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医师 第九章 悟

    影子游戏还是在继续着,但雨默无精打采。按着剧本刚演到一半,她就坐到椅子上不动了,翻着她的剧本。她的眼神有点迷茫,似乎看不懂自己写的东西。我没有说话,我也坐回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她,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们现在就像两个等着放学的孩子,数秒。

    萧白还是在忙,他这段时间忙得连来督察我们的时间都没有。我看了一眼治疗室墙角剥落的墙灰,这是八十年代的古董建筑,就连各类医疗器械都难得有一件能跟得上时代的。我不知道这所精神病院还能维持多久才会彻底倒塌,我只知道有些人会一直留守到倒塌的最后一刻。

    我看着雨默,雨默看着剧本,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

    下午四点,时间到了,我将雨默送回了病房。她一直在想什么似的心不在焉,只是时不时看几眼手中的剧本,仿佛觉得那剧本很陌生。

    我想起了萧白说的那句话:“游戏什么时候到头,我说了不算,这个要等雨默自己去决定。”

    我决定去问问他,雨默似乎已经觉得这个游戏该到头了。

    我回到男病号楼的时候,一切如常,办公室里没看见萧白。我估计他可能在查房,但等了老半天他还没出现,我决定去找找他。我上了三楼,没见到他,然后就上了四楼。

    四楼是个养老的地方,这地方我一点都不想来。这里大部分都是呆滞的眼神,他们的视线大部分都对着门口,他们希望门口出现的是自己的亲人。开始几间是四人病房,到了后面全是八人病房。八个床位挤在一个房间里,差不多可以算是床挨床。

    我知道这是为什么,四人病房是有家属交医药费的,八人病房则是医院自己养着的。这医院里甚至连一间单人病房都没有,几个医生共用同一间办公室,确实是到了极限。在其中几间病房里,有几个病人在打牌。他们早就已经不再对亲人抱任何希望了,他们在这里安心养老,等死。

    我转了一圈,还是没找到萧白。迎面走来了一个端着洗脸盆的护士,估计是刚帮病人擦洗完身子。

    我拦住她,“萧医生去哪儿了?”

    她叹了口气,“萧医生被病人从背后偷袭,头部受伤,去缝针了。”

    “什么!伤哪儿了,重不重?”我一愣。

    “在顶骨正中那一块,不知道严重不,流了好多血……”她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这……这什么时候的事啊?”

    “一个小时以前,就一楼116房那个郝达维打的。当时萧医生正背对着他和他的邻床谈话,他突然抬起小桌子向萧医生的脑袋砸去。还一连喊着:‘杀人凶手,杀人凶手!’”

    我愣住了,郝达维,就是一直扮演秘密警察的那个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患者。之前我还觉得这家伙很有趣,谁知道一发起病来这么可怕。萧白不是蛮厉害的嘛,怎么会一下被他偷袭得手,我还以为没人能伤得了他呢。

    刚想到这儿的时候,楼下一阵嘈杂声传来。好像听到了瘦子的吼叫声,我赶紧转身跑下楼去。

    果然,瘦子和那七个病人群殴了郝达维,十多个男护和医生都架不住。瘦子被几个男护架着,挣扎着,口中还骂着:“你敢打萧医生!王八蛋!”

    “别打架!”

    “他敢打萧医生!打死他!”

    “不许打架!”

    “他是杀人凶手!你们都被他骗了!”

    “你再说一次!王八蛋!”

    ……

    一楼整个都乱了,拦架的、看热闹的、趁乱瞎闹的……

    一个护士眼疾手快地将通往二楼的楼梯铁门锁死,防止事态扩散到全楼。再这么闹下去非出事不可,一楼都是刚入院的重症病人,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特别是那几个被强制送入医院的,趁着这机会去砸大铁门。

    “别闹了瘦子!”我吼道,这声音连我自己都吓到了,我竟下意识地大吼了这么一句。

    大家的目光一下就汇集到了我身上,吼完我也愣住了。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可不是萧白,没处理过这样的事。

    瘦子看着我愣了愣,“唐平,他把萧医生的脑袋打破了!我们要打死他!”他指了指郝达维。

    “他是杀人凶手!你们都被他骗了!”郝达维不依不饶地回敬道。

    “……你!”瘦子一怒,又要冲上去。

    “瘦子!”我又吼了一声,“这是萧医生的工作,你这样不是帮他,是给他添乱,懂吗!”

    瘦子停下了攻势,我知道他听得懂,偏执型精神病人有大部分的认知能力。

    “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样?你这么一闹,到时候萧医生回来了还得帮你们收拾烂摊子。说不定到时候医院还要追究责任,把萧医生辞了!你这不是在害萧医生嘛!”我故意将后果说得更严重些。

    瘦子想了想,咬着牙瞪了郝达维一眼,指了指他,“以后你要是敢再动萧医生一根毫毛,我们打死你!王八蛋!”然后对着那其余的七个病人说道:“我们不给萧医生添乱,我们不打他了!”那七个病人也点了点头。

    我没想到我成功了,原来就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而已。精神病人也可以很理智,只要你说的话他能听得懂。我想了想,又指了指砸铁门的那几个病人,“你们要是真想帮萧医生,就和男护们把这几个砸门闹事的送去约束。”

