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四十四章 化学老师

“晚上我们仨都别睡,那东西被你伤着了,保不齐会回来报仇(:看小说最快更新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真有那么邪乎?就算瞎子那一枪没打在要害,就光流了那么多血它也伤的不轻了,我寻思着明天顺着血迹就能找到尸了”

“放心,就算是只野猫也没那么容易死,何况还是只猞猁”

“那我早知道不把枪给他们了”超子赶紧在旁边转悠起来了,眼下能用的就是一柄工兵铲了,真不行他想就拿这玩意跟拍,这铲子可不是一般的锋利,能砍能切

“有枪也没用,打不中的,当年二十几条枪都让它给逃走了,总归别睡了被那东西偷袭就好,它可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坟地里过夜,旁边是一口被挖了大半的坟,也就这仨还能谈笑风生林子里时不时的有绿色磷火游荡着,那些被称为鬼灯笼的东西始终离着查文斌有几丈远三人的中间立着一柄剑,有它在鬼魂野鬼是不敢靠近的

月很圆,苍茫的山林里树影斑驳,农历十五的日子是每个月当中阴气最为旺盛的一天赏月本是一件有意境的事儿,但如果是在坟窝子里头,这份意境只会徒增几分阴森超子觉得四周的空气开始越来越冷,杂夹着那坑里被刨出来的血腥味,实在不那么好受

得到查文斌的允许后,他就在那片枫树林里头去捡些干柴准备起个火堆,一防野兽,二取暖超子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嘴贱,哪怕是跟死人,他都会贫上几句嘴林子里头遍地都是干柴,他偏偏要去捡几根洒在坟包上的干柴,捡了也就罢了,那坟包上原本有两个磷火一直在徘徊,这家伙手里拿着一根干柴朝着磷火一通挥舞道:“去去,给你何大爷让个道,你家房顶上这两根梁不错,我拿过去烧了取个暖”

他就是一句玩笑话,扯下来几根柴火夹在胳膊下面就往回走,才转身就听见身后有个声音幽幽的响起:“你不能拆我的房子”

“谁!”超子猛的转身一看,身后空无一人,再定睛一看,原本坟包上飘着那盏鬼灯笼正在自己脚后跟边上(

超子心想,老子跟你开个玩笑你也当真,几根烂木头你还真当房梁了你个野鬼真当是个二愣子实心眼,我说是你家房梁你就信了,那好,我就索性来逗逗你

“天冷,没办法,只能借点木头生堆火,多见谅你要是在下面觉得冷也可以一块儿上来烤火,我们那一共三个人,缺一个刚好凑一桌打麻将”

那边查文斌听闻好像有动静,便问道:“超子,你跟谁说话呢?”“没,没说话,来了来了”

“你在那边嘀咕啥呢?”

超子一边架火堆一边嘿嘿笑道:“有两个死鬼好像不乐意我动他坟头上的木棍,我逗逗他们”

查文斌心里那叫一个气:“跟死人也能贫,你跟人说什么了?”

“我叫他们有空过来烤火”

查文斌听完摇摇头道:“千万不要乱跟死人开玩笑,既然说了,就要做到,否则你就欠人家一个愿没还,是会跟着你索要的”收起七星剑,查文斌取出了三根香往火堆里点着插在身边道:“几位朋友,既然我朋友开口约了,就赏个脸一起坐坐”

超子摸摸自己的额头,只觉得后脖子一阵凉意,赶忙说道:“文斌哥,别那么一本正经的好不好,弄的怪渗人的”

环顾了一下四周,查文斌清点了一番道:“你身边有两个,一老一少,大山左侧一个,我这儿也有一个”

见超子的表情有些难看,查文斌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来丢给了超子:“牛泪,你知道怎么用的,自己抹上瞧瞧”

超子接过瓶子想了想还是丢还了回去道:“算了,眼不见为净,免得以后做噩梦”

收起瓶子,查文斌又从怀里掏出一叠纸钱递给超子:“东南方向,烧了,给人陪个不是”

超子有些不情愿的接过那叠纸钱,走到刚才戏弄的那座坟包前半蹲着一边烧一边嘀咕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改明儿我派人给您着坟包重新修修,看着杂草长的到处都是,也该找点工人装修一下了这点酒钱您老拿着,就当晚辈给您赔礼道歉了,以后没事可别跟着我,我这人脾气不大好,惹毛了就容易翻了人家祖坟……”

