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五十一章 诛魔

那天,很多来往104国道的车辆都被告知,前方修路,要求绕道通行身着迷彩,荷枪实弹的军人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把幽领前后五公里内围了个水泄不通

十年前,有记性好的老司机也曾经遇到过这一幕,在同一地点,幽岭附近出现过为期三个月的封道,原因不详

一支混编起来大约二十人的精干队伍连夜开进了幽岭西侧的那个小山村,负责守陵的老人见国家真的来了,直抓着冷所长的手连声道谢对于老百姓来说,军人是唯一能给他们带来安全感和信任感的人

这些人,大山都没有见过,当天中午他就被那辆小车带进了一个大院在一间只有四个人的会议室里他把情况描述了一遍,接着,他就被请到了一个休息室下午,冷所长通知他带人回去,跟随着的就是这群人

幽岭,一个沉睡了十年的秘密终于又要被重新开启了十年前的往事,有太多的人不愿意提起,包括会议室里的那位将星军人,那是一边倒的屠杀,完全没有理由的死亡和失踪当年他还是只是个上校,他的兄弟里有几十人没有走出那座大山,事后他调集了两火车皮的**扬言要炸平幽岭,但是上头的一纸调命让那次行动就此作罢

所有参加十年前幽岭那次行动的人对此事都是三缄其口,据后来的资料统计:下过那个坑的一共有七十四人,其中当场失踪和死亡五十五人,包括考古队里的王军和三个实习生,一共活着走出来是十九人

这十九人里头,现在还活着的一共是九人,在过去的十年间,每一年都会死去一个人,死的人方式各有不同,但没有一人是病死的,全部死于非命当年活着走出来的人里头就有这位冷所长和这位少将,而老王也是当年的十九人之一,他已经在几年前死于昆仑

这支二十人的混编队伍里就有当年那十九人里活下来的九个人,他们过去大部分是军人,有的已经退伍,有的已经转业,有的则是军官和冷所长一样干考古工作的只有一人,他叫秦海,他是王军的师兄,也是超子的师兄,何老的关门弟子之一从那一次幽岭事故后,秦海就退出了考古界,转道去了香港替那些富豪做古玩鉴定,这些年频繁活跃在一些重大的国际古玩拍卖会上,并且专门购置青铜这一最为古老的器具

原本,幽岭该是一个永远被埋葬的秘密,查文斌误打误撞的从西侧发现了新的入口,这个秘密将再次被重启十年来,虽然幽岭的档案一直被尘封着,甚至是刻意的被忽略,但是关于它的研究一刻也没有停止,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那条唯一能通进去的活路被找到因为,十年前,组织里那个人就曾说过,能进幽岭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生门,而他,当时组织的精神领袖,也未能办到

与其说,幽岭隧道的开凿是为了通车还不如说是为了发现线索,为了掩人耳目,借着修路的名义,这座曾经埋荒于群山之中的幽岭被从正中的位置穿膛而过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这里依旧成了组织永远的伤心岭

没有人知道这里是什么,也没有知道这里来源是什么,那个人做所的一切都是秘密一批当时的顶级好手汇集于此,其中甚至还有从监狱里本被判了无期的盗墓头头,还有一位据说是句容茅山后裔的一位高人,当年若不是他,恐怕那十九人是走不出来的

查文斌,这个名字已经被写进了组织的花名册,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由来已久,如今他深陷那场十年前的魔窟,他的身上背负着另外一段更加重要的秘密:如意册,那本被视为是生死密码的古老书籍不管是为了他,还是为了自己,或者是为了组织,这一次,都必须是全力以赴

所以,无论是秦海还是其它散落于各地的人,于一天前就集中到了省城,谁也不知道这一年会是谁成为下一个死去的人,谁都想摆脱这种挥之不去的阴影和被控制的宿命不管昨天他们是什么身份,今天都注定将成为重新踏入地狱的战友幽岭,沉睡了不知多年的大山,十年后注定将迎来这一次重新的开启

入口边,冷所长用泥刀细细刮了一层土放在鼻子下面嗅着,过了不多时,向那位军人说道:“一共进去四人,出来一人,应该就是小女洞是从内往外打,这西北地质稳定,这里又是条脊,至少三千年以上”

那位军人闭着眼睛点头道:“挖”

