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三十章 解开的麻绳

  查文斌出手的时候还是往后收了一分,剑锋贴着钵而下,相框外面镶着的钵镜面应声而碎,里头那张照片飘然落下。

  捡起那张印刷有些劣质而微微有些发卷的相片,查文斌用手轻轻擦去了上面残留的钵残渣虽然照片只是身份证头像放大的,人物有些模糊,可依然能看得出这照片主人脸上那饱经风霜的神情或许在拍这张照片的时候,他的眼神里透露的是对天伦之乐的晚年生活的向往,而如今,更多的,则是空洞的绝望。

  超子和素素两人是站在进门的右侧,那里有一个房门是通向卧室的,门被紧闭着当初建这座房子的时候,大儿子曾经许诺这间屋子是留给老余的,可如今这里已经成了堆放粮食的仓库,他们宁可就这样随意的使用也不愿意给露宿街头的亲爹留半片瓦砾。

  “活着,不就是为了一张脸嘛?死都死了,你这张老脸也该拉下了别抱怨,也没啥可抱怨的,他们再不孝好歹你还有儿子,我呢?”查文斌看着那照片,嘴唇微微抖了抖,闭着眼睛朝上吸了一口气有些自嘲道:“我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

  突然间,他转身抓起了桌子上的一个酒杯,“砰”得一声擦到了地上“我又该找谁去算账!我是不是也该到处去找人来填命!”

  蹲在地上,查文斌抱着自己的脑袋,他在哭,大声的哭,有一半是因为老余的死,更多的则是对自己的那一份无奈这压抑了多久了,他原本不是一个喜欢出门的人,家对于他来说才是最舒适的,不知是从何时起,他越来越害怕回来了,越来越怕那些特殊的日子,那座查家的祖坟山上,有那么两座孤零零的小坟包,那是针一样的扎在他的心坎里。

  素素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绣花的漂亮纸巾,她想拿给地上那个啜泣的男人,超子轻轻拉住了她的手臂,朝她摇了摇头。

  “他很伤心”素素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超子,虽然从第一眼看见查文斌的时候,她就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背后一定有很长的故事,只有经历过生死磨难的男人才会有那样一双深邃的眼睛,不仅是深邃,而是绝望中又透露着一丝消,消中又夹杂着一丝绝望。

  “让他呆会儿”超子没有跟这个小女孩解释,但是她却从超子那儿读到一点信息,这个男人的经历是非人的。

  查文斌起身看见桌子上有酒,转身进了厨房找来两个大碗,咕噜噜的倒了满满两碗,他两手各拿着一只碗在空中互碰了一下说道:“来老哥,干!这碗酒是我送你上路的,有些事,不要为难做弟弟的,都是苦命人你若是还没被仇恨蒙蔽了心智,喝了这碗酒,好好走你的黄泉路,下辈子投胎去个好人家”他举起那碗酒扬起脖子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伸出袖子擦了擦嘴唇,另一只手还拿着另外一碗酒,身子已经有些摇晃,都撞到了板凳,好在扶着桌子才没摔倒。

  素素很小的时候就被接去了香港,这种豪饮她只在电视作品里看见过,不禁瞪大了眼睛问道:“查大叔酒量这么好?”

  超子已经做好随时把他扛回去的准备了,他苦笑道:“平时滴酒不沾,这是何苦呢?”

  “来!老哥”查文斌端着那只大碗摇摇晃晃的对着相片说道:“现在你我人鬼殊途,这碗酒就当是买断这一世的情缘,若是老哥不为难我,天亮之前你便去吧我等五更鸡鸣,若是你还在,那么就别怪我要替天行道了”说完这句,查文斌又扬起脖子咕噜噜的干完了这碗酒整整两大碗,约莫六两高度白酒不到两分钟全都下了肚子,从喉咙一直烧到了肠胃,从今生烧到了来世。

  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一股子浓浓的酒味从喉咙里往外一冲,又硬是被他咬着牙一口气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扶着桌子,他的手臂不停的颤抖着,超子没有上前去扶,他也不准素素去扶,因为这一刻的查文斌要活得像一个男人。

  “呸!”从他嘴里吐出一口夹杂着胃酸和酒精的混合物,查文斌通红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喃喃道:“我还替天行道,替天!哈哈,老天爷你他们算个什么东西!”

