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四十九章 失足

山势本就不平坦,林子就算是白天也不算亮敞,冷怡然的眼睛早就被泪水所迷糊,完全是顺着自己本能感知的方向奔跑着长这么大,只有别人追求自己,第一次主动向别人告白不领情就算了,还那么冷冰冰越想越委屈,脚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尽管站在山头的超子已经追了下来,一边追还一边喊,可是此刻她又怎能听见?

跑着跑着,冷怡然只觉得自己的右脚一崴,接着就是脚下一空,再接着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何毅超在冷怡然的身后追着,这个妹妹的脾气她了解,从小那就是大院里的掌上明珠,发起倔来那是什么事都干得出的他怕她出危险,两人隔着也就十来米的距离,只见那丫头栽了个趔趄,接着就看见她双手往上一扬,再接着,整个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那是一片软绵绵的蔓藤类植物,我们老家管那东西叫做“糯米藤”软软的,一大片一大片的生长在一起,它在过去是被采集来给猪吃的,还有一个就是孩子们喜欢在上面打滚

等到超子赶到时,那片“糯米藤”的中间已经出现了一个水桶大小的洞,洞口的蔓藤都被带了进去,有明显的滑落痕迹,冷怡然掉进去了!

那是一片相对开阔的林子里,四周没有墓,也没有枫树,地表的植物把这个洞影藏的很好很快,所有人都到了,朝着里面怎样喊叫都得不到回应超子决定先下去,因为经过他的判断,这个洞是认为打的,而且从洞壁泥土的结构来看,这个洞还是从里头往外打的

“是个盗洞!”这是超子的第一反应,这一带到处都遍布着古墓,那老农一人哪里又守的过来,被人盯上不是没有可能看这洞的形状和手法,应该是行家干的,他在考古队待着的时候,这种类型的盗洞见过很多,所以一下子就给了这个判断

拿了一盏矿灯,他把绳子系在了自己的腰上,大山和卓雄负责下放,查文斌则在外面急的团团转盗墓贼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得手,所以盗洞一般都是垂直向下的,现在他只能祈祷这个盗洞不深,否则那是真要后悔死了

“盗洞”出乎意料的是很深!而且越往里面越宽敞,整体并不是垂直,而是起伏不定的坡度构成超子起先是脚下头上被吊着放进去,到后来就干脆可以半蹲着走了,再往后绳子就不够长了给上头发了一个信号后,他索性解开了绳子,找到人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站在地面的人重新接受到了绳子传来的信号,大山和卓雄赶紧往回收好一顿拉扯过后,上来的是已经昏迷过去了的冷怡然,她的身上有多处擦伤,睫毛上还挂着泪水

查文斌把她平放在地上,试了呼吸,还在抬起头来掐了片刻人中,然后又给灌了点水,一阵子猛呛过后,好歹那姑娘算是睁开了眼睛

一睁眼,“哇”得一下哭了出来,“我腿疼……”

卓雄轻轻挽起她的裤腿,一检查,小腿处已经开始明显肿了,只稍稍按了一下冷怡然就要疼得背过气去在部队里野外学到的经验告诉他,冷怡然小腿骨折了

“估计是小腿断了,得快点送医院,免得落病根”卓雄抬头对查文斌说道:“估计是刚才那一下给崴的,没两三个月怕是好不了了”

卓雄就在附近的林子里找来几根树枝固定在她的小腿上,然后就地用背包带做了个简易的担架,送人的任务就交给了赵云霄和卓雄,超子还在下头没上来,这留大山一人就行

说好了一会儿就在公路边碰头,赵云霄的车和超子的车都停在那儿,这趟出来纯粹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事来的

查文斌转身回去先收拾东西,他寻思着这一会儿得跟着去省城,于情于理都得给冷老一个交代一边收拾,他一边想着得快,等他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从上头拖到下面来一瞧,还是大山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儿

“超子呢,怎么还没出来?”

大山拽了拽手中的绳子道:“我也不知道,但是绳子的那头没反应,我试过好几次了冷姑娘给拉上来的时候也就十来米,刚开始我还看见下面有手电的亮,后来那一阵子乱,我再看,亮也没了,不知道是不是超子在下面还有别的什么事儿”

查文斌的脑海里“嗡”得一下就大了,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从他心里一下子就窜了出来,他赶紧趴到洞口大声喊道:“超子,听见了没;超子,听见了就答应一声,我们都要走了!”

可惜,除了泥土的气味,查文斌没有得到任何回复,那个黑洞洞的入口就像是吞噬人的魔鬼,静悄悄的等待下一个人的光临

何毅超这人老喜欢惹事,能在这下面把他留住的,最大的可能是冥器,但那是在正常的情况下现在明知冷怡然受伤昏迷,以超子和她的关系,他把人从里面给弄了出来,自己决计找不到任何理由开小差,那只剩下另外一个解释:他出事了!

查文斌拿起绳索往自己腰上一捆,对大山说道:“放我下去!”

