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零八章 鬼门关

  出世为阳,入世为阴,孤阴不长,独阳不生。

  他在地上画了一个太极图,又画了一座九重宝塔。

  查文斌把这座轮回塔看做了是一个太极图,入塔是一个由阳转入阴的过程,此刻他们刚刚跨越黑白的分界线。

  “但凡任何传说都是有根据的,否则它是不会流传了几千年后还依旧在被世人信服不管是道教也好,还是佛教也罢,任何一种宗教都会告诉世人还有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地府我说我曾经去过,黄泉路我也曾走过,说这些也许你们不信,因为你们这辈子没有看到过,而上辈子走过的路早又已忘记了地府阴阳这种东西,说不好,我也说不清,但是无论是信奉的神还是佛都会有一个属于他们的世界,称之为天界,是有大德成大道的人死后去的地方但不管是入地府还是得天道,都必须要面对一件事情,那就是上的死亡,此为阳衰转阴就算抛弃宗教的外衣来说,人死也是符合自然规律的,无论是哪个国家,用什么葬法,尸首最终都是会被重归到自然的。”

  这世上的葬法在查文斌看来,无非这几种:土葬火葬天葬水葬甚至还有木葬从道家的理论上来看,这些葬法选用的又恰好是五行之中的金木水火土,道家以土为五行之中,所以讲究土葬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在经历了这个由阳转阴的过程后,所有的世人选择的都是回归到自然,一切的起点。

  “那顶层过了呢?”

  “无极!”从这过后,查文斌就开始不说话了,而且他还要求所有人都尽量别说话,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他明白所谓的魂丢了,影子没了,甚至是大宝的死都有可能是幻觉,人在幻觉里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持一份清醒。

  大宝的死让袁敏很失落,但是查文斌告诉她要收起这份失落,因为越是不注意的时候,糟糕的事情就越是容易不期而至这一层倒也还平安,再也没有出现其它异常。

  第五层的时候又出现了一道门,这道门的造型有些奇怪,因为它是头大脚小的一道拱门说是门其实又不是,只是一条长约两米的拱道,头顶是拱圆的,开口处也是,两边呈梯形斜直着用砖块砌成。

  有两扇白色的门,木用的是上好的白玉,门上有七枚隆起的门钉,还有一对圆形的拉环,门的一扇已经被打开了这玩意,是谁来瞧都会觉得是一座墓,门不高,人可以半蹲着走进去,那一头是空的,灯可以照到最里面的台阶。

  一切看似都很普通,可这道门前面,查文斌足足储了有五分钟。

  深吸了一口气后,查文斌当即在这门前铺开了笔墨纸砚,取出黄纸数张,问了每个人的生辰八字之后,用毛笔战胜朱砂写下接着又掏出了三枚极小的印章,这印章不是道家大印而是用在特殊场合的:白丧事出殡之前!

  这章上刻的什么呢?分别是:鬼国京都城隍的大印一枚是阴天子的大印第三枚是涪洲府丰都正堂的大印会做白丧事的人是真懂还是假懂,只需要看他是否有这三枚章即可,因为没有这三枚章有一个十分特殊的作用,叫做:路引!

  人寿终之时,沐浴着衣后,要用一张黄纸来填写逝者的生成八字和死亡时辰然后在出殡时与纸钱同时火化,意味着按照阴律的法定程序给逝者颁发了通行证,这东西就叫做路引当然也不是谁都能开这个通行证的,道士就可以,因为他们和阴差之间有不成文的约俗,阳间的事儿阴间的人不方便做就交给道士,阴间的事儿道士就拜托那些阴差凡是没有路引的亡魂到了鬼门关都得遭受一番检查,免不了要遭罪,弄不好就当做孤魂野鬼处理了,有路引的便可直入鬼门,无人会阻。

  这正是:黄碟一纸通地府,红印三枚升九天!

