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一看吓一跳

  说起冥币这事,或多或少很多人都听过这样一个一直流传着的故事:

  某某人在一条没人的路上走着,看见前面地上有钱,蹲下想捡的时候被人提醒了那是一张冥币这个人离开后不久,又有另一个人看到了,他当做是真钱捡了起来,过了不多久,捡钱的那个人就因为意外去世了。

  这个故事,太多人的听过,同样墩子也听过,他都五十郎当岁的人了,当时就给吓傻了要不是他婆娘拉的快,估计当场就在车厢里死过去了。

  这事,在当时传的是很邪乎的,不光这头,隧道那头也不安生那几天经常有跑夜班车的司机说是在隧道里头听到有女人的哭声,幽岭这名字本来听着就让人发寒,关于那地儿的说法从来就没好过。

  找到查文斌是当天夜里,墩子一家人提着礼品去的,他们跟查文斌没什么交情,也都知道他那人不爱出来,试试看的心态这几年,他越发不喜欢在村子里走动了,他家的事儿大伙儿也都知道,老人们都说那是查文斌当道士的缘故,老天爷在罚他呢。

  查文斌跟这些乡邻们平时虽然不多话,但只要有事去找他,他多半都会办但是仅限于他们解决不了的麻烦,若是给小孩算个八字或是瞧个宅基地什么的,那他是会拒绝的,因为他干这行不图财,也不想泄露太多天机,天谴在他身上应验了太多次了。

  听完了事情,桌子上放着那张墩子带来的钞票,查文斌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东西,你拿走,我这儿不兴这一套事儿,我会,能不能办的好,我也不敢给打包票。”

  墩子一听查文斌答应了,顿时觉得自己有救了,跟志刚他娘就差没蹲下来给磕头让大山把两夫妻送走之后,他就让超子载他去镇上一趟。

  这个独眼龙,查文斌年轻的时候也有所耳闻,跟他的师傅马真人也认识,都是搞那一套东西的,也都懂点,不过在马真人看来,独眼龙充其量就是个泥腿子野路子出生,算不得什么正统,跟现在一些所谓的风水先生差不多,但肚子里算是有点货的。

  独眼龙只有一个养子,他家好找的很,就那个酒坊马真人好酒,以前常去那儿买酒喝,超子也去过,那老头酿的酒劲大,过瘾,比一般商店里卖的包装酒好喝。

  他那养子人算孝顺,家里头正在搭戏台子,独眼龙这把年纪走了,算是喜丧他请了一般唱戏的人过来,围观的人也特别多;独眼龙虽然不是本地人,但平时做的买卖不错,所以来吊丧的宾客也很多人一多,查文斌就皱眉头,其实办白丧事是不易过多人的,人越少反而对死者越好人一多了,阳气就重,虽然不容易犯冲,但是同样会让死去的人亡魂感觉到难受。

  来人也有不少人都认识他们,跟他打招呼的人络绎不绝,查文斌应付着一直走到了灵堂里棺材还没上盖板儿,打算明天一早入土作为晚辈,查文斌给他上了一炷香,他那养子则过来磕头行礼,查文斌顺势把他手一抬轻声道:“借一步说话。”

  隔壁一个房间是独眼龙生前居住的,就在那儿,查文斌掩上门问道:“怎么走的,走的时辰知道吗?”

  独眼龙的儿子也认识他,他老爹走的这事自己也觉得蹊跷,老爷子像是知道自己要死了那一天墩子从他这儿走了之后,老爷子就开始不吃不喝,傍晚让他儿子给烧了一大锅热水泡澡洗澡的时间比平时多了很多,恨不得都把身上那身老皮给搓了下来洗完澡,他就进了自己屋子,里面的门也给反锁了,第二天一早,儿子叫他起床,没人答应,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破门而入后一瞧,独眼龙那老爷子一身紫黑色的寿衣穿着正躺在床上,用手指一搭,人已经没气儿了。

  墩子去找他的事儿查文斌也是知道的,大致上是怎么回事他也明白了用他们那行的话就是独眼龙拦了信件,泄了天机,小鬼把他带走了人什么时候死基本是定好的,那个红衣女子因为墩子的刻意躲避而晚死了一天,也就是生死簿上她多活了一天,这是有违阴间规矩的,这笔账得算在独眼龙的头上。

  人都走了这么久了,查文斌自然是无力回天,别了这里他又让超子匆匆带着他去了墩子家。

  查文斌来了就照直了说:“你之前跟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

  这话一说,墩子的婆娘听了脸当时就绿了,超子轻轻呛了一声,查文斌这才意识到自己问的有问题:“我是说,这个女人你之前认识吗?”

