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五十四章 穿寿衣的人

查文斌三人进洞已经整整近乎二十四小时了,可是他们却觉得不过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所以,大山去外面求援,恰好碰到了冷所长,由此,第三波人开始装备精良的踏入了幽岭

和查文斌与卓雄的遭遇不同,他们这二十人组成的混编队伍没有遇到任何异样,甚至是没有做任何的汪遇到第一个岔口的时候,有人也发现了墙壁上的记号,那是一刀划痕,只有一个简单的”一“字,他们选择的是右边

“柳爷,有记号,刚做不久的,我们找对路了”说话的这个人叫马三,外号二郎神,他的眼力十分了得,据说他有三只眼,其中一只就是阴阳眼,能见鬼神

这个被称为柳爷的就是那位中年军人,他是这些人的绝对核心,没有人知道他的后台有多硬只是在那座位于深山的大院里头,柳爷是唯一可以自由进出那间最神秘房间的人几年以前,据说那间房间里的主人就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哪儿了,从此,柳爷就搬进了那座房间

柳爷转向冷所长问道:“冷老,你辨识笔迹的功夫国内堪称顶尖,可看得出这记号是那三人中的谁刻的?”

冷所长跟何毅超的父亲曾经是搭档,何老是国内的古文字专家,而冷所长所擅长的就是古代笔迹的甄别那些出土的带有文字的文物都会亲自经过他的手,何老负责翻译,而他则负责确认这文字是出自何人之手

冷所长蹲下来扶着自己的老花镜,从怀里掏出一个放大镜对着那道痕迹观察了一番,起身道:“老实说,他们三人除了何毅超的字我曾经见过,其它二人都没有这一刀从左往由右刻,普通人,若是做这么个记号,应该是入刀深,收刀浅但这里刀口的力气不是从大到鞋反而是从越来越大柳爷是军人,我想只有部队里头学过用匕首的人才会下刀如此用力吧,一击致命”

“那个叫卓雄的,他以前当过兵,我看过他的资料了”柳爷走到大山身后看着他那一脸焦急的样子说道:“至少,这证明他们在几个小时之前还活着,放宽心,这个地方急不来,到处都是陷阱”

大山见那人终于跟自己开口讲话了,便迫不及待的问道:“是文斌哥他们留下的嘛?”

柳爷面对这个大块头的时候,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信任感,他笑笑道:“继续走吧,或许很快就会见面了”

接着,他们开始继续走,但是从这儿以后他们便再也没有见过任何记号,所有的岔口,都只能顺着感觉和选择走十年前,那些“回”形密道也是这样走出来的

就这样,二十个人漫无目的的穿梭着,由大山在前面开路,柳爷看着手上的表一分一秒在走着,此时离他们下地已经过去整整三个小时了

他的身后跟着一位干瘪瘦弱,皮肤黝黑的人,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脸上一直框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而且墨镜的款式是很老式的那种两个正圆形的小片片,他的衣着打扮也和其它人都不同,穿着的一身带着“寿”字图案的唐装这个人,除了柳爷谁都没见过,十年前的活着出来的那些人里头并没有他,但是柳爷对此人却很是尊重

“沈老哥,有啥问题不?”方才,就是柳爷身后的那个人突然伸出手来戳了一下他的背,他的整个手都被藏进了宽大的袖子里头不露出来

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右手背,示意柳爷抬起自己的手腕看看

柳爷再次看了一眼手表道:“还有五分钟到十二点”

“停下,原地,那个人继续站着”这个声音说出来放佛就是喉咙里头被塞了一口痰一样,堵在嗓子眼里头发出的声音这位被柳爷称为沈老哥的人若是用两条板凳搭个门板放在院子里头,奔来来去去的人都会过去给他上炷香,因为他不仅穿着衣服像寿衣,但是那凹陷下去的脸颊和凸出的颧骨就像极了一位已经过世多天的死人

他所说的那个人指的是大山

柳爷给冷所长使了个颜色,冷老走到大山跟前给他递了一壶水和干粮道:“他们说你得一直站着,不能坐下,行吗?”

大山接过水壶猛灌了一口道:“只要你们能带我去救文斌哥,就算是跪着让我走,我也愿意”

这期间,其他人都靠着两边的坑道坐着休息,柳爷和冷所长呆在一块儿,而那个戴着墨镜的干瘪人却独自一人去了最外面,谁也不知道他是去干嘛了关于此人的来历,柳爷也不知情,这是他的上头给他安排的人,名义上是个顾问,由他指挥但是柳爷看得出此人绝非善类,他的诛魔队伍里头已经不止有一名队员跟他提醒过:没有哪个正常人会把自己打扮的跟死尸一样

冷所长问柳爷道:“柳将军,我们要在这停多久?”

柳爷摇摇头道:“不知道,听他的”

“什么路子?”

