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五十章 惹不起

许多恐惧都是来自我们对生活于其中的世界的不理解,来自这个世界对我们的控制,为了体现人是三界的真正主宰,所以人在有文明诞生起的第一天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获得控制恐惧的力量用武力去战胜凶恶的猛兽;用巫术去平复超自然现象;用信仰去洗脱恐惧的灵魂

所谓“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老子说有了道,神鬼都不会来伤害世人,道教从某次意义上来说也是让人去控制神鬼这种超自然的存在,于是它的经文它的符箓它的法器皆是与那些看不见的东西有关

所以,一个真正的道教弟子,是不会恐惧的,因为宗教的力量已经足够给了他暗示:他是可以控制的,查文斌已然如此

但这一次,恐惧则是由心底产生的,不由自主的,超越了他的认知,强烈的直觉告诉他,这里存在着某种超越一切的存在

能让查文斌感觉到恐惧的是什么?未知和孤独!完全的未知加上绝对的孤独!

他不是一个爱热闹的人,他可以静静在某个房间里呆上大半年都不出门,孤独并不意味着可以耐得住寂寞如果有人说他享受孤独的感觉,那是因为他还没有真正进入到孤独的世界孤独是什么?是抛弃,彻底的抛弃,如同一个黑洞,有进无出,一个完全不由你掌控的世界想象一下,四面八方看过去都是白白的墙壁,并且还永远走不到头,没有门窗,没有声音,单调的色彩和完全的隔离,这该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能打败查文斌这样内心强大的人,只有他自己,而孤独是最容易创造出那个自己的环境未知意味着不能掌控,如同他所念的静心咒不起作用一样,就连一向最为敏感的三足蟾都有了反应

离着他不远的地方,有三个人依次站立,他们的相貌和自己非常相似,但是穿着打扮却各又不同这些人他都见过,一个青衣一个道人还有一个则是那位鬼道王者,他们的涅有些虚无,需要很努力的聚起精神才能瞧得见

查文斌使劲的晃了晃头,又接着账折,一瞧哪里还有什么三个人,不远处倒是有三具骷髅靠在那地上,都已腐烂殆粳骨头都成了黄褐色

闹鬼?他查文斌可是道士出生,哪有那么容易被鬼给迷了心窍的,这让查文斌默然的想到了曾经遇到过的一个地方:太虚幻境太虚就是常人口中所言的道,道家道是万物的起源,这一切又都是从一个混沌的世界中幻化而来,人看到的未必是真的,但那些你所认为是假的东西又未必真是假的

眼睛是最容易被欺骗的,这世上有千百种办法可以欺骗眼睛,所谓的神鬼,它们没有实质的身体,有的则是幻化出来的图像这种幻物可以影响人的精神力,去引导甚至是控制人去做一些非常人的事或者让人的思想变的混乱导致身体开始衰竭并最终死亡,这就是常说的中邪了

为何黑夜中邪的概率会大于白天?因为在绝对的黑暗里,只要有任何一丝光的出现都会吸引人的眼球,幻化出来的任务物体都会影响人大脑的判断道教把这种解释为阴阳,阴就是黑夜,所谓阳气足那是因为光线充足,幻物难以显形

多年以来,最困扰查文斌的并不是如何打开那扇通向烊烔深渊的大门,而是那个梦为何会在熟睡的时候出现幻境,他曾经也试着这样对自己说服过,但是幻并不是真的,曾经他遇到过真实的幻境,只要他想,下一秒幻境就会破灭,一切都会恢复本来的面目

而在这里,虽然他的一摇头让那三个人不见了,但是依然感受到的是那种绝世隔绝的孤独感觉来自于身体对幻境最真实的判断,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在一瞬间就中招,这里的土,这里的空气和地面只有十米之隔,难不成还真的别有洞天?

就是这么一个短暂的思考,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可查文斌却不知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你怎么可以让他一个人下去?再怎么也要等到我回来”“你不是抬着冷姑娘走了嘛?再说,我拦了也拦不赚这洞太小了,我,我身体又宽,挤不进去”“还愣着干嘛艾放我下去啊这太阳都快下山了,真是要急死人了!”

话说,查文斌进去之后,留了大山一人在外看守,本想着进去找到人就出去和卓雄汇合不料,卓雄与赵云霄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来人,见冷怡然那腿的伤势不轻,两人一合计,决定先送人去省城,超子有车,等会出来他们一定会跟上为此,卓雄特地留了纸条夹在了超子车的挡风钵上,很明显的标记

待他们二人去了省城还不到八点,医院的大夫才刚上班,冷怡然从被送进手术室到出来也才十点钟的光景,却还不见超子来人一开始,他们以为是有什么事给耽搁了也不在意,一直到了下午三点,人还是来到医院,卓雄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妥当

冷怡然手术?毕已无大碍,他借了赵云霄的车子准备回去打探,路过幽岭见超子的座驾还在原地,留的信件也没人动过,这才知道他们并无下山匆忙赶进山一瞧,只剩下大山独自一人在那原地抓耳挠腮,喉咙都快喊哑了

