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四十五章 开棺灭魄

道家认为,血和气是鬼物所不能具有的,这也是活人和孤魂最根本的区别大约是在巫术开始盛行的后期,血祭这种方式因为其残酷性而逐渐减少,竟而就需要一种红色的颜料来代替朱砂作为天然的红色,就成了血的象征,所以道士们捉鬼降魔的符才会选择用朱砂来画自古就是鬼怕人,而不是人怕鬼,厉鬼除外,因为人的阳气极重,属阴的鬼魂会被活人的阳气所灼烧

古代,人们不熟悉朱砂这种物质的特性,但因其有驱邪的作用,寻常百姓家中都会备一点到了葛洪手里,朱砂更加成了炼丹术里不最不可缺的部分在他的《抱朴子??黄白》中记载道:“朱砂为金,服之升仙者上士也”

但是朱砂和生石灰一旦混合加热后就会产生有毒气体:氧化汞这只是一道简单的现代化学题,但是在古代,不知道多少方士却因此送命,一直到近代科学发展后,水银被确定为是有毒金属,炼丹术才开始逐渐退出道教的舞台

以大地为炉,查文斌还真有那么几分当代炼丹大师的风范,厚厚的几层纱布用水打湿后又裹了一层碳末在里头,昨晚上火堆烧剩下的木炭到处都是这就是他们简易的防毒面具,使用简单

当生石灰遇到水便开始释放出巨大的热量,和富含朱砂的土壤一接触,顿时大量的气泡开始从水坑里往外冒人此时只需要退到远处静观即可,等到化学反应完全被中和的时候,就是开启地下世界的第一步现代的道士可比古时候要幸福多了,起码不会死在自己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手里

乘着这个功夫,支起的大锅里头正在熬制浓稠的糯米粥,这是待会儿要用到的,待那粥熬到用木棍都搅和不动的时候,查文斌这才提着一只公鸡走到坑边

在那个石灰水的坑边树了一根棍子,一只公鸡被栓在棍子上,五分钟内若是这鸡没有异常,就说明坑里的朱砂基本被中和完毕了,水银应该也已经下沉,若是鸡活不了就还需要再等等

十分钟后,那只鸡还在低头寻找着食物,这会儿查文斌让几个人抬着熬好的糯米粥走了过来坑里的水被水泵依次抽走,超子的柴油发电机起了作用,片刻之后,坑里已经能够站人此时太阳正值当空,是一天当中阳气最旺盛的时候,若要动手,也是最佳时机

大山拿了工兵铲继续,下方的土壤颜色已经由褐色转成了黑色,那是水银发挥了作用朱砂被除去,那就意味象征着生命的血液被除去,里头的血尸此刻威力已经下降了很多,再来开棺自然是好处理的多

不多时,一口沾满了泥土的黑色关门被清理了出来,样式普通但却很沉四个男人用足了力气才从底部勉强拉了起来木质的纹路表面已经被水银沁入,再好的木头在地下埋上数千年也做不到完全密封,除非是雪柏,这个显然不是

超子舀了一票清水冲去了表面的泥土,用手一抹黑色的木质下方隐约透着一层红色,阳光下那层红色还能反光用手一抹,木质细腻而光滑,不禁说道:“好家伙,有钱的主啊”

冷怡然拿着工作笔记,她要随时记录每一步的出土状况:“什么料子的?”

“紫檀,上好的紫檀木,我说怎么那么沉呢!这么大口棺材可以打张很好的餐桌了,这要是能拉到南方,回头能在省城换一栋别墅”

冷怡然笑骂道:“呸,亏你想得出,用棺材打餐桌,叫你,你能在这张桌子上吃得下饭?”

“又不是我吃,紫檀现在的价格可是和黄花梨平起平坐,就这么大块整齐的料子早就绝种了,能有碗口粗的都能卖个天价,被这么拉来糟迢棺材,这里头的主可不是一般的有钱人”

查文斌的眼里,棺材就是棺材,纯金打造的那也不过是睡死人的,他只关心他想要的:“看看,能开不?”

