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二十二章

  在飘满经幡的高原上多少个虔诚的朝圣者,他们跪倒在雪山前,转动着经轮,呤诵着箴言吉祥的鸟儿,越过长空,召唤着圣洁的灵魂。

  一枚莲心被查文斌小心翼翼的捏在手中,他知道,手里这东西的分量有多重,五口简装棺材被互相累积在一起堆放着,他就靠着这些棺材看着窗外绵延起伏的雪山。

  眼角的泪还未来得及滴下就迅速的被风干,高原上空的冷就和刀子一样划过他的脸庞,凌乱的头发后面是一张消瘦的脸,深陷的眼窝里有太多的故事隐藏。

  当飞机飞抵营房的时候已经有全副武装的人员待命,轰鸣的吉普车上坐着几位表情焦急的男人,他们肩膀上的星星意味着这是军衔不低的高级军官。

  当查文斌扶着登机梯缓缓而下的时候,有一位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男子快步走了上前,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相见了。

  “如何?”

  查文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去扶住了卓雄推出来的那一截棺材。

  当两人抬着第一口棺材走向不远处的营房,那人又说了一句:“大山已经醒了”查文斌这才停下了脚步,顿了顿,也仅仅是汪了几秒而已。

  全然不顾那一票高级军官和黑衣人焦急的神情,他也不准任何人动那几口棺材,只是和卓雄一起一次又一次往返五口棺材被整齐的停放在了帐篷营房里,长条的板凳架着这些棺材,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没有三天,棺材是不能碰到土地的。

  两人就把这儿当做了灵堂,他跪着朝着五口棺材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卓雄也跟着照做了这个头,他们必须得磕,因为这是五个人用命换来的一切,没有他们血的牺牲,谁也走不出那座伏地冥宫。

  “我有几个要求”他知道自己那个黑衣人一直站在自己的身后。

  “请说,能力范围之内的,照办。”

  “第一,这五个人我要你帮我运回老家;第二,东西的确拿到了,但是管不管用,我得先在超子身上试;第三,拿走东西后从此我不想跟你们再有任何瓜葛。”

  “前两条好办,第三条取决于第二条的结果。”

  “无论是什么结果”查文斌站起身来指着眼前的那些棺材道:“在你们眼中,他们只是棋子,是随时可以被拿来牺牲的我,同样也是一个小卒,但是南龙龙脉的位置只有我知道。”

  黑衣人冷笑道:“你拿这个来威胁?龙脉,哈哈!”

  “听起来是很虚无缥缈对吧?风水不仅可以杀人,也还可以断送江山,信或者不信皆有人来选择,就和你们选择相信我手中的这个一样”摊开掌心,他的手中是一枚晶莹剔透的莲心。

  “好!”

  病房里,睡熟的超子比之前还略微胖了一点,久未见光的他嘴唇都是粉白色一支注射用的针筒被小心翼翼的扎入了莲心,破壳的那一瞬间,整个病房里都弥漫着一股莲花的清香。

  顺着针头,提取出来的液体对着超子的嘴角:一滴两滴三滴,他的嘴唇微微抽动了一下……。

  有很多东西是无法被复制的,即使你拿到了真品由天地间最圣洁的灵气孕育出来的莲花才有可能唤醒沉睡的人心,圣莲净水就和那些成列在历史博物馆里的孤品一样,天下唯此一件。

  它不是超子今天弄回来的那件三角青铜鼎,这个只是一件完美的当代艺术复制品。

  超子在省城一直有一家古玩店,好久没有去店里的他都快要被这个江湖遗忘了,从回来后,他只觉得自己神清气爽,浑身有用不完的精力在家里呆了没多久他就拖着卓雄去了省城一趟。

  他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古玩收藏市场突然就开始大热了起来,这条街上几位手里有货的老板都被扫空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或者根本就是赝品。

  在资本利润面前有了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有了百分之百的利润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嘛,他们就敢冒上绞刑架的危险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在这个经济情势一片大好的2000年,一件元代青花瓷只要倒一倒手那就是一台进口小汽车赚进了袋里。

  这些在超子看来那都是不错的东西而已,仅仅是东西在他眼里,唐以前的可以被称为是上品,再往前的秦汉时期那就是极品,特别是玉器,可谓是登峰造极,尤其是以金缕玉衣为代表要说再往前的春秋战国时代,那基本就是国宝了,任何一件拿出来都是价值连城,贵族横行的年代,造就了一大批精品中的精品但是干他们这一行的都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神器的存在,那便是商周时代。

  唐宋以后的东西在市场上流通的偶尔还能见到一两件,明清的是主流,要说谁手上出现了汉以前的玩意,那基本就是土夫子的杰作,谁家宝贝能从上至下传了二千年还不弄丢?

  超子所在的那条街原来是南宋临安府的黄道,也就是御街,是皇帝老儿出行的地方这地方有一片花鸟市超影藏花鸟市场后面的一条小破街便是当地地区最大的古玩交易市超现在这里已经被改建成了吴山通宝城。

  超子的店铺也在那儿,他才回来就先后有几个老板过来登门拜访,看样子,那些人是等他好久了做这个行当的,关门一两年不开张的很正常,因为好的东西都得自己去收远到边陲疆界,近到乡下田头,只要能淘到真货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说的就是这个行业。

  超子因为眼睛独到,又有经验,加上他老爹是圈内的泰山北斗,所以手里的确也有一批好东西,但他有一个规矩,就是从来不碰来路不明的东西而且因为过去干过考古,中国的古墓基本是十室九空,所以他非常憎恨盗墓贼。