    瘦子点了点头,反过来帮男护一起收拾残局,一场即将发生的大骚乱就这样戛然而止。以前我一直在想萧白是怎么做到的,现在我明白了。到了那个时候,站在那个位置,你自己就懂得该怎么做了。

    十几分钟后,一切都平息了下来。我建议王医生别约束瘦子他们,他答应了。我带着瘦子他们八个回到二楼的病房,让他们安心等萧医生回来。他们坐在自己的病床上,一言不发。我叹了口气,也转身准备离开。

    “唐平,我……是不是又做错事了?”瘦子突然问道。

    我摇了摇头,“你没错,其实谁都没错,包括郝达维都没错。错的是这个故事,这个故事不应该把你们放在一起。”

    瘦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转身回了自己的病房,掏出烟盒。海洛因凑了过来,我走到门口看了一眼走廊,没护士在,护士都在一楼忙着收拾残局。也给了他一根,海洛因点上,“真行啊唐平,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刚刚都把我吓坏了,你几句话就摆平了。”

    我苦笑了一声,“刚刚我也吓坏了,还好瘦子肯听我的话。”

    海洛因回想了一下,说道:“对了,瘦子以前不是最恨萧医生的吗,怎么这次回来以后像变了个人似的?”

    “因为出去一趟以后,他懂得了很多事。”我感慨了一句,其实不光是瘦子,我也懂了很多。

    不知道萧白伤得重不重。以前我一直认为如果有一天这家伙出了什么事,我肯定会拍手称快的。没想到现在他真出事了,我也在为他担心。以前我觉得这家伙生命力极强,就像一只在什么环境下都能生存的蟑螂。据说把蟑螂的脑袋剪了,它还能活九天,最后还是饿死的。

    正想着的时候,僵尸走进来坐回自己的床上。这家伙刚刚也跑去看热闹了,看来真是恢复得不错,他以前可是雷打不动的角色。过一会儿胖子也回来了,一进门就来了一句:“唐平,厉害啊!”

    我笑了笑,胖子现在说话越来越简明扼要了。我怀疑萧白再给他治下去,以后会不会变成一字千金的主儿。算算时间,我入院两个月多了,三个月一疗程,我好像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怪了,萧白到底给了我们什么治疗呢?这家伙每天除了给我们几粒药片,带着他那一脸贱笑说废话,好像也没别的了。哦,对了,还有他那乱七八糟的“萧白疗法”。天晓得这家伙是从哪儿学来的蒙古医术,尽是些下三烂的玩意儿。

    有时候想想,这家伙还真适合这工作。因为他本身就是个疯子,也只有疯子才能在这种环境中嬉皮笑脸地工作。其实他藏得很深,他背后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以前我一直看不起小丑,画个笑脸,天天像个傻子一样逗别人笑。现在我觉得其实小丑是最值得尊敬的,因为他一直埋藏着自己的痛苦,挂着那张笑脸给别人带去欢乐。那张笑脸掩盖了一切,他的快乐都是别人的,面具后面的苦泪只有他自己品尝。

    瘦子以前最恨的就是萧白,其实郝达维就是以前的瘦子。瘦子之所以会变成今天的瘦子,是因为瘦子看到了脱下白大褂的萧医生。以前萧白揍痞三的时候说过,他穿上白大褂是医生,脱下白大褂就是萧白。其实他穿不穿白大褂都是萧医生,都是萧白。

    以前我总认为偶然都是巧合,来到这儿以后我才发现偶然不单单是巧合,更是命中注定。

    罗七、杜依月、雨默、陶耀、萧白、我……每一个人都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之间又各自有着微妙的联系。这个关系无论从哪儿排起都能成立,这个联系复杂得已经超越了三维结构。

    举个例子:

    萧白通过帮助马千里找到了罗七,接着又找到了杜依月,我们突然之间在这里相遇。罗七为什么会变成一个杀人狂,因为他和我有着同一个刻薄的上司——陶耀!雨默正是陶耀的妻子,雨默通过萧白在这里和我相识。

    从这看来,精神科医生萧白应该是站在蜘蛛网的中间,我们的命运通过他穿插在了一起。

    但换了我在蜘蛛网的中间也一样,这一切都和我有关系。

    甚至把已经死去的陶耀放在蜘蛛网的中间也可以,这一切都因他而起。

    如果你想完成这个关系结构图,我想你很快就会崩溃认输的,因为这些关系已经复杂得无法用任何图形来表达。

    这一切的关键就是这个已经死去的人——陶耀。他是我、罗七、杜依月的上司,也是雨默的丈夫。这个我之前一点都没提过对吗?甚至我还多次刻意隐瞒了这个关系,连这个名字都不敢提及。

    别怪我,因为我真的不能说,这是我的秘密。我已经计划好了,我会将这个秘密一直锁在心中,带到坟墓里去。

    所以当我第一眼看到雨默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什么是命中注定。雨默就是我的命中注定。

    雨默是我犯下的罪,可能也是我即将到来的罚。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萧白回来了,我没急着找他。我知道他一听说楼里闹事了肯定又得忙半天,不过我还是想先去看看他,不知道他伤得怎么样。

    我假装不经意地经过一楼,他正在安抚约束室里的病人。我朝里面张望了一下。他背对着我,后脑勺被剃成了地中海,一块大纱棉代替了他的头发。加上三条长长的白胶布,一眼望去像是在后脑勺上戴了个口罩,相当滑稽。

    他指了指约束床上的郝达维,带着那一脸贱笑,“你小子下手真狠,我要真是杀人犯,肯定第一个先杀了你!”