柳爷苦笑道:“不知道什么路子,我想既然把这个人给我,总有他的用处吧”

“那你还听他的”冷所长知道,这位柳爷的背后是都是通天的力量,可以不夸张的说,柳爷在某种程度上就是那些力量的代言人,且不说他那位战功显赫的父亲,就是他本身那些是从老山战役的尸体堆里爬出来的和平年代,还有几个将军是真正带兵打过仗的,他深知,柳爷是一个极度傲气的男人,肯让人甘心听命的人,除非来头比他还要大

“冷老,呵呵”柳爷拍了拍这位国内考古研究界泰山北斗的肩膀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艾当年要不是我们盲目,也不至于落得个那样的下场有个这样的人也好,有的东西,真的不是靠不怕死就能行的,我在那个院子里呆了十年这十年,在那个院子里,说句有违我身份的话,见过的鬼比见过的活人还多”

就这样,一分一秒的在地道里耗着,那个穿着寿衣的家伙一直到约莫一个钟头后才回来原本那身黑色的衣服上头不知从哪儿沾了很多泥土,身上能闻到一股子淡淡腥臭味,那种腥味和鱼不同,没那么强烈,却比那个刺鼻若是有人见到过猪被破开肚子掏出内脏一沓一沓放在案板上,还冒着热气的样子,就会明白是什么味儿了

回到柳爷的身边,他继续用那堵着嗓子眼的声音发话道:“可以走了,让那个人继续领路,他想走哪儿就跟着走”

大山继续开路,但是他的心里却很的,除了那个“一”字痕迹,到现在为止连一个其它的标记都没出现过

为什么他们没有在第一个岔口进右边的坑道时看到超子留下的“十”字标记呢?为什么他们也没有在入口处看到莫名其妙的人呢?

如果按照查文斌的理解,这里是一个太虚幻境,那么所有人只要进来就都会遇到同样的问题,但是他们却没有除了人多,他们这里唯一的不同是领头的那个人是大山,他的身体足够高大,只要他在前面走,后面所有人的视线看见的就是他的背影

一扇镜子,如果有人用身体档子前头,那后面的人自然是什么都瞧不见了

大山的身世,查文斌知道,所以,他认为只有大山那样的人进入这里才不会被影响那,那个戴着墨镜的人又是谁?他似乎也明白这其中的奥妙,并且一直在利用着大山做推进

他是敌还是友?是人还是鬼?一切尽在下一个章节揭晓……他提醒过:没有哪个正常人会把自己打扮的跟死尸一样

冷所长问柳爷道:“柳将军,我们要在这停多久?”

柳爷摇摇头道:“不知道,听他的”

“什么路子?”

柳爷苦笑道:“不知道什么路子,我想既然把这个人给我,总有他的用处吧”

“那你还听他的”冷所长知道,这位柳爷的背后是都是通天的力量,可以不夸张的说,柳爷在某种程度上就是那些力量的代言人,且不说他那位战功显赫的父亲,就是他本身那些是从老山战役的尸体堆里爬出来的和平年代,还有几个将军是真正带兵打过仗的,他深知,柳爷是一个极度傲气的男人,肯让人甘心听命的人,除非来头比他还要大

“冷老,呵呵”柳爷拍了拍这位国内考古研究界泰山北斗的肩膀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艾当年要不是我们盲目,也不至于落得个那样的下场有个这样的人也好,有的东西,真的不是靠不怕死就能行的,我在那个院子里呆了十年这十年,在那个院子里,说句有违我身份的话,见过的鬼比见过的活人还多”

就这样,一分一秒的在地道里耗着,那个穿着寿衣的家伙一直到约莫一个钟头后才回来原本那身黑色的衣服上头不知从哪儿沾了很多泥土,身上能闻到一股子淡淡腥臭味,那种腥味和鱼不同,没那么强烈,却比那个刺鼻若是有人见到过猪被破开肚子掏出内脏一沓一沓放在案板上,还冒着热气的样子,就会明白是什么味儿了

回到柳爷的身边,他继续用那堵着嗓子眼的声音发话道:“可以走了,让那个人继续领路,他想走哪儿就跟着走”

大山继续开路,但是他的心里却很的,除了那个“一”字痕迹,到现在为止连一个其它的标记都没出现过

为什么他们没有在第一个岔口进右边的坑道时看到超子留下的“十”字标记呢?为什么他们也没有在入口处看到莫名其妙的人呢?

如果按照查文斌的理解,这里是一个太虚幻境,那么所有人只要进来就都会遇到同样的问题,但是他们却没有除了人多,他们这里唯一的不同是领头的那个人是大山,他的身体足够高大,只要他在前面走,后面所有人的视线看见的就是他的背影

一扇镜子,如果有人用身体档子前头,那后面的人自然是什么都瞧不见了

大山的身世,查文斌知道,所以,他认为只有大山那样的人进入这里才不会被影响那,那个戴着墨镜的人又是谁?他似乎也明白这其中的奥妙,并且一直在利用着大山做推进

他是敌还是友?是人还是鬼?一切尽在下一个章节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