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三十二章 帮小鬼送信(二)

  这条道可以说是当时浙西北的交通大命脉,从浙江通向内陆的货物基本都是走这条道,所以说车流量十分庞大,尤其是像墩子驾驶的这种大型货车同样,这条路因为多山路和急弯,道路两边多是居民区,岔口小路多的数不甚数,所以,每年在这条路上发生的交通事故同样是惊人的。

  走这条道的老司机都知道其凶险,所以墩子对志刚反复强调的就是慢慢到什么程度呢?慢到最快只能开到三十码,大货车摇摇晃晃的朝着省城方向驶去他们梦中梦到那个地,也就是百丈镇。

  距离他们出发的地方不过也就三十公里路,以这个速度行驶,个把小时他们就要到了父子俩都很紧张,开车的是墩子叔自己,他把着方向盘的手都在渗汗,越是紧张越容易出事,就这速度在一次会车的时候差点跟人刮擦了,这个小插曲同样预示着今天似乎不是那么的平静。

  我的老家在浙西北,是一个叫安吉的小县城,地域上它属于湖州管辖,但是却又和省城杭州十分接近在行政上,安吉和杭州的分界线是以一座山岭为界的,这个岭有一个十分古怪的名字:幽岭!

  在90年代以前,从浙西北去往外地是沿着高高的盘山公路,要翻阅几座大山,路途遥远不说,路况也是极其险峻,两车交汇处都是靠外面的贴着悬崖走一个不留神,就会滑到悬崖底部,那地方经验再好的司机都是提心吊胆的开,但就是这样,依旧发生过多起血的事故。

  到了90年代初,当地政府打通了几座大山,修建了一条隧道,名字就叫做“幽岭隧道”这条隧道的那头就是杭州境内,这头便是我的老家隧道通车后比过去要节省了不少时间不说,而且路况也相对好了很多墩子叔提醒他儿子道:“过了这个隧道,前面就是百丈镇了。”

  幽岭是个拱形的山路,那一头出了隧道有一段约莫500米的下坡道,下了坡就有一个小镇,那儿就是百丈镇作为连接两省三县的交通要道,这个镇上的人就守着这条公路吃饭公路两边满是林立的饭店旅馆,也有很多土特产铺位,更多的人则直接选择在马路两边摆摊,向过往的司机兜售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很快他们穿越了这条并不算长却很有名气的隧道,下坡路段,墩子叔刻意得把脚放在了刹车上车子前面明晃晃的大灯照得远处一片光亮,小镇的人们早已吃过晚饭,道路两边向往常一样的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排队吃饭的车辆,叫卖声和讨价声响成了一片离着最近的人群还有一百米的时候,墩子把车靠边退下来锁好车门以后,他带着志刚一起往前走,这一百米路走的那叫一个艰难,因为那个在梦中梦到的红衣女子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里。

  那是一个年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她穿着一身火红的连衣裙正在向来往的司机兜售背心和短裤,这是长途司机最常用的衣物墩子有些忐忑不安的走了过去,那女人的摊位不大,衣服也很少,看得出她是刚出来练摊的新手,虽然拿着背心但是却不怎么好意思吆喝,墩子站在旁边看了好一会儿,她也没卖出去一条终于,父子俩鼓足勇气走了过去,那女子一转头也看见了他们父子俩心头那是一惊,这人跟梦中所见的女子长得是一模一样,马上他们就联想到了这女人倒在血泊中的场景,墩子的嘴巴都已经开始抽抽了,那是嫉妒的恐惧那女人看着一对父子盯着自己看,越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都开始红了终于,作为一个刚学做生意的女人她还是努力的开口了:“这位大哥,买衣服嘛?”她的推销技巧实在不怎么好,只会用手平托着衣服放在客人面前,除了这句话,她再也说不出其它的了。

  墩子想起了独眼龙给他的交代,就问道:“衣服咋个卖的?”

