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零六章 死了

  无尽幽暗的那一头是飘荡的孤魂,这些魂魄并没有意识,也不能害人,他们是真正的游魂,如同灯笼一般照亮着这条回廊回去,已无路,这就是煞位,只能向前,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

  查文斌给每人都派了一张本命符,这符不是用朱砂,而是用刀子割破了各自的中指,捏着他们的手做笔画成的此符是万万不能丢的,所谓本命符便是强行祭出各自的十二命宫,找出原本各自命理里的守护宫。

  芸芸众生,风云际会,斗转星移,周而复始……蓝天下的黄土地,演绎着重复的历史,红尘之外三界轮回,传承着五千年前的足迹,那么的遥远,却又随处可及……。

  本命符,是历代道教高人通过观天象推命理,算凶吉“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结合命宫命宫是人出生时在东方升起的星座,主宰一个人的天赋才能,是人命之归宿,既所谓的天命世人根器不同因缘不同,对应的命宫也不相同,这便是常说的“人各有命不可逆。”

  经常算命的人都会被经常告知:你命中有劫难,但会有贵人相助,逢凶化吉此贵人非常说的常人,而是指命中的四柱神煞,如天乙贵人,驿马,桃花,太极,文昌,天德月德等神煞原本出现的时间是既定的,?定要到那个点出现帮助自己渡过劫难或是获得好运。

  天命不可违,但没有不能打乱顺序重新排,本命符便是用自己的精血强行将四柱神煞统一到符上,或是遇到劫难自会当即抵消这便是命理中最为高深的一环:改命!改命者虽然没有破坏命理的内容,但却改了顺序,因为****了天机,所以必遭天谴再精通命理学的大师也决计不会轻易下盘替人改命,查文斌这么做是因为他已经遭受了太多了的天谴,这一次,不过是再多一点罢了。

  用来照亮的工具是一盏红兮兮的灯笼,随手用铁丝现场扎的,不管是哪里的义庄里头都是不用电灯的,因为只有灯笼才是阴阳两界都共同使用的照明工具。

  嘱咐了所有人都不许随便说话后,他领着大家开始迈向那些绿色的深渊。

  “磷火”本事并无恶意,人只需要轻轻用巴掌一扇,一阵风过去便可以让它们游开,只是初次碰到这种情况的人难免会紧张,每一步走的都格外小心。

  走着走着,就有人觉得不对劲了,先觉得不对劲的人是扎褐,他是紧跟在查文斌的身后的这回廊楼梯是斜着向上的,查文斌手中提着的是灯笼,原本墙壁上晃悠悠的一直有人影,跟扎褐的高度差不多,还没走上第四层,扎褐发现查文斌的影子已不足刚才的一半高了。

  他回头一看,自己的影子此时已经降到和侏儒差不多了,而侏儒的影子只能到玄的膝盖,意识到什么之后他捅了捅查文斌的腰道:“文斌哥,有点不对。”

  “哪不对?”其实查文斌也觉得不对劲,但他就是找不到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因为他发现自己双肩上的火已经比平时暗了一半有余,但一想这里到处都是“磷火”,只好安慰自己是煞气太重被压制了。

  扎褐指着那墙壁说道:“影子不对,你的影子比先前矮了一半,不光是你,我们大家的影子都矮了。”

  回头一看,袁敏肩头的火已经熄了一盏,而大个子的两盏都已经灭了,卓雄的印堂黑的跟块焦炭似得,扎褐和侏儒的光已经足以辟邪了,而是容易招邪,除了玄,其它所有人都有问题!