超子这种人就是典型的恶棍,他只认实力,军队教会他的是生存只有强大的人才配生存,所以面对脏东西,他往往在气势上就能压倒对方查文斌算过他的命格,超子属于一种比较特殊的,这种命格被称为:阎罗煞字面意思就是比阎罗王还凶的人,他的凶是真凶,超子手上沾过血,这种人如果放在古代最适合的就是做杀手;放在现代,如果没有人好好管教,就十分容易走上邪路,查文斌的几个兄弟里头,对超子,他是最放心又是不放心的

听见超子的嘀咕,查文斌无奈的摇摇头,这混小子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人,那几个被约来烤火的野鬼早就闪到一边去了,谁都不想在地下睡得好好的明天就被人拉出来鞭尸对于脏东西,查文斌用的是道法克制;大山则是纯净之心,百毒不侵,他又有张飞在世的骁勇神力;卓雄靠的是自己的冷静和头脑,唯独何毅超,全凭一个狠字

子夜时分,是人一天中最累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放松的时候大山靠着火堆已经响起了鼾声,查文斌靠着身后的墓碑闭目养神,超子则有一根没一根的添着火,远处林子里头一对绿油油的眼睛正不时的在打量着,当查文斌睁开眼的时候,那对眼睛又往后轻轻一退,消失在密林中

“它来了”查文斌这三个字,简短却有力

超子立刻反握着匕首四下搜索,凭借他的经验,他可以察觉到二十米范围内任何活的东西发出的呼吸声超子举着一根火把在四周仔细照了照,没有发现异常:“走了?”

查文斌淡淡的说道:“你没发现林子里一个鬼灯笼都没了嘛?”

“那又怎样?装神弄鬼的明天我把这儿都给炸了去!”

查文斌继续闭上眼睛说道:“火不要停,野兽都怕火,就算是成了精的也一样猞猁食人精魄,那些孤魂野鬼已经给它吓跑了,至少证明它还活着,明天我们有活干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山谷,林子里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一夜没睡的超子终于可以闭一会儿了这个点要是有人上山一准会被吓死,坟包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三个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诈尸了呢昨夜,卓雄以最快的速度去了省城,赵云霄果然是有本事在几个时辰内就给他准备了所需的东西,其中还有三杆双连发的猎枪,是他以打猎为名管公安系统的朋友借的

物资和人都是一早就到了,赵云霄的工程队里有的是炸药,冷所长今早原本也准备一起来,不料才出门就被上头紧急叫了回去,说是上面有人点名要找他

赵云霄指挥了一群工人把东西送到指定地点后就给打发走了,他这一次是厚着脸皮要查文斌带他见识见识,昨儿一听卓雄的描述,他是兴奋的一宿没睡,特别是那只黑色的猞猁

拍了拍手中的猎枪,赵云霄自信的对超子说道:“猎鹿弹,一枪可以搞定非洲象,美国货,特批的”

“拿着”查文斌递过来一根工兵铲:“既然想留下那就帮我干活,牛皮少吹”

“这……”

“别愣着了,把所有的石灰全部填到那个坑里,是所有!”查文斌又对超子和卓雄道:“你们两个下到山脚的河里打水,打上来的水全部倒进去,大山负责搅拌”

赵云霄抡开膀子也就开始干了:“文斌哥,你这是要学林则徐搞虎门销烟翱”

“我不是林则徐,这也没鸦片,我要让这儿成为一个炼丹炉,要破红敛葬,必须采取以火攻火的办法朱砂和石灰混合在一起,会产生高温,接着就会生成水银,水银重能穿破三泉,当主棺完全被水银包裹的时候就能暂时封住里头的主”

这一连串的东西可把赵云霄更加崇拜的五体投地了:“你咋还懂化学?”

“化学?”查文斌楞了一下:“我不懂什么化学,这是炼丹术里头炼制三仙丹的办法”

赵云霄不死心追问了一句:“那个教您炼丹的化学老师是谁?”

查文斌没好气的回道:“葛洪,金丹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