    郝达维在床上一脸恐惧地缩了缩身子。

    听到这句话我就知道他没事,他真的像蟑螂一样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什么时候他都能笑得那么贱,笑得那么令人恶心。我决定回房等他。

    果然,六点多的时候他才从瘦子的病房出来。他走到我的病房门口,给了我一个赞赏的微笑:“走!我请你吃饭!”

    我瞥了他一眼,转身从桌子里抽出我的饭盒。这家伙不是一般的抠,请你吃饭,肯定也是食堂的饭。

    他贱贱一笑,“你还真了解我!”

    我无语地摇了摇头,跟他去食堂打饭。我也没客气,鸡腿鸡翅啥贵打啥。他交饭票的时候看了一眼我的饭盒,点了点头:“不错不错,看得出你已经尽力了。”

    我给了他一个挑衅的微笑,“在这儿吃?”

    “跟我来。”他说。

    我们去了男病号楼的天台。

    “为什么来这儿?”我问。

    “我想看看日落。”他边说,边往嘴里塞了口饭。

    我看了一眼他后脑勺上的口罩,“缝了几针?”

    “八针,我让医生别局麻头皮,疼得很。”他咧了咧嘴。

    “你是不是学过格斗术一类的东西,怎么身手这么好?”我想了想问道。

    他苦笑一声,没有回答,却问道:“你知道我们精神科岗前培训第一课学的是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他接着说道:“第一课学的是如何防止和抵御病人的突然袭击和进攻,包括制止和防御技巧。如何在不伤害病人的前提下约束病人,包括各类突发情况的处理等等。”

    “还要学这些?”我愣了愣,又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确实应该学,还应该多学点才对!”

    “哈哈哈哈!”他爆发出一阵大笑,紧接着脸上抽了一下,轻轻用手捂了捂后脑勺上的纱布,估计是他笑的时候牵扯到了伤口。

    “你真的不生郝达维的气?”我问。

    他略带忧伤地微微一笑,“如果生气能治疗他们的话,我会的。”

    接着他又望向我说:“不过真该感谢你,下午要是没有你,真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我摇了摇头,“我只是模仿了一下你而已。”

    他举目望向那西坠的斜阳,“还记得这儿吗?两个月前,你站在这儿想最佳的跳楼姿势。”

    我苦笑一声,“连吃饭你都不能给我个好心情。”

    “你知道吗,你的抑郁症其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接下来逐渐减药,避免戒断反应就行。”他吞下一口饭菜,说道。

    “那我怎么还在二楼,按理说我应该换到三楼了。”

    他笑了笑,“这规定又不是死的,分楼分病房,只是为了防止同房病人相互影响恶化病情而已。”

    “也就是说每个病房的病人你都是特意安排的?”我想起来问道。

    他点了点头,“影响可以是好的,也可以是坏的。比如抑郁症和躁狂症就是最佳的同房配合,再比如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扎堆就是最危险的同房配合。”

    “我说怎么把海洛因一直安排在我的邻床呢。”我果然没猜错,这一切都是萧白这只老狐狸的安排。

    他笑了笑,“其实我很喜欢躁狂症患者,能帮我治疗不少人。他们热心热情慷慨大方,情绪高涨,专治各类低情绪类精神病,比我这个医生还管用。”

    “你这些乱七八糟的医术是从哪儿学来的,哪有你这样的医生。”我无语地摇了摇头。



    “从这间精神病院里学来的,这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规律。在这里我学到了书本上没有的东西,我学会了怎么让病患互助治愈。”他认真地回道。

    “所以从雨默入院的第一天你就将目标对准了我是吗?”我问。

    他回望向我,目光很有深意,“我知道雨默对于你来说,不仅仅是同情这么简单。不过我只负责治病,其余的与我无关。”

    “哦,我正要和你说这个,雨默说她不想再继续你那个什么戏剧疗法和影子游戏了。”我岔开话题说道。

    他点了点头,“这是好事,她终于决定中止这个游戏了。”

    “接下来怎么办?”我问。

    “明天再说。”他又塞下一口饭,将目光转向残阳。

    老半天过去了,我吃饭,他也在吃饭,一言不发。他似乎在等我发问,如同他特意带我来这儿一样,他在医院里做的每件事似乎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目的。

    “什么是自由?”我突然问道,我知道他就是在等我问这句话。

    “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只有相对的自由。”他早有准备似的答道。

    我叹了口气,“那人活着岂不是很累,被无数东西一直束缚着。”

    他沉声道:“这世间万物都是如此,从诞生那一刻就有大半的命运和未来都是已经注定好的,这是无法更改的部分。比如你,你从诞生那一刻已经注定了是个男人,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生活中你要遵守各种成文和不成文的规定,而且终有一天会死去……这些东西早已注定,无法更改。”

    “那还不如死了算了,解去这些枷锁。”我说,这也是我两个月前的真实想法。

    他笑了笑看着我,“死?那你就是舍弃了你唯一的自由。”

