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三十五章 源头

“后来,上面就有人来了,说要我们退出来,再后来,那个地儿就被封了,上千吨的水泥被灌了进去,用了整整三个月(访问本站这些连我都不知道,外围的人很早就被清退了,上面派部队下来做的,我也是听有一次老王喝多了跟我说的可以说现在的幽岭隧道就是用导弹都未必能炸得塌,整座山体全部都是水泥,参与过那次事情的很多都被调走了,留下我们几个也逐渐开始淡忘了”

“那你过来?”查文斌有些不解,不是都说封起来了

“不是赵老弟把我招呼来的嘛,他说你跟他打听,就去我那要来了这封东西我说你的本事真挺大的,怎么看出来那地方不对劲?”

查文斌抱拳道:“乡野匹夫的雕虫小技,看不出个啥,还把您都给折腾来了,我这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该要给老哥赔罪了”

超子打趣道:“哎不对,这事怎么得也要怪赵云霄艾都他大惊小怪的”

赵云霄也是个皮厚的主:“我都好几年没接到师傅的召唤了,我能不卖力嘛?”

众人一通哄笑间,冷怡然已经做好了一桌饭菜,好久他们都没聚在一起了中午大家一高兴,就都喝了点酒,下午就索性不走了,说好晚上就在院里烫火锅吃,卓雄前天去山里打了一条野羊,今天刚好切片涮了

晚饭的时候,冷所长又喝了点酒,脸红扑扑的人也有些醉了,他摇摇晃晃的拿着酒杯站了起来说道:“老何艾你走的还是太早了艾要是你在,估计那混小子也不会那东西给弄到境外去了,哎”

这通话,谁都能听出是话里有话,冷怡然有些不高兴了:“爸,说什么呐最新章节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冷所长有些不高兴,板着个脸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冲着他闺女就吼道:“是,我是管不着,他是个生意人没错,东西也不是偷来的抢来的,但那是国宝,是国宝你知道嘛?”

“冷叔是说我吧,有啥事您大可直说,我是晚辈,都听着如果我有做错的事儿,叔就给我指出来,千万别护着我”

“也是,你现在是生意人了,只管赚钱就好了”

“能往明了说嘛?”

“哎呀,爸”冷怡然赶紧把她父亲按回了座位上,打了个圆场道:“就是喝多了,你们别理他”

超子把酒杯往桌上轻轻一推道:“叔该不会是说那个鼎吧,那不是真品,是个仿品”

“哼”冷所长鼻孔里出来的不知是泡泡还是酒,他指着超子的鼻子道:“你是行家出身,能不知道那东西的下半部分是真货?就算是只有一个脚,它也是国宝!知道鉴定结果了是什么嘛?”

“什么?”

“根据碳14的测定,美国专家认定出土时间是在六千到七千年前,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

超子顿时瘫坐了在了桌子上,他以为那东西充其量也就是个西周货,如果真是冷所长所说的年代,那么这东西的历史要追溯在夏朝以前了,那时候还是属于洪荒神话时代!

“你那东西一到香港就炸开锅了,你以为文物贩子会比你不识货?你当垃圾坑别人,人家是把真宝贝买回去了!让我说你什么好,弄些瓶瓶罐罐的倒卖也就算了,青铜器你也敢碰,这要是有证据,你脑袋都不知道要搬掉几回了你!”

查文斌皱着眉头问超子:“东西从哪里来的?”

