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四十章 幽灵杀手(一)

坟窝子里头过夜对于这些男人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事,可冷怡然是个女孩子,人家是未出阁的大姑娘总不能夜里和一群老爷们挤在一个帐篷里头超子一共带了三顶,并排放置,中间那顶商量了一下就给冷怡然,大山和查文斌住在左边,右边是超子和卓雄

这里可没有那么多军火给他们挥霍,临走的时候管那老农借了一把土铳,一把沙喷子这两样东西充其量也就是防防野兽,尤其是那沙喷子,就是一锯段了的土铳,那准度能有五米就算是不错了

帐篷的外围是一层高约十五公分的线,线上系着铃铛,吃剩下的东西都被超子挖了深坑给埋了,食物的气味会引来不速之客

林子里到处都是树木,超子和大山收拾了一堆干柴搭起了高高的火堆,山区的夜里温度降的快,大家伙儿都围在火堆边聊天

野外的生活是单调而枯燥的,为了打发这种枯燥,超子带了一只收音机,这是有经验的人必带的物品这儿山势高,按说信号会不错,超子按下开光准备打到熟悉的频道,几番调试收音机里头传来的都是“滋啦啦”的干扰声

“奇怪了,这幽岭隧道里头没信号是正常的,怎么附近的山上也没有”但凡是走过幽岭隧道的司机都会知道这个地方是收不到收音机信号的,从那头上坡到出了隧道下坡大约全程两公里的路段,仍凭你是再好的车子也收不到半点信号

冷怡然指着超子那台进口的松下收音机笑道:“坏的吧?”

“新的,日本货,质量好着呢”超子晃了晃手中的东西:“那只能说明这附近有一个很强的磁场”

刚好闲来也是无事,查文斌听他这么说就打开了自己的罗盘,罗盘上的指针迅速锁定了南北,并无半点偏差,“不是磁超要不然我这个也会失灵的”

没了娱乐,这群好动的人又闲不住了,超子提议拿着土铳去打山鸡的确,就在他们搭帐篷的那会儿,已经听到了有好几批山鸡飞过的声音,而且就在附近得到查文斌的默许后,超子带着两角火药跟卓雄一块儿去钻林子,超子那是不知道有多久没摸枪了,眼下只好用这玩意过过瘾头

男人都爱枪,尤其是当过兵的男人,超子和卓雄蹑手蹑脚的提着土铳在茂密的林间穿梭着夜间打猎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很远就能瞧得见猎物,动物的眼睛在晚上都会发出亮光,在猎人的语言里也称这种亮为“火”当强光照射到猎物时,猎物会转头来查看,此时强烈刺激的光线会短时间内让猎物失明,这个瞬间就是猎人抓住机会瞄准开枪的最佳时机

超子和卓雄那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了,以他俩的身手在林间穿梭完全可以做到悄无声息,这大山里唯一有的声音就是蹲树杈上时不时叫唤着的猫头鹰发乎的“呼呼”声超子打猎的方向是白天走过的那段,下方就是那片枫树林,那儿是打山鸡的最佳地点,两人头上都戴着强光矿灯,只要挑好了光圈,一道光柱可以照亮三百米左右的范围

这山里没雾气,能见度挺好,隔着很远,超子就发现了远处一棵枫树上的枝桠上站着一排山鸡土铳的射程短,要想打中那几乎就得站到树底下去,两人蹑手蹑脚的准备绕过去收拾大餐这林子里头有数不清的坟包,照那老农的说法都是他的先祖们,超子和卓雄猫着腰在这些坟包中间穿梭着

往前推进了约莫五十米左右的时候,超子突然把身子往下一低,后面那人立刻心领神会也跟着隐藏在了一坟包后面离着自己二十米左右的地方,超子瞧见了一个黑漆漆的影子在活动着,月光下,那体型看似跟头小牛犊都差不多了