这些来的人,年纪都在三十岁以上,全都穿着便服,但是他们的装备却是专业到了极点从枪械**到照明,从医疗手术到器械,光抬来的东西就装了整整五口大箱子

大山心里急,也加入了挖掘的队伍,不到一根烟的功夫,一个开口足有半米的坑道被清理了出来站在这儿儿,那位军人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露出的是里面坚实的肌肉和黝黑的皮肤,他指着那入口道:“在这里,有的人曾经跟我一起来过这儿,有的人则永远睡在了这儿今天,我再次来了,没想过能够再次走出去,与其一年死一个,不如一块儿死个痛快”说完,他那凌厉的目光转向到了后面站着的那一排人继续说道:“你们,现在可以选择去,也可以选择不去,去的人,有可能有去无回,我是个军人,不能信神鬼,但是不代表这个世上没有神鬼所以,我脱掉了这身军装,因为我们的敌人可能根本就不是人,现在有想法的可以留下”

“同生共死!”整齐划一的呐喊声响彻山谷,那些刚毅的脸上写着的是无畏的向前,是对组织的忠诚,他们是来自地狱的勇士,他们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代号:诛魔这支分队,是组织里的王牌,是最强的存在,他们不光拥有超强的军事素质,他们还要精通玄学道法佛门甚至是巫术和蛊术,他们是专门被派遣进行一些邪门事件的调查和超自然现象的研究换言之,他们就是古代祭司以及国师的现代版,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古老的文化从未消失并且一直得到当权者的尊重

出发之前,冷所长特意去医院问了冷怡然,她对跌落后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讲没有人确切知道这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接着一个的勇士鱼贯而入,大山一马当先,他的文斌哥此时已经失踪超过三十个小时了,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谁都知道那是凶多吉少

而此刻,查文斌又在哪里?卓雄和超子呢?

查文斌此时正和卓雄在一起,在他进去后就沿着那条坑道顺着地上的脚蝇没多久遇到了第一个岔口让查文斌觉得奇怪的是,两个岔口处都有脚印并且是同一人的,在这里,他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因为每个岔口他往里走了不到一百米后又出现了新的岔口,接着又同样有脚蝇查文斌深知自己陷入了迷宫,他的头脑在这一刻还是冷静的,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一头扎进去乱闯无疑是自寻死路

他先是想着等,等超子出来,没想到等到的确是从外面找进来的卓雄

当卓雄看到查文斌坐在地上的那一刻,他激动的都要哭了,一把抓住查文斌的手道:“文斌哥,可找到你了”

查文斌回头一看,来人是卓雄,便不解道:“你怎么来了,不是送冷姑娘下山了嘛?”

卓雄擦着头上的汗道:“我都从省城赶回来了,我的天,你跟超子两人已经失踪整整一天了!咦,他人呢?”

“什么?”查文斌眉头一锁:“你说什么,整整一天?”

“对啊”卓雄把衣袖往上一拉,露出手表道:“你看,现在都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你们可是早上就进去的,都快把我们给急疯了”

查文斌凑过去一瞧,果然,时间显示已经是下午,查文斌的脑袋瞬间“嗡”了一下道:“我怎么感觉进来也就一炷香的功夫啊”

卓雄指着手表道:“什么一炷香艾现在外面天都已经黑了,超子呢,他在哪里?”

查文斌的脑海里迅速把自己从下来倒这儿的过程想了一遍,他可以清晰的记住自己所走的每一步,也没有想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在他脑海里真的只有这么一小会儿,不然以他的个性早就回去通知大山了:“不知道,我也在找,刚找到这儿遇到有岔口,不确定怎么走了”

卓雄也不知道听没听到查文斌的回答,反而低着头道:“咦,文斌哥,好像是有点不对劲”

查文斌立刻警觉起来道:“怎么说?”

“我的表退!”卓雄解下手上那支戴了整整十五年的的全自动进口机械表道:“我下来的时候特地看了时间是下午五点二十五分,来得急,路上都是连爬带跑的,这表在我下来五分钟后就退”

查文斌安慰道:“表坏了也正常”

卓雄调试了一下发条,那表还是纹丝不动,他说道:“不会,这表我戴了十五年,每天的误差不超过三秒,一直好的很,从未出现过问题”想了想,他又补充道:“有件事,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查文斌抬起头看了看卓雄,在他的眼睛里,查文斌发现了一丝恐惧:“你说”

“下来不久,我好像在洞里看到了一个人”

“谁!”

