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三十四章 考古笔记

  话正说着,门外就又响起了喇叭声,一辆黑色越野车就已经杀到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驾车的是一个头发染成棕色的女子,扎着马尾,带着一顶黑色棒球帽,姣好的身材和百褶的皮肤怎么都不能让人把她和另外一个外号:小魔女联系在一起。

  她叫冷怡然,自从查家的小儿子出事后,这是她第一次再来这儿很多年过去了,对于那件事她依旧不能忘怀,今天如果不是送她父亲,她怕是没有勇气再跨进查家这个门的。

  “我能进去吗?”她小声的问着她父亲,这些年她一直埋头扎在研究所里,不愿意出门,家里人也一直着急她的状态,但也都知道她心里的那个结必须要等到他才能解所以,这一次,冷所长也借此机会能让查文斌帮他女儿走出那道坎。

  她父亲冲她笑着道:“走吧,都是老朋友了”冷怡然抬起胸口,深吸了一口气,鼓了鼓腮帮子。

  进门之前,她还是亮出了自己那招牌式的微笑,清了清嗓子喊道:“文斌哥?”

  打开门,一个身影飞一般的冲了出去,是超子,他一把抱起冷怡然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惹的人家不停的捶打着他道:“王八蛋,快放我下来!”

  兴许是很久没有见面了,大家都很兴奋,互相调侃着,互相诉说着查文斌这些年早已看淡了往事,那件事真得怪不得冷怡然,他也笑着打了招呼,但冷怡然面对他的时候依旧是躲闪的眼神。

  客厅里,赵云霄迫不及待的拉着冷所长要他向查文斌解释这封密封了很久的档案。

  这封档案里头的确隐藏了一个很特殊的故事,若不是赵云霄翻出了这封档案,或许它还将继续沉睡下去,因为没有人想再次打开它。

  当年,修建幽岭隧道的时候,一次爆破事故让施工现场送掉了一条人命,但谁也没想到这次事故牵扯进了更多的人,更加没有人想到的是在幽岭隧道的山坳上有一块墓碑已经静静的躺了八年。

  那次事故一半是意外,一半则是人为当工程进展到关键的时候需要炸掉一处豁口,根据当时的地址情况,爆破人员是用足了当量的炸药的,一炮响起过后,发现只是炸出了一个小坑清理过现超他们竟然发现这层“岩石”的下方坚硬无比,有一层用铜水浇筑的夹层。

  那时候的文保意识还没现在这么强烈,施工方调来了钻机打穿了夹层,重新埋进去了几倍当量的炸药轰的一炮,豁口被炸开了,飞出去的乱石夹杂着青铜板如同弹片一样四下飞溅,那个男人就是这样被削去了半个脑袋。

  出事情后,调查组第一时间进驻了现超除了善后更重要的是调查事故的原因而那个被炸开的豁口处则留了一个很大的洞,那洞深不可测,趴在外面老远都能听见里头能传来哼哧哼哧的声音工地里有上了年纪的人说,那里面住着的是一条龙,他们把龙脉给破坏了,所以死了人,这事是要遭报应的后来就没人敢在继续上工了,调查组觉得这里可能是个古墓,于是就把情况交给了当时的考古队。

  那会儿超子还在西藏当兵,这个项目是由冷所长的一个关门弟子,也就是冷怡然的师兄负责的此人名叫王军,是个北京人,毕业后分配到了省考古研究所,长得也是高大帅气,一表人才,尤其在青铜器物的研究上非常有造诣这一次因为有青铜片的出现,所以任务就给了王军,他带着三个实习生进驻到了幽岭的施工现场。

  施工项目遇到出土文物,一般为了不耽误国家项目的工期进展采取的都是抢救性发掘,浙西北一代多战国的贵族墓,出土点青铜器是在情理之中的所以王军一开始也是从这个角度入手,当他来到现场的时候,发现这个坑洞深的有些不可思议,将近一百米的绳子放下去都不能到底而且,现场残留的青铜片无论是从质地还是造型来看,都和他之前所接触的东西不同。

