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滴血的玫瑰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蒙大侠 发表时间:2013-08-15

    Chapter01
    其实,我真的一点也不想说,我是开始有些不自在了。经济学课上,我被老师看得两颊发红,双腿颤抖。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拗的老师,睁着一双美丽圆润的大眼睛,嘴角微微上翘,双眸深邃地宛如幽深澄碧的湖水。
    我再回答问题,而且每节课都要回答问题。我真心不是什么好学生,上课从来都不听讲的,而现在她却要我回答“简要分析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的基本区别”这种概括性的问题。
    没办法,也只能囫囵吞枣了。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蹦出来,表情甚为尴尬,当然不是由于问题的棘手才导致了我此刻的窘态。
    忽然,我的心紧张地跳动起来。她从讲台上走下来了,径直来到了我面前。
    她那双眼睛我根本不敢触碰,一旦我们的目光相撞,我的脸蛋都会猛然发烫。
    她太漂亮了,以至于台下的起哄声都超过了我回答问题的声音。
    我眼睛看着天花板,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我的鼻翼间问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迪奥香水味,这样子搞得我险些都要晕掉了。
    然而我不能晕,我还得回答问题。定了定神,我小心地深呼一口气,终于能够鼓足勇气望着她。在触到她面庞的一瞬间,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不过我仍然用微笑的表情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对不起,老师,这个问题我不太会。”
    这时我用余光偷偷打量了她一眼,她穿着一袭宝蓝的连衣裙,披肩的长发黑亮浓密,我的老师看起来格外的青春靓丽,活力无限。
    “我……老师,我不会啊。”我脸红着笑了。
    “哎,你回答的挺好的呀,接着说下去就是了。”她眯着眼冲我抿起了嘴角。
    我刚才回答问题是,她还在讲台上,多亏死党恩肖在旁边边百度便给我念,我这才得以把问题续下去。可是现在她下来了,走到了我面前,这可该教我如何是好。
    没办法,我真受不了我面前这个老师了,每节课都这样专门针对我,真不知道是何居心咦。
    那我也只有实话实说了。
    “我,我……老师,其实这个问题我不会的,刚才你在讲台上时,都是他告诉我的。”说完我用手拍着恩肖的肩膀,对不起了兄弟,哥们实在顶不住了。
    “那好吧,就请恩肖同学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底下马上传来一阵嬉笑声,都在等着看我来的好戏呢,不过她依旧眯着双眼冲着我微笑。


    其实恩肖也是半斤八两的水平,可能刚才看了一眼书,答案都记住了。我估计他也想在同学面前表现一次,所以回答的极其流畅明快。
    回答完以后,老师竟满意地笑了起来:“很好呀,你们两个很聪明啊,都坐下吧。”
    下课以后,我长舒了一口气。她轻轻地推开教室的门,那道美丽的背影掠过我的眼帘,像一场繁华而虚无的的梦,这个梦凄离绵长,似千年未醒的大寐。她披肩的长发还是那么地素雅清新,不过面容似乎有些疲倦,却依然掩饰不住她的美。渐渐地,她已经走出了很远的距离,而我依然望着她优雅的背影发呆。
    “哎呦喂,瞅瞅,瞅瞅,真是恋恋不舍啊!”恩肖拿手在我眼前晃了很长时间,“你看你,这么好的一次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自己却不把握,等人家走了,你后悔了吧。”
    “你可别胡说,其实我最受不了这种提问方式,”我摇晃着脑袋,一脸无奈,“恩肖你说,她上课为什么总提问我?”
    “哎,这你就不明白了,用专业一点的新闻词来说,就是‘大学女老师利用上课之际变相泡奶油小生’,怎么样,这标题够吸引人吧,哈哈。”恩肖捂着嘴坐到了桌子的另一边,他生怕我恼羞成怒对他痛下杀手。
    “你才奶油小生呢,咱可是堂堂正正一爷们儿,”我握紧拳头,愤愤不平的为自己辩解,“‘奶油小生’这个词我不喜欢,拜托你以后换个词形容我好不好。”

    “那你说说,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恩肖在一旁撇着嘴。
    “我可是‘阳光男孩’耶,怎么样?”我不无得意地看了恩肖一眼。
    “好了,好了,咱甭管你是‘奶油小生’也好,‘阳光男孩’也罢。大家都能瞧得出来,咱老师喜欢你……“
    “哎,别瞎说!”我心里一紧,赶快打断了他的话,“恩肖,我发现你的嘴怎么这么大呢,能不能小声点啊。”
    “这有什么的,我说莠明,这都什么年代了,不就是男欢女爱那点破事儿,看你紧张的,还真拿自个儿当纯情小处男啊,谁信!”恩肖不以为然。
    “你知不知道,恩肖,咱这位老师的丈夫,他可是咱们市顶顶有名的金鼎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啊。”我一本正经看着恩肖,“听说叫什么季景阊,小心被人家听到,被灭了。”
    “哇塞,好牛逼的样子啊,我好害怕啊。”装出一副畏惧的样子,搞怪至极,“切,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经理嘛,就我爸那公司可不比他差,我就没那么大优越感。”
    “哎呀,比不了啊,恩肖大公子。”我耸着肩膀,豁起嘴摇了摇头。
    的确,对于恩肖这样的富二代来说,他父亲的巨鼎房地产公司可是金鼎房地产公司的老竞争对手,至少在江城市来说,堪称二龙戏珠,顶冠双绝。
    “我说,千万不要转移话题,”恩肖一脸坏笑,“咱们还是来分析一下这老师对你的情感问题吧。”
    “你少扯淡,这都是你们意淫出来的。”
    ……
    我也觉得挺纳闷,上了一年的经济学,为什么她上课总是要提问到我,在**上也会有意无意地和我聊上两句。
    忘了介绍一下,我们的经济学老师叫薛海若。海若这个名字听起来,令我臆想到烟雨迷离的海面,雾气若隐若现的朦胧意境,像是一幅墨迹淋漓的名画。
    每当同学在背后议论起薛海若老师和我的糗事时,我的心都会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隐隐地涌起阵阵激动和不安。
    海若老师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性感,腰肢纤细,身材娇小,特别是她那双洞彻心扉的双眸,笑起来更加的温婉动人,秀色可餐。看得出来,海若属于典型的江南女子,在我们江城这种木讷厚重之乡,特别对我们这所狼多肉少的S大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个处处引起骚动的大美女。
    海若老师上课时总是说,她是被骗到这里来的。因为老公季景阊是江城市人,她也就跟着老公来这里了。然后海若老师就会在讲台上言之谆谆:“女孩子们以后可要当心了,拍拖时特别要注意,可千万不能把自己的全部交给你爱的那个人,因为你们也要有你们自己的生活。”
    海若老师的丈夫季景阊在金鼎集团工作,这是众人皆知。而她本人也如同小孩子一般,周身散发出青春无限的活力,很能够和学生打成一片。我觉得海若老师和她丈夫还是有感情的,要不然也不会跟着季景阊来江城到S大教书。只是她身上的孩子气太过明显。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滴血的玫瑰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xy/10222.html
上一篇:捉迷藏    下一篇:女教师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