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一十章 穿墙

  到底谁见鬼了?谁都见鬼了!

  “大宝说看见我们先进去了,那进去的肯定不是我们,我们六个一直都在一起对吗?”查文斌说道,大家也都点头肯定“那好!但是我们又明明看到了大宝死了,现在看来那个死掉的并不是真的大宝,我们大家都见鬼了!大宝,你把你进来之后的事情一路都详细的讲给我们听一遍。”

  “进了门我就一直跟在你们后面,后来那扇门关了要过一座桥,桥面上雾很大,我过去后就发现你们在等我了,接着就到了这儿,然后你们就进去了,我就跟着了。”

  侏儒瞪大着眼睛道:“就这么简单?”

  大宝耸耸肩,意思是就这么简单。

  袁敏补充道:“出问题的环节就在那个桥,也就是说我们都看到大宝掉下去死了,而他在穿过那儿的时候不禁毫发无损,而且还跟着另一队‘我们’到了这儿。”

  “不管怎样万幸的是他没事”查文斌安慰着大家,谁都不想丢下谁,失去战友的痛苦他很了解“你是亲眼看到那队‘我们’进了中间那扇门嘛?”

  大宝点点头道:“我是跟着他们进去的。”

  查文斌拿出罗盘架了个方位道:“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左边那道门,而不是中间的。”

  大宝有些不解道:“你这话真有点搞笑,这里不就只有一扇门嘛?”

  一句话,六个小伙们同时惊呆了!

  侏儒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你眼花了吧?这不有三扇门嘛?”

  大宝有些无奈,他跟看着怪物一样的看着这群人,到底谁是鬼?老子看你们一个个才邪乎的很呢,一会儿说老子死了,一会儿又说大家都见鬼了,还说这里有三扇门。

  “我现在怀疑,刚才那波人才是真的你们!”说着,他向后撤了几步,缓缓的从背上取出那杆散弹枪。

  这边卓雄果断也瞄准了,一时间,自己人竟然枪口相对了。

  “都放下枪!”查文斌赶紧制止,袁敏也同时以命令的口气像大宝喝道:“干什么,你连我也想杀嘛!”

  “我现在不敢确定你们到底是谁,最好不要怪我!”

  查文斌制不了大宝,就先把卓雄给拦下了:“冷静些,冷静些,我们之间肯定有人着道了”“大宝,你确定真的只有一扇门?”

  “废话!老子有空跟你们扯这些嘛?”

  查文斌把玄拉到一边问:“小哥,你看到几扇?”

  “三扇。”

  他和玄都是修道之人,自认为就算是幻觉也没那么容易中招,而且也丝毫没感觉到自己有中招的迹象,玄能看透那雾,他也决计不会看错到底有几扇门。

  “卓雄,你还记得我们曾经遇到过的那面湖嘛,当时我们进入的那个地方谁都感觉就是那样的,但其实它并不是那样,我相信谁都没有说谎,而且这个谎言很好破。”

  办法很简单,既然大宝一口咬定只有一道门,而他们又偏偏看到了三道,那么只需要派一个人去另外两道门边试试便知,如果能走进去,大宝眼中看到的一定是那个人穿墙而过;如果真如大宝所说,是他们眼花了,那么试的人便会发觉这是墙壁根本走不通。

  查文斌决定亲自试一试,因为有一种可能在他心头已经起了很久了,只是他一直不愿意去面对。

  一步两步……,很快他就走到了左边那扇门回头,他冲着众人笑了笑,抬起左脚,跨过门槛……。

  卓雄果断再次举枪瞄准了大宝的额头:“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大宝一脸不可思议看着那光秃秃的墙壁喃喃道:“天呐,我看到他钻进墙壁里去了”接着,他十分不详细的走到了那片墙壁处用手按了按,手掌心传来的是坚实的塔砖。

  大宝瞬间觉得自己的脑子凌乱了,他一步一步的后撤道:“你们你们都是鬼!”他已经退到了中间那扇门的地方,眼瞅着就要进去了。

  “抓住他!”卓雄喝道,侏儒和袁敏一前一后的迅速冲了出去,为了防止大宝逃走,卓雄把枪口对上“呯呯”得连开了两枪以示为警告。

  也就是这时,玄喊道:“慢!都别动!”