    “什么自由?”我问。

    “改变命运和未来的自由,你的大半早已注定,但还有小半是待定的。你的自由就是去创造未来和改变命运,这些空白的部分将由你自己来编写,这就是你的自由。”他答。

    “这些都是空话,人活着就没有什么自由可言。要工作上班挣钱才能买生活中的物质,一切都是按部就班,一切都是庸俗老套。人唯一的自由就是向命运低头,臣服于命运的安排!”我反驳道。

    “知道你为什么感觉没自由吗?因为你想要的太多,你追求的东西超过了你能力的范围,因而你身上的枷锁越来越多。其实我们都已经活在牢笼之中,你却还要给自己背上一身的枷锁,你还嫌你不够累是么?”他笑着问道。

    我沉默了,他接着说道:“就好比在这所精神病院里,我不过只是给了你一个院内自由,却已经让其余病人妒忌得眼中冒火。这算自由吗?在外面不算,但在这里就是自由。”

    “相对的自由……”我回味着这句话。

    “是的,相对的自由。你不能改变世界,却能改变自己,包括你看待事物的眼光。世界是所有人的,也是你的,你的世界。”

    他的话带着丝丝禅意,我不知道我悟了没,但似乎我懂了一些东西。

    “其实你听得懂的,我说的什么不重要,你怎么想的才是关键。你主宰着你自己的世界,你的世界是灰暗还是光明,都只在你一念之间。”他看着我,眼中充满了智慧,那眼神宁静祥和。

    “可又有谁能真正心如止水,宠辱不惊?”我苦笑着说。

    他抬起右手,摇了摇食指,“心如止水是错误的,你应该顺其自然,明白么?”

    他接着说道:“这人生啊,是个很有趣的东西。你从远处看去,是一团乱麻。你走近再看,却是一朵朵的莲花。当然,可能你只看到了莲花底下的淤泥,那是因为你凑得太近了。”

    我回味着他话中的禅机,这概括一生的禅机。

    “是乱麻,是莲花,还是淤泥,都在你一念之间。你愿意看见什么,就是什么。因为这是你的世界,由你主宰。”我回过神来时他正望着我,他微笑地这么说。

    “可是我只看见淤泥,没见过莲花。”我摇了摇头说。

    “因为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以自我为中心,你凑得太近,只看见了自己的那些痛苦。你试着和自己拉开一段距离,再回过头去审视一下自己。很快你就会发现,那些痛苦其实不算什么。你不能一直紧闭双眼,然后说你看到的这个世界只有黑暗。当然,你愿意看淤泥,看乱麻,还是看莲花,都随你。这是你的世界,都随你。”他此时的微笑无坚不摧,语言沉稳而有力地敲打着我的内心。

    我沉吟了一下,“这是佛禅吧,你信这世界上有生死轮回吗?”

    他笑了笑,“这是我的禅,我是无神论者。我认为人只能活一次,每个人都只有这么一次机会,所以一定要活得精彩。寻死就是最大的浪费,浪费了这唯一的机会。死去的人没有任何自由,尸体任人摆布,生前的事迹任人改编叙述,他甚至都不能爬起来回骂一句。”

    “如果真的有轮回呢?”我问。

    “如果没有呢?”他反问。

    我沉默了。

    他举起一根手指,“你可以想象一下,假如你死去以后还有思想的话会是什么样?你无法动弹,被囚禁在无尽的死亡深渊。看着自己的身躯逐渐发臭,蛆虫爬向你的时候,你都无法挥手驱赶它。再然后你成了枯骨,千万年都保持着死去的姿势,你永远无法动弹,因为死亡没有尽头。到了那个时候,你还认为死亡是解脱,是自由吗?”

    他的话让我不寒而栗,我从来没有感觉过死亡如此可怕。

    “趁你还活着,享受这难得的自由,创造你的精彩。记住,你只有这一次机会,唯一的一次!”他重重复述了一次。

    接着他走到护栏边对着夕阳展开双臂,做了一个深呼吸,在享受着什么一样缓缓说道:“对我来说,能活着就是最大的自由,愿意看见莲花还是淤泥也是我的自由。选择接受痛苦还是快乐,都随我。在我的世界中我就是主宰,这就是我的自由……”

    我看着这个后脑勺上戴着滑稽“口罩”,身披白大褂的男人。他在夕阳下展开双臂,嘴角带着享受的笑意。微风将他的白大褂托起,他的影子被夕阳无限拉长。那一瞬我觉得他即将腾空而起,飞向自由的蓝天。

    那一瞬我看到了他的自由,这个被囚禁在精神病院里的医生,他心中的自由是如此宽广,能包容世间万物。那自由有着可怕的感染力,带着我飞向那无边的天际。

    当我的心到达天际的时候,我回望向天台的那个我。那个我现在只能看到一个小黑点,只是我眼中世界的一个小黑点,如此渺小。这个小黑点发生过什么事,遭遇过什么不幸,谁又有兴趣知道呢?他只不过是这世界中的一颗沙,一粒尘。

    他的痛苦对于世界来说又算什么呢?世界上比他痛苦的人多了去了。他愁容满面是为什么?因为他太把自己当回事,以为自己的痛苦比天还大,比海还深。瞧瞧这个可笑而又自大的人儿吧,他不过是世界中的一个小黑点而已。

    看着那个小黑点,突然间我懂了,我笑了,我悟了……

    昨晚是我睡过最甜美的一觉,一夜无梦,醒来时已天光大亮。我似乎一瞬放下了许多东西,许多我以前一直背着的东西。其实现在我还在背着,但我已经感觉不到它们压在我身上的重量。

    萧白是我见过最难以定义的一个人,他有很多面,我想连他都无法完全解读自己。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是个好医生,而且是个很高明的精神科医生,有着一套无章可循却有效的治疗方法。我不知道他昨晚对我说的那些话算不算心理治疗,但这些话一字一句都刻在我心里,敲醒了我的灵魂。

    中午的时候他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带着一堆灯泡和锡纸。他走到我的病房门口,“唐平,来帮忙!”

