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二十一章 黑子,回家

  在道教的护卫神中,有一种专门用于镇守道观山门的天神,总计有四位,其中一位便是朱雀。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这句话,但凡是提到道教,都会有人背出“两仪”就是“阴”和“阳”道教认为太极动生阴阳,天地不过一阴一阳而已,但在“阴”和“阳”内部仍然存在阴阳互动的作用,还是会继续演变,总计会有:太阳太阴少阳少阴四种变幻所谓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阴阳互包,太极也根据这四者运动的方向,南方就是朱雀,这种四象运用在建筑上多是风水学,一般是“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也叫做左活右通前聚后靠,极少会出现形象具体的四象神兽,只有青城山天师洞前有这样一座神殿,以四象为神,镇守山门。

  《仙经》描绘太上老君形象时说:左有十二青龙,右有二十六白虎,前有二十四朱雀,后有七十二玄武加上之前塔中出现的辛饶莲花生图,查文斌越发觉得这其中的关系大有可能是他推断的那样。

  关于哪种宗教是正统的说法争论由来已久,无论是儒释道还是西方神教,纠其传说和起源进行对比,人们会发现它们虽然源起不同的种族和地域,文化背景也各不相同,但是它们互相之间的相似之处又有太多太多,就和那个既简单又复杂的“卍”字符号一样,这让人不禁有太多的遐想空间。

  另外的三处角落都被清理了出来,青龙玄武和白虎三位尊者都被雕刻的栩栩如生,若是此塔是出现在中原地带,查文斌的心头不会有半点疑惑,可这里是佛教盛行的,苯教的发源地!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最中间的那个宝塔的顶端,也就是卓雄用绳子捆绑着的地方,是一条蛇身人面的石雕在中国,关于这个造型的人物有男有女,女的名为女娲,而这座雕塑是男性,他的名字就是:伏羲!

  时空地域的错乱,让两种文化在此地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佛中有道,道下有佛,佛即是道,道又生佛。

  卓雄扯下的铃铛和大山那枚如出一辙,在没有产品标准化的古代,完全接近的两样东西可以被视为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原来,这枚扣着大山那一丝魂魄的铃铛是来源于此处。

  大山的背景是什么?查文斌知道,那个远古氏族流传到现在唯一的血脉,应龙的后人云大祭司曾经说过他们来自于遥远的青藏高原,迁徙下来的族人后又分为了两支,其中一支落在了昆仑,而另外一支则去了巴蜀,但王始终只有一个。

  中国的汉族历史上一共产生过两段神话:昆仑和蜀山前者描述的大约是在5000年前,后者则在3000年前左右,这两段神话是唯一有各自体系的,流传最广的,野史最多的也都是这两段道教体系的神仙班列深受这两段神话的影响,谁也不能具体解释为何道士的符能够驱邪治铂道士的咒语能够安神招魂,他们扔下的龟壳和铜钱能够占卜预测,他们的仪式能够祭祖告天。

  想到这儿,查文斌明白了几分,这里或许有精通道文化的高人曾经来过,他是来追寻自己手中的圣莲净水还是有其他目的?又或者,这里才是一切的起源,5000年前的文明早已没有了记载,华夏能够追溯的有文字描述的历史只能是那么久,再往前?谁也不知道,出土的文献和民间的传说把他们定格在了那段时间,再早的就被称为了洪荒时代。

  历史,这不是他的强项,也不是他的兴趣所在他要做的,就是归还那枚缺失的铜铃,这是定数。

  五具尸体,以自己的生命作为四象重启的引子,终究他打开了通向顶端的大门。

  “我有些明白了,卓雄你把这枚铜铃放到西边去,它应该是从那儿取下来的。”

  卓雄接过铃铛,诧异的问道:“你不是说这里面有他的魂魄么?”

