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四十二章 幽灵杀手(三)

猞猁在道士的眼里也被成为幽灵之祖,它比最邪门的黑猫还要邪,这东西有一个最臭名昭著的癖好那就是掏坟窝子

很多人以为那一年猞猁下山来吃死人肉是饿了,那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山里头的东西只要是活的,都是猞猁的食物,天上飞的鸟,地上跑的兔子,只要它想抓,猞猁都可以抓赚所以它不缺食物猞猁是有吃死人肉的习惯的,跟猞猁最好的搭档是谁呢?就是盗墓贼!

盗墓贼可以说跟猞猁是属于典型的狼狈为奸,最早发现猞猁会掏坟窝子的据说是一个叫做张大麻子的河南人此人是北宋年间的,少年时进山砍柴捡了一只小猫的幼崽,那只猫被他捡回来后就当做宠物养,那猫的体型越来越大,后来才知道那是一只猞猁,因为养出了感情就一直没扔,留在身边作伴

他养的那只猞猁有一个习惯,老喜欢在他家院子后面刨土,张大麻子每天早上起来都要把它刨的那个坑重新填上,但第二天又会被重刨开如此反复之后,张大麻子觉得奇怪,索性就拿了个锄头也去刨,刨到深处才发现那是一座汉代古墓,里头的宝贝多的数都数不清他以为这是猞猁在对他报恩,却不想在他打开那口主棺材后,那只猞猁立刻跳了进去对里头的尸骸大肆啃咬,吃得津津有味

张大麻子有了钱,发现盗墓是个发财的好行当,他养的那只猞猁会找墓,于是乎这一人一猫是一拍即合一个负责探坑,一个负责开棺,王大麻子只管拿里头的陪葬品,只要把尸骨留给那只猞猁便好

几年之后,张大麻子就发了财,带着一票兄弟专门干盗墓的行当,成了当地远近有名的盗墓头头北宋末年,天下大乱,张大麻子带着那只猞猁开始东奔西走,躲避兵荒,最后逃到了江苏句容他在此处隐姓埋名的安顿下来后又准备继续干那个勾当,苏南自古乃是富庶之地,地下埋了不知多少金银财宝,凭借那只猞猁的本领,张大麻子准备大干一番

张大麻子的到来搅得当地是人心惶惶,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看到某处地方有棺椁暴露,不光墓室里被洗劫一空,就连尸骨都被啃噬干净哪有人盗墓还吃尸体的,于是就有传言说是妖物作祟,句容有一座上名唤做茅山茅山早在5000多年前据说就有高人在此修道,山中遍布道观,茅山一带出现妖物那是不会被容忍的,很快就有人去茅山求助

当时,茅山上清派掌门叫做云崖子,人称滴水道人他听闻句容有妖孽作祟,随即带着两名弟子下山查看

水滴道人当时就找到了张大麻子,起先,张大麻子矢口否认,后众人进屋强行搜索找到了一堆赃物却唯独不见那只黑猞猁后来张大麻子被官府给判了极刑,砍了脑袋后尸首还是上清派的道士去处理的,过了不多久,有人就发现张大麻子的坟也被掏了,他的尸骨被啃噬一空,而凶手就是那只他亲手养的黑猞猁

每逢农历十五,必定会有坟被掏,众人又去找水滴道人,滴水道人算出那只黑猞猁已经成精,便决心要除掉此害茅山有一种法术可以让人假死七天,滴水道人便在算好了日子后给自己立了一座新坟,用草席捆扎之后埋进了黄土

那一日,果然黑猞猁来掏他的坟窝子,滴水道人先在那坟窝子里头埋了一层带头倒刺的铁钩那黑猞猁用爪子掏土的时候果然被扎,一吃痛一收爪反被那倒刺钩给勾住钩子的另一头是困在一个木塞上的,木塞塞住的是一个小瓶,绳子一收紧就拉开了木塞,瓶子里头的解药瞬间释放让滴水道人醒了过来

滴水道人醒来后,破土而出,一蕉下,不想只斩断了它的一根尾巴失去了尾巴的猞猁也就失去了灵性,逃之夭夭后再也没出来祸害,而那条尾巴被滴水道人拿回去后配出了一种香:现魂香

