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三十一章 帮小鬼送信(一)

  余家三兄弟捡起地上的木炭,用麻布包好,一个个站在查文斌跟前如坐针毡,几个女人早就表示要回娘家暂住一段时间,这闹得尤其是老大家里,根本就不敢再进门了“公门里面好修行,半夜敲门心不惊;善恶到头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

  查文斌指了指已经放亮的天空说道:“记住了,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以后为自个儿多积点阴德吧,那两笔冤死的债都会记在你们的头上!”

  这一出算是暂时告一段落,回到家几人准备休息,折腾了一夜,查文斌已经比以前越发的瘦了昌叔和素素听他说这事算是解决了,也就打算先行告辞,他们的货可还在手上呢昌叔道谢之后约定改日一定会登门拜访就拉着有些不舍的素素上车离开了,虽然昌叔干的是走私文物的买卖,但是查文斌又不是公安,何况超子也卷了进去,这条道上的事儿他没想过过问几个人关上大门,才上床不多时,外面就有人来敲门了。

  这个人我也认识,因为他和我的一个叔伯是战友,我爹结婚的时候他还给帮过忙这个人叫墩子,人如其名,长得五大三粗就跟个树墩子一样结实。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他和我的一个叔伯进了部队,因为那一年国家开始改革开放,到处都在进行大型工程的建设,急需交通运输人才,所以他和叔伯很有幸的成了一名汽车驾驶兵。

  驾驶的车辆就是绿皮大解放,天南地北的跑过很多地方,他和叔伯两人个性决然不同此人虽然块头大,但是心细,开车讲究稳当,所以他速度很慢;叔伯却恰好相反,人个头不大,但做事火急火燎的,一天总能比别人多拉那么一趟车到了。

  八十年代中期,这两人都从部队转业了,当时社会上会开车的人还很少,驾驶员是门吃香的技术活叔伯最后被分配到了政府里,给当时的领导负责开小车;而这个墩子则去了县里的运输大队,开的依旧是大解放,他是响应部队的号召,退伍之后要继续在社会主义建设岗位上战斗,所以他选择了这个略显艰苦的岗位。

  那一年,我父母结婚,婚车就是叔伯的小车,而嫁妆就是由这位墩子叔的大解放拉的,在当时,这是非齿侈的车队了墩子叔在运输队一干就是七八年,而他和叔伯之间的距离也开始越来越大,运输队已经不在是香饽饽了,公家单位的管理弊端开始被逐渐显现以肯吃苦闻名天下的浙江人很快开始私人购买卡车跑运输,刨去油费和维护,剩下的就是自己净赚的运输队终于在九十年代解散了,留下的车辆就地拍卖,墩子叔舍不得干了这么多年的老伙计会成为废品被收购,一咬牙,拿出了这些年的积蓄加上东拼西凑,买下了自己用的那辆卡车。

  从此,他也就成了一位个体运输户但是墩子叔为人耿直,开车又太讲究稳,装货从不超载,跑长途又总比别人要晚个一天到车,所以他一直没在那个黄金年代挣上大钱。当年好多和他一起跑运输的人后来都发了财,唯独他一人依旧在开车但是他有一个记录,从进部队学开车的那一天起,他从未出过一起事故,也从未违反过一次交通法规。

  墩子叔后来又买了一辆后八轮,专门跑集装箱,那会儿浙西北的竹制加工品已经开始出口日本和欧美了因为墩子叔以稳当出名,所以在不是很赶时间的情况下,大多数企业都愿意找他拉货,目的地一般都是宁波港和上海港,有时候也会跑到广州福建或是山东。

  墩子叔有一个儿子叫志刚,比我要大五岁,初中毕业后就跟着他爹跑车,墩子叔想着再过干个几年等儿子成家了,自己就好退休了有一天墩子叔晚上做了个梦,早上醒来的时候,那梦还特清晰的记在他脑子里这梦里的情节是他要送一趟货去厦门,去厦门,他得走104国道在104国道杭州境内一个叫百丈的小镇上,他撞死了一个人,在梦里他清晰的记得那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她是在马路边上摆摊卖衣服的。

  开车的人是很忌讳这种事的,比如我的叔伯经常告诉我但凡是晚上开夜车,尤其是荒无人烟的路段遇到了陌生人拦车,最好是别停下遇到灵车之类的车队,等它开过了之后,记得要鸣笛三下;还有诸如他告诫我不可以把车子停在桥上过夜,什么桥都不行;遇到夜晚突降大雾的路段,一定不能停车,而是要小心翼翼的慢慢开,总之不能外些东西都是他们这些老驾驶员们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开车这玩意是不允许出错的,因为一旦出错,那就是大祸。

