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一十二章 入天界

  开通了,休息一下眼睛吧,听听书也不错哦!

  玄有一种绝活,就是甩绳套,他用的是极细的钢丝,大宝的身子即将跌落的瞬间,玄的绳套套住了他的双肩。

  就这样,大宝被拖了下来,他依旧在挣扎着袁敏闪过去一记手刀劈在了他的脖子上,把他敲晕,也只有这样才能暂时让他安顿下来。

  侏儒没气儿了,他的眼睛瞪的很大,眼球向外凸出,嘴巴微微张成了这是被吓死的症状。袁敏给抚了好一阵子才让侏儒闭眼,但是那嘴巴却怎么都合不上。

  查文斌蹲在袁敏身边看着侏儒那张开的嘴说道:“他是有话想说,没说完,走的太急了。”

  “你不是道士么,不是能通灵么,你赶紧问问他啊。”

  查文斌叹了口气道:“没用的,他三魂七魄都散了”这侏儒是怎么一回事,他是有些很有侏儒做了一回牺牲品。

  几个人围坐一团休息了一阵子,此处上楼楼梯,只有一根圆柱子从中间通上去塔的内部也不是八角,而是被人为的休整成了四方形这是一个典型的天圆古人认为天是主,地是次;天为阳,地为阴两者相互感应,生成了天地万物,其中人又正好是天地的精华物质所构成,因此被视为天地万物之灵感通万物,最灵者也。

  按照查文斌的理解,这几层塔代表冥界,是地,则头顶上三层为天,自然是圆形他认为侏儒出事是有先兆的,过通道的他先被摄魂,人丢了魂之后重新归还本体是有一段恢复期的,很多人在受到惊吓后各种喊魂的方式找回了丢掉的魂魄,但这个人在短内的身体依旧不会很好从他们自己身上就体现的很每个人现在都觉得自己很吃力,扎褐和卓雄这会儿都打起了呼噜。

  查文斌点了一根清香,放在大宝的鼻子下面来回的熏了几下,这香也叫安魂香,受了惊吓或者刺激的人闻了是最好的香,最初的就是拿来安神用的。

  “醒了醒了,他醒来!”袁敏的叫声把其它打盹的人都给惊醒了。

  “没事吧,大宝!”“好了,终于醒了。”

  大宝眼珠子里头有些泪在不停的打着转儿。

  第五层塔,当所有的香都燃尽的大宝喊了袁敏喊了玄,也喊了查文斌的名字,没人回应他一个人呆在这儿着实有些害怕,他想走,宁可去追那些被查文斌称为行尸走肉的队友。

  摸到了地上的手电,打开,一束白光亮起,一张滑稽的面孔正贴着自己头皮不到两公分。

  大宝楞了片刻钟后,立刻操起沙包大的拳头砸向那张脸:“你娘的,你想吓死老子啊。”

  这是在受到刺激后打出的一拳,格外的用力,带起的拳风“呼呼”作响,要搁在平时,这一拳真能砸死一头牛。

  可是大宝并觉察到自己拳头和肌肉碰撞在一起的那种力量感,而是像打在了空气中一般他的拳头直接穿透了侏儒的整张脸,而那厮此时正笑嘻嘻的看着。

  大宝下意识的用手再去摸,他的五指毫无阻力的穿过了侏儒的脸,而侏儒却半点反应也。

  “鬼啊”大宝转身就跑受够了惊吓。

  侏儒平时是喜欢跟他闹着玩的,跟着一直追到了第六层,接着他便看到了另外一个侏儒他不跑他不害怕,他认为侏儒是不会被自己活活吓死的,他认为所有的错都是自己犯下的。

  查文斌摸着大宝的脸,叹声道:“不是你的错,命该如此,他前辈子欠你的,今天还你了。”

  大宝哽咽道:“是我害了他啊。”

