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二十章 大山的铃铛

  这不是血,是人的精魂,这也不是普通的莲花,而是……查文斌想起了那个老喇嘛,当他从狼的怀抱里捡起扎褐的时候,不知他的眼里看到的是何物,仅仅是一个婴孩吗?他会不会也是这盘棋里的棋子?有太多的谜团等着他出去解开,绽开的雪莲此刻叫做“血莲”更加合适,幽幽的红色不仅没有丝毫的血腥,反而更加多了几分生气白色的花瓣,粉红色的脉络,圣洁的的莲花犹如不染尘世的仙子,可这在查文斌的眼里却像级了是一朵嗜血的恶魔花。

  花盘下是还未成熟的莲盘,七个形状大小均匀的孔簇拥着中间一枚晶莹剔透的果实,肉眼都可见其中的液体在轻微的摇晃,娇嫩万分卓雄轻轻用匕首切割下来,查文斌用锦帕细细包好,这么多条人命,换来的就是它:莲心!莲心被取出的瞬间,那花瓣又开始自顾自的合拢,脉络上的红色也同时开始退却,不多久,它就成了一株花骨朵,也不知下一次绽放是在何时。

  古老的铜铃在山风间开始起舞,此刻却没有了扰人心智的魔障,更多的则是那一份宁静和悠长。

  “外面开始下雪了,我们要在这儿过夜吗?”方才还是一片明媚,此时已是大雪纷飞,查文斌有些冷,那是从心底传来的他扯了扯自己的衣领,手上残留的血腥味让他觉得想吐,怀里的三足蟾不安分的动了动,仿佛连它也觉得不舒服。

  查文斌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地上那几具冰冷的尸体,他不想头一晚就这样让他们在这里躺着:“试试看呼叫一下,叫人来接吧,外面的人比我们等得急”大宝的背包里有一台卫星电话,次从进了那深沟,这东西就没有灵光过,他摆弄过好几次了,先前一直说等到了山顶就估计能有信号,这会儿到是到了,可是他已经没有机会再用了这种保密级的特种装备,只有一个单频发射,这就意味着那一头也只有唯一的一台可供接受的仪器这种高级装备,卓雄所在的军区只有一台,那是给首长向上级汇报的,他连见也没见过很简单,只有一个红色的通话按钮,卓雄按下去,听筒里面传来的是嘈杂的干扰。

  “我去外面试试”他指了指那道吊桥不知怎地,查文斌心中冒出一丝不太想让他出去的感觉,可是他又找不到理由拒绝,或许是他还想再呆一会儿,重新回到那个尔虞我诈的地方,太累了吊桥上接着冰,卓雄步履蹒跚得走到了桥中间,往下看了一眼,好高“这要掉下去,该没命了吧!”他心里想到按下按钮,依旧有杂音,试着拔出天线转动了几个方向后,终于听筒里传来了“嘟”得一声,很快,那头有个急切的声音响起:“你们在哪儿了!”“派人来接我们”顿了顿卓雄又补充道:“带上五口棺材……”

  电话那头沉默了,接着是杂乱的皮鞋声和物品的撞击声,没一会儿又换了一个人接电话了:“东西拿到了吗?”

  “我再重复一次,日落之前,派人来接!”卓雄果断的按掉了通话键,他不的对方会找不到,这种高科技的东西都有定位功能,这比他自己报方位要准确的多,对方在接通的一瞬间就已经锁定了瞧着不远处查文斌落寞的神情,卓雄不愿意去打扰,就在这吊桥上面吹会儿山风吧连绵起伏的大山,一望无际的雪线,曾几何时,他也曾经和战友们一起策马行走在这冰川大山之间超子大山,好好活着,我们已经带回来了消了耳边悦耳的铃铛声清脆的碰撞着,铃铛挂在塔的角上,迎风摆动着,倒也颇有番风景卓雄不愿去打扰查文斌,便就盯着看着看着看着,他就觉得那铃铛有些眼熟了:“咦,怎么还少了一枚。”