  所以,那天早上墩子叔心里就有个疙瘩,他这人一辈子做事就图个小心翼翼,早上吃饭的时候就有点不舒服这一天,他是要替别人跑一趟短途,就在县里头把车子发动之后,他还是有些顾忌,于是就对儿子说:“志刚呀你爹今天有些不舒服,这趟车,换你来开”说着,他就下车想和儿子换个位子,不料他儿子赖在副驾驶上就是支支吾吾的不肯下来。

  志刚这人的个性是完全遗传了他爹,从他摸方向盘那天起,墩子叔给他念叨最多的那句话就是:安全第一看着儿子的脸色也不大好,墩子叔就问了:“你咋个回事?”

  “我不想开?”

  “咋个不想开了?”

  “就是不想开,没啥原因”墩子叔有点来气儿:“哎,你这孩子,给你老子代一天班都不行,将来我死了,你不得只有吃屎了啊”志刚被他爹这么一骂,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憋了半天,终于把原因给说了出来:“昨晚上做了个梦不大好,不想开。”

  墩子叔听着是心头一惊呀咋他也做梦了,连忙问:“梦到啥了?”

  “梦到撞死个女的”

  “在哪撞的?”

  “百丈!”

  墩子叔一把把志刚给拽了下来,“哐当”一声关上门道:“妈的,邪乎了,这车我们不开了!”他没告诉儿子自己也做了同样的梦,因为那样只会让儿子更加的受怕,他就以累了为由跟老婆让父子两人休息几天。

  接下来的三天里,父子俩一趟车都没出,但是每天夜里,父子俩都在反复做着头一天夜里梦到的那个梦,那个红衣服的女人被他们的卡车撞翻卷了进去,后八轮从那女人的脑袋上碾过,脑浆混合着鲜血洒了一地。

  到第五天,墩子叔实在是憋不住了,别说不敢开车,就是走出大门腿都发抖这一天,他寻思着老这样不是个办法,得去找人问问。查文斌他是认识的,那一天就去找了,但恰好查文斌那一天去给余大家准备道场去了没找到人,他那心里就着急,一着急就病急乱投医在我们镇上,有一个独眼龙,年轻的时候出去当了土匪,在湘西剿匪的战役中被打瞎了一只眼睛后来就被判了几年刑,六十年初期被释放,刚好赶上了那一波三年自然灾害,独眼龙是一路逃荒到了浙西北,后来就在我们镇上落了脚这个独眼龙说是在当土匪的时候跟过一位精通算命的师爷学过,会看相,也懂一些门道为这事,文革的时候他差点被打死,因为他是双重身份:即是土匪出身又搞封建迷信,后来在棚里靠吃牛粪喝牛尿装疯卖傻总算捡回了一条小命。

  七十年代末,他收养了个弃婴,后来在镇上开了个酿酒的小作坊为生知道他过去历史的人很少,但是墩子叔知道,因为批斗的时候他的二哥是红卫兵,当年要不是他二哥有心放他一码的话,独眼龙早就被打死了。

  墩子叔就晃到了镇上去找独眼龙,这个独眼龙不知因为那次被批斗的太惨还是别的原因,从那过后就不再替人看相了不过来的人是墩子,独眼龙这条命是他二哥当年救下来的,为了还这个人情,沉浸了三十年后,独眼龙进了后屋拿出了香纸罗盘替墩子叔卜了一卦独。

  眼龙只告诉墩子叔,他的能力有限,这事不简单,是有小鬼要他出去送信,但是他能救他们父子过这一劫,别人的就没法子了并且他说墩子去找他的时间也已经太晚了,小鬼给墩子送到信已经到最后的时间了,如果这信不送出去,那么墩子一家都会有难按照独眼龙的吩咐,墩子叔怀着忐忑的心回了家,前脚刚进门,后脚就有人来找他了,我们当地最大的一个长要他紧急连夜发一批货去厦门这个厂的生意一直是墩子叔承接的,他是没办法拒绝,而且人家给的价格也足够高,墩子叔把牙一咬就想着独眼龙告诉他的话,开着车出去装货了装好货,已经是快要傍晚,自家婆娘给父子俩送来了晚饭吃过饭,两人就怀着不安的心开车那辆后八轮朝着104国道慢慢的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