  墩子在这条104国道上跑了半辈子了,这个女子他是真的不认识。

  这边查文斌刚出来,屋子里就开始传出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到底认不认识?”“哎哟”“你给我老实交代!”

  超子吐吐舌头:“你这下把墩子哥给可给害惨了”查文斌一脸无辜的表情:“真不是故意的。”

  车子连夜开到了幽岭隧道,那里已经有人在等他了当年修建这座隧道的时候,赵云霄已经调任到了交通部门,查文斌有些问题想问当年负责这个项目的人赵云霄一通电话下去,几个负责人都已经到了现场。

  那次修路算是大工程,这种大型项目是都是有人员损伤率的,当年修建这座隧道的确发生过一起死亡事故,而这几个人当时也都直接或者间接参与了那场事故的处理。

  车子就停在隧道口的安全带上,幽岭地势很高,一望无际的向四周看去都是漫漫的竹林,无尽的绿色绵延千里这地方除了这条隧道之外就是无人区,关于这个地名的由来则是传说此地经常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超自然现象,加上以前走山路年年死人,人们都说这里到处都是幽灵在飘荡,就取了个谐音:幽岭!

  如果有到过幽岭的人一定会觉得非常奇怪:那就是从隧道那一头穿进来,到这一头出来之后会感觉这是两个决然不同的世界,一下子就跟穿越了一般具体哪不同,我也说不出来,那是一种感觉。

  道路的两边是万丈的深渊,地方上的同志跟查文斌说当年就是在这儿修路基,上面的放石炮的响了,有个刚结婚的男人没来得及跑,就给石头埋了查文斌探头一瞧,那下面杂草丛生,乱石一堆堆的,也瞧不清个什么来。

  不过查文斌还是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个男人被刨出来之后是被一辆路过的货车紧急送到省城医院的并且这件事很快就被封锁了,当时这里还来了一直很特殊的队伍,然后他们的工期被整整封闭了三个月,具体为什么要停工,他们不知道,按道理说,这么大的工程即使出现伤亡也没有停工的理由的。

  这么看来,那么当年送那个男人去医院的最大可能就是墩子,而他就是那个红衣女子的男人当年墩子无意之中替人送了一次命,这回就又被选中了所以,如果遇到有陌生的司机肯搭急救的病人去医院,那还是多感谢感谢他吧,因为一旦这个人没抢救过来,就相当于他之前拉的是一具尸体,装尸体的自然也就是灵车了……

  了解到这儿,查文斌是好处理了的,他只需要替墩子拿掉那个信差的帽子便可了这个做场法事就能搞定,至于那个红衣女子,他想等她头七的时候亲自去一趟本来这事也就这样了,第二天一晌午他正在家中吃饭呢,门外“呼啦”一下来了一辆小车,一个跨着公文包,梳着大背头的家伙窜了进去。

  还没进屋,外面老长一声就喊道:“师傅,我来了!”

  查文斌探头一瞧,谁呢?原来是赵云霄那家伙来了,背后跟着个小伙子手上提着酒肉礼品,赵云霄趾高气昂的指挥他把东西放下就可以出去了虽然他知道查文斌永远不肯收他为徒,但是这丝毫不妨害他对查文斌的崇拜。

  “来干嘛?”查文斌可没那个精力听他缠“我喝口水”接过大山的杯子猛灌了一口后,他从公文包里抽出了一封牛皮纸做的档案袋,那袋子上的火漆封口已经被拿掉了,想必是他干的。

  赵云霄贼头贼脑的把门关上,然后跟查文斌说道:“昨儿接到你电话,我就直接去了局里调当年的档案,所有的道路工程施工档案我们那都有,可是奇怪的人,唯独幽岭隧道的这一封没了。”

  “你这不是嘛?”超子不耐烦的指着那封牛皮纸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磨磨唧唧的等死人了。”

  “嘿,你小子!”赵云霄拍着那封牛皮纸道:“你们猜,这档案到哪里去了?”没人回答,或许是大家根本就没兴趣回答,不过赵云霄依旧很兴奋的说道:“后来,我就觉得纳闷,一查,这封档案竟然放在了考古队今儿一大早,我就跑到了冷所长那儿取了档案,冷老说了,一会儿下午他也来你这儿,这里头的东西路上我拆开看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