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一十八章 同归于尽

  卓雄只听见那坑里的声音越来越大,咋呼咋呼的隐约有风声,待他再行拿着手电往里头照的时候失色大惊道:“我滴妈呀!”若不是这回抓紧了身边的绳子,没准又得和刚才一样重重的摔下来连降带爬得就冲着地上的几个大背包里翻起来,他找什么呢?找的是武器弹药,尤其是大宝包里的那几枚手雷,一边翻还一边喊道:“来了,来了,你们赶紧的准备!”

  扎褐捏个降魔杵紧挨着查文斌,这地方一地的死尸,他抖抖索索的问道:“你叫什么的,什么的来了?”心里想的,那可是该不会是有鬼魂了吧,得赶紧的贴着查大师。

  “是蛇!”

  他是何缘故要下这个结论呢?进门的时候,有一座巨大的黑色石制蛇形雕像,但凡塔这种建筑是不可能没有地宫的,只是这个地宫被巧妙的绕到了此处,若不是那尊雕像,查文斌是想破头也想不明白的。

  刚进山之前,他们遇到了那座有弱郎的庙,并在那里发现了一座向下的通道,在过了一道天堑般的沟壑后,他们到达了寺庙的底部,一座埋有佛像的巨大地下宫殿这足以证明,藏区在很久之前也流行过地下建筑,而那位以死封住弱郎的师祖更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何门中有先人会到此处。

  而玄在临终之际的那一声大师兄则彻底帮他解开了心中的这个谜团:先祖也是追随这本道书而来的,目的和他此行应是一致那两本书却被童子连同大印一同带回了中原,深知此书有重大秘密的童子并没有将书的事情告诉门中长辈,而是偷偷得将它带到了别处或许,凭借这个秘密,足以让他赢得一个不错的俸禄,并且由此,他会得到封号,开山立派。

  这一切只是暂时是他的猜想,如果要证实,恐怕还得回去之后。

  为何要将一座地下寺庙建造在有巨大黑蛇出没的地方?这本来就是一个问号。

  伏地冥宫里的蛇,只是那幽暗的尽头到底是通向了哪里?没有人会知道那些生活着大鸟和巨蛇的地下世界到底是怎样。

  利用血腥味将蛇从这里引出,这才是如此繁琐的祭祀活动的终极目的嘛?

  随着一声嘶吼,一只三角形的巨大黑色脑袋已经探了出来,它的头部还有前两天被射击而开始结痂的伤口。

  是那条巨蛇!

  俗话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更何况是差点要了它命的人,天知道这东西是怎么爬到这里的,卓雄抬手就是一梭子子弹。

  那蛇倒也聪明,被攻击之后又缩了回去,这一攻一守的来回,看似是人占了上风,但那蛇并无受到致命伤害厚重的鳞甲成了最坚固的防弹衣,就连弱郎这种铜皮铁骨的僵尸都被它轻易撕碎,若是被抓住了机会,这几个人难保不够给它塞牙缝的。

  会使枪的只有卓雄一人,好在这里的出口暂时就这一个,守在这儿,起码能抵挡一会儿。

  卓雄趁着功夫赶紧压弹夹,这八一杠的威力在如此近的距离可以放倒一头大象,但眼下却不能伤其几分,不禁怒道:“妈的,它从哪儿冒出来的?”

  “地下,这里的一切估计都是为了引这条蛇出来”查文斌想到如果凭借现代武器都制服不了它,几千年前的古人把它给弄出来不是自寻死路吗?

  但凡蛇出没的地方,一定会有它的克星,常年在深山采药的人都知道比如经常有毒蛇出没的地方,附近一定会有解毒的草药浙西北的竹林里多蝮蛇和竹叶青,过去劳作的时候时常会有人被咬伤,但是同样,在那儿随处都可以找到七叶一枝花,它是克制蛇毒的最好天然药方。

  这便是大自然的相生相克之道,所谓一物降一物,既然古人要印它出来,就一定会有克制之道。

  查文斌的袋里还有一些雄黄粉,这也是野外用来防毒蛇的,但是剂量太小怕是不起作用此处空间狭小并无其它长物,若说能克制的,只能是依赖卓雄手中的火器。

  那蛇的智商出奇的高,若说这高原地区,天寒地冻的,蛇类早就冬眠了,但是自然界赋予的生存法则永远是适者生存,它能在此处生息繁衍,就说明有它的生存之道。

  这么搞下去,不是办法,卓雄知道干耗着的结果不是他们饿死就是被蛇吃掉,他必须要先动了这一趟,袁敏他们带着的有高爆炸药,也有小型塑料手雷,卓雄刚才试过,顶上那个坑完全可以钻进去一个人。