  查文斌立刻拿了一根贡香点起插在了地上,那些绿色的“磷火”闻香而至,疯了一般的涌在了贡品香四周贪婪的吸着香气而队伍里,大个子和袁敏竟然也闭起了眼睛,一副很超然享受的样子,完全陶醉了其中查文斌见势立刻把香熄灭了,那些“磷火”又四下散去,跟着袁敏和大个子都睁开了眼睛,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没有任何死物可以抵挡贡香的诱惑,活人顶多对其特殊的香味揉揉鼻子,是决计不会有享受的感觉的查文斌一手提着七星剑,一手提着灯笼缓缓的走到了他们二人的面前,把手中的灯笼交到了玄的手里,又从怀里掏出八卦镜道:“自己照一下镜子。”

  先照镜子的是袁敏,她不明白查文斌为什么让她照,但是她还是照做了。

  “看见什么了?”查文斌问道。

  袁敏只能从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脸的轮廓,“你这镜子太旧了,都糊了,看不清”这是一面铜镜,加上这里的光线不足,她以为是正常的。

  查文斌又拿着镜子对大个子说道:“大宝,你也来照一下。”

  大宝照了,但是他没有说话,只是嘴唇微微的抽动着。

  查文斌等了有一分钟,大宝没有开口,他的脸色越发难看了,突然间查文斌对他喝道:“看见什么了?老实说!”

  大宝被这一喝,整个人当即瘫软到了台阶上:“镜子里头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

  袁敏见查文斌突然对他们发难,心里觉得不舒服,她扶起跌在地上的大宝安慰道:“别瞎想,他那镜子太破了,本来就照不出什么。”

  查文斌冷冷道:“是嘛?”说着,他转向对着侏儒道:“你也来照一下。”

  侏儒接过镜子一瞧,用手抓了抓自己那鸡窝似的头发道:“看来这里的风不小呀都吹乱了我的发型……”当他瞧见查文斌那张严肃的脸,立即收起了自己嬉皮的风格正色道:“可以照着用,但不算很清楚,微微有些模糊。”

  “好!”查文斌从玄的手中接过灯笼,对袁敏和大宝说道:“我现在把镜子给他,你们两个站在小哥的身后一起对着镜子看。”

  玄似乎不太想拿,他对查文斌摇了摇头,但是查文斌却说道:“没事,一切有我在。”

  玄照做了,袁敏和大宝也照做了。

  “镜子里有什么?”查文斌依旧是这个问题。

  袁敏此刻的脸色也已经是苍白了,她怎么都无法理解,这面“破”镜子里头的玄五官是那样的清晰,而自己糊的就像是被曝光的胶片,明明是三个人,但大宝压根没有出现在镜子里,那里头只有一个玄和自己模糊的影子!

  袁敏看了下自己身边的大宝,他的眼神几乎要呆滞了,这绝不是查文斌在搞鬼,因为镜子是永远不会说谎的“这是怎么一回事?”袁敏的声音有些尖叫了。

  查文斌指了指大宝道:“他死了!”目光一转又落在了袁敏的身上:“而你,也快了”接着他把所有人都看了一眼,全然不顾袁敏瞪大的眼睛和大宝死灰的脸色道:“除了小哥,我们所有人都在已经死亡和即将去死亡的路上,包括我!”

  大宝喃喃道:“死了,我已经死了?”

  查文斌闭上眼睛缓缓道:“我们都上当了,这座塔活人进不得!”

  袁敏指着玄道:“那他呢?他不是活人嘛?”

  查文斌面对着玄,笑着说道:“活死人,不算在内,对吧?”

  玄的嘴角跟着抽动了一下,他没有辩解。

  “你什么意思!”

  查文斌伸出三根手指道:“人身有三魂:一名台光,二名爽灵,三名幽精,分存天地人三界,三魂永不相见,人死之后,一魂归地府,一魂归天命,一魂归黄土人本应修人道,却有人也修鬼道,能者修天道这位小哥是以鬼道修其身,以人道修其心,正邪相抵,既不落入魔道,也成不了天道,两者之间相辅相成,本该是一步妙棋,但我劝你鬼道终究会让你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这么长的日子里我一直没点破,只因你的道缘根基不在我之下此处煞气太重,你的人道快要压制不赚此刻你心中杀戮之心是不是已经起了?”

  玄很平静的点了点头道:“是!”

  查文斌指着那些绿油油的磷火道:“不要滥杀无辜,它们是没有罪的,也不会害你。”

  袁敏根本无心听那些,她只知道她在镜子里看见了什么:“那你说我们死了又是什么意思?”

  查文斌坐在台阶上缓缓的抬起头对着袁敏抛出了一个问题:“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