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零七章 血池

  袁敏苦笑道:“以前不信,现在信了。”

  “有很多你看见的人,其实已经死了,魂离开身体之后,人照样可以活四十九天,但没有魂的人其实就是死人没有魂就照不出影子,也就跟死人一样了,我们的魂在进门之前就已经丢了,那块石头比人高,也叫做比魂石,任何人从那里走过都会丢魂。”

  袁敏大吃一惊:“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硬要进来?”

  查文斌哈哈大笑道:“不入地狱,焉得****?置之死地而后生是我一贯的行事风格,也只有死人才能从这里过,要不然这些恶鬼早就扑上来把我们撕成碎片了抛去没有欧马面,这里和黄泉路倒真有三分相似。”

  这第四层塔除了磷火多些倒也好走,反正大家伙儿都知道自己中了招也就一样,用查文斌的话说:既来之则安之。

  穿过这层到了第五层可就傻眼了,眼前一片白茫茫的雾气,耳边清晰可辨“咕噜噜”得水声,就像是一口烧开水的大锅架在前方烧着,蒸汽四溢。

  扎褐舔着舌头咽了唾沫道:“这里总不会有人在煮酥油茶吧,我怎么闻到一股浓郁的酥油茶味?”

  侏儒笑嘻嘻的损他道:“梦里想喝吧?我闻到的明明是猪肉汤呀还是上好的后腿圈子,就是这个味,真香!”

  袁敏嘀咕道:“我闻着像龙井茶。”

  “我怎么觉着是油炸臭豆腐?”大宝也咽了口唾沫跟着道。

  “你也差的太远了,臭豆腐都出来了?”

  “就是,我闻到明明是黄酒!”

  而查文斌闻到却是满鼻子的香味和纸钱味,他看着玄,玄的表情还是那样冷冷的。

  “你闻到什么了?”

  玄的眉头皱了一下:“血腥味很浓。”

  人的嗅觉和听觉视觉一样都是会被欺骗的,他们丢了魂在先,容易被迷糊,但是玄不同,他是正常的,他能闻到的或许才是真正的味道。

  查文斌指着那片雾气又问道:“能看得见嘛?”

  玄点点头:“能,中间有一条一掌宽的石板铺着,下面是沸腾的血水。”

  “水里有什么?”

  “有翻滚的骷髅,还有痛苦挣扎的人,他们在哀嚎。”

  若换在以前,这点障眼法查文斌自认为是瞒不过自己的,如今进了这塔好像道力也失去了一大半,若不是有玄在,他估摸着八成这队人都要全部跌进血池里。

  “你带我们过去。”

  “好!”

  一人紧挨着一人,死死的拽着对方的手,侧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挪动着玄拉着袁敏,袁敏拉着查文斌,如此顺序交替通过其他人因为看不见,只能跟着自己身前人的脚步,好在这些人身手都还不错,除了扎褐摇摇晃晃的几次被卓雄和侏儒及时扶赚这道玄所说的窄桥倒也过了大半。

  队伍的最后一人是大宝,他体积最大,不能走在中间,他的前面是卓雄剩余的人都陆续过了桥,要说这一走上踏实的地,那雾也跟着散了,什么都看得见,那“咕噜噜”的血水上下翻滚着教人直倒胃口,什么幻想出来的香味此刻都被一扫而空。

  过了桥的人能看见,在桥上的人却依旧在雾中。

  卓雄的右脚已经走到了桥尾,却听见自己的耳边突然有人齐声喊道:“快跑!”

  他的反应何其快,身子往前一窜,这搁在平常那也就是顺利到达,可这回他却觉得自己的身后被拖了一股巨大的力气接着马上就传来身后大宝的声音:“有东西抓住我的脚腕!”