“我的父亲”儿,那位军人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露出的是里面坚实的肌肉和黝黑的皮肤,他指着那入口道:“在这里,有的人曾经跟我一起来过这儿,有的人则永远睡在了这儿今天,我再次来了,没想过能够再次走出去,与其一年死一个,不如一块儿死个痛快”说完,他那凌厉的目光转向到了后面站着的那一排人继续说道:“你们,现在可以选择去,也可以选择不去,去的人,有可能有去无回,我是个军人,不能信神鬼,但是不代表这个世上没有神鬼所以,我脱掉了这身军装,因为我们的敌人可能根本就不是人,现在有想法的可以留下”

“同生共死!”整齐划一的呐喊声响彻山谷,那些刚毅的脸上写着的是无畏的向前,是对组织的忠诚,他们是来自地狱的勇士,他们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代号:诛魔这支分队,是组织里的王牌,是最强的存在,他们不光拥有超强的军事素质,他们还要精通玄学道法佛门甚至是巫术和蛊术,他们是专门被派遣进行一些邪门事件的调查和超自然现象的研究换言之,他们就是古代祭司以及国师的现代版,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古老的文化从未消失并且一直得到当权者的尊重

出发之前,冷所长特意去医院问了冷怡然,她对跌落后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讲没有人确切知道这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接着一个的勇士鱼贯而入,大山一马当先,他的文斌哥此时已经失踪超过三十个小时了,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谁都知道那是凶多吉少

而此刻,查文斌又在哪里?卓雄和超子呢?

查文斌此时正和卓雄在一起,在他进去后就沿着那条坑道顺着地上的脚蝇没多久遇到了第一个岔口让查文斌觉得奇怪的是,两个岔口处都有脚印并且是同一人的,在这里,他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因为每个岔口他往里走了不到一百米后又出现了新的岔口,接着又同样有脚蝇查文斌深知自己陷入了迷宫,他的头脑在这一刻还是冷静的,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一头扎进去乱闯无疑是自寻死路

他先是想着等,等超子出来,没想到等到的确是从外面找进来的卓雄

当卓雄看到查文斌坐在地上的那一刻,他激动的都要哭了,一把抓住查文斌的手道:“文斌哥,可找到你了”

查文斌回头一看,来人是卓雄,便不解道:“你怎么来了,不是送冷姑娘下山了嘛?”

卓雄擦着头上的汗道:“我都从省城赶回来了,我的天,你跟超子两人已经失踪整整一天了!咦,他人呢?”

“什么?”查文斌眉头一锁:“你说什么,整整一天?”

“对啊”卓雄把衣袖往上一拉,露出手表道:“你看,现在都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你们可是早上就进去的,都快把我们给急疯了”

查文斌凑过去一瞧,果然,时间显示已经是下午,查文斌的脑袋瞬间“嗡”了一下道:“我怎么感觉进来也就一炷香的功夫啊”

卓雄指着手表道:“什么一炷香艾现在外面天都已经黑了,超子呢,他在哪里?”

查文斌的脑海里迅速把自己从下来倒这儿的过程想了一遍,他可以清晰的记住自己所走的每一步,也没有想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在他脑海里真的只有这么一小会儿,不然以他的个性早就回去通知大山了:“不知道,我也在找,刚找到这儿遇到有岔口,不确定怎么走了”

卓雄也不知道听没听到查文斌的回答,反而低着头道:“咦,文斌哥,好像是有点不对劲”

查文斌立刻警觉起来道:“怎么说?”

“我的表退!”卓雄解下手上那支戴了整整十五年的的全自动进口机械表道:“我下来的时候特地看了时间是下午五点二十五分,来得急,路上都是连爬带跑的,这表在我下来五分钟后就退”

查文斌安慰道:“表坏了也正常”

卓雄调试了一下发条,那表还是纹丝不动,他说道:“不会,这表我戴了十五年,每天的误差不超过三秒,一直好的很,从未出现过问题”想了想,他又补充道:“有件事,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查文斌抬起头看了看卓雄,在他的眼睛里,查文斌发现了一丝恐惧:“你说”

“下来不久,我好像在洞里看到了一个人”

“谁!”

“我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