  几个老板都是问他来问货的,说是最近省城来了一个香港人,出手非常阔绰,这条街上但凡像样一点的东西都被他买光了,而且最近还联系了一批当地的土耗子们问他们大肆收购冥器。

  浙江自古就是鱼米之乡,富庶之地,从新时期时代的良渚玉文化到春秋的吴越文明,这里的贵族墓葬群之多,出土的藏品之精美,唯有黄河流域可以媲美这半年来,省内的古墓大肆被盗,而收购者就是那个港商。

  超子听完气不过,他的店里有一件东西是从废品收购站里淘来的,那是一具三足的青铜鼎他得到那东西的时候只剩下两个脚,上半部分也已经缺失,用了几包烟钱就给拉了回来原来省城博物馆里有个文物修复专家,专攻青铜器,是何老的得意门生之一,超子就把这件东西拉到他那儿让他给修复了根据剩下的那两只脚和鼎的底部判断,此物的实际年代应该是在战国,甚至还要靠前,从缺失的体型来看,这东西当时至少也是个王侯级别的人用的,因为鼎是所有青铜器中最能代表至高无上权力的器物,中国最早一统天下的权力的观念就与鼎的诞生有直接关系。

  如果说现存的每一件青铜器都是国宝,那么青铜器中的王便是鼎了古董这玩意,不仅比的是年代材质和造型,更加珍贵的是其背后的历史,这件残缺了三分之二的青铜器被修复后一直放在店里充当门面用,而经手修复的人在做旧方面的功底算得上是国内第一人,可以说,不是行家中的行家是根本瞧不出来的。

  超子最痛恨的就是盗墓贼,所以他放出风声说自己手上有个鼎要出手,现在等得就是那个港商上门如果对方没瞧出破绽,超子就打算狠敲他一笔,如果敲出来了,那就准备给他来顿黑的,总之不留点教训给他,是绝不会罢手的。

  查文斌对此一无所知,他要知道了,铁定不准让超子惹事,才刚醒就打算要搅得不安宁,以他的个性是会将那个混小子逐出家门的,因为他还有更多的事要做:那两本被烧掉的线装书,这里面的东西实在是让他太难以接受了……,那基本就是国宝了,任何一件拿出来都是价值连城,贵族横行的年代,造就了一大批精品中的精品但是干他们这一行的都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神器的存在,那便是商周时代。

  唐宋以后的东西在市场上流通的偶尔还能见到一两件,明清的是主流,要说谁手上出现了汉以前的玩意,那基本就是土夫子的杰作,谁家宝贝能从上至下传了二千年还不弄丢?

  超子所在的那条街原来是南宋临安府的黄道,也就是御街,是皇帝老儿出行的地方这地方有一片花鸟市超影藏花鸟市场后面的一条小破街便是当地地区最大的古玩交易市超现在这里已经被改建成了吴山通宝城。

  超子的店铺也在那儿,他才回来就先后有几个老板过来登门拜访,看样子,那些人是等他好久了做这个行当的,关门一两年不开张的很正常,因为好的东西都得自己去收远到边陲疆界,近到乡下田头,只要能淘到真货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说的就是这个行业。

  超子因为眼睛独到,又有经验,加上他老爹是圈内的泰山北斗,所以手里的确也有一批好东西,但他有一个规矩,就是从来不碰来路不明的东西而且因为过去干过考古,中国的古墓基本是十室九空,所以他非常憎恨盗墓贼。

  几个老板都是问他来问货的,说是最近省城来了一个香港人,出手非常阔绰,这条街上但凡像样一点的东西都被他买光了,而且最近还联系了一批当地的土耗子们问他们大肆收购冥器。

  浙江自古就是鱼米之乡,富庶之地,从新时期时代的良渚玉文化到春秋的吴越文明,这里的贵族墓葬群之多,出土的藏品之精美,唯有黄河流域可以媲美这半年来,省内的古墓大肆被盗,而收购者就是那个港商。

  超子听完气不过,他的店里有一件东西是从废品收购站里淘来的,那是一具三足的青铜鼎他得到那东西的时候只剩下两个脚,上半部分也已经缺失,用了几包烟钱就给拉了回来原来省城博物馆里有个文物修复专家,专攻青铜器,是何老的得意门生之一,超子就把这件东西拉到他那儿让他给修复了根据剩下的那两只脚和鼎的底部判断,此物的实际年代应该是在战国,甚至还要靠前,从缺失的体型来看,这东西当时至少也是个王侯级别的人用的,因为鼎是所有青铜器中最能代表至高无上权力的器物,中国最早一统天下的权力的观念就与鼎的诞生有直接关系。

  如果说现存的每一件青铜器都是国宝,那么青铜器中的王便是鼎了古董这玩意,不仅比的是年代材质和造型,更加珍贵的是其背后的历史,这件残缺了三分之二的青铜器被修复后一直放在店里充当门面用,而经手修复的人在做旧方面的功底算得上是国内第一人,可以说,不是行家中的行家是根本瞧不出来的。

  超子最痛恨的就是盗墓贼,所以他放出风声说自己手上有个鼎要出手,现在等得就是那个港商上门如果对方没瞧出破绽,超子就打算狠敲他一笔,如果敲出来了,那就准备给他来顿黑的,总之不留点教训给他,是绝不会罢手的。

  查文斌对此一无所知,他要知道了,铁定不准让超子惹事,才刚醒就打算要搅得不安宁,以他的个性是会将那个混小子逐出家门的,因为他还有更多的事要做:那两本被烧掉的线装书,这里面的东西实在是让他太难以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