  那女人笑道:“十块钱一件”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这或许是这几天来她能做成的第一笔生意墩子蹲下身去,翻了翻那地上的衣服,又问道:“这短裤呢?”女人赶紧帮他捡起一条道:“这个也是十块。”

  墩子没有再说话,拿出了挂在腰上的腰包,他点了几张大钞出来说道:“是第一次出来做生意吧?”女人红着脸,轻声“嗯”了一声,她知道,这些跑长途的司机都喜欢沾点嘴上的便宜解解闷,她也听说过这小镇上的某某和哪些个司机最后成了姘头想着家里躺在床上急需用钱的婆婆,她咬着牙,心想就算是这个人要真占自己一下便宜,只要是能做成生意,忍忍也就过去了。

  “你这一共有多少衣服,我全包了”墩子叔是个节俭的人,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他是从部队里头出来的,心里说到底有个过不去的坎独眼龙那天是这样告诉他的:这个女人命中有一劫,现在已经到时间了,他们两个是被小鬼选中去送信的若是时间到了,这个女人不死,那么小鬼就会抓他们父子俩去抵命唯一能做的办法就是:换一个送信的人让墩子叔去那个女人那儿买一件衣服,然后放到墩子叔的汽车前面,让车轮从衣服上压过去,这样墩子叔就可以跟小鬼交差了。

  至于那个女人,小鬼发现没死会立马安排下一个送信的人,总之她是活不过那天晚上的那女人有些惊喜又有些诧异的看着墩子,半饷她开口道:“一共十件衣服,十件裤子”墩子叔抽出两张大钞递了过去:“这是二百块钱,你拿好,然后赶紧回家,天不早了”女人接过钱,反复的比对着,墩子笑呵呵的补了一句:“放心,假不了,这条道上很多人都认识我的,你赶紧回去吧”女人不敢再去看他,收了钱飞快的整理了一下地上的东西就往回走,她知道一个挂着本地牌照的司机是不会需要这么多衣服的,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女人不敢乱想了,她还得回去照顾卧床的婆婆,她的男人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十年前她刚嫁过来的时候,她的丈夫就在修建幽岭隧道,一次爆破的意外砸中了他的后脑勺,她结婚一个月就成了寡妇。

  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墩子叔赶紧带着志刚来到了车子边,他把所有的衣服都堆在了地上,然后爬上车去发动后八轮重重的从这些衣服上碾过,又把它们卷进了挡泥板,一条条新衣服如同被撕碎的抹布车子开过之后,墩子叔再下车,父子两人把这些衣服堆在了一旁,找了个人少的地方一把火给点了,难闻的化纤味顺着他的鼻子,呛得他直咳嗽看着那个女人离去的方向,墩子叔关上车门默默说道:再见了,多保重,我只能做到这样了这一趟车到厦门整整走了两天,第四天他又从厦门拉了一批货回来,第五天下了高速,他重新上了104国道,这一次他还是要路过那个地方在百丈前面有一个很大急弯,那个弯叫做霞泉过弯的时候,墩子看见前面有个人在招手,那个人穿着红色的衣服……

  墩子吓得一个急刹车,刹车发出了尖叫声,离那女人不足一米的地方,车子停下了定睛一看,这不是那天卖衣服的女人嘛?那个女人走到了墩子的车窗边对他笑着说道:“大哥,我还认得你,谢谢你那天把我的衣服全买了,够我娘的药钱了。”

  墩子有些不知所措,他问道:“你这儿干啥?”天色已经比较暗了,墩子只能看清那个女人的大概,她的头发挡住了半个脸,她说道:“我想回去,你能带我一截嘛?”从这儿到百丈不过三公里路,开车的话分分钟,走路却要半个时辰墩子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他说道:“我这后面有个休息室,你要不嫌弃,就上来挤一下。”

  女人上了车,墩子一路上时不时的都用眼睛透过后视镜瞄着后面的情况,不知怎么滴,他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头皮一阵接着一阵发麻好在百丈镇顺利的到了,那一天镇上没有人摆摊,出奇的安静墩子靠边停好车,那女人下去后站在窗边对他说道:“谢谢大哥,你真是个好人。

  那一天我记错了,其实是九条裤子,十件衣服多给的十块钱我已经放在后座了”墩子和志刚回头一看,后面的座椅上果真有一张钱躺着,等他再转过头看的时候,那女人已经不见了墩子想,好歹她没出事,于是重新启动后,车子钻进了那条长长的隧道刚进家门他的婆娘就迫不及待的告诉了他一个新闻:“你可算回来了,你知道不知道,镇上那个开酒坊的独眼龙死了。”

  墩子一口茶才刚吃进去又喷了出来:“咋回事?”“就昨天晚上死的,据说死的很蹊跷勒,很多人都去看了,等会儿我们也”墩子的心头立刻涌上了一股不安的感觉,那个女人……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就往外跑,拉开车门往后座一钻,那座上有一张冥币正静静的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