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十一章 吓死了

  “什么东西不一样?”

  “我知道了!”玄想起了刚才是在什么情况下看到那扇门的,是卓雄的枪声响起后“他一直戴着耳塞听音乐,他跟我们不同的地方就是他的耳朵。”

  这些都是聪明人,他们立刻明白了玄的意思,纷纷用双手捂住耳朵,接着,所有人又都惊呆了:果然只剩下一道门,另外两扇门不见了!

  但是他们却又听不到有什么特殊的声响,难道仅仅是捂上耳朵就行?

  “大宝,你能不能摘下耳麦试试”查文斌冲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大宝叫道。

  大宝才摘下耳麦又立刻戴上了,骂骂咧咧的道:“什么鸟声音,吵的心里烦躁!”

  查文斌和玄面面相觑,果然有问题!

  “你听到什么了?”

  “跟你那个铃铛碰撞的声音有些像。”

  查文斌取出辟邪铃道:“你说这个?”

  “对!叮叮叮的!”

  “我们被人给引魂了,若不是发现的早,还不知道会去哪里”查文斌常年做法,这辟邪铃他是再也熟悉不过了这辟邪铃也叫做三清铃,又名帝钟铃铛上面手握的地方有一个“山”字形的把柄,象征着三清师尊但是这辟邪铃却不是道家独创的,它是来源于一种叫做“铙”的乐器《道书援神契.帝钟》云:“古之祀神舞者执铙,帝钟铙之小者耳”,这意思是说道士用的辟邪铃其实是源自古代祭祀手中的铙,只是把它缩小比例了而已。

  铃铛具有引魂的作用,它的用法是因为的耳朵重生之小老板人有七窍,耳朵也被称之为“精窍”,只要控制了这个地方,就能迷糊一个人的精神和大脑,而辟邪铃最为特殊的地方就是它发出的声音其实鬼魂们是听不见的,反倒是常人会觉得“叮叮咚咚”的很烦人。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看到的彼此都是魂魄,有形无实,唯独大宝一人尚好查文斌现在还搞不清楚这其中的缘由,当前最要紧的恐怕是找到那队行尸走肉。

  就地铺开了摊子,有香有纸有蜡烛,酒肉贡品摆了满满一地。

  “你这是要干什么?”

  “给我们招魂,总不能老飘着”查文斌这话说的轻巧,听的人心里发毛他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要是那队行尸走肉一会儿又绕回来了,两队人来个顶头碰他自己或许还能沉住气,别的人,估计得活生生的吓死!

  “大宝,你哪都别去,最好就在这呆着等我们,所有人都把灯给关了!”

  焚香点蜡烛,纸钱一堆接着一堆的点斌又给每人都发了一枚香“全部都闭上眼睛,跟我念: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速归本性来!”

  六个人全都按照查文斌所言,闭着眼睛开始念咒“用心去念,别光用嘴,一直感觉到自己所在的位置到底在哪里,然后去按照那个位置去,香燃尽之前别睁眼。”

  玄是第一个有反应的,模模糊糊的在一处走廊里,有很多人,他们在原地转圈,好像被困住了,他看到了那些人有他自己。

  等到有人开始陆续睁开眼,他们发现此处根本就不是刚才的地方,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空间。

  查文斌缓缓睁开眼,长吁了一声:“终于回来了,现在各自打开各自的命符。”

  其他人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魂出去干的事儿有点儿类似于做梦,梦醒了,有的人能记住一点片段,有的人则完全不知道忘了一干二净。

  “我们怎么在这儿,这儿是哪里?”“好像睡了一觉”“我怎么不记得怎么就到这儿了”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

  查文斌又重复了一遍:“命符都还在嘛?”

  “在”“我的也在”“都在。”

  是该到用到的时候了,查文斌收起他们的命符连同自己的就地揉成了一团点了把火,瞬间就烧成了一团。

  扎褐有些紧张的说道:“你们听,好像有铃声,就在头顶。”

  查文斌只顾着烧纸,这时候他发现其中有一张命符的一角怎样烧都烧不着,把这张符角从灰里扒拉出来一看,上半截还有点字迹在他问道:“这是谁的?”

