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一十四章 九朵莲花

  穿过这一层,便是第八层,如果说人有预感是来自于对未来事物的幻想,那么这件事物一定是和当前能够联系起来的这第八册和第九层之间竟然是连为一体的,中间没有任何隔离一座巨大的祭台贯穿了整整两层,其造型十分别致,独一无二!

  整座祭台,由两边低逐渐向中间升高的“金”字,但是其底座确是一个实打实的“卍”字旋转标记四个方向都有台阶通向中间,交叉点的位置则是最高,其底座几乎布满了整座塔楼,气势恢宏底座用的都是常见的石料,可一个拐角处和中间的交叉点则用的是五种不同颜色的石块:最东边的是一个青色巨石,南边则是一块透明的水晶状石头,西边是白色石头,最北边是一块黑得发亮的巨石,而中间交叉点位置最高的那块石头,也就是整个祭台的顶部,则是一块黄色的巨石每块石头的表面都有一个脸盆大小的圆坑,深越有四十公分,不击穿石头,呈容器状。

  这些坑里随处可见褐色的残留物,用刀片轻轻一刮,这些老手们都明白这里面残留的都是鲜血风干都的粉末这里毫无疑问是拿来祭天的,最中间的石柱直通宝塔顶部,其外面开了一处一人高左右的窗,那个窗位于西边,也就是靠山的那一边,那应该是迎接天神到来的方向塔顶同样有一个“卍”字标记,在往上就是密封状态,什么也看不到,那上面也被成为宝顶,一般寺庙里这种地方是供放经文的,这一层也不会被记入楼层一切看似都很简单,这种高度,他们带足了登山索和鹰爪勾,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攀登,对于身手一流的他们来说,这太没有挑战了。

  查文斌心头一直有一根弦在绷直着,越是安全的地方越危险,这个道理他是懂的那些个看似荒凉透顶的老坟窝子上,你只管去睡觉,保证啥事都没有但路边某栋高楼大厦的一角,说不定就能让你撞邪这里一定有什么,设置着如此复杂的前几层,绝不可能就让人轻易的离开祭台,从人类对天地开始产生敬畏的那一天起,就是最庄严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除了重大祭司日,就连掌权的帝王也不可以轻易出现,唯独只有那位能通灵的大祭司才能接触明知有地雷,却不知这地雷埋在哪里。

  按照进入古建筑的规矩,查文斌在西南角点了三根香,两根蜡烛如果这里有脏东西,通过蜡烛燃烧的程度和香飘的轨记可以看得见的任何属于阴司里的东西都不会抵御对香的诱惑,而蜡烛则是照亮那个黑暗世界的明灯,这是一个对道士来说相当简单的办法香烧的很平静,蜡烛火苗也很旺,一切看似都是风平浪静罗盘的指针也准确无误,这里的风水已经不能用好来形容了,可以盛产升仙,但绝不是藏污纳垢之地。

  今日已经是第四日了,“煞”字结尾最是凶,横竖都有一劫会生,但是从哪里,何时起,查文斌一无所知“文斌哥,有问题没?”卓雄已经准备好了登山钩,确定可以之后,只需要一甩,他便打算直破天窗,离开这儿是所有人共同的想法查文斌用手衬着下巴,继续用余光扫描着每一个角落:“说不出,真要找我什么毛病都找不到,但是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头。”

  那些点燃的香升到了天顶,顺着那窗户一缕缕的往外飘,它们都能出去,更何况是人?查文斌的心里非常没底,但是他也不能再犹豫了,现在他是精神领袖,所有人都在看着他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终究会来;等不来的,终究是不会来,且走且看吧。