超子摸摸脑袋道:“一老农民那收的,当破烂买回来的”

冷怡然说道:“这一次,我爸爸来,还是想让你带他去找那个人,这可能是现今为止发现的时间最早的一尊鼎,所以出土位置至关重要”

“马家坡的”超子回答道

马家坡在哪里?马家坡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山村,一共只有十几户人家,位于幽岭隧道的西边年代到90年代初期,隧道没通车之前,人们要绕行走山路过幽岭,在幽岭的右边山坳里有一个小村庄,那地儿就叫做马家坡地名由来是因为那儿不通车,当地农户要想出来只能依靠马拉背驮,到了现在,马家坡还留下三四户人家,都是一些不愿意搬离的老人

第二天一早,几辆车就一起出发了,去那个那鬼地方淘货估计也只有他超子才能想得出来,一般人是决计找不到的顺着几十年前的老路上去,车子开到了山顶,此处距离隧道已经有一公里远,徒步穿过一条林间小道,再往下走一公里就到了

这里几乎就是一个被遗忘的地方,因为人口太少,所以连基本的通电都没有,留守的人还是靠蜡烛照明几乎人家熙熙攘攘的影藏在竹林里,房子也都是上世纪农村里的土坯放,几只农家土鸡被这群生人撵得到处跑,一条黄色的大狗正在冲着他们狂吠

待超子钻出竹林的一瞬间,那条黄狗和他相识一对,竟然夹着尾巴就不要命一般的逃到了林子里全文阅读新睿宋史

卓雄打趣道:“它被你整怕了”“哈哈”

冷怡然笑道:“你对它做什么了?”

“没什么,那次我来的时候它守着死活不让我进去,我就丢了一个包子给它,只是包子里头我给它加了点料,塞了一点巴豆……”

那只倒霉的狗看见那个混蛋又来了,想必是想起了之前的那番痛苦,宁可躲着也不敢招惹了这就是超子的性格,他才不会管是人还是狗,只要是敢挡他道的,就是阎王老子,他也敢撸一点胡须下来

不远处的庄稼地里有一个驼背的老农正在锄草,超子努努嘴道:“就从他那弄的”

冷所长先先去寒暄道:“老人家,你好啊”

老头回过头一看,丢了手中的活,他认出了超子,连连说道:“稀客啊稀客”

就在这地里,冷所长跟老头拉起了家常:老人今年七十三了,有一个儿子当兵复原在省城安了家;还有一个女儿远嫁到外地了,省城里他呆不惯,觉得还是这大山里头舒坦,就又回来了村子里头现在已经没别的人了,都搬出去了,就他一人和那条大黄狗老头说他喜欢清静,在山里住了一辈子了,也不想再出去,儿子一个月回来看他一次,他则是一周去镇上一次买些生活用品

到最后,终于说起那个鼎的脚,老人说那东西丢在家里有很多年了最早的时候是他们在山里头捡来的,就门口这条小溪的上游,五几年想拿去炼钢铁,土炉子硬是烧不化,又给拉了回来,一直到超子来了,就卖给了他

别了老农,开始朝他说的方向走,这儿山高水急,只能算是小溪,平时的水深也就到脚踝但是到了暴雨天气,山洪跟着哗啦一下来,这种山坳里的水是极猛的,几吨重的巨石都能给冲到下游去

小溪的上游只延续了不到一公里,里面就是老林子了这块地方是属于公家的集体山林,都是些粗壮遮天的大树和让人都钻不进的灌木,自从国家出了封山育林的政策后,这些林子基本就这样保持着原始的状态,已经不知多久没人来过了

再往里钻就要靠柴刀开路了,人是没法走了

冷所长问道:“文斌,依你看,这地方风水如何?”

“不管是阴宅还是阳宅都不适合,就是一荒山野地,依幽岭险恶地势而生,人鬼罕至的地方”

他点头表示赞同,“我也算是有些经验了,这地方不大可能会出古墓,他说这东西是从河里发现的,我想被水冲下来的可能性较大,要不要再进?”

超子和卓雄两人互相用视线做了个基本测量道:“这地方离你们当时封存的幽岭坑洞也不过就两里地的直线,难说的很,今天可以先探路试试,要真想去,我估摸着还得回去准备家伙”

查文斌出乎意料的说道:“这样吧,你们都先回去准备东西,晚上我和大山在山下那老农的家里过夜,我想多问他点事情”

安排好后,超子和卓雄负责采购所需的装备,冷家妇女则负责研究当年的资料,赵云霄因为有事,就先回了省城,留下查文斌和大山两人去了老农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