  “你二人虽一人为地,一人为黄,但天玄地黄本就是两人,而不是四人天玄地黄,宇宙洪荒,轻清者上升为天,阴浊者下降为地”查文斌指着袁敏和玄道:“你二人合为天玄,意天道之象,天道高远,玄之又玄,合称天玄;他们二人则是代表着地道深邃,人死了以后归于黄泉,合称之为地黄黄泉道我们走上了,过了鬼门关便是,入地者,必先舍其肉身,以其魂亲身叩开通向地道的大门。”

  查文斌继续说道:“之前我一直未曾留意过几位的八字,也是大意了,现在看来你们四人应该是有人刻意按照生辰八字和出生方位所寻,原本我以为给你们取名的人只是图个代号,其实不然。”

  “如何?查先生请详解。”

  “你们四人应该是各自出生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大宝和侏儒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且均为八字皆阴;你和小哥亦然,只是八字皆为阳这个阵让我摆的话,还缺少一个中位,凑齐四象五行的话,才是完整的,而且此人必定命无生辰,且有极为纯正的归宗血脉”说到这儿,他多看了扎褐一眼,那傻小子这会儿正趴在窗台上看风景呢。

  上下四方皆有,如今缺少的只是一个轴所有的一切都方向,查文斌的心头有一个不好的预感,这些人恐怕此行全都要栽在这儿,他们的命似乎就是为这一次破阵而准备的:入地界,地黄中折了一人,抬头看看那根圆柱,再看看袁敏和玄,会是他们中的一个嘛?

  安魂香对于镇定是很管用的,?上大家的安慰,大宝总算是好了他决定要背着侏儒把他完整的带回去,就用背包带捆在了自己肩上。

  这根柱子是通上去的唯一路径,除了查文斌和扎褐,这对其他人都是小意思卓雄爬上去甩下绳索把他们俩都给拉了上去,才上一层,所有人都觉得这里的空气都舒服多了,一改之前的压抑,浑身的毛孔都松懈下来了。

  轮回塔,塔轮回,这时查文斌才想起那三道门,那是三界轮回的大门,若是走偏了会是怎样呢?这个问题或许永远都不会有答案了。

  从外界看,这塔的六层以上过了雪线,薄薄的一层云雾在其中穿行,真有那么几分置身于天的意思,只可惜塔内的人瞧不见。

  这一层也和下面决然不同了,四周不再是光秃秃的塔砖,到处都是一片金碧辉煌,脸地面上都贴着金箔,那富丽堂皇的就像是到了皇帝的金銮殿,一扫之前的颓废之气。

  好在这几人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换做超子来了,他一准会撬下些揣进兜里虽说是沉得住气,但每人不会被这种程度的装饰所震惊大大小小的“卍”字遍布墙体,一种无边的蔓延感让人臣服,那包含一切的归纳感让查文斌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

  他无不感叹的说道:“天道无边,之所见之所谓只所受当真和那人道有此等差别。”

  地面的金光亮的能当镜子使,镜像中人的脸因为折射而变得扭曲,满耳的风铃声夹杂着滴答的水声,这一刻竟然有说不出的意境感在那第七层的中央有一处水池,也是金箔镶边的,四周都有台阶可上,不远处有一根铜管接到了砖塔之上,铜管处正“滴答滴答”冒着清水。

  袁敏瞪大了眼睛问道:“****?”

  查文斌充满敬意的走到水池边,用手拨弄了一下那冰冷刺骨的池水道:“不是,这是给??人踏入天界之前洗去尘埃的。”

  一口好精妙的池子,那池子的底座竟然刻着二十八星宿图,并且严格的按照四象四兽四维四方神四组划分,每组各有七个星宿查文斌一直以为星宿是道家的产物,没想到竟然在这荒无人烟的藏域高原看见了这幅图,图中所标的星区完全吻合加之用手电照着,水光粼粼,那池底的形象图竟然倒影在了天花板上,这等鬼斧神工之作,确实令人折服。

  用手轻轻捧了一捧水,拍打在脸上,那股子惬意把之前的疲劳一扫而粳顿时神清气爽。

  “咕呱”不知何时,那只沉睡多时的三足蟾醒了,它毫无征兆的从查文斌的口袋里一跃而出,直扑池中,剩下的两条腿一蹬,转瞬消失得无形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