  查文斌在四周努力的回想着这里出现的哪种东西是可以克制蛇的,全然没有在意卓雄已经开始在攀爬了异能神医。

  “你要干嘛?”等到他看见的时候,卓雄已经上了半层。

  “嘿嘿”他向下咧着嘴笑了笑道:“文斌哥,跟了你这么多年了,兄弟们都一个个的先走了他们把你交托给我,我却没有办法照顾好,我有愧啊你说,我就这么去了,他们会原谅我嘛?”

  “你别干傻事呀你给我下来!”

  “扎褐呀帮我照顾好他!”他再也没有回头,是那样的义无反顾。

  男人之间的情怀从不需要过多的语言来表达,行动是最好的证明。

  卓雄站在顶端,拉开了枪栓,哈哈大笑,迷茫的硝烟和“乒乒乓乓”得弹夹就像是葬礼现场的仪式,他疯狂的朝着里面扫射着,当空枪挂仓的声音响起时,就和同归于尽的战士一样,纵身跳了下去。

  可惜古老的传说并不是为他设定的,有的人想牺牲,老天爷也未必会要。

  还未来得及沉入悲伤的查文斌很快就看到一个人影从顶端飞了出来,然后再次重重的摔落,连同着他一起掉下来的还有冒出丝丝青烟的导火索,卓雄被巨蛇顶了出来!

  愤怒的嘶吼,那只巨型的脑袋完全探出,它很快便锁定了地上的目标,鳞片和石头的摩擦声就像是死神收割的镰刀,吹响得是通向无间地狱的号角。

  卓雄被摔的七晕八素,他很想站起来,但是胸口的那股气让他暂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大蛇三分之一的身体都完全露了出来,它已经开始蜿蜒着向下了,不肖一分钟,这里所有的人都将会成为它的猎物。

  只见此时,有个人快速的捡起了地上的炸药,他不高,有些矮,有些胖,还有些笨拙,他的胆子比谁都要小他是扎褐。

  大蛇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中了他的肩膀,只轻轻甩动了一下,扎褐并和一只可怜的老鼠一般被叼在了空中蛇疯狂的摆动着自己巨大的脑袋,扎褐的肌肉开始被撕裂,他在嚎叫,当蛇头完全扬起的时候,它的脖子开始挺的笔直,那是即将开始吞咽的前兆。

  不知这种情况下,人的神经系统会有怎样的反应,但是扎褐他做到了。

  在大蛇张开巨口准备吞下他的同时,他先把那缕已经要燃烧到尽头的炸药包塞了进去。

  “嘭”得一声闷响,c4炸药最大的好处就是体积够小但威力够大,即使是在坚固的脑袋也绝对沉受不了这种程度的伤害,蛇头被凌空爆裂,如同稀烂的西红柿一般,血雾腾空,皮肉四散。

  “咚”得一声,那个矮胖的身影和皮球一样被重重的砸向了石壁然后又重重的摔倒,他的右边肩膀几乎没有了。

  “你忍忍,你挺住”查文斌发现此刻自己根本无法下手,扎褐的身体已经被完全撕裂了,巨大的创伤纵使是他拿出了三足蟾也无惧于是扎褐的胸口急切的开始起伏着,他的眼睛开始瞪大,瞳孔开始剧烈的收缩着。

  长大的嘴巴极力的想说什么,他的左手死死的拿着降魔杵朝着天空比划着,他似乎很想告诉查文斌什么,可是他已经走到了尽头。

  这个姿势一直被他保持到了最后,他的左手重重的跌到,降魔杵发出着”咕噜噜”的声音滚到了一边,满是血迹的它已经失去了往日黯淡的银色,就和他的主人一样。

  这就是第五个嘛?查文斌抱着扎褐的残躯,开始哈哈大笑,这是他一早就料到的结局,分毫不差!

  一直到死,扎褐的眼睛都是睁开的,死死的,盯着天空的某一个方向,而他的手始终指着那柄降魔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