  “咔嚓”一道闪电落在了院子里,一记惊天的炸雷响起,震得桌子上的贡品都在微微抖动素素吓得“啊”得一声,直往旁边那人的怀里一钻……。

  超子有些得意的小声对着怀里的美人打趣道:“你终究还是钻了……。”

  “啊”素素这才反应过来,一张涨的通红的小脸迅速从超子的怀里抽了出来“坏蛋”她羞骂道,很快她的目光就又重新落到了那个趴在酒桌上的男人,他的嘴里不断的吐出难听的脏字,她很难想象一个看似如此有修养且还带着些仙风道骨的男人也会骂娘。

  一阵子幽然响起的抽泣声突然在他们旁边传来,那是一个苍老的声音,时断时续,就在他们一墙之隔的房门后面。

  素素伸出手指了指那扇门轻声的对超子说道:“那后面有个人蹲在地上哭,我看见他脖子上缠着一条长长的麻绳。”

  超子把她往自己身后一揽道:“别怕,有文斌哥在,没事。”

  那边查文斌踉踉跄跄的起身,提着七星剑,醉醺醺的朝着大门口走去,临出门前他摸出一张符交到超子的手里:“贴在大门顶上,天亮之前,要哭声还没停,就烧了它。”

  超子接过那张符纸,上面是用黑色笔墨画在一张红色纸上的,以往这种符他从未见查文斌画过,但又觉得有些熟悉,在哪里见过半饷,他终于想起来这张画得有些乱七八糟的符究竟是出自哪里了,它有着一个让鬼都不寒而栗的名字:灭魂!终于,他有一点参透了那本《如意册》,从那本七十二字的天书里悟出的第一样东西便是这道符。

  “差大叔,你去哪儿”素素飞奔着跑了出去,她顺着查文斌一道越走越远,只留下超子一人独自守在余家大宅子里头他有些不耐烦的敲打着那扇门,恶狠狠的骂道:“哭哭哭,就知道哭,小爷要不是看在文斌哥的面子上才懒得等到天亮你要把我吵烦了,我现在就点了它!”

  超子的杀气是查文斌这群人里头最重的,杀气这玩意有一部分是天生的,就像李逵和张飞,虽然莽撞,但是一般人瞅着就怕,这就是杀气俗话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有七分,因为人阳气重,火气旺,属阴的脏东西是躲避不及的超子这种人大夏天的打个赤膊去坟地上过夜绝对不会有野鬼来找他麻烦,他这种性格,你要是惹了他,第二天就能拿把锄头刨开你那个坟包。

  被他这么一吼,那哭声到还真退,过了不多久,超子靠着那墙壁就睡着了睡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的,超子看见那门好像开了,从里头出来了一个个子不高,还有点驼背的老头这老头他瞧着有些眼熟,想了想,哦,终于想起来了,抬头就说道:“哎,你不就是照片里的那个人嘛?”

  那老头的脖子上缠着一圈麻绳,他蹲下来对超子说道:“小兄弟,帮我个忙,我被这东西套在脖子上,既走不出去也喘不过来气儿,你给我解开行不行?”

  超子这人是胆大心细的主儿,他可不傻,当即就知道这不是个人,跟着查文斌混了这么久了,什么样的他没见过,不仅不怕还抽着插在怀里的匕首往那老头脖子上一抹,绳套这就被切断了。

  超子收起匕首说道:“你这老头,我说你什么好,你这绳子本来应该拿去抽你那几个不孝的儿子,反倒往自己脖子上套对了,好像就这条破绳子被我捡去了还差点坏了我一桩买卖,做人得时候凶一点,做了鬼呢就消停点。”

  “老朽给小哥赔不是了,现在想通了,天亮了,我得走了。”

  道场上查文斌已经回来有一会儿了,他一直盯着那块被吊着的灵牌,就在刚才,那根缠着灵牌的墨斗线突然断开了,好在他眼捷手快接住了灵牌,这会儿已经重新放在了供桌上。

  有一根粗壮的木头已经被砍成了三截,这是老余上吊的那根。

  “你们哥仨,一人拿一截过去烧,要一直烧成木炭然后用水浇灭了,再用白色的麻布包好了拿回家,放在自家的供桌上,连同你们爹爹的牌位放在一块儿每逢初一和十五,至少一炷香,哪家少了都不行,守孝三年,各家方才可以平安。”

  余家三兄弟哪还敢不从,就差给查文斌跪下磕头了,忙完这一切,已经是天空泛白,村子里的公鸡开始打鸣了。

  超子擦了擦有些肿胀的眼睛,自顾自道:“居然在这儿睡着了”起身的时候,有东西从裤腿上掉了下去,捡起来一看,那是一截断了的麻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