    “哦!”我知道这些东西肯定和雨默有关系,这疯子做的事有时也能摸出一些规律来。

    果然,我们来到女病号楼的治疗室,他就开始挨个往房间的四个角落装灯泡。装好以后,他又用锡纸将灯泡圈起来。看起来有点像探照灯,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反正我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疯子的无章可循。

    然后是开始连电线,他将这些灯泡的开关都合并在一起,牵到办公桌上。做完这一切后,我们去吃饭,午休。

    下午两点半时他叫醒了我,“走,给雨默驱魔去!”

    我愣了愣,赶紧洗了把脸和他一起去了女病号楼。路上他朝我一再交代:“等一下无论发生什么,无论雨默是什么反应,你都千万不要帮她。你要做的就是配合我,帮我稳住雨默!”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家伙无论对病人做什么事,都有他自己独特的治疗目的。他的治疗方式其实他早就说过:“我说什么做什么都不重要,你怎么想的才是关键!”

    他要的是治疗结果,过程和方法都只是手段,他要的就是最终的治疗结果。可以说,在治疗病人时,他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疯子。

    到了治疗室之后,他将窗帘连同黑厚遮光帘也拉上,整个房间一片漆黑。他将灯管打开之后,对我说:“把雨默带来吧。记住我说的话,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帮雨默。”

    我点了点头,去到雨默的病房时,她正好醒了。我推着挡帘把她带去治疗室,心中还是惴惴不安,不知道萧白要对她进行什么治疗。

    “萧医生……”雨默小心地打了个招呼,因为萧白对每个病人的态度都不同。我说过这家伙是个很好的演员,出于治疗目的,他对每个病人都有着不同的身份和态度。他对我有点像朋友,他对雨默则是高高在上的专家身份,所以雨默对他有点敬畏。

    “嗯,你站到这儿来。”萧白半坐在办公桌上,指了指治疗室的正中。接着示意让我把门关上。

    雨默走了过去,萧白看了她一会儿,“你让唐平转告我,说你不想再继续这个影子游戏了是吗?”

    雨默点了点头,萧白问:“为什么?开始你不是玩得很开心吗?”

    “我……我就是不想玩了。”雨默咬了咬嘴唇回道。

    “说出你的真心话来,这对你的治疗有很大帮助。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想玩了?”萧白继续问。

    雨默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觉得这个游戏很幼稚,很可笑,很荒谬……”

    “为什么你会觉得可笑荒谬呢?这对你来说,不就是你过去发生的事吗?”萧白一脸认真地问道。

    “我以前觉得是真的,可现在我玩着这个游戏,特别是按着剧本再重演了一次之后,我才发现写那些剧本都很吃力,按理说真发生过这些事的话,我应该写得很顺畅才对。可我却写得很吃力,甚至不得不自己编造一些东西才能将剧情填完整。我觉得这真的很荒谬可笑,我觉得自己很可笑,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我好像将虚幻和现实混淆了,将虚幻当成了现实。”雨默一口气说了出来。

    萧白给了雨默一个赞赏的微笑,接着问道:“什么是虚幻,什么是现实?”

    雨默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知道的,你不愿意承认而已。”萧白肯定地说。

    “可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虚幻,什么是现实。我不知道脑中的那些事,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雨默痛苦地双手捂住自己的脑袋。


    “不,其实你一直都知道的,这就是你的虚幻!”萧白猛地一指雨默旁边的地面。

    在我眼中那里并没有什么东西。雨默愣了愣,看了一会儿,猛地发出一声惊呼。就在雨默发生这个反应的时候,我也看到了萧白所指的东西,那是一个淡淡的模糊影子——雨默的影子。我没有过去劝阻萧白,因为他事前交代过我。

    雨默下意识地想躲开,“别动!”萧白命令似的喊道:“看着它!看着你的虚幻!”

    雨默浑身战栗地双手抱肩,恐惧地看着那个淡淡的影子。

    “你知道吗?从你和唐平玩这个影子游戏开始,我每隔几天就会偷偷拿掉天花板上的一根灯管。你的影子也从完全看不到,到逐渐视觉可见。你在恐惧什么呢?你和你的影子已经和唐平在这里一起玩了将近一个月的游戏,为什么你要到现在才恐惧?”萧白冷声问道。

    雨默死死地盯着地面上的那个影子,“其实……其实我心里明白的,影子就是影子,可我还是恐惧……每次看到自己的影子就会禁不住地恐惧,连我自己都无法控制的恐惧……”

    萧白摇了摇头,“影子一直在,无论是你藏身于黑暗中,还是在无数灯光的照射下。你只是看不到而已,其实影子无时无刻不在你的身边。”

    “我……我就是不想看到它,看不到它我就不会恐惧了。”雨默战栗地回道。

    萧白冷笑一声,“看不到,它就不在了么?你深深地责怪自己,陶耀就会活过来么?你逃避现实,不去面对这一切,你就能忘却这一切么?”