  “这里是他的家,招魂不就是为了要让魂魄回家么?我想这枚铜铃之所以会扣住大山的魂,那是因为他不能散在他不应该去的地方放吧,如果魂归原位,我想,或许这净水他便用不到了。”

  卓雄如法炮制的倒挂在飞檐上,那孤独的圆环也不知肚子摇晃了几千年,当铃铛被重新挂上去的那一刻,“叮”得一声,那么的清脆。

  风雪此时也退,原本厚重的云层刹那间被太阳冲破,投射到莲花峰的主峰山顶一阵炫目的刺眼过后,玲珑九重宝塔的塔顶闪过了一道金光,被折射过来的阳光散满了整个宝塔,被沐浴在金光中的卓雄隐隐有了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放佛自己就到了天国一般。

  铃声不再是那么的杂乱,它们响起了有节奏的碰撞,顺着这个节奏,查文斌的嘴里开始哼出了一段词:天地有数混沌初分……”不知不觉,顺着这个节奏,他哼出的竟然是《如意册》中的那七十二字真言。

  站在吊桥上的查文斌完全沉浸到了另外一个境界,无数的天地灵气开始涌入自己的每一个细胞,脑海中一个身着青衣的男子凌空悬于吊桥边缘,左手画圆,右手写符……。

  而卓雄在那塔顶半蹲着的,好不容易从强光中睁开眼,他却看见吊桥之上有五人正在冲着自己微笑,他们的身体呈半透明状玄和袁敏手扣手,侏儒和大宝一前一后,他们的中间是拿着转经筒的扎褐,只是他的帽子上多了一个金色的“卍”字。

  卓雄想喊他们的名字,却发现自己的喉咙被堵住了,他使劲的挣扎着要跳到吊桥上又发觉自己不能动弹。

  那五人冲着自己挥挥手,又转身并肩开始走向吊桥的那一头,茫茅山间似乎有一条金色的大道,漫天的佛号开始奏响,一直到那五人的身影逐渐消失不见。

  “文斌哥!他们在你身后!”卓雄的喉咙在嘶哑了很久之后终于发出声音了,他用尽了力气冲破了那层堵塞。

  查文斌被他这么一喊,如梦初醒般转过了身去,之间那吊桥之上还残留着也许水渍,那是人的脚印不属于他,也不属于卓雄。

  抬头看着塔顶的那一片投射过来的金光,不落神殿终于出现了。

  事后,查文斌告诉卓雄,所谓的不落神殿和伏地冥宫指的就是那座九重玲珑宝塔塔内即是冥宫,能够破阵走出塔的看到的便是不落神殿,不识宝塔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塔中。

  不久后,一架直升机摇摇晃晃的悬停在了宝塔上方……。

  与此同时,军分区疗养院某特殊病房里,一阵懒腰声过后,一个粗狂的声音喊道:“我这是在哪儿?文斌哥!超子!卓雄!”

  半个月后,浙西北查家大院,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正在收拾着院子里的枯枝落叶,这个价有好些日子没有人来了。

  “开门开门!”门外响起的是急促的敲门声和响亮的喇叭声。

  大山摇头晃脑的打开门,一辆黑色的普桑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直接窜进了院内,驾驶室里探出了一个贼头贼脑的家伙道:“文斌哥回来没?”

  “没,他去后山了。”

  “那就好!”打开后备箱,里面是一只三角青铜鼎,上面还未清除的泥土预示着这玩意刚从地下出来不久。

  卓雄拍了拍那只鼎,有些不自信的问道:“能行吗?”

  “瞎子你放心,就那个港农绝对看不出来,这鼎的下半部分是真货,上半部分我找到的行家做的”他一边把鼎往外拖一边骂骂咧咧道:“让这小子专门净干那些个欺师灭祖的活,不知道多少老祖宗地下的东西都被那几个孙子给倒腾到国外去了,这回不宰他狠一点,对不起我胸前的五角星!”

