬼呢?我指给他看,最后打开匣子却拿出了一枚徽章,是表扬的,我揣进了包里…我和小旭互相笑笑,拥抱在一起。因为太脏,我们洗了洗澡,便睡了。第二天大清早,我和小旭便去打球了,阳光依旧明媚,那只喜鹊仍在枝头鸣叫,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球场的我们,枝头的喜鹊,我腰包里的徽章,那恶鬼盛放在观音庙的骨灰坛…又会带来怎样的故事,who knows?暂且开心地过着吧!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宿舍夜惊魂之厕所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xy/12659.html
上一篇:眷恋的死者    下一篇:真实诡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