    雨默愣住了,因为她不知道萧白为什么突然拐弯提到陶耀。

    “其实你患上的并不是恐惧症,而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你恐惧的也并不是影子,而是这突然发生的一切,你不敢面对的是已经发生的事实——陶耀的死!你将这一切都归罪于自己的影子,因为你认为是你害死了自己的丈夫!你认为陶耀的死应该怪你,要不是他拿刀子削苹果给你吃,歹徒就没有机会去抢那把刀子,杀了陶耀!”萧白用极其肯定的语气说道,这口气强硬得让对方完全无法否认。

    雨默呆在那儿,“我……我……”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但眼泪已经汹涌而出,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滑下。

    “所以你逃到虚幻中躲了起来,而且在虚幻中深深地责怪自己,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影子造成的。现在,雨默,看着你的影子,看着你的虚幻。”萧白的语气突然柔和了下来,又指了指地上雨默的影子。

    雨默听话地望向自己的影子,但眼神已不像之前那么畏惧,畏惧已大部分被悲伤所取代。

    “雨默,看着你的影子,看着你的虚幻。告诉我,什么是真实?真实发生的是什么,是影子还是歹徒杀了你的丈夫陶耀?”萧白继续问道。

    “你……你不是知道吗?”雨默痛苦地摇了摇头。

    “不!我要听你亲口说出来,是影子还是歹徒杀了你的丈夫,告诉我!”萧白认真地说道。

    “是……是歹徒,穿着一身黑的歹徒……是歹徒杀了陶耀……”雨默无助地屈身蹲下,双手捂脸,泣不成声。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也周身一阵不安,我也想起了那个夜晚。那个夜晚我披着一身黑;那个夜晚愤怒和羞耻让我变得疯狂;那个夜晚我双眼血红,就像个魔鬼;那个夜晚我改变了我的一生;那个夜晚我犯下了一个无可挽回的罪——雨默。

    那个夜晚我第二次见到了雨默,在精神病院是第三次。

    第一次是在……

    不能再说了,这是我永远的秘密。我要将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去……

    “是的,穿着一身黑的歹徒。在你责怪自己的情愫引导下,你将他幻化成了影子——你自己的影子!还将这一切泛化到你的一生。你逃到了虚幻之中,不想去面对这一切,而且在虚幻中不断地责怪自己。”萧白叹声说道。

    接着他突然猛地一按开关,将灯管全部关掉,同时将那四个灯泡全打开。四个被锡纸包装成探照灯的灯泡亮起,四道笔直灯光齐齐照向治疗室正中的雨默,投射出四个角度的影子——雨默的影子一下变成了清晰的四个。

    我以为这个时候雨默应该会被惊吓得无以复加,但雨默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影子,任凭热泪不断地从眼中涌出。她的悲伤已经取代了所有的恐惧,这就是萧白的真正目的——引出她真实的悲伤,取代她虚幻的恐惧!

    “雨默,看着你的虚幻,你的影子。你明白了么?其实你一点都不恐惧自己的影子,你恐惧的是发生的这一切,你责怪的是你自己。现在这痛彻心扉的悲伤才是你的真实,你的恐惧只是虚幻,你的虚幻就是你的影子。”萧白又重申了一次,让雨默真正明白过来。

    接下来萧白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雨默哭泣。我很想过去帮她一把,哪怕给她递一张纸巾。但萧白已经一再交代过我,我只负责稳住雨默。

    不过萧白的治疗确实高明,他顺利地将雨默的恐惧过渡到了悲伤。我回想了一下萧白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治疗,看似无章可循,乱七八糟。其实每一步都高明得很,而且衔接到位,不快不慢刚刚好。

    刚开始的影子游戏,看似就是在玩一个非常简单的游戏。其实就是为了通过游戏淡化雨默对影子的抗拒和恐惧,就好比老鼠和米老鼠一样。孩子们都害怕老鼠,但换个滑稽可爱的米老鼠就不一样了。他们会因为喜欢米老鼠,而渐渐淡化对老鼠的恐惧。

    当萧白观察到雨默已经不再那么抗拒和恐惧自己影子的时候,开始进行戏剧疗法。通过写剧本和演绎的方式,让雨默自己去觉悟,去感受自己妄想幻化的荒谬和可笑。这两个游戏次序不能颠倒,因为如果一开始就进行戏剧疗法的话,雨默肯定会因为太恐惧影子而抗拒。

    还有穿插在这两个游戏中的灯管偷减,这其实是一种不知不觉间的脱敏治疗。用游戏转移雨默的注意力,让影子逐渐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这种出现可以说是难以察觉的。连我都没有发现灯管在逐渐减少,我只记得之前我一直在怪这个家伙推卸责任,丢出两个游戏拖着雨默的病赚治疗费。