  一个个人又都轮着上来认字,轮到侏儒的时候,他楞住了:“好像是我的。”

  查文斌赶紧举起手电朝他眼珠子里一照,只见双眼里头空洞无光,射进去的手电光线如同进了空洞一般,连半点反光都看不见。

  这时,他们又听到了外面传来了“咚咚咚”得脚步声,那脚步声来的很急促,一个光源一闪一闪的,像是射灯。

  人未到,声先至:“再找不到你们我就要疯了,那小子没事老吓唬我,你说你们走了为什么不带他一块儿啊”“嘻嘻……。”

  是大宝的声音,那“嘻嘻”声谁都能听得出是侏儒的声音。

  所有人都把脸转向了侏儒,只有侏儒一个人脸色惨白的圣徒远征全文阅读“我我我,刚才那个不是我!”

  大宝冲进来一瞧,人都在,他可管不了那么多,往人堆一冲就嚷嚷着:“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又把我给丢下来了,还留了那个矮子来吓我。”

  “谁吓你了呀嘻嘻……。”

  “,你他妈就是欠打!”大宝抬手就给面如呆鸡的侏儒一巴掌。

  “按到他!”查文斌大喊道,别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玄已经扑向了侏儒。

  “嘻嘻”当“侏儒”笑着出现在查文斌身边的时候,大宝也呆了,太抬起了自己的手,喃喃道:“我刚才拍的那个到底是谁?”

  一切都已经晚了,“侏儒”还是看到了侏儒,因为所有人的射灯都是亮着的当他那只脚已经跨错的时候就注定了这一切,当魂和身体都能够看到彼此的那一刻,只能说明一件事:这个人已经死了!死人的命符自然是不会起任何作用的。

  侏儒瞪大着眼睛笔挺挺的倒了下去,玄扑到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而那个笑嘻嘻的“侏儒”则在不断的变淡着变淡着,伴随他的“嘻嘻”笑声缓缓的在众人面前逐渐消失不见。

  除了用镜子,当你看到一个自己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就代表着死亡死神,从来就是这般不期而至,从鬼门关过的时候,他就已经回不来了,跟着一堆魂里走的已经有一个是鬼了,只是这个鬼到死依旧是笑嘻嘻的。

  沉默,连悲伤都无法提起的沉默,除了查文斌和玄,其他人对此一无所知,他们是不会想起那段记忆的,他们知道的只是侏儒好端端的猝死了,而且还亲眼见到了他的鬼魂。

  这其中最不能接受的莫过是大宝,他的精神本来就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这下算是彻底崩塌了。

  没有任何预兆的,他抱起侏儒的遗体,一个箭步的往楼梯冲去虽然他是看上去最不灵活的,但是脚步却很快,也因为事发突然,等大家反映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了。

  “快去追!”

  第六层,出乎意料的是,这里有光,而且是通透的光塔是八面棱形的,这一层的八个面各有一处窗户开着,外面的雪白被投射到了此处,大宝此时正坐在南面的窗台上,他背对着他们,双脚朝外荡着。

  查文斌示意袁敏去喊。

  “大宝!”

  大宝轻轻的转过头,他的怀里抱着的是侏儒,他的眼神里头写的全部都是恐惧人是会被吓死的,而且是会被活活吓死!

  “走过来,来我们这,别坐那儿”袁敏试图好好的跟他沟通。

  大宝的屁股往外挪了挪,嘴唇颤抖着说道:“鬼,你们别过来,你们都是鬼!”

  袁敏感觉停下了,连连挥手道:“我们不是鬼,不信你看,这是玄,我是袁敏啊。”

  “鬼!到处都是鬼!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我掉进血池子里死了!我看到了,都是血……。”

  玄在袁敏耳边低声道:“稳住他,我来!”

  “你先下来,我们有话好好说行不行?这样我们都往后退,你先下来”袁敏几乎是在用哀求的声音。

  “你走开,你也是鬼,你们全部都是鬼!我看到侏儒痛苦的表情了,他在挣扎,他再让我去救他,我要去陪他了!”

  大宝的身子往前一移,大半个屁股随即离开了窗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