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一十九章 绽放的“血”莲

  也不知外面此时是黑夜还是白天,太浓的血味和残肢交错在一起,有太多的人一起来,又有太多人一起去是一场仪式还是一场葬礼?这份沉甸甸的伤,他查文斌这辈子都还不起生命注定是为有些人绽放的,一如他们出身的时候就被安排好的命运。

  降魔杵静静的躺在卓雄的身边,他想起,却无能为力浑身酸痛的肌肉和岔气的胸腔就连呼吸都是个难题,他很想站起,去摸一摸那个平时胆小却献出了生命的兄弟这是从未有过的惨烈,五个人的生命就这样静静的离去,只留下一片片的狼藉和永远也抹不去的回忆。

  被炸烂了的蛇头还剩下三分之一个头颅,咧着嘴吐着猩红的芯子,半截露出的尖牙上还依旧发着让人心中生寒的光芒,足足有两寸,那弯曲的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扎褐的降魔杵有一端也是这样的尖尖的,最早的时候降魔杵是被当做武器使用的,到后来才逐渐转化成了密宗手上的法器每一柄降魔杵都和道士的剑一样,有着古老而漫长的历史,无数代的高僧手持它们诵经念佛,它们本身就是辟邪的器物降魔杵用料十分考究,是用“金银赤铜镔铁锡五种有色金属合和而成,有得则在一段加上特殊的木料或者是骨器,造型花纹各不相同,金刚罗汉佛像都有扎褐那一柄的尖头段就是略带弯曲着的,由金属包边,和上面的握手处融为一体,无论是从材质还是形状都和眼前的那一截尖牙有相似之处。

  有过高空坠落背部先着地经验的人都知道,只要胸口的那一口气散了,人也就没事了虽然被摔的七晕八素,但卓雄的身体毕竟是结实,在地上躺了一会儿过后便开始逐渐清醒,再过不久,就慢慢能动了。

  “文斌哥,给”他手上的是沾着血的降魔杵查文斌并没有接,而是沉浸在这片死亡的殇荡中,要多久,才能不再有这样的分离?是这样嘛?那个天煞孤星,所有靠近的人没有一个可以有好下场卓雄离开了,手上拿着匕首,很快他又回来了,手上又多了一样东西:“和那条巨蛇上的牙齿很像,几乎是一模一样,而且,这牙齿上都有一个标记。”

  “什么?”查文斌这才反应过来,他的眼睛很红,在他转头的一瞬间,卓雄看见他用衣角轻轻在脸上带过“你看这两样东西。”

  他把那枚蛇牙交到了查文斌手中:“这是从那条蛇的嘴里撬出来的”蛇牙捏在手中都有半个半个巴掌大小沉甸甸的,一股子腥味直冲鼻腔。

  “蛇牙?”“扎褐这个上面也有一根,大小形状都差不多,而且你看”卓雄指着扎褐那根降魔杵的尖端道:“你仔细看,这上面有个‘卍’字记号”降魔杵的一段已经沾了血,那牙齿上的确有一块麻将大小的“卍”字标记,卓雄刚捡起的时候用手指一擦,表面的血迹给擦下去了,但是唯独留了这么块红红的这用的应该是阴雕的手法,所以血渗入了雕槽内,没有被一下子擦去才显现了出来。

  查文斌道:“这是佛门法器,有这个符号不奇怪的”“你再看这个!”卓雄拿回查文斌手上那枚蛇牙,用强光手电照射上去,晶莹剔透,若不是这邪恶的蛇,还真有几分艺术品的味道强光下,一个“卍”字标记若隐若现,颜色要比其它部分明显白上几分,浅浅的几道线勾勒出了这个让人震撼的符号这个简单的符号虽然出现的时间可以追溯到石器时代,但就自然界里天然形成如此规整,而且还是在一条蛇的牙齿上,这绝对不会是个巧合。

  “是人刻上去的”此刻关于那座寺庙的地宫,已经有几分清晰起来了那些蛇本就是人为的饲养,并且一出生就会被刻上这样的符号,就和现代动物学家做的追踪器一样,当它们长成这样的大的时候,就会被引到这里牙齿?要牙齿做什么呢,难道仅仅是一柄降魔杵,那这样代价未免也太大了一点扎褐的眼睛依旧没有闭上,他的嘴还是微微的张开,他很想告诉查文斌他看到了什么,也知道了什么顺着他的目光,查文斌看到的是那副“卍”字标记的中心,那个卓雄打开的孔查文斌盯着那个孔看了好久,把降魔杵又交给了卓雄道:“你再上去一趟,拿着这个。”

