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四十三章 红敛葬

超子去拿了把工兵铲,挖坑的活儿只需要交给大山即可,他一人可以顶三个人用挖出来的坑土先前都是红色的,到了后来颜色开始逐渐变暗,慢慢的就成了褐色,那气味儿也是越来越难闻,腥臭之气教人捂鼻都无法逃脱

土壤的颜色变化让查文斌的心情格外的紧张,超子也同样,他已经给土铳上好了火药,这种变化他曾经经历过

很多年前,超子刚从部队转业的时候参加了一次野外考古,那是在河北沧州一个和北京交界的地方当地的农民在自家院子里打井,可是井里出来的水都是红色的,那个农民最后用水桶在井里打出了一块马镫后来经过鉴定,那是一块来自于元朝的蒙古贵族马镫

元朝的墓葬被发现是极其难得的,因为历朝历代的墓葬里头元代墓葬以其埋葬地无可寻踪迹出名,蒙古人讲究将坟地万马踏平,不留任何地表建筑,也不像汉人那样讲究风水,所以能找到元代贵族墓一直都是每一位考古工作者的梦想

超子是作为实习生去的,当时抽调了好几个省份的考古精英集中发掘,因为被打穿了地下水层,当局怕墓室进水引起塌陷,所以要求进度得快两台抽水机源源不断的把红色水从井中往外抽,两天三夜过后,水井空了,这个深达十五米的水井就是下去的第一步

当时下井的第一人是北京考古研究所的一位副科级干部,人也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打过老山战役,身体素质那是没话说下去不到五分钟,井边上的绳子开始一阵乱动,接着大家就听到下面传来了惨烈的叫声七手八脚的把绳子拉起来一看,人的脖子处只剩下一点皮还留着,伤口处满是乌黑的撕裂口

参加那次行动的队伍里头有一个人是懂点门道的,他的父亲曾经是龙虎山的道士,抗日战争的时候参了军他说这伤口是被脏东西咬的,人下去不得,这种红土有一个名字叫做“红敛葬”,是一种失传已久的葬法,人死之后用朱砂混合人血将死尸塑裹成泥包在里面远古的人们认为红色代表和象征生命,血是红色的,火是红色的血的流失停滞,火的熄灭,意味着生命的终结活着的人需要血和火的支持,死去的人也需要血和火的补给死者在这样的敛葬环境中,将虽死犹生,灵魂不灭这种葬法可以追溯到最早的夏商周三代甚至更早,只是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各国流行厚葬和水银封尸,红敛葬就逐渐消失了,知道这种葬法的人也就随之没有了

因为出了人命,这件事就被列为高度保密的事件,超子这种实习生自然就被剥夺了参与的资格只是后来他听说那一次行动造成的人伤远远不止一人,其中的资料恐怕已经归为秘档永远存在某个特殊部门的保险柜里

大山下铲子的速度极快,不到半个时辰,他已经挖下去有五米深,脚下开始出现了黏糊糊的液体查文斌这时喊了停,他用棍棒沾了那液体出来观察,皱着眉头好久之后说道:“我们现在缺很多东西,这个地方挖不得了”

卓雄说道:“缺什么,明天我下山去办”

“这样,我写个单子,你连夜带着冷姑娘去省城,务必找到赵云霄和冷所长单子上所需要的东西一定要让他们拿到,不然弄不好又是一场血光之灾”查文斌让超子打着灯,用毛笔就着一张空符纸刷刷的写开了:生石灰,十担;雄黄粉,两包;粳糯米,一担;活公鸡,五只;童子尿,一桶;浓硫酸,一桶;炸药雷管和枪支能提供的尽量多提供

这前面的东西,卓雄倒好理解,他发现查文斌竟然需要火器,他是一个不会使用火器的人,而且火器并不是一般人能搞得到的

查文斌见他有些迟疑,便说道:“别管那么多,枪的事儿让赵云霄想办法,他知道该去找谁还有告诉他们进山的人必须得牢靠,东西送到就得下山”

卓雄领了任务便带着冷怡然抹黑下山,超子很讲义气的把自己那把土铳也给了卓雄防身,这夜路难走,有家伙在手总是要放心很多

三人坐在边上一块坟包上,超子抽了根烟,想了想还是说道:“红敛葬我见过”