    然后是这个心理治疗,短短的几段话其实合并了精神分析、认知、阐释……多种心理疗法。让雨默明白自己恐惧影子的真正原因,引发出她内心的悲伤,并用悲伤来代替和对抗恐惧。最后再进行瞬间出现多个影子的暴露冲击疗法,让雨默暴露在让她恐惧,而且强度更大的环境中。这一切都很顺利,萧白早就算好了每一步,而且是无懈可击的每一步。

    我不知道别的精神科医生是怎么治病的,但萧白的医术已经让我大开眼界。他有自己的一套独特疗法——萧白疗法。集各家之所长,融会贯通于对病人的治疗中。精神和躯体同时下手,不再拘泥于过去的理论和常规治疗手段。他的目标就是疗效,他的治疗不择手段,甚至病人的怪罪和误解他都完全不放在心上。

    萧白是一个完全无法定义的疯子,他的医术也因此潇洒得一塌糊涂。

    雨默就这样在四个影子的陪同下哭泣了整整一个小时,萧白一直半坐在办公桌上静静地看着,什么也不说。显得冷酷无情,这就是他想给雨默的身份——高高在上冷酷无情的专家。

    我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反正他为了治疗雨默的病,还事先通知过雨默的家人,让她家人尽量少来看她。给雨默营造一个无依无靠的环境,就连他自己在雨默面前也是不苟言笑,一脸严肃。反正他肯定有自己的理由,可能他正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雨默独立坚强起来。

    一个小时之后,萧白终于开口了,“雨默,告诉我,现在你分清什么是虚幻,什么是真实了吗?”

    雨默抹了抹眼泪,“是的……萧医生,我分清了。”

    “你愿意从这个梦中醒来了吗?”萧白问。

    雨默点了点头。

    “你还会害怕你的虚幻吗?”萧白指着雨默的影子问。

    雨默摇了摇头。

    萧白终于站了起来,抽出一张面巾纸递给雨默,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很好,你做得非常好!你是个坚强的姑娘,你敢于面对这一切,这非常不易。”

    然后他又给我丢了个眼神,让我过去将雨默搀扶起来。

    萧白望着雨默,鼓励着她:“把眼泪擦干吧,一切都会成为过去。无论什么事,只有面对它、正视它、接受它,最终才能真正放下它。明白吗?”

    雨默点了点头,“谢谢你……萧医生,我好像一下想明白了很多。”

    “嗯,你是个有悟性的姑娘。你很聪明,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萧白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和唐平出去晒晒太阳吧。”

    雨默点了点头。走到门口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将手伸向挡帘,又顿在半空中,接着自嘲地摇了摇头。

    窗口的阳光倾泻在走廊里,雨默站在光与暗交汇的边缘。她深吸了一口气,又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一把拽住我的手。我知道她需要勇气,朝她点了点头,“来吧,第一步!”

    没想到她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劲这么大,将我的手狠狠捏了一把,才跨出了第一步。她的影子随着她的躯体,丝毫不差地出现在阳光之中。她站在光明的地方,看了一会儿自己黑暗的影子,“阳光真暖。”她说。

    我抽出被拽得生疼的手,用力地甩了甩,点了点头,“嗯。”

    萧白站在门口双手抱臂地看着这一切,他笑了笑,“你们出去走走吧,我还有活儿要忙。”

    我和雨默一起走出女病号楼,走到阳光底下。这所精神病院里没什么风景可看,大铁门,水泥路,两旁是草地,草地上连花都没有。我和雨默在草地旁坐下,雨默揉了揉眼睛,“好久没见阳光了,一下感觉好刺眼。”

    “但阳光很暖,不是吗?”我说。

    雨默点了点头,“痛痛快快哭了一次,感觉心里舒服了很多似的,很奇怪的感觉。”

    “哭也是一种情绪上的释放吧,有时候痛痛快快哭一场没什么不好。”我说。

    “你哭过吗?”她问。

    我一愣,“谁没哭过啊?婴儿从出生就会哭。”

    “我说长大以后。”她说。

    我摇了摇头,“男人是不能哭的,男人的眼泪只能往心里流。”

    “难道哭是女人的特权?”她问。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她歪起小脑袋看了我一会儿,“那你最痛苦的时候会干什么啊?”

    “弄死我自己,或者弄死别人。”我下意识地答道,然后我自己都愣住了。

    雨默撇了撇嘴,“你们男人真可怕!”

    “我开玩笑的……”我赶紧说道。

    她斜了我一眼,“有这么可怕的玩笑吗!”

    我干笑了几声以掩饰心中的不安。

    沉默了一会儿,雨默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道:“我知道为什么男人不能流泪了!”

    “为什么?”我问。

    “男人要是也会流泪,那女人的眼泪就不珍贵了,他就不会心疼女人的眼泪了呀!”她天真地歪着小脑袋说。

    “哦,原来如此!”我认真地点头回应道。

    她看了我一会儿,无奈地摇了摇头,“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是真呆还是假呆。”

    “我……我怎么了?”我一愣。

    “我刚刚讲了一个笑话,你应该笑起来才对!”她有点生气地撇了撇嘴。

    “哦!哈哈哈哈哈!”我赶紧大笑了几声。

    她又白了我一眼,“笑得真假。”

    我沉默了,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们就这样抬头望着天边慢慢挪动的云,享受着这个精神病院的下午,连沉默都暖洋洋的。

    “你信感觉吗?”雨默突然问道。

    我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该不该信。”

    “我信。”她说,“你给我的感觉很特别,第一眼看到你就有一种由来已久的熟悉感。仿佛你就一直住在我家隔壁,一墙之隔,我从没见过你,却知道你一直就在那边。”

    “我知道,其实你早就认识我。”我说。

    她愣了愣,“是吗?什么时候?”

