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五十二章 无法解释的解释

那一年,卓雄的父亲死在了蕲封山中,虽然那不是他的亲生父亲,那个人甚至可以说是他的“仇人”但是这些年,卓雄对于他从来就没有恨,有的只是养育他的亲情和失去这种亲情的怀念,所以他依旧称他为父亲

在下了坑道不久,他和查文斌一样,也觉得不舒服,说不出来的压抑和孤独感瞬间包围了全身就在他深陷迷茫之际,不远处一个人正在冲他招手,那人有些模糊,隔着也有点远,但是凭借着轮廓和身形,卓雄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死去的父亲

和查文斌一样,那位“父亲”站在远处看着他,当卓雄想追上去瞧个清楚的时候,他转身就跑,接着就消失了再然后,卓雄顺着那个坑道就追到了这儿,遇到了查文斌

查文斌蹲守在那两个入口处,把玩着手中的星象球道:“我也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

“你看到了?是谁?”

那几个是谁?查文斌连自己都不知道,那三位和他有着千丝万缕却又根本不存在的人

“几位故人吧,所以我猜超子应该也是看到了什么,追到这儿了以他的个性,很有可能会一路追到底,这里头我刚进去试探过,完全是个迷宫,一旦进去了,就会被困在里头”

“超子受过训练,这种地方他应该不至于硬闯,如果我是他,一旦发现是迷宫,我会沿途做标记”这是侦察兵的野外习惯,在遇到没有参照物的地方,标记是防止迷路的有效措施,也是给后面的人搜寻的记号

两人一合计,决定进去找找看,卓雄手上有一盏矿灯,这东西,冲一次电可以管24小时,这会儿还是很亮的

按照查文斌的感觉,他们事先挑的是左边那个洞,进去后,一路顺着两边找,果然在三十米处,卓雄找到了一个用匕首刻画的“十”字形记号看那痕籍分新鲜,也就是刻了不久,这个可以断定是超子留下的

再往前,不足五十米的地方,第二个标记开始出现卓雄欣喜道:“照这个标记一路找下去,一定可以找到”

而查文斌看着地上的那些脚印却烦起了迷糊,他记得另外一个通道里也有脚蝇并且是属于同一个人的,那边会不会也有标记,超子两边都走过?

看着不远处新出现的岔口,查文斌决定还是先退出去:“跟我先出去,去另外一边看看”

两人再次退了出来,这一次是右边那个入口,摸进去后,卓雄用手指做了一个丈量,他确定两边的鞋印是属于同一个人而在这里的三十米处,几乎是同样的位置,他发现了一个几乎同样的“十”字标记

“真有,快看这里!”他的矿灯把那个标记锁定在了自己的灯圈里头“在往前面,还记得住刚才第二个标记所在的位置吗?”“嗯!”

又继续往前推进了五十米,右下角,第二个“十”字标记出现,查文斌的脸刷得一下就白了两条通道,两个同样的位置,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标记,而且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超子为什么会这么做?

这个问题,显然不是超子为什么会这么做,而是他们和超子到底遇到了怎么一和状况?

就在查文斌怀疑这两个记号为什么会如此相同的时候,卓雄惊讶的发现前方岔口处多出了几个鞋印他上前去用手电照着那些鞋蝇用手细细一比,得出了一个结论:曾经有三个人走过,而且其中一个是自己!

“文文斌哥,刚才那边那条道,也是走到这地方就停下了,你过来看,这里的脚蝇除了其中一个是朝里面继续走的,其它的都掉头了”

查文斌没有听明白,问道:“怎么了?”

“我的意思是说,这个地方,我们来过!但是我们刚才去的明明是左边那条道,为什么右边会有我和你的脚蝇而且汪的位置就是刚才右边停下的位置”

“你是说?我们走的左边和右边其实是一条道?”这个结论让两人面面相觑,两个大活人都分明看得清清楚,左右总还是分得开的

卓雄灵机一动道:“我有办法来证实”说着,他拔出匕首退到超子所刻的“十”字标记出,再下方狠狠划了一刀

查文斌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对,如果我们两次走进的都是同一条路,那这会儿我们再退出去重新进左边,理应那边也有一道划痕”

两人再次退了出来,出来的时候,查文斌特意看了看两处相隔不过半米的岔口,一左一右,从外观上还真分不出有什么区别选定了左边的通道后,两人第二次进入,可是实际的情况是怎样呢?左边,超子所刻画的第二道记号下方并没有出现卓雄所刻画的“一”字标记

这说明,他们两次走入的并不是一条道,而是两条截然不同的路那么,一切又回到之前,那地上的鞋印和超子所画标记位置的重叠又该怎么解释?

这些无穷无尽的问题让查文斌觉得脑袋疼,起先只是铺天盖地的孤独感,接着就是都看见了不存在的人,然后便是这个该死的通道他第一次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无法进退的境地,人是肯定就在里头,出去应该不难,但是超子根本就没有带补给,就算他受过专业训练,但是人处于长时期的迷失不用说食物,单是那份烦躁就可以把人逼疯

这地方,抬头看不见天,低头是泥土,就在他们两人一筹莫展的时候,查文斌心头再次有了主意,既然这样,那两人分走一边会是怎样的情形?如果真的没问题,那两人各自走到原处返回便是,如果有,那么就会出现一个极其可怕的情况:查文斌的身边会出现一个卓雄,卓雄的身边也有可能会出现一个查文斌!

这个设想,是冒险的,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万一真的出现了那种状况,到时候会不会两人变成四个人?谁又是真的,谁又是假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查文斌决定试一试!

这一次,卓雄选择的是左边,查文斌选择的是右边,他们约定好,一直走到第二个标记处开始返回,并且期间无论看见什么,发生了什么都等到达指定地点后再返回

查文斌手中的是一个火折子,卓雄则是手电,从这儿进去一百米路,他们已经反复好几次了进去三十米,第一处标记,什么异样都没发生,查文斌走走停回头看看,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情况出现,他还是一个人

难道真的是巧合?还是自己神经紧张过了头?

下一秒,查文斌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一个男人,一个他熟悉的男人迎面向他走来,他的手里拿着一盏手电,明亮的光线甚至让查文斌睁不开眼睛那个男人的步伐很快,当他们擦身而过的时候,查文斌眼睁睁的看着他穿透了自己的身体

查文斌转身,看着他朝着出口慢慢走去,就算是烧成灰也认得,这个人叫做卓雄!

还用在继续嘛?查文斌想不用了,当“卓雄”快要走到头的时候,他就消失了,如同没有来过一般,唯独地上那一堆脚印还说明着自己刚才看到的的确是他

查文斌心里揣着一个巨大的问号默默的走了出来,好在外面只有一个卓雄

“文斌哥,你可算出来了”

查文斌抬头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他确信自己不会看错

卓雄见查文斌的脸色有些不好,忙安慰道:“有什么发现吗?我刚才一个人进,一个人又出来了,估计真的是太紧张了也说不准”

“我看到了,我不相瞒你”查文斌犹豫了片刻还是说出来了:“我看到你在里面出现了,但是你却看不到我,这里真的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

“我?”卓雄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道:“可是我真的是在左边”

“我知道,我也知道那个不是真的你,但是的确又是你,也就是说,我在右边能够看到左边的你和我出现在一个时空里,但是又没有交集简单的说,如果是我去了左边,你应该会在右边同样看到我,但是左边这个通道却看不到这就是解释了为什么,你画的标记只出现在右边,没有出现在左边,只有右边的那个通道才会出现近乎复制的画面”

“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应该就是这样,只有这样才能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