  塔一般的造型都是八面四角,铃铛也常见于塔顶作为装饰品,四个角各一枚而这塔顶上却只有三枚铃铛在互相碰撞着,还有一角只有一枚空空的环,并不见其上原本挂着的铃铛为什么说这铃铛有些眼熟呢?那是因为,有一枚和它们极为相似的铜铃他日夜相处,在外的日子只要一想起它就会想起深睡的那个人“文斌哥?”虽然他不愿意打扰,但还是没忍赚这是一个重要的发现查文斌站起身来问道:“嗯?打通了嘛?”显然,之前他一直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卓雄的通话他丝毫没有关心“通了,应该会有人来接咱们的你快出来看,这塔上的铃铛很像是大山的那一枚。”

  查文斌没有迟疑,听到这个消息,他立刻就出来了那枚铃铛他一直随身带着,起初他以为这铃铛和蕲封山有些渊源,同样是虫鸟文的铭刻,材质和造型都十分接近但是,一次意外的发现让他怀疑了这一点,因为大山那枚铃铛的内部还刻着一枚小小的“卍”字标记手中的这枚铃铛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无风自鸣,瞧着确实也挺像的,缺失的那一角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圆环还在风中晃动着“能爬上去瞧瞧么?”

  “这个简单!”卓雄取出登山索打了个绳套,抡了两圈后向上一抛就套出了塔尖凸起的那块圆柱顶“我上去瞅瞅,你等我”脚下的积雪有些湿滑,卓雄不得不趴在上面小心的挪动着,塔顶是个斜面,毫无着力点,这要是一脚踩滑了,可就算是完了悬挂铃铛的地方都是最边缘,他只能依靠着手中那根登山索作为拉力点,心中默默的祈祷那圆顶足够结实,这种几千年前的建筑谁知道是不是处于被风化的边缘要取铃铛,他只能是头朝下,脚朝上,前半个身子还得凌空探出去,因为只有这样他的手才能够得着那飘动着的铃铛。

  试了好几次,就是还差那么一点点,卓雄又把身子往前挪动了一点点“哗啦”一声,覆盖在塔顶上的那层雪终于不堪重负发生了滑落,卓雄犹如是站在滑雪板上向下冲的运动员,此刻根本就由不得他自己情急之下,他硬生生的把自己的手腕和登山索之间绕了一个圈,在查文斌的惊呼之下,大片的积雪倾泻而下,而卓雄则被幸运的悬在了空中良久,他才敢睁开眼,脚下传来的是“咚咚”的闷哼声,雪块被砸得四分五裂剧烈跳动的心脏过了好久才平复下来,他暗道一声:好险!这回,铃铛是真的触手可及了,随手就想去摘,不料查文斌却喊道:“别碰!千万别碰,你一碰,他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

  “怎么了?”查文斌挥挥手道:“你能上去不?能的话,上去,把塔顶的积雪都给清理掉,我要看清楚一点”卓雄试了试手中的登山索,很结实:“没问题!”他用力一拉,身体便向上一翻,这就是军队里练出来的技术在攀爬檐状物体的时候,能不使用压力尽量不使用,倒着向上翻是最好的途径,因为屋檐没有支撑物,所以受力面积是最小的很快,整个塔顶的积雪在他一顿乱踹乱蹬之后基本都干净了,原本压在白雪之下的塔顶也逐渐显现了出来。

  查文斌拿出了罗盘比对了一下方位之后肯定了说了一句:“这塔绝对不是佛门的!”为何这般说?因为刚才卓雄掉下去引起的雪崩,让埋藏在积雪下面的一角暴露了出来,那是一个向上翘起的部位,也叫做“飞檐”或者“斗拱”,那个部位在常见的古建筑上都是最为讲究的,会用各种花纹石刻来装饰同样,这座塔上的飞檐也是一件石刻作品,率先暴露出来的那件石刻是位于南面的,它有个响亮的名字:朱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