  “怎么了玄?”袁敏停下来了,她知道玄一向很少说话。

  “我看到了,的确只有一扇门!”

  “什么时候,明明就是三扇啊。”

  “刚才他开枪的时候”玄快步走到了刚才查文斌进门的位置,慢慢的伸出一只手往门上轻轻推了过去。

  “你们都不是人!”大宝嘶吼道,因为他看见了玄整条手臂轻轻松松的穿进了坚硬的塔砖!

  玄的一只手臂在里面探寻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脸上的表情开始变紧张,手臂的肌肉开始发力,青筋也开始变粗,再接着一发力,他的手臂猛得向后一拉,一个人被他带了出来。

  那个人是面色惨白的查文斌!

  查文斌还是对着玄行了个礼:“不是你,我可能永远也不会发现这里的秘密。”

  玄同样回道:“不是你,我也发现不了。”

  这两人的对话彻底搅乱了所有人的大脑……。

  查文斌说道:“那你说你发现了什么?”

  “只有一道门!”

  “其实又有三道门,对于大宝来说只有一道,但是对于我们有三道”查文斌示意大家都停下,他说道:“我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件事:那一年,我从昆仑回来后走了很多地方,路过一个村口的时候,看到一个中年人坐在石头上晒太阳,太阳下面,他没有影子。

  我见那人不像是恶鬼,穿着朴实,还跟我这个生人主动打招呼,就先没点破那人还很热情的邀请我去他家坐坐,我原本没心去打搅,突然村子里头响起了三下爆竹,那是农村里死了人的信号那人转过身一瞧,说那爆竹升起的地方像是在自家边上,他还跟我说估摸着是隔壁那个老太太走了,看我是个道士,他还要拉着我一起去瞧。

  我就跟着他后面,村子里也有很多人往那个方向跑,他看到了一些熟悉的村民,就上去问是哪家出事了,可谁都没有跟他说话,就像压根没听见一样倒是后来有一个老者看到了他主动说那可能是他家,还嘱咐他跑快一点。

  那人应了,一边招呼我,一边就走等我们到的时候,那人傻眼了,全村的人都在往他家院子里头涌,他推开门,我跟着进去,只见那院子里头人头攒动,一个婆娘和一个女娃娃正在地上撒泼着嚎啕大哭那人拨开人群就往屋子里冲,我紧跟着过去,到了屋子里头一瞧,一块门板上正放着一具尸体,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正在给他换寿衣,但是他的眼睛却怎么都是睁着的。

  那个人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门板边上,他不敢相信,躺在门板上换寿衣的人就是他自己屋子里头的一角,有两个阴差已经在等着了,他们拿出链子捆了人,任凭他如何喊叫,就是没有人听到,也没有看到。

  后来,我走到那尸体的边上附在他耳边只轻轻了说了一句话,他就闭眼了。”

  扎褐和侏儒胆子小却听的最出神,两人这会儿已经抱在了一起,扎褐把脖子伸长了问道:“你说了什么?”

  查文斌扫了一眼众人,那眼神无比的冷峻,吓得扎褐脖子一下子又缩了回去。

  “我只说了一句:你已经死了。”

  查文斌讲完了,玄说道:“你看到的是他的魂。”

  “没错,魂在四十九天内都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而人在魂离开自己的时候也照样能行动,吃喝拉撒一切照旧那个能看到他的老头是因为他的阳寿也同样已经尽了,这就跟大宝能看见两对我们的道理是一样的,我说了,各位不要害怕。”

  查文斌继续说道:“我们现在看到的彼此,都是各自的魂魄,大宝先前跟着的那一对人是丢了魂的我们。”

  所有人的脸包括玄全都惨白一片,魂!

  他继续道:“所以,我们没有影子,但是大宝有为什么我们都丢了魂,而大宝没有,那只能是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大宝一定有什么东西跟我们不一样。”

  大宝的散弹枪都快要抓不住了,他只觉得自己背后的冷汗一阵接着一阵,这都是些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