“这……”大山迟疑了片刻道:“你恐怕不太合适,我去喊卓雄回来”

“来不及了!你还墨疾么,再墨迹,人都凉了!”说完,查文斌双腿已经顺着那个坑爬了下去,也不管安全不安全,顺着那坑道一滑就落了底

等到他能站稳身子的时候就打了一个火折子,亮起的光足够在这个狭小漆黑的空间里照明,往地上寻了一圈有很明显的脚印和拖痕拖痕已经是来自于冷怡然滚落的时候造成的,脚印则来回方向都有

查文斌用手指在那些脚印上做了丈量,应该是属于同一个人的,回来方向的脚印要明显少于去的脚蝇这说明超子最后是往里面去了从脚印的间距来看,最上面的那一层脚印步间距离很大,这说明超子应该是遇到了什么突然发生的事情而紧急调的头

有什么事儿会比冷怡然的安危还重要?查文斌决定立刻进去查看

这个洞是一个拱形的土坑洞,不少地方还打着木桩,那是用来防止坍塌的那些木桩有很多都开始腐烂了,这可不像是近年来挖的盗洞,如果是,那也起码是一伙儿古代的盗墓贼干的

查文斌一手拿着火折子一手扶着那些木桩开始往里面走,时不时的有泥土从上面往下掉,一股子难闻的霉味从鼻尖飘过,那是棺材和死人**后产生的霉菌才有的特殊味道这味道,也就是死人味儿,对于查文斌来说,这感觉太熟悉了他立刻提高了自己的警觉,拿出手里的罗盘就地量了一下方位,这条坑道是沿着东西方向的,如果按照这么走下去,那这个洞是通向幽岭的

在里头,查文斌一刻也没停的喊着超子的名字,他不消在这里多呆强烈的第六感告诉他,这是一个超出他掌控范围的地方,查文斌自从入道门以来,从未有过害怕的感觉

在他十岁那年马真人就把查文斌丢进了满是棺材的义庄里头过夜,常人的胆子是练出来的,而道士则是熬出来的做道士是不能有恐惧感的,一旦他势气弱了,那些个脏东西就会涨势

但是,今天,他怕了,是真的怕那股发麻的感觉从脚趾一直传递到了头皮,他身上的鸡皮疙瘩一阵高过一阵,汗毛全部都竖起,越是喊着超子的名字,他的心里就越是发毛说不出原因,纯粹就是感觉,他在心里默默的念了几遍静心咒,但是颤抖的小腿出卖了他的处境,不光是他,就连他怀里熟睡的那只三足蟾也开始不安起来了,不停的在他怀里转动着方向,显得非常焦躁不安魔鬼,静悄悄的等待下一个人的光临

何毅超这人老喜欢惹事,能在这下面把他留住的,最大的可能是冥器,但那是在正常的情况下现在明知冷怡然受伤昏迷,以超子和她的关系,他把人从里面给弄了出来,自己决计找不到任何理由开小差,那只剩下另外一个解释:他出事了!

查文斌拿起绳索往自己腰上一捆,对大山说道:“放我下去!”

“这……”大山迟疑了片刻道:“你恐怕不太合适,我去喊卓雄回来”

“来不及了!你还墨疾么,再墨迹,人都凉了!”说完,查文斌双腿已经顺着那个坑爬了下去,也不管安全不安全,顺着那坑道一滑就落了底

等到他能站稳身子的时候就打了一个火折子,亮起的光足够在这个狭小漆黑的空间里照明,往地上寻了一圈有很明显的脚印和拖痕拖痕已经是来自于冷怡然滚落的时候造成的,脚印则来回方向都有

查文斌用手指在那些脚印上做了丈量,应该是属于同一个人的,回来方向的脚印要明显少于去的脚蝇这说明超子最后是往里面去了从脚印的间距来看,最上面的那一层脚印步间距离很大,这说明超子应该是遇到了什么突然发生的事情而紧急调的头

有什么事儿会比冷怡然的安危还重要?查文斌决定立刻进去查看

这个洞是一个拱形的土坑洞,不少地方还打着木桩,那是用来防止坍塌的那些木桩有很多都开始腐烂了,这可不像是近年来挖的盗洞,如果是,那也起码是一伙儿古代的盗墓贼干的

查文斌一手拿着火折子一手扶着那些木桩开始往里面走,时不时的有泥土从上面往下掉,一股子难闻的霉味从鼻尖飘过,那是棺材和死人**后产生的霉菌才有的特殊味道这味道,也就是死人味儿,对于查文斌来说,这感觉太熟悉了他立刻提高了自己的警觉,拿出手里的罗盘就地量了一下方位,这条坑道是沿着东西方向的,如果按照这么走下去,那这个洞是通向幽岭的

在里头,查文斌一刻也没停的喊着超子的名字,他不消在这里多呆强烈的第六感告诉他,这是一个超出他掌控范围的地方,查文斌自从入道门以来,从未有过害怕的感觉

在他十岁那年马真人就把查文斌丢进了满是棺材的义庄里头过夜,常人的胆子是练出来的,而道士则是熬出来的做道士是不能有恐惧感的,一旦他势气弱了,那些个脏东西就会涨势

但是,今天,他怕了,是真的怕那股发麻的感觉从脚趾一直传递到了头皮,他身上的鸡皮疙瘩一阵高过一阵,汗毛全部都竖起,越是喊着超子的名字,他的心里就越是发毛说不出原因,纯粹就是感觉,他在心里默默的念了几遍静心咒,但是颤抖的小腿出卖了他的处境,不光是他,就连他怀里熟睡的那只三足蟾也开始不安起来了,不停的在他怀里转动着方向,显得非常焦躁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