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零九章 谁见鬼了

  地府这种东西在民间说来已久,一百个人或许对于那个地方就会有一百种描述,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的都对其形容为一个极其阴森恐怖的地方其实在查文斌看来,地府就和人间的世界一样,只是两种形态的意识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人有人的规矩,鬼有鬼的,若是把自己当做游魂一枚,那到这里来走一遭和自家门口马路散步又有何区别?人怕的不过是对死亡的恐惧和“超能力”得敬畏罢了。

  过了鬼门关,如果真像描述的那般,前面便会有黄泉路,路边有彼岸花,会有奈何桥,还会有望乡台但是这里只是一座塔,它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和空间来打造一个世人心中的地府,它有的只是空洞和绝对的压抑。

  但是事实偏偏不是如此,这塔中果真有花,鲜红的花朵簇拥在一起,整片整片的连接,如红毯一般把那楼梯映衬的妖艳如魅。

  “好漂亮的花啊”袁敏一时间忘记了这是在哪里,对于美的事物,女人总是那么的敏感。

  在查文斌的心中,他一直在告诫自己,这是幻觉他的理由再也充分不过了:这里是藏区,古老的藏族先民如何会建属于汉族传说中的地府?此处无光无水无土壤,哪里又会有这么大片的花开?

  查文斌用带着一点自嘲的口吻说道:“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生生相错,据说只有点了长明灯在棺木下的人才能看见这种花,也不知道是谁替我们点了灯,走上这条火照之路黄泉路上我们大家做个伴,有这么多人倒也不寂寞。”

  他是第一个走的,迎着那火红的花朵,哈哈大笑着,那股子豪情,那股子洒脱教人看得懂也不懂,但却又心中敬佩。

  是幻觉那就是自己心中所想,能往坏的地方带,就也能往好的地方想人最脆弱的地方并不是身体,而是他的思想任何人都有恐惧的一面,而死亡是才是所有人都恐惧的通铂正因为这个通铂所以他们觉得自己来到的是无间的地狱查文斌已经想明白了,但是他改变不了其他人的思维,只要有人对这里还有一丝死亡的恐惧,那么这个地狱将会一直存在。

  这就和信道信佛信耶稣的道理一样,有很多人会告诉别人他看到了真神,看到了佛祖看到了耶稣看到了三清不信的人自然是呵呵一笑,认为那个人是在开玩笑,但是那个人却认为自己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还能描述的有模有样是谁在说谎呢?谁都没有说谎!心中有道,则道无处不在;心中无道,三清就真的在你面前你也无缘见到这就是精神力的强大之处,它可以创造出任何你想要见到的东西,包括死亡后的世界。

  破这些东西唯一的办法就是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不去搭理,不去理睬,不去看,不去想很多人中了邪都说自己看见了某某某,其实某某某是发现你先看到了它,它才会盯上你世人行人万万千千,它又何苦单单为难你一人?越是胆小的人越是容易中邪,所谓的火气重是因为别人胆子大,杀猪匠为何能辟邪?因为他杀生太多,早已对死亡置之不理,在他的脑海里,人死了就和案板上的猪肉是一样的。

  同理,医院太平间火葬场的焚烧炉古墓的挖掘现超在这些地方工作的人们几乎见不到脏东西,反而是那些偶尔路过的人会中招心中有鬼,则鬼无处不在,人越是怕,阳气便越低,那脏东西自然就比你要高了三分。

  这支队伍里,查文斌不怕,玄也不怕,但是其他人或多或少的都会怕,只要恐惧之心不灭,则无间地狱永存!

  红艳艳的彼岸花开着却没人有心能赏,红色是喜庆但同样也太扎眼,据说最厉害的鬼穿得都是红色的,所以红色也是厉鬼的象征。

  这一层很快就到了头,没有查文斌想象的那样有奈何桥出现,也没有忘川河,更没有孟婆,倒是这里出现了三个出口。

  有三个出口也不稀奇,而是所有人都看见中间那个出口有一个人站在里头,这个人大家都认识。

  “大宝!”袁敏激动的喊道!

  门中的大宝朝着她招手道:“咦,你们怎么到我后面了,快点过来啊。”

  袁敏要去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查文斌和玄一左一右的拉住了“干什么你们,那是大宝啊。”

  查文斌冷静的说道:“他死了。

  ,那个人不可能是大宝!”

  袁敏挣扎道:“就算他是鬼,难道还会害自己人?”

  “你们还楞在那干嘛呢,我上来都已经很久了”大宝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做转身要走的样子他的身上还背着装备,脸色看上去和常人无异,若不是亲眼所见大宝跌进了血池,查文斌也愿意相信眼前的人就是大宝。

  这时,玄轻轻的说了一句话让查文斌心头的疑惑又加深了:“你看,他有影子。”

  果然,查文斌的确见到了地上大宝那长长的影子,反倒是自己这边,所有人的影子都已经没了查文斌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对面的那个人真的是大宝,那他是什么时候上来的?为什么又进了那扇门?

  大宝见他们都不动,就径直走了出来,他的嘴里还嚼着口香糖,耳朵里依旧塞着那副白色的耳机,摇头晃脑的,其他书友正在看:一边走他还一边嘀咕道:“真是奇怪,我脸上有花嘛?”

  “站住”说话的是卓雄,他手中的八一杠已经瞄准了大宝的眉心,大宝的死他是离得最近的,所以他决不信眼前这个人是活的。

  大宝双手一摊,转而看向袁敏,看那表情是在疑问。

  “别装神弄鬼了!”

  大宝指指自己,满是疑惑的问道:“我怎么了?”

  “你已经死了!”

  “我死了?开什么玩笑,我什么时候死的?”说着,他还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脸蛋,的确留下了几抹红色的掐痕。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靠近谁,卓雄的枪就一直没离开过大宝的脑袋,这边除了袁敏,谁都不敢轻易相信那人就是大宝。

  关键时候,还是侏儒脑子活,他问道:“大宝,我问你,去年的中秋节,你在干嘛?”他心想,若是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大宝,那么他一定会记得,因为那次任务是他和大宝一起去的。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找那具干尸。”

  这是一个绝密的任务,连袁敏都不知道,侏儒当即退了回来跟查文斌说道:“查先生,鬼魂有记忆嘛?”

  “如果是他自己的,对于某些事物的确会有。”

  “那就好了,至少说明,如果他真不是人,也至少是大宝的鬼魂。”

  大宝有些糊涂,他不明白为什么战友们都和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还奇怪,我明明一直跟在你们后头,这会儿反倒是你们出现在我后面了,我是跟着你们一路才到这儿的。”

  查文斌听到这话,只觉得自己的头皮刷的一下就立了起来:“你说什么,你是跟着我们到这儿的?”

  “是呀我不一直都跟着你们么,我才走进门,就没看见你们了,转身一看,你们又在我后头,我还觉得奇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