超子瞧瞧得挪到了卓雄边上小声说道:“咱猎个大的玩玩?”“有大的鬼才愿意打鸟呢!”这两人是一拍既合,超子迅速解下腰上那个火药袋,一人分了一羊角的黑火药给塞进了枪膛里,压实了火药后,超子又从兜里摸出了四颗锡条,一人分了两颗用土铳打大型猎物并不是不可以,只要枪管的质量够好,在压进足够多黑火药的情况下,配合这种土锡弹是完全可以杀伤的锡弹就是用锡片手工搓成的弹丸,这东西的好处就是被黑火药击发后能够迅速升温变红,当它击中猎物的时候除了贯穿伤之外还带着巨大的烧伤,所以,大型猎物诸如野猪甚至是熊这样的,一旦被锡弹击中腹部后也是必死无疑的缺点那也同样是很明显的,锡密度高,重量大,射程就不会远,弹道同样不好把握

估摸着差不多了,超子端着土铳慢慢站了起来,突然间卓雄把头上的矿灯一拧“唰”得一阵白光刹那间就射了出去,只见一只全身漆黑的东西猛的把脑袋往起一抬,一对绿色的眼睛瞬间被矿灯照住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超子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十五米,加上之前的火药,超子整整放了两羊角的量,这个当量的火药在这个距离已经可以放倒一头潘“呯”得一阵火光过后是刺鼻的浓烟腾空而起,枪支巨大的后坐力让这个退伍侦察兵的手腕几乎都要被震断这一枪响得让查文斌都皱着眉头站了起来,顺着枪响的方向,他低声道:“怎么弄了这么大动静出来”

措不及防的火药把超子的脸大半个都给熏成了黑色,只是猎物没有像它期待的那样应声倒地,那对绿色的眼睛在他扣动扳机的同时一跃而起,足足腾空了两三米高

这一枪,超子,打空了!

那东西非但不逃反而是面向超子的方向扑来,那速度又是极快,电光火石之间,超子只好举起枪托一记横扫过去,那东西却像是能够提前预知一般,在离着他三米远的地方就已落地待超子这一扫又落空,那个黑影再次腾空而起,看那架势是冲着人的喉咙去的,说时迟那时快,卓雄大喝一声:“蹲下!”

侦察兵的反应几乎是普通人的好几倍,超子顺势往下一低,那东西果然扑空,不过它万万没有想到这人的背后还站着另外一个人在那个东西落下的瞬间,一只黑漆漆的枪管已经对准了它

“呯”,又是一枪,卓雄手中的沙喷子几乎都要被炸膛了,他只觉得自己的虎口瞬间就被震裂开了,心里只骂到超子那个王八蛋竟然往里头塞了这么多火药

巨大的冲击力让那个黑东西凌空倒飞了出去,“噗”得一下跌倒在超子的跟前不远处,但是,它只是在原地打了一个滚之后就立刻调转了方向,那飞奔起来的速度比箭还要快等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超子和卓雄面面相觑,第一枪躲过去如果是巧合,那第二枪就是硬扛了,因为卓雄几乎是顶在它的肚子上开枪的有什么东西能正面接住两颗锡弹,而且还混着着一把铁砂,按照超子给的火药当量,这个距离如果是打中人的话,那人的半个脑袋都能给轰没了

两人赶紧过去查看,地上有一滩黑漆漆的血,还有一团带着血的黑色毛发,血迹斑斑点点的洒在了枫树林里头,看路线是往他们的营地方向窜的

超子用手搓了搓那团毛,这种动物的毛他从未见过,便问卓雄:“你看清楚了是什么东西吗?”

卓雄摇摇头道:“没看清,但是它那嘴张的是真大,血红血红的,那样子真像是吃人的”

“中枪了,打到的部位是哪儿?”

卓雄比划了一下:“应该是前胸,它是跳过来的,刚好对着我”

“那就跑不了,被锡条烧穿了肺部还能跑得掉的除非是异形……,我们顺着血挤妈的,竟然还想咬老子,不亲手剁了下酒就对不起手里这杆保卫祖国和人民的钢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