  “好!”他没有问为什么,因为他从来也不会问卓雄三两下就上了顶,那条蛇的尸体已经滑落了下去,残积的肉块和血让他觉得脚下有些黏糊糊“试着,用降魔杵插进去”“咔”得一声,地面再一次开始晃动,接着是头顶传来了轰隆的巨响,巨大的石块开始互相移动,就和拼图玩具一般顺着“卍”字形状的分割线条,那个孔开始慢慢慢慢张开了。

  当它张开的时候,满面的金光刺的人眼睛都要睁不开,如同正午的阳光洒在了镜子的表面出现的折射原来,这就是出口卓雄翻了进去,这是宝顶,正梁上挂着有一只水缸大小的金制花盆,盆里有一株含苞待放的白色雪莲,花瓣处于欲开欲放的边缘。

  “上来,文斌哥,这里能出去了!”此宝顶并不是密封的,在西北角,有一处开口,那一头是一道不足两米的桥,连着的是山边的峭壁“先把绳子放下来,我要带他们出去”

  一具两具……五具冰冷的尸体被先后放在了花盆下面“都睁开眼睛看一看吧,我们出来了。”

  “这花?”卓雄问道查文斌自嘲的笑笑道:“这么多条人命难道就是为了这个?你既有出污泥而不染之意,又何故是要践踏着鲜血才肯绽放,这样的莲,不配叫做圣莲”微微向后退了一步,拔出七星剑,卓雄赶紧抱住他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让我毁了它。”

  “都付了这么大的代价了,你这又是何苦?万一,真的能救回大山和超子呢?”卓雄急中生智,连忙抬出了那两位,果然,查文斌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

  那一日,袁敏教给他手中的文件袋里只有四个字:圣莲净水!圣莲应该指的就是眼前这株莲花,那净水又是在哪里?这莲花已经不是花骨朵了,九片花瓣依次想靠,只剩下最中间那三片还未完全打开是等着花开还是直接把这盆给弄走?如果是超子在,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就这花盆真要能弄回去,那下半辈子算是吃喝不愁了这花盆是被两根链子吊在这儿的,花盆上方约一米处,还有一尊佛像被单独悬着着,佛像的造型应该就是扎褐所说的辛饶佛祖这佛生莲花瓣,倒的确是有寓意,传说中当时辛饶弥沃出生时,妖魔恰巴变成胎虫,入其母胎堵住胎口,辛饶弥沃便从其母腋窝下降生当他降生的时候,天上乐声鸣扬,华发飘坠,宇宙光明,万物欣豫辛饶落地后,不扶而行,向东南西北各走七步,这时地下随太子足迹所至涌出莲花,这之后他的佛像法尊必定是席莲而坐。

  那尊佛像也是金光熠熠,左手托着一只紫金钵于腹部,右手则捏了一个拳头,中间部位是空心的,这看上去极像是他手中少了一点什么东西掂了掂手中的降魔杵,查文斌抬头道:“卓雄,你试试看,能不能把这降魔杵放进他的手里”卓雄接过,又用几人的背包当做了脚垫,把那降魔杵顺着法尊的右手往上一送“咔”得一声,严实无缝,丝丝吻合“还真是能放上去,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杵的背面有这样一幅图,画的就是这佛像手持着它,我看着觉得挺像”两人说话间,耳边传来了“啪”得一声,查文斌扭头一看,只见那朵莲花山不知何时多了一滴红色的东西“是血!”原来那蛇的牙齿都是中空的,它们的底部有会有一个小孔,那是用来注射毒液的而那朵原本还闭合着的白色花瓣被这滴血打中后,顺着脉络,竟然开始隐约有了一丝红色,花瓣也逐渐慢慢的向外开启。

  “啪”,又是一滴,这一滴准确的落在了另外一片还未张开的花瓣上当这一片花瓣也开始张开的时候,被它包裹在里面的最后一片花瓣露了出来,而第三滴血也准时的落下滴在其上洁白的雪莲有了血的浸染,出现了一抹粉色的红,那血顺着花瓣的脉络迅速开始向四周蔓延,就像是许久没有得到养分了,有了这血的滋润,它终于完全绽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