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四十八章 表白

所谓:造物不能两全其美,五行和气,无煞者,只是寿命长远,常人衣食而已;一旦煞权聚会,万人之尊,但又不免刑克六亲,孤独终老,此乃天煞劫也

正像查文斌这般这样的人物,道法人品情义无不万里挑一,但却六亲有伤,自己孤独,寂寞之命自古问天寻道者多为此般命途,入三界往生,需断红尘,不经历那般生离死别的疼痛,又怎会参透这奥妙玄机的无极之道呢?

人生在世数十载,天地茫茫,大千世界,所接触的不过沧海一粟,就如同那本经文,寥寥七十二字能参破着不过数人而已

查文斌抬头一瞧,那颗赤色的红星迅速的划过,留下的拖痕在天机印出一道淡淡的红赤星消逝的边际,恰好是位于北斗七星的附近

在北斗第四颗星和第七颗星相连接的中间,原本有一颗忽明忽暗的星,只有天气极好的时候才能瞧见,那颗星是查文斌的命星,既:天煞孤星[红楼]林家兆年最新章节

每个人在天空中都有一颗跟自己对应的星,所谓夜观星象算人前途便是要找到这颗属于他的本命星三国中的诸葛孔明出邙山,病重于五文原,得知自己命不久矣,诸葛强摆续命灯,闭关七日不料到了第六日,司马懿在魏国瞧见了夜空中蜀国有将星失位,算到了诸葛病重,便派人去探谁知,魏延获此军情自觉紧急,便强行入账禀报,却坏了孔明的阵法,孔明弃剑长叹:“死生有命,不可得而禳也”不久,孔明卒,时年五十四

赤星划过孤星位的时候随即消失,查文斌手中的星象球已读不到自己的那颗星位,默默的收起所有的东西,他靠在树边轻声道:“都去歇着,晚上我替你们守着”

夜已深,凉风刷刷的吹着那对火苗四下舞动,一个倩影拿着衣服披在了沉思的查文斌肩头

扭头一看,来人是冷姑娘,便问道:“你怎么不睡?”

冷怡然手托着腮帮斜披着长发,往那火堆里添了几根柴道:“睡不着,出来透透气”说话间,她的目光并没有汪在查文斌的身上,而是盯着那火不知是火光的倒影还是火堆的热量,她的脸,看上去有些红

“回去吧,山风大,明儿你跟赵云霄先回去,回去告诉你爸爸,这地方,我不想呆了”

“哦”冷怡然低着头,憋着嘴,似乎当她听到查文斌说不想呆在这儿后,神情有些失望

两人就这样坐在火堆边,一直不说话,一个只顾着添柴,一个则不停的翻转着自己的手掌,气氛略显沉闷这种尴尬的气氛查文斌是不擅长打破的,他知道那姑娘出来不是透气的,而是想跟自己说点什么的

冷怡然率先打破了僵持的气氛:“文斌哥?”她的话音很温柔,女性特有的那种温柔

“嗯?”查文斌低头应道

“你有没有,有没有想过再成家”问出这句话,她的脸刷的一下更红了,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很尴尬,她连忙改口道:“我是说,我们单位有个不错的姐姐,她也是一个人,离婚的,不过人很好……”

“没有”查文斌的回答很冰冷也很简单,他的脸消瘦的如同一粒瓜子,发梢上不知是木柴燃烧后的灰烬还是头发已经开始花白,显得很落寞

这个答案让冷怡然坐不住了,她伸长了自己的脖子尽可能的劝解道:“可是,你不想有个人可以在你需要的时候照顾你嘛?为你洗衣服,为你做饭,可以让你累了的时候有个依靠”

“我可以照顾我自己”查文斌用手中的木柴拨弄了一下火堆,刹那间,一串火星子噼里啪啦的炸开了冷怡然猝不及防,一颗火星炸进了她的眼睛,剧烈的疼痛立刻让她抱着头埋进了双腿之间

查文斌赶忙起身,拿出水壶打湿了一块手帕递了过去:“没事吧?赶紧擦擦眼睛”