超子绕了那棺材几圈,用手四处摸了一下:“一共六根钉,前后各一根,两侧各两根,没有暗门”

“再摸摸,前头应该有两根才对”

果然,超子重新在棺材的头部又摸到了一根木钉,只是这根是横着打进去的,和常规的梳钉不一样超子见过的棺材也算多了,无论是年代还是样式,他从未见过还有这种打法的,钉子为何要横向留一根

“你怎么知道还有一根?”

“这根钉叫做平煞钉,你没见过不奇怪人死后都会有回煞,就是回魂人有三魂七魄,死后,魂魄离身,魂上升而魄下降,魄下降入地深浅不一人刚死,魄在入土后又会上升,一天升一尺,但是魂是会留在棺材里不走的当魄重新出土和棺材里头的魂结合就会形成回煞,这时候魂魄是会出棺回家的,也就是回魂夜但是红敛葬法魂魄是不能出土的,为了留住魂,那就要给魄一个假象,它遇到了魂你摸到的横着打进去的那根钉上应该刻着主人的生辰八字和姓名,魄遇到它的时候就以为是遇到魂了,便不再上升,这样,魄和魂永远不能聚,又永远不能散这里头的主是要回魂后才能重新投胎的,如此一来,他便永远不能回魂,魂被困在棺里头,魄则飘在下方

红敛葬本身就就是不灭不破的,有血和气在周遭循环,加上这根平煞钉控制住魂魄不聚,这里头的主倒也真能睡得安稳”

“那我怎么开棺?”

“我不是替他来超度的,你打开棺材的一瞬间,魂魄一旦见光必定当即湮灭,大罗金仙也救不了这种办法本来对他来讲就是个苦难,从他在生死簿上被勾去名字的那一天,他的地魂困就在地府中受苦了,早一日开了,对他来说反倒是个解脱”

超子拿起一根撬杠,这东西的一头是弯曲的铁钩,是专门用来开棺的,瞧了一眼查文斌道:“那我可就开了”

“不能全开,只开一个尾部,让光照进去即可里头的东西白天是没什么的,一旦失去魂魄,他晚上就会成为僵尸要不是那只猞猁,我一把火烧了他便是,现在还得留着”

按照查文斌的吩咐,超子先把几根钉子依次撬出,然后和大山两人从尾部一起发力,推开了一道长约二十公分的口子,一股血腥臭气当即涌出,虽然戴着土制面具,可每个人都被熏的够呛

通过打开的那一小截棺材可以看到里面的那个人穿着一双老鞋,这说明这个人身前是入过敛的,裤腿上还用一圈金线扎着,查文斌说,这就是为了防止起尸准备的绊脚绳

见光之后,查文斌又让他们把准备好的稀糯米混合了雄黄一股脑的全部都倒进棺材里头这些东西可不是拿来克制血僵的,而是另有用途

重新合上棺材后,查文斌用墨斗线给棺材背上弹上了一层天罗地网,又在头部贴了一道天师符,这样至少里头的主不会在天黑后立即跳出来

棺材就这样被暴露在室外,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天黑猞猁是非常狡猾的动物,它的智商极高,对气味又非常敏感,过去猎人的陷阱可以套到诸如黄鼠狼这样的滑头,但是却从未有人能套到过猞猁

查文斌相信,这口棺材里的主是那只黑猞猁势在必得的东西,并且白天他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那只猞猁都会在不远处看着

下午是相对无聊的,那只最先用来探路的公鸡已经被超子抹了脖子,叫花鸡是他的拿手好戏,而鸡血混着鸡毛被胡乱的涂在了那口棺材上,这东西对猞猁也同样有这吸引力

赵云霄很兴奋,他迫切的想看到活的僵尸,这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跟僵尸来个约会的但是查文斌却并不觉得有那么轻松

道士把僵尸分为八类,分别是: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游尸伏尸和不化骨越往后的越难对付,后面这口棺材里的主应该就是属于不化骨,属于荫尸的一种

这种尸又被叫做养尸,也就是人为的造成尸体不腐,这种一般都是年数很长的,马真人曾经收拾过一只八百年的养尸,废了好大劲才制服,而后面这只显然超过了八百年从棺材里的情况看,这只荫尸还是个乾尸,恨性属八煞道门有一句话叫做:八曜煞响,黄泉水来意思是遇到这种尸,一旦处理不好或者法力不够,很有可能自己就要去地府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