  “多注意那些小的变化”这是查文斌能出的最后的建议“嗯!”卓雄随手一扬,登山爪准确无误的搭在了窗台上,他拉了一把,很结实,扣的很死徒手绳索攀岩,这个动作训练次数太多了,在卓雄看来,这和训练场里没什么区别用手抓住绳索,双脚蹬踏墙壁,身子重心向后倾斜,开始攀登很顺利的,卓雄已经上到第八层和第九层的交界他稍作休息向下看了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只需要三十秒,他就可以出去了塔八和塔九之间是有一道凸起的,这个在建筑学上也叫做“腰圈”,是单层和单层之间的隔离,用料都会比较结实习惯了攀登的人都会知道一处受力点出现的时候是多么的幸福,光靠手劲,那会很吃力,卓雄同样毫不犹豫的踩了上去“咔”得一声,卓雄脚下的腰圈处突然一松,他的脚跟着向下一沉,一块塔砖被瞬间踩塌陷了接着上头又传来“轰隆”一声,那个被他们视为逃出生天的窗户消失不见了,四周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卓雄打开射灯一瞧,原本存在的窗户此刻已经被封死了,一块印刻着九朵莲花的巨大青铜板完全闸断了出口。

  卓雄无奈,只得退下来跟大家说明了情况机关这种东西,在古代建筑里很常见,就比如这座玲珑宝塔,其在建筑设计上的造诣可谓是登峰造极,后人想要复制是不可能的了他有些自责,不太敢看查文斌的眼睛,若不是那一脚踩踏,或许这会儿他已经出去了。

  查文斌安慰道:“不是你的错,即使你不踩,下一个我或者是别人也会踩中,设计的人一开始就是算好的,能够轻易的让人进来,就不会轻易的让人出去。”

  卓雄垂头丧气的说道:“是青铜板,厚度不知道,打不开,这地方还不能用炸药”一是此处一是靠着雪山,如果发生爆破,其动静肯定会引发雪崩,就算开了口子,人也得被活埋二是,年数如此久远的建筑,且不说能否破门,这塔会不会守不住震动而直接倒塌都是个未知数。

  查文斌把目光放在了头顶上,他知道塔的顶部一定是空心的,因为那里相当于一个独立的房间,是搁置重要经文的卓雄读懂了他的意思,急于立功请罪的他马上说道:“让我再上去试试,不过这地方真有些古怪,那块青铜板上的的雕刻就让我觉得慎得慌,弄一小孩龇牙咧嘴的在上面。”

  “什么小孩?”查文斌很关心这个,这是他们第一次在这座塔里发现了壁画,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古人习惯于用图案来表达一切“门上有九朵莲花和一个小孩,那小孩不是坐在莲花盘里的,而是从莲花盘的侧面钻出来的,意思挺像是那花生了个孩子那小孩的脖子上还缠着几个圈,我没仔细看,感觉挺像是脐带”扎褐怯生生的冒出一句:“你说的那个应该是辛绕佛祖,不是什么小孩。”

  “嗯?”查文斌把目光投向了他,那小子虽然不识佛门典籍,但对这些野史传说却精通的很扎褐继续说道:“传说中,辛饶佛祖出生于卧莫隆仁,位置也应该就是在这一代附近,‘俄莫隆仁’是象雄语,意思是‘九朵莲花瓣。’

  据说他是从他母亲的右胁用雍仲凿穿而出来,他也是苯教的教祖”。

  “雍仲?是什么东西?”

  “哦,就是你们所说的‘卍’字标记”“卍”字标记,互相缠绕,那个紧张的情况下被卓雄看成是脐带是情有可原的扎褐对于这幅壁画的解释,却让查文斌的心头久久不能平静,这位叫做“辛饶”的教祖怎么和他一直供奉的那位神是如此相似呢?

  在道教的传说中,“老君”是也从其母之右胁下生出来的,生下来时,即有九龙吐水灌洗其身;生下来时就能行走,一步生一朵莲花,共生了九朵莲花他有九九八十一种神变化身,法力无边,他在山洞里得七十二章天书,遂创道士教查文斌一直认为这里所讲的七十二章天书,不是章,而是七十二个字,正是他手中那本奥妙无比,包涵了宇宙万物的《如意册》。

  “那你可知道苯教的教义是什么?”“知道呀这个我会背:为化象雄本变现辛饶身示十二本行说九乘教法为生开天门为亡断死门度生雍中道!”背完之后,他还补充了一句:“不过,我不懂它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查文斌双眼向上,看着那扇关闭的青铜门,反复的念叨着:“为生开天门,为亡断死门,度生雍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