  后山,查家组坟地,一座新坟显得特别大,这是一座合葬墓墓碑前,有一位头发凌乱的男子正在烧着纸钱,最近每天他都要来一次,不光是这里,还有围起来的那三座每座坟前他都要呆上半小时,陪他们说说话,给他们烧烧香。

  不说话的时候,他就靠在墓碑边看一本很破旧的线装书,一个星期过去了,那本书终于被他翻到了最后一页。

  查文斌想了想还是掏出了火折子,先是走到了师傅马真人的墓前烧了一本书,那是从道袍里发现的,接着他又走到了那座合葬墓前烧了另外一本。

  “有些事,还是让它永远埋在土里吧”这是他最后跟那座墓碑说的话,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拿起装贡品的篮子,查文斌吹了个口哨道:“黑子,回家……”嘴里开始哼出了一段词:天地有数混沌初分……”不知不觉,顺着这个节奏,他哼出的竟然是《如意册》中的那七十二字真言。

  站在吊桥上的查文斌完全沉浸到了另外一个境界,无数的天地灵气开始涌入自己的每一个细胞,脑海中一个身着青衣的男子凌空悬于吊桥边缘,左手画圆,右手写符……。

  而卓雄在那塔顶半蹲着的,好不容易从强光中睁开眼,他却看见吊桥之上有五人正在冲着自己微笑,他们的身体呈半透明状玄和袁敏手扣手,侏儒和大宝一前一后,他们的中间是拿着转经筒的扎褐,只是他的帽子上多了一个金色的“卍”字。

  卓雄想喊他们的名字,却发现自己的喉咙被堵住了,他使劲的挣扎着要跳到吊桥上又发觉自己不能动弹。

  那五人冲着自己挥挥手,又转身并肩开始走向吊桥的那一头,茫茅山间似乎有一条金色的大道,漫天的佛号开始奏响,一直到那五人的身影逐渐消失不见。

  “文斌哥!他们在你身后!”卓雄的喉咙在嘶哑了很久之后终于发出声音了,他用尽了力气冲破了那层堵塞。

  查文斌被他这么一喊,如梦初醒般转过了身去,之间那吊桥之上还残留着也许水渍,那是人的脚印不属于他,也不属于卓雄。

  抬头看着塔顶的那一片投射过来的金光,不落神殿终于出现了。

  事后,查文斌告诉卓雄,所谓的不落神殿和伏地冥宫指的就是那座九重玲珑宝塔塔内即是冥宫,能够破阵走出塔的看到的便是不落神殿,不识宝塔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塔中。

  不久后,一架直升机摇摇晃晃的悬停在了宝塔上方……。

  与此同时,军分区疗养院某特殊病房里,一阵懒腰声过后,一个粗狂的声音喊道:“我这是在哪儿?文斌哥!超子!卓雄!”

  半个月后,浙西北查家大院,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正在收拾着院子里的枯枝落叶,这个价有好些日子没有人来了。

  “开门开门!”门外响起的是急促的敲门声和响亮的喇叭声。

  大山摇头晃脑的打开门,一辆黑色的普桑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直接窜进了院内,驾驶室里探出了一个贼头贼脑的家伙道:“文斌哥回来没?”

  “没,他去后山了。”

  “那就好!”打开后备箱,里面是一只三角青铜鼎,上面还未清除的泥土预示着这玩意刚从地下出来不久。

  卓雄拍了拍那只鼎,有些不自信的问道:“能行吗?”

  “瞎子你放心,就那个港农绝对看不出来,这鼎的下半部分是真货,上半部分我找到的行家做的”他一边把鼎往外拖一边骂骂咧咧道:“让这小子专门净干那些个欺师灭祖的活,不知道多少老祖宗地下的东西都被那几个孙子给倒腾到国外去了,这回不宰他狠一点,对不起我胸前的五角星!”

  后山,查家组坟地,一座新坟显得特别大,这是一座合葬墓墓碑前,有一位头发凌乱的男子正在烧着纸钱,最近每天他都要来一次,不光是这里,还有围起来的那三座每座坟前他都要呆上半小时,陪他们说说话,给他们烧烧香。

  不说话的时候,他就靠在墓碑边看一本很破旧的线装书,一个星期过去了,那本书终于被他翻到了最后一页。

  查文斌想了想还是掏出了火折子,先是走到了师傅马真人的墓前烧了一本书,那是从道袍里发现的,接着他又走到了那座合葬墓前烧了另外一本。

  “有些事,还是让它永远埋在土里吧”这是他最后跟那座墓碑说的话,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拿起装贡品的篮子,查文斌吹了个口哨道:“黑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