原来,查文斌从早上进去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那绳子也早已被解开,人不知去向他想进,体型又不够,想挖坑又怕引起塌方,一直到卓雄前来这才有了主心骨

得知两人莫名失踪在这个小洞里,卓雄哪里还等得及,拿上必要的东西就势钻了进去同查文斌一样,下去之后一番喊叫搜索,颗粒无收,只好顺着那条弯曲的小道一路沿着搜索

大山在上头一等就是一整晚,整整一夜,林子里头狼哭鬼嚎的,他也一夜没有合眼

超子查文斌卓雄三人先后进入这个不起眼的“盗洞”一天一夜,竟然无一人出来,每次都是系着绳子进去不久后就光绳子出来了,没有任何信息,也没有任何反馈

他块头大,看上去凶,也不像是个聪明人,但是他的记性却比谁都要好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大山还是没有慌乱,他下了山他想起了那个关于幽岭的故事,那一批考古队的人下去过后也再没有出来,这两个地方不过一山之隔

在104国道,他光着膀子站在马路中间拦车,以他那涅,有谁敢说不停?因为他手里是抱着一根弘粗细的树干,别人还以为是拦路打劫的,一辆过路的小车司机被逼停下后只差哆哆嗦嗦的掏钱求饶命了

拦到了车径直扑向省城,待把他丢到考古研究所门口的时候,人家掉头就去了派出所大院报了警,说是遇到了劫匪呼啦啦的警车冲了出去,当他们赶到现超在小车司机一声:“就是他!”的举报下,手持******的警察们把大山团团包围

他只是不停的和警察们解释自己是来找人的,而对方则根本不给他解释机会:“蹲下,手抱着头,不要动!放弃抵抗!”

当大山看到门外冷所长上了一辆小车的时候,他大喊了一声“等等”之后便猛的一阵冲了出去,那些包围的警察见嫌疑人要跑,哪里肯放这些平时耀武扬威们的警察当即冲了过去阻拦在前面,还没喊出那句“站赚不许动”后,就被撞飞出去了两个,如同变球馆里的变球一般,大山来了一个全中!

这时,冷所长也看见了他,急忙从车里下来,他是准备去医院看女儿的,这时一辆挂着军区牌照的小车,后排座椅上有一个肩膀上挂着一颗金星的男人

大山如同掉进水里的孩子抓住了救命稻草,他死死的抓着冷所长的肩膀,不停的摇晃道:“冷所长,我文斌哥还有超子他们失踪了,您赶紧想想办法救救他们,来不及了,求求您了!”

冷所长被大山摆动的就像是个布偶,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喘了口气道:“别急,你别急,你慢慢说,他们怎么了?”

“文斌哥进了洞……”

“啪!”得一声,大山只觉得自己脖子上一阵强烈的电流闪过,他的话才说了个头就被人从背后偷袭了“啪啪”又是两下,高压电流瞬间再次击中大山,大山只觉得从脖子到脚趾头都是猛的一阵颤抖,身子几乎立刻就要瘫软了下去,舌头也僵直的说不出话了

“妈的,叫你再跑!”一个小警察再次扬起了手中的****准备再来一下可是,当他的****还没来得及再次落下的时候,那个背对着他的“犯罪嫌疑人”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了过来,那个警察大概见到了他这辈子见到过的最大的拳头,沙包一样的拳头直接朝着自己的面门袭来

“轰”,那个高约一米八,足足一百五十斤的警察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像风筝那样倒飞出去吧

怒了,大山真的怒了,这一拳,直接把那?偷袭他的人砸飞出去七八米,满脸是血的倒在马路中间一动都不动……

还有三四个警察慌忙的从腰上拔出了手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大山,这么凶悍的匪徒还是第一次见到,看着不远处倒下的同伴,他们颤抖的手指很难保证自己不走火:“不许动,举起手来,再抵抗,我们就要开枪了!”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从那辆黑色的高级轿车里走了出来,他的脸很惨白,似乎带着一种病态,但是他的眼神里却透露着一股让人害怕的敬畏畏,那是杀过人的眼睛

“住手,他是我的人”

几个警察打量着那位身穿军装的中年人,一时间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对方竟然是军方的人,虽然站出来的那个中年军人他们不认识,但是他们认识他肩膀上的那颗星星那是将军的象征,共和国有多少个将军?又有多少个这么年纪轻轻就能肩抗金星的将军?

“报告首长,他是劫匪,我们是接到报警……”其中一个警察这样解释道,但是他的解释同样没有机会了,因为那位中年军人只是向他出示了一个黑底红字的小本本就彻底让他闭嘴了

高级轿车一骑绝尘,只留下几个小警察面面相觑

“军人就了不起?军人也得遵纪守法啊”其中一个警察还在愤愤不平

另外一个年纪稍长点的警察立即喝道:“闭嘴!”

“为什么翱强队,我们的兄弟还在地上躺着呢?”“今天的事儿,最好回去都给我忘记了,那个人不光我们惹不起,偌大个中国我怕也没有几个人惹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