    “在……前世吧,可能。”我将这个话题拐了个方向。

    她歪了歪小脑袋,看了看天,“前世?真的有前世么,前世我们又是什么样子的?”

    “前世……你是一只小白兔。”我说。

    “你呢?”她问。

    “我是一只小老鼠。”

    “我讨厌老鼠。”

    “嗯,所以你一直躲着我。”

    “然后呢,没有故事吗?”

    “在想。”

    “想出来没?”

    “有一天,贪玩的小白兔落入了猎人的陷阱,被猎人关在笼子里带回了家中。小老鼠就一直住在猎人的家中,小老鼠和小白兔就是在那里第一次相遇的。”

    “小老鼠救了小白兔吗?”

    “没有,小老鼠只管偷吃,对这一切漠不关心。”

    “果然,老鼠就是讨厌,就会偷吃!”

    “但猎人的家中有一只猫,很威武的猫。小白兔喜欢上了那只猫,猫也隔着铁笼一直和小白兔说着绵绵情话,它们对彼此都有好感。小老鼠就趁着它们在热恋的时候继续偷吃,偷了很多很多吃的。”

    “后来呢?小白兔怎么样了?”

    “小白兔被猎人养了一段时间,入冬了,猎物少了。小白兔也已经长大了,猎人准备杀了小白兔做一顿丰盛的晚宴。”

    “啊!那猫会不会救小白兔啊?”

    “不会,猫的主人是猎人。只要猎人还在,就会带回更多的小白兔,小白兔对猫来说不过是打发时间的一个玩伴。”

    “唉……”

    “就在前一天晚上,小老鼠幸灾乐祸地跑到小白兔的铁笼前说:‘嘿,你明天就要被杀了。’小白兔说:‘滚开,讨厌的丑东西!猫会救我的,他是我的王子!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他也会杀了你,用他锋利的爪子切开你的喉咙!’”

    “小白兔真傻。”

    “小老鼠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它嘲讽地笑了笑,回到老鼠洞里美美地睡自己的觉。它知道猫一点都不在乎这个,猫还等着猎人做好晚餐后能分一杯羹呢。”

    “然后呢,小白兔怎么样了?”

    “第二天下午,厨房里传来了磨刀声,一声一声地刺着小老鼠的耳膜。它钻出洞口小心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猫也在厨房里,所以它决定再去看看小白兔。它来到小白兔的铁笼边,看了看缩在角落里发抖的小白兔,心中浮起了一种前未有过的感觉,突然间它想帮帮小白兔。”

    “小老鼠这是怎么了,它不是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吗?”

    “不知道,反正小老鼠就是想帮帮小白兔,所以它朝小白兔小声说道:‘别怕,我会救你的。’小白兔看了它一眼说:‘滚开,救我的是我的王子,不是你!’小老鼠想了想,说:‘其实就是猫叫我来救你的,他负责在厨房看住猎人,我来咬开拴住铁门的绳子。’”

    “小白兔相信了是吗?”

    “嗯,她信了。小老鼠咬断了绳子,打开了铁笼。它对小白兔说:‘猫让我转告你,让你快逃,逃了就不要回来了。他只想你过得幸福快乐,只要知道你是幸福快乐的,他就会很开心。’”

    “然后呢,小白兔也相信了对吗?”

    “小白兔流下了热泪,她觉得猫对她真好。她朝厨房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然后转身逃了,空中飘荡着她幸福和痛苦的热泪。小老鼠站在门边看着逃跑的小白兔,脸上挂着一丝幸福的笑意。就在这时候猫从它背后猝不及防地扑了上来,狠狠地将它的身体撕碎,小老鼠是脸上带着笑死去的……幸福的笑。”

    “不要!我不要这个结局!我不要!”雨默抓着我的肩膀,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摇着我的身子,“不要这个结局好不好,换一个结局,换一个圆满的结局。”

    “傻丫头,这不过是个故事。”我说。

    “故事也不要,我不要这个结局,换一个结局。”她说。

    “可我已经讲完这个故事了,还怎么换呢?”我问。

    “小老鼠爱上了小白兔是么?”她突然问。

    “不知道,连小老鼠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爱上了小白兔。”

    “小白兔呢,小白兔后来知道小老鼠为她做的这一切么?”

    “不知道,故事已经完了。故事的最后小白兔还是对猫的爱深信不疑,猫一直是她心中的王子,她的幸福和感动与小老鼠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不喜欢这个故事!”她揉了揉眼眶里的泪。

    “这不过是个故事而已……”我安慰道。

    “我讨厌你!我更讨厌你这个故事!”她突然站了起来,小手握拳,朝我大声喊道。然后一转身逃回了女病号楼。

    我看着她的背影,她就像那只逃跑的小白兔,跑得那么惊慌失措,那么令人心悸。

    呆坐在那儿的我,就像一只小老鼠。

    故事里的人说了一个故事,那是故事里的事。故事里的人不知道,这其实都是同一个故事。是还是不是?故事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