  站在岸处的人们看的真切,就在他俩即将到达的时候,一只骷髅手突然毫无预兆的从血水里伸了出来死死的捏住了大宝的脚腕大宝的手原本是抓着卓雄腰上的皮带,他被这么一捏,自然就一惊,接着便失去了重心向后一晃,而卓雄就这样又被拉了回去查文斌和其它人的脸转瞬又消失了,他又回到了雾气里。

  “快跑啊”岸上的人喊着,可卓雄明明就离他们不到一米远却和没听见一样,与大宝在那一掌宽的桥面上来回晃动着,看着让人揪心。

  这雾里的人是既看不见也听不见,卓雄只知道自己被大宝拉住了,却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回头冲着大宝大喊想问情况,可大宝却什么都听不到,他只觉得自己的脚快要断了,其实他是看不见,因为那只骷髅的手指已经刺穿了他的脚踝,他的血如水龙头一般开始像池子里哗啦啦的流着。

  情况很危机,查文斌和玄几乎是同时准备冲了进去,他们看得真切。

  桥上只能站一人,等玄的手拉住卓雄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可能是因为大宝鲜血的刺激,血池里一下子竟然沸腾了起来,有无数的骷髅开始涌向桥面,有用手抓得,还有的就直接用牙齿咬,大宝的双腿瞬间被染红了袁敏在岸上可以清晰的看见大宝的肉被一片片的撕咬下来,她可以听见大宝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但是大宝却看不见她的哭喊声。

  “咚”得一声,大宝因为疼痛,无法再保持平衡,他掉下去了,卓雄跟着一歪也要掉下去了,但是他足够幸运,因为玄和查文斌同时拉住了他的手卓雄的脚尖刚到血池边缘的时候被拉了上来最后的时刻,是大宝松手了,因为他可以看见了,他看到了岸边痛苦万分的战友们,他也听到了袁敏哭喊着自己的名字,他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拉着一个人,于是他放手了。

  “快走!”这是大宝沉入水底后发出的最后声音,接着翻滚的血池立刻把他淹没了,无数的骷髅开始像过节一般掀起了水花不到一分钟,水面平静了,又不到一分钟,一具骷髅突然“哗”得一声从水底冒出平躺在水面上,那具骷髅的脑袋有些大,他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根链子,吊坠是一枚银色的弹头……。

  那是大宝在一次执行任务时挨的枪子,他就受过这么一次伤,唯一的一次,所以他把那枚取出的弹头挂在了胸前作为了纪念。

  袁敏已经哭的要瘫软了,侏儒也蹲在地上抽泣着,玄半跪着双眼通红,他是他们的战友!

  袁敏站起身来从卓雄包里翻出那副登山爪准备要扔,却被他拦住道:“你要干什么!”

  “滚开!我要把他带走,就是死,我也不能让他死在这样的地方!”

  查文斌也按住了袁敏的手臂道:“不能!”

  袁敏咆哮道:“为什么?他已经死了!”

  玄轻轻的拿起了袁敏手中的登山爪道:“他说的对,因为这池子里的水只要沾上一滴,活人必死无疑。”

  查文斌缓缓道:“盘古开天再现人间天地之尺凝血封渊!”

  卓雄不解道:“什么?封渊我们去过啊。”

  查文斌的脑中开始出现了往日里走过的那一个个地方,他一下子就下意识的把这些东西全部都给串联起来了,慢慢的他闭上了眼睛。

  蕲封山封渊湖,昆仑绝顶;青衣九宫棺主渡河道人,三魂合一;扶神树昆仑神话三界大门;天界冥界人间……。

  突然他睁开双眼大声喊道:“轮回塔!”

  “什么?”

  “我明白了!三界轮回,五千年前昆仑神话开始之时,这道大门便被关了,三千年前蜀山神话再起,可惜扶神树已断那么比中原早了足足七千年的西藏呢?宗教的发源地,一切巫术的起源,羌人祖先是从这里开始走向中原的,理应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这里又怎么会没有三界轮回的大门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袁敏已经被他说糊涂了。

  查文斌很是激动的说道:“这塔一共是九层,前三层为人间,我们现在所处的就应该是冥界,所以大家的魂都没了,所有人都得死在这里只要我们能穿过这里,再往上就是天界,出了天界,三界轮回完毕就是一切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