“你还懂这个?”查文斌有些诧异,这个的确就是红敛葬,每一个学过道士的人对这种葬法都是一个禁忌也可以说,红敛葬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只听闻但不能闯入的禁地,那是一种失传了太久的秘葬法,关于它的起源有很多种说法其中在道门中关于这种葬法最近的一次记载就是比干

比干为一代忠臣,被妖后妲己所害,纣王将其刨心后,因得姜子牙所赠符咒一枚得以保命被挖心后比干骑马飞奔跑了好几里路,忽然听见一妇人大叫卖无心菜,比干勒马即问:“人若是无心如何?”妇人回答:“人若无心即死!”比干顿时大叫一声血如泉涌,一命鸣呼

后来,姜子牙助周灭纣成功,奉元始天尊的法旨封神,比干被追封为北斗七星中心的天权宫“文曲星君”比干未见纣王垮台而死不瞑目,姜子牙为了保存比干的魂魄让他见到纣王被灭的那一天,就用了失传已久的红敛葬封神之时,周武王手拿燕白旗却无法封比干,因为比干此时已不是“人”红敛葬能保人不死不灭,其魂魄也不得自由穿梭于三界之内,比干只能是一具无心的“血僵尸”后来,周武王便留下一块铜盘铭,铭文共计有十六个字:齐封神雨,雷电照今;供干师忠,慎为瞻遗

当年破了姜子牙赐给比干那道符的乃是一门奇阵,此阵法名唤作:八卦阴阳肇元阵此阵相传是伏羲所创,被阵法所困之人,死后灵魂要经受冰霜之苦姜子牙为救比干受苦的魂魄,不得已用红敛葬以火相救比干虽得以脱离冰霜,同样遭受到红敛葬法中歹毒的戾气反噬,为了防止比干日后化成妖邪,所以比干的墓被修的极深,也被称为天下第一墓

超子说道:“我见过,在河北沧州一座元代贵族墓里后来出了人命,这地方怎么也会有这种葬法,它不是早就应该消失了嘛?”

“元代墓葬?”查文斌反问道,接着他立刻否认:“不可能是元代,这种葬法到了春秋时代就已经失传了,只有一些传说和典籍上有所记载元代贵族是蒙古人,他们更加不会懂中土道家的法门”

超子争辩道:“真的是元代,至少当时出土的第一件物品是来自元代的”

“那能说明什么?你敢保证那个元代贵族不是自己把墓葬修错了地方,架到人家的头顶上去了?”

“这……”超子一时间真的还被查文斌给反问住了,这种把墓修到别人地盘上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他曾经就处理过一座东汉贵族墓,清理之后,在那座墓葬主墓室的正下方又发现了一座西周时期的贵族墓

查文斌接着说道:“如果不是有人破了地气,血尸是不会苏醒的,但凡是用红敛葬的人肯定知道这种渣葬法的弊端,有谁愿意让自己死后变成一个僵尸?元人不讲究风水,找个地儿随便就埋了,踩到人家头顶的可能性很大新鲜的尸体尚有人气,下面的正主就是这样被唤醒的,所以红敛葬里头是不会有任何陪葬品的,因为只要是沾有人气儿的东西都会唤醒里头的正主”

超子指了指那个大坑,比划了一番道:“那我们还挖,这不是给自己脚上垫地雷嘛!”

“你以为我想挖,要不是你去招惹了那只该死的黑猞猁,我去挖这个?”

超子不解的问道:“有关系嘛这两者?”

“其一:猞猁为幽灵之祖,你惹的那只猞猁绝不是什么善茬,它的戾气跟红敛血尸不相上下,血尸在它跟前就是一盘不会动的大餐如果真被它给吃了,那这只猞猁将来恐怕是真要害人的,我得把里面的东西弄出来做饵,不把那只猞猁除了,以后一天消停日子你们也别想过,它是有仇必报的其二:红敛葬消失了至少有三千年,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出现了,这里头的文章小不了,我们不开,以后考古队那帮人很有可能会重蹈你们那次在沧州的覆辙,这个雷,我们得替人先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