  而眼前这道门,查文斌认定就是一座鬼门,要想平安过鬼门,必须手持路引所以他给每个人包括自己都开了一张,死亡的时间也都全部统一填成了现在,他已经把自己彻底当做了一个死人。

  分发路引的时候,他叮嘱道:“男的进门先跨左脚,女的跨右脚,从这头走进算起到那头出,步数一定要为单,千万不可为双,切记!”

  卓雄是第一个走的,他知道自己必须相信查文斌半分钟都不到,卓雄已经到了那一头,他跟众人招招手,示意自己没事,大家心里也都暂时松了一口气。

  袁敏是第二个,进门之前,她的左脚抬起又轻轻放下改换了右脚,行至一半的时候,她停下来了。

  侏儒见袁敏突然止步,便想喊话,却被查文斌拦住了:“别叫,她有路引,应该没事。”

  果然,大约一分钟后,袁敏再次动了,很快她就站在了卓雄的身边冲着大家挥手了。

  卓雄站在她身边小声问道:“你刚才楞那干嘛?”

  “我有楞吗?”袁敏有些奇怪的看着卓雄。

  “你在里面退有一会儿。”

  袁敏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卓雄道:“神经病”不过,她也觉得刚才好像是有人喊了自己的名字,但是她也记不清了,总之自己平安无事的走过来就好了。

  接下来过的是扎褐,这小子是一溜烟的小跑过去的,手中顶着一枚降魔杵,啥事都没有。

  玄是唯一一个没有拿到路引的人,查文斌压根就没给他写,因为他不需要修鬼道之人,本就如同鬼物,阴阳两界来去自如,这鬼门关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道再也普通不过的门罢了,无人会拦果然,他面无表情的进,面无表情的出,就跟在自家院子散步一般。

  最后是查文斌和侏儒,查文斌原本是想最后一个走的,不料侏儒却笑嘻嘻的催他先过,说是自己殿后即可查文斌哪里会想到这小子其实是害怕不敢过,大宝的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因为他和大宝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也是相处时间最长的这种邪乎的地方原本他不怕,但这一次是真怕了。

  查文斌一手拿着路引,一手拖着天师道宝的大印有了这枚印那过鬼门关就是上宾待遇,那是自家人果然,他在其中汪的时间比袁敏还要长,足足有两分钟。

  当他拖着大印走出来的时候还朝着门内作了个揖,这个动作着实把侏儒给吓坏了,他的双腿都开始打颤了,若不是他裤子肥,估计早就斗成筛子了。

  袁敏示意侏儒快些,侏儒憋了一口气微微颤颤的走到了门前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终于鼓起勇气抬起了右脚……。

  当查文斌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侏儒完全是闭着勇气想冲刺的,可是当他冲了不到几步的时候,动作戛然而止,他就像是被镜头定格了一般身子保持着的依旧是冲刺的姿态,左脚弯曲,后退拉的笔直,嘴巴还微微张开,双眉紧锁,完全就是一副跑步雕像的涅。

  “他怎么了?”袁敏盯着侏儒跟查文斌问道。

  查文斌眼睛微微一眯道:“验明正身,他迈错了步子,不过应该没问题。”

  果然,没一会儿,侏儒又开始动了,刚才他只觉得有人喊他停下,他不想停只想跑,越想用力就越使不上力这会儿倒是能动了,可是脚下却软得厉害,因为方才他好像看见了几个手拿哭丧棒的家伙搜了自己的身……。

  他这会儿才想起来查文斌跟自己叮嘱的话,心想是不是刚才迈错了腿遇上鬼了,双腿无力发软的托着身子往前走,可马上要走出来的时候他停下来了。

  此时,他离大部队只有一步之遥,用手拉一把都可以被拉过来,但是他却要哭了:“我忘了我到底走了几步了……。”

  这个问题只有他知道,因为谁都没留意他到底走了几步,面对一群无语的表情,侏儒把心一横,闭上眼睛一个大步跨了出去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嘲笑的人群和查文斌凝重的眼神。

  “咣!”得一声,后面那扇白玉门重重的自行关上了,查文斌心头一揪,因为只有他知道如果侏儒真走错了步子,那么极有可能会走上另外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