猞猁是幽灵中的幽灵,来去无影,吃人尸骨,体内多戾气,这些戾气又都存在它那根长长的尾巴上用它的尾巴晒干后磨成粉制成香,点燃后会有一股难闻之极的恶臭,这种恶臭常人是受不了的,但散发出来的烟雾便是戾气因为猞猁吵人,戾气之大甚至超过了妖魔鬼怪,在这种戾气的压迫下,一般的恶鬼都会现出原形

正所谓,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鬼也有凶恶之分,猞猁的凶早就超过了一般的恶鬼,用这招就是以毒攻毒,以邪克邪

现魂香是专克恶鬼的一种法器,恶鬼在香雾中显形后会被这种戾气所压倒并不能动弹,只是用料极为苛刻,需要食人肉的黑色猞猁尾巴才能制道教贵为正派,自然不会养这种邪物食人肉取材,所以,现魂香虽有记载,但成品寥寥无几茅山道观中原本有滴水道人所创的三根现魂香,被其后人用掉其一,其二供奉在金坛之上上世纪三十年代,日寇进犯茅山,烧杀抢夺一番后,三香还剩一枚;但就这仅存的一枚却又在三十年后毁在了自己人手里,文革期间,茅山道观受到冲击,神像被砸,金坛被毁,道士被下放,典籍被焚烧,无数道家瑰宝毁于一旦

马肃风也正是那时候得到了一本从民间流传出来的残本,据说是一个信奉道教的红卫兵从道观里偷偷留下来的,这本残本里恰好记载了现魂香的制作方法,其中对黑色猞猁有记载

马真人依照文中所载方法尝试制香,一根猞猁尾巴总共出了两枚香,其中一枚被他用作验证,还有一枚则得以保存,传到查文斌的手里也一直没舍得用,细细得收着当做宝贝

这样一来,超子总算是明白查文斌为何让他站赚看来那东西果真是成了精的不过听闻那东西的尾巴如此珍贵,他便说道:“既然它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那我们索性栽了割掉尾巴,你拿回去多做两根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你以为那东西有那么好得?两代宗师赔上几条人命才弄到,难道你愿意拿我们这里谁的命去换一根尾巴!邪的东西总是会在邪的地方出没,这地方看来八成也是个邪门的地儿,我们过夜得小心点了”

超子拍了拍手中的土铳道:“你说的那个滴水大师是因为他手里没枪,那个村支书也是个棒槌,二十多条枪都放空我们已经打中它了,而且是胸部,被锡条烧穿了的,别说是个大猫,就算是头牛也必死无疑”

查文斌冷笑道:“说了你也别不信,人说猫有九条命,但是猞猁有八十一条,真被打穿了肺,它还能健步如飞?”

超子转头看着卓雄问道:“瞎子,你瞅准了没?到底是不是肺?”

卓雄回忆了片刻,那一枪是打在电光火石之间,距离近到正常速度根本无法躲闪,几乎是顶在它的胸口的:“应该不会错,除非它的速度真的比我的眼睛还要快!”

“比你眼睛快的东西不是没有,你们是在哪儿看到的?”

超子指了指远处道:“前面那坟地里”“带我过”

那块坟地就是昨天打野猪的地方,顺着血迹,超子很快就锁定了位置,地面上一个坟包已经被掏了大半

“妈的,那东西还真是来挖死尸的艾这都死了不知道几百上千年了,还能有东西给它吃嘛?”

查文斌用脚踩了踩那个已经刨开了的土堆,又蹲下去用手指粘了一点土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土壤是红色的,带着一丝血腥味,但那可以肯定绝不是那只猞猁的血,因为它不是在那儿被打中的,这种腥里泛着一股酸

“把冷姑娘叫来,顺便弄两把铲子来”

超子心想,难道查文斌要学张大麻子盗墓,好家伙,现学现用艾有前途!真要能说服查文斌去盗墓那还不跟着发艾以他对风水的了解,弄几个帝王陵那也是有可能的超子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淫笑,连忙问道:“你要干嘛?”

查文斌抬头看看天空,一轮满月正在当空,今天是农历十五,远处有几朵黑云正在朝这个方向压来,他吩咐道:“叫冷姑娘来是让她做个考古标记,拿铲子自然是挖开这里,别问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