冷怡然接过手帕擦完之后感觉还有东西在里头,便不停的揉着自己的眼睛,不一会儿眼睛就开始通红了

“蹲着,我来吹”查文斌走到她跟前,拨开她的眼睛,嘴巴贴上去“呼”得一下,冷怡然只觉得眼睛里又痒又干,再一揉,还真的就没事了

那一刻,他们俩的距离真的很近,只有零点五公分冷怡然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她鼓足了勇气对查文斌说道:“文斌哥,我想嫁给你”

这句话,她足足了憋了十年

十年前,四川,当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她只把他当做一个有味道的大哥哥,那一年,她十八,他三十重生农家小媳妇全文阅读蕲封山中,她几次三番差点命丧黄泉,每一次,都是这个男人从死神手里把她拉了出来当她知道,这个终日有些忧郁又有些颓废的男人背后是那样一个家破人亡的故事,女性天生的保护欲把她推向了一种叫做“爱”的感觉

十年间,冷怡然一头扎进考古岁厚厚的资料,翻阅了无数典籍,她只想帮那个男人找到更多关于烊烔渊的那梦她知道,在那个只存在于梦的地方,有一个小女孩还在苦苦挣扎,这个女孩是他爱的那个男人永远也抹不去的心结

这些年,不知有多少才子贵人踏破了冷家的门槛,提亲的人一波接过一波最后,在省城那个圈子流传了这样一个说法:冷家的小姐人如其名,冰冷如霜其实她的心早已有了归属,在他的儿子离去的那一刻,她就下定了决定:此生非他不嫁

查文斌沉默了片刻,从她出来的那一刻,他就猜到了,他是过来人,怎能不懂得女人的心思:“冷姑娘,我与你父亲年纪虽有相差,但也可以称得上是忘年交你是他的女儿,首先,这就不合适,这是其一;其二,我生性漂泊,居无定所,心也早就随着那些往事埋进了土里,早已没了婚娶的念想;其三,我这人命犯天煞孤星,于我亲者无不九死一生,别说我无心再娶,即是有心,我也不能”

这番话说法,冷怡然的牙齿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一双手紧紧的捏成了拳头,手指甲都要嵌进了肉里,眼睛里有泪水在滴溜溜的打着转儿她知道他会这样回答她,若是他答应了,他也就不是今天的查文斌了

“去睡吧,明天我们都下山”

她起身哽咽道:“可是我真的……”

查文斌也起身道:“不必再多说,冷姑娘,去吧”

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的波动,他的眼睛也没有一丝的闪躲,他依旧是那样的冷冷的,因为他早就把自己当做是一个死人了

看着冷怡然那略显单薄的身影一步一步走回了帐篷,查文斌抬着头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到那颗暗星了,他自言自语道:“时候不多了,剩下还没办的事儿得赶紧都办了”

天亮,林子里开始恢复了生机,鸟儿的叫声把熟睡的人从睡袋里叫醒那堆火早已燃粳还剩下几缕青烟正在升起,查文斌枕着自己的腿,睡着了

“文斌哥!”超子过去扶了扶他的肩膀,见查文斌睁开眼,他说道:“你进去先睡会儿,有什么事你吩咐我们就行”

查文斌看着不远处的那一堆残骸说道:“挖个坑,埋了,然后我们就下山”

超子不解的问道:“下山?下山作什么,这里不还连个头绪都没出来嘛?”卓雄也不解了:“这么快就下山?”

“下山”查文斌看了一眼,唯独冷怡然不在,他指着那帐篷道:“老赵,你一会儿把那丫头先带回去,我们收拾收拾就走”

“我能不回去吗?”冷怡然这时钻了出来,她的眼睛是红肿的,一看就是一夜没睡,还流了很多泪她解释道:“好久没跟你们一块儿处了,回去就是对着那些不会说话的瓶瓶罐罐,我想到你们那去透透气儿”

超子搓着手道:“嘿,好艾这下我们有口杆”冷怡然的厨艺很不错,这是继承了她母亲,超子小时候常常去她家蹭饭吃

“不行,带她回去!”在这种问题上他向来是很随意的,但今天查文斌的话里语气却容不得半点辩解

或许是受到拒绝,或许是拉不下面子,整晚的委屈都在这一刻发泄出来了,冷怡然冲着查文斌大喊道:“走就走!我这辈子都不要再看到你!”她如同疯了一般向山下冲了出去,一边跑一边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她很努力很努力的不想让他们听见她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