  王军把这个发现上报到了省队,但是却没有引起重视,因为那会儿考古队很忙,人手也确实不足后来发生的那些事,都是在王军留下的考古笔记中整理出来归入档案的。

  那本笔记也夹杂在这封档案里头,那是一本典型的90年代的工作簿,黄色牛皮纸封面的下方工整的写着王军的名字,单位则是省考古队。

  冷所长翻开最后那几页有笔记的部分说道:“从这儿开始看。”

  日记一共有六篇其中前三篇相隔的时间是每天一篇,而四和五隔了一天,最后一篇又和第五篇隔了整整三天前三篇的幅度都不长,简单讲述了当天的工作,根据日记显示,王军是第二天就孤身一人进去了

  93年4月4日阴天

  昨天丈量的深度超过了一百米,个人判断这不是一个古墓,更加像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工程两根一百米的登山索相连,终于探明了初步深度达到了140米有疑点:青铜层是埋在岩石层的下方,岩石的形成需要上亿年,这些青铜层为何会出现在岩石里面,取了样本a1送省队分析青铜铸成时间。

  93年4月5日阴天

  天气继续阴沉,光线不是很充足我一个人下到80米左右一眼不看到低洞内有“呼呼”的声音,但无风,像是某种动物发出的,光线很差,洞内有雾气,能见度很低。

  93年4月6日晴

  天气终于好转,第一次尝试下降到了底部出乎意料的平坦,面积很大,有人为活动过的痕迹,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复杂的多人手和装备都不够,要打报告请示。

  根据冷所长回忆,4月7号这一天,王军回了省城准备找他去汇报情况,但是他和何老带着队伍进了山,没能联系上。

  93年4月8日晴

  负责驻守的一位同事昨晚失踪了,有看工地的人报告说看见他昨晚跳进了坑洞里,我带着陈胜一起下降,没有找到人,只看到现场留下了一力扣纽扣是我们的野外作训服,可能情况有些恶化,明天务必回省城请求增援。

  4月9号这一天,王军再次回了省城,并且报备了公安和上级主管部门,这个都在档案里有记录。

  93年4月10号阴天

  陈胜和李承民昨晚也相继失踪,我已经来不及等到他们的到来了。

  93年4月13号天气未知

  下来已经整整三天了,我已经没有了水和食物,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我能听到救援队的声音,但是这道该死的门封闭住了一切那个让人崩溃的声音又来了,我想,我必须得继续寻找出去的路……

  最后这篇日记上的字迹已经是歪歪扭扭了,那个年代的人都有一手很好的硬笔书法,王军前几篇日记的字很是工整,唯独这篇像是在极端情况下匆忙写出的。

  查文斌掂着那本日记本道:“他现在人呢?”

  冷所长的表情有些僵硬,他似乎很不愿意提起那段往事:“没找到,王军最后一次下去的第二天,我们的救援队就到了,后来甚至出动了军队我们炸开了一道石门,在石门的背后发现了这本笔记,四个队员至今下落不明。”

  “后来呢?”

  “你还记得老王吧”冷所长突然提出了这个名字,查文斌专注的神情里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情:“他当时也在?”

  “在,他就是那个时候来的我们所,上面派下来的那件事闹的很大,进去了两个排的人搜索,结果最终只出来了19人。”

  “我怎么没听我爹提起过这事?”超子插嘴道。

  “不会提的,我们这些人永远都不想再提那件事了原本我们作为科学工作者都应该是无神论的,但那个地方,让我第一次相信了那些不可能的东西的确是存在的后来那里被暂时封闭了,因为104国道是交通命脉,上级决定,把这件事先埋进去,于是也就尘封了整整这么多年若不是你问起那个地方,我想恐怕是不会有人再愿意提起的。”

  查文斌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幽灵,无处不在的幽灵,用你们的话说,可能就是脏东西吧;对我来说,我更加愿意用超自然现象去解释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