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七十三章 尸中信(下)

  那纸张的背面还有几行字,这行字的笔记与先前略有些不同

  正面的书信字迹工整,行列对齐,字里行间落笔有秩;而反面的字则显得有些凌乱,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但可看出心态已经截然不同

  “学艺不精,无门可入,至我辈气数当已净待我明白何为导致这千年宿命之时,已经出不去这扇自己打开的门有其果,必有其因,前世种下的孽,后世当轮回来受;只为一个执念,心本如此,又怎解开这缠绕不去的结以千百人的性命换我一个未知的命途,纵使我生又当如何,十年悔过,刹那醒悟,为时晚矣”念完这里,查文斌拿着信纸看着众人,他的脑海里把这背面的字句不停的重复着,重复着

  “没了?”

  “没了”查文斌把信纸递给了柳爷,他们几人轮番传阅了一番后,自是不解,这信并未交待其中缘由,更像是一封忏悔信

  冷所长拿着信走到他身边,问道:“文斌,你是得道之人,能看得出这信中所说的事故吗?”

  “呵呵”不想查文斌确是这一声冷笑:“自作孽不可活”

  “何解?”

  翻弄着手中的那枚玉环,查文斌突然问道:“这东西值钱不?”

  冷所长接过那枚玉环带上老花镜,又用手电照了照,手指所抚之处无不传来一阵温润的舒服感,他自是识货之人,干的就是这一行,一眼就看出这块玉不是凡品,而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极品

  “不可估价”

  查文斌笑道:“那就是无价了,若是这块玉在你手中,你舍得放手不?”

  冷老拿着那块玉是左看右看,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在手中摸了又摸痴痴道:“黄金有价玉无价,这东西nǎ里肯放手,给再多的钱也是不卖的”

  查文斌倒是不管他愿意不愿意,直接伸手拿了回来,全然不去瞧冷老那副不舍的涅:“那便是了,你不愿,他自然也不愿”他指着地上那个包裹尸体的袋子说道:“但是如果拥有这块玉的人注定要倒霉呢?好看的东西背后就未必就是好的结果,信中说了,他们家族世代男不过十八,女不过出阁,悉数早逝,只有拿玉的人才能苟活如此这般,心中所述有玉的人自然是族中期望,一代接着一代担任继承者的命运,其它人则成了陪葬品,你们不觉得这块玉说是宝玉不如说是个邪物来的妥当?”

  “照文斌这般说,这块玉反倒是个祸害了?”

  “不光是祸害,还是一面见证人心的镜子”他掂着那块玉环视一圈众人问道:“你们谁不怕死?”

  “我!”人群之中,有一个汉子举手答道

  “你不怕死,假如你有机会得到这块玉,你会把这块玉赠给比你怕死的人,比如你的大哥,柳爷,这样他便可以活着”

  那汉子一脸真诚的说道:“对,如果是我,我肯定让给我柳爷”

  查文斌朝着柳爷作了个揖继续道:“柳爷,我无意冒犯,只是打个比方”

  柳爷手往上一抬,示意他无事:“查先生但说无妨”

  他又对那汉子说道:“柳爷若是取了这块玉,你必死,是不是说柳爷比你怕死呢?”

  “你!”那汉子脸一下子就涨红了,“查道士,我大哥光明磊落的一个人,怎会是贪生怕死之辈,我让给他这个活的机会,是因为我敬他尊他,他活着比我们有价值!”

  查文斌笑道:“人生来人人平等,命都只有一条,何来价值一说”他又问柳爷道:“不是文斌无礼,只是冒昧的问一句,柳爷这个机会如果是他让给你,你要不要?”

  柳爷是何等人,他自是明白这种时候是不能假惺惺推脱的:“我自然是会要,我也承认我怕死,不然我带着老兄弟们来这里做什么,在家等死便是了”

  “柳爷是爽快人,假设你取了这玉他们便尽数死去,留你独活,而你把这块玉传下去依旧只能保一人之命,你的其它后人则尽数需要为这个活着的人陪葬,你觉得对其它人公平嘛?”

  “不公平”柳爷答道:“但是我选出来的人肯定是配活下去的人”

  查文斌用脚踢了一下那个尸袋说道:“他的先人们也是这样想的,你的兄弟让给你,是他尊你,敬你,并不是你的命比他的就值钱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得到这块玉的人能活下去,若是得到这块玉的人死了呢?”

  刚才答话的那人说道:“死了就传下去呗,这还用问”

  查文斌把手中的玉捏的一紧大声道:“对,就是这样一代传一代,一代祸害一代!没有人不是自私的,谁都想得到这个活着的权利,这个魔咒也就跟着一代传一代”

  柳爷道:“查先生的意思是,只要这块玉不传下去,自然也是害不了后代了,那谁能保证玉石俱焚过后还依旧是那样呢?”

  “我天正一门虽是小道,这般有关家族世代相传的咒运也遇到过几次,古人有一种巫术,也叫降头,就下在器物里,只要器物在,这降头自然是不会灭的这块玉是有来历的,各位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和氏璧那摔坏的一角做成的玉饰,谁会舍得放弃?”

  冷老和柳爷都是大惊,我滴乖乖,和氏璧,那是什么概念?古往今来,多少王侯将相为了这么一块玉争的你死我活,血流成活

  “你怎的肯定这就是和氏璧?”

  查文斌说道:“超子的父亲,何老坚定的结果,随时推断,我也有八分相信这么一块玉,得到它的人自然是如获至宝,若是把降头下在这里,又怎会轻易丢失”

  “下降头,文斌这和氏璧是什么?那是天赋皇权的象征,是天子的证明……”

  “正因为如此”查文斌打断了何老的激动讲话,继续说道:“和氏璧本就是一块邪物,玉是好玉,但是多少人为了这块石头丢了性命?战火纷飞的年代,挥戈百万铁骑杀伐,就为了争夺一块石头,那不过是当权者的游戏罢了,苦难的终究是百姓只要这块石头在,天下就不得安宁,就会有人想去打它的主意,你说它是宝物还是邪物?一块沾染了世人鲜血的玉,再好的料它也被会被那些死去的冤魂沁入玉中,和氏璧早就不是那块三清山的玉石,而是一块血淋淋的邪物!”

  “而它的这一角,虽然是剥离而出的,可终究是沾了血的,此等邪物佩戴,靠的不过是周遭人的性命为其续上光滑的外表这种东西,留在世上,只要有机会就会迷了人的心智,只怕是要更多的人为其殉葬”

  柳爷点头道:“有点道理,查先生心怀天下,却是能看透了这背后的鲜血淋漓才能悟出这死也解不开的劫,倒是他提到过的那扇门,你怎么看?”

  “门?我不知道,若是柳爷要去,我帮衬着便是柳爷是做大事的人,这块玉的涵义对您来说大过于我等草民,只是我觉得你们几人一年死一个八成跟这一出也脱不掉什么干系”

  “是有点相似,只是我们是一个个死,既然他来了,最终用了这个法子但还是苦害了前朝数代人,真不知我们该如何,还得请查先生多多指点”

  查文斌转身对向黑墨镜,抬手道:“前辈,您看呢?”

  “过河,那块玉你先收好,跟你挺合的”

  查文斌也不恼火,自嘲的笑笑:“是挺合的,我也无后”

  柳爷站起身来道:“收拾一下,大家也休息够了,人就先放在这儿,出去的时候一并带走”

  地下河的河水和冰,在查文斌的记忆里,关于这条河,那副图上并没有做任何标记似乎这河就是这幅图的边际,再往前是什么不得知河面不宽,不过三四米,河水最深处也只是到了大腿,眼下不是雨季,都是大老爷们,脱掉裤袜赤着脚一个跟着一个就去了

  超子被两人抬在肩膀上,两个拿着枪的大汉率先下水,等他俩到了对岸,确定没问题发了信号,这边的人就开始陆续查文斌和卓雄大山先后过了河,到了河对面大家穿上衣物,谁也不曾留意发生了什么事

  穿戴完毕,准备选方向的时候,千里眼马三看着下游的水里有一团衣服在飘着,他见到有些不对劲就说道:“柳爷,那河里好像有人”

  “柳爷,我们有人不见了”“谁?”“胡八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