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五零五章 入塔

  查文斌扬了扬手中的线装书道:“写这个字的人应该是出去了,他能走的出去,我们应该也能,一天的时间我们的机会很大”侏儒指着墙壁上的那个字道:“就这东西能致我们于死地?”

  “煞不是鬼魂也不是野兽,煞无形无相”查文斌解释道:“这是一种看不见的死亡力量,可以一步步的让你走进地狱再也回不来换句话说,就是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现在呢?”袁敏此刻已经完全把查文斌当做了主心骨。

  “回去我们是去不了了,往前面走,要快,我们不能休息了。”

  世上本无路,既然修了就是可以走的,给人走的还是给鬼走的,那自然也会有个说法。宗教派别林立,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任何一种宗教都相信人死后会有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但是这个世界,谁都没有真正的亲眼见过,诸如查文斌这样的得道之人也不过靠的是元神出窍进的幻境。

  当一个真正的幽冥世界完全展现在眼前的时候,并且可以摸得着,看得清,那会是怎样一种震撼呢?通道没有查文斌想的那样长,走了不到三个小时,他们便到了尽头光,温暖和煦的光,让人觉得舒服和踏实的光已经有整整五天没有见过了,出口处那一片洒在地上的光甚至让他觉得终于回到了人间,在地下穿行的日子是那么的压抑可是不仅仅只有人间有光,地狱也同样有光!

  这半天的行程依旧平静而顺畅,查文斌甚至怀疑是自己错了,可事实证明老祖宗留下的风水堪舆学说是永远都不会有错的,因为那是由血和泪的教训总结出来的踏出出口的第一步,除了查文斌之外的所有人都在欢呼,他们是理由欢呼的一座巨大的山峰挺立在中间,几座相对矮小的山把它拱立在了中间,雪线依稀可辨,放佛就在自己手指触碰之间如果这些只是大自然提供的鬼斧神工,那么眼前的那座高塔足以让世人折服。

  一座足足九层高的宝塔就在他们眼前,塔依山而建,塔是山的一部分,而山却又在塔之外塔借助了一部分山体,这种将自然和人文完全融为一体的建筑,是可以轻易俘获任何人的心的宝塔的入口处是一座拱形,没有塔门袁敏带着高倍军用望远镜,她发现那座塔的第九层后面竟然有出口,连接着一道吊桥直到那座山的另外一头,吊桥上的冰棱都清晰可见,再往上有台阶的迹象反过来再看山本身,坡度极为陡峭,几乎是难以攀登在西藏地区塔并不少见,被称为灵塔那是用来埋葬高僧的,也叫塔葬,资料上都说这种墓葬形式是从印度传过来的。

  但这座塔无论是造型还是高度都和常见的灵塔截然不同,算不上精美,但是却很大气塔门很高,足足两人高,没有设大门,地面上铺着一层平整的褐色石板脚步落地,只有空空的回声这条石板路笔直通向前方,可以看见盘旋而上的楼梯,里面没有透光的窗户,全密封,入口处的那一抹光斜着晒到古老的墙壁上竟然有一丝波动的棱形光晕。

  在楼梯口,他们的脚步汀了,那是一只头颅高昂的的蛇形雕塑,黑色的玄武岩烨烨发光,那锋利的牙齿寒光闪闪,细看之下,竟然用的是真蛇牙!蛇在给人的第一印象中是邪恶和冷酷的,但是在世界最远古的文明中都有把蛇作为神灵来膜拜的记录在古代中国的一些浮雕作品中,女娲和伏羲也是人首蛇身,如果剥去后人为其包裹的人间化面纱,他们在远古人们的心目中却是巨大的蛇。

  而龙这种被世人所知的动物,其身体更是蛇身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这蛇的雕塑上没有眼睛,只有深陷的眼窝绕过这尊神秘的雕塑后面便是盘旋直达二层的楼梯,从这看过去加上联想还真有几分蛇身的意思藏区的温度是极寒的,蛇属于冷血动物,在这里除非是靠近地热地区,否则蛇类是无法生存的如此一个严酷的自然环境里。

  有蛇类崇拜,的确有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这里曾经生活着和他们所见到的那种巨大的蛇类古人崇拜大自然的力量,以那两条蛇所展现出来的力量,查文斌完全有理由相信曾经这里是一个蛇的国度这不禁让他想到那座寺庙地宫里的两条大蛇,和这座雕塑有惊人的相似。

  二楼就在眼前,他们没有理由选择不去这座塔仿佛除了这台阶就是厚厚的墙体,没有房间,没有浮雕,也没有壁画就像是一条通向山顶的人造路,乍看不特别,再看依旧如故所有人都尽力的屏住呼吸,没有人会觉得这里只是一座普通的塔,谁都害怕自己的身边忽然蹦出一个弱郎或是穿着奇装异服的小孩,单单就是这份压抑已经让人行走在崩溃的边缘了这里没有死亡的气息,也没有鲜活的味道,似乎一切都和天与地无关,这里是被遗忘的,也是被隔绝的没有人开口说话,生怕会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或是惊扰了黑暗中休息的亡魂,一直到第三层的时候,他们走过的拐角处终于出现了第一道门,门的前面立着一块一人高的石碑,通体光滑无字大门是对开门,门是木门,原始的木色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沉底而老去,雪白的条纹告诉着查文斌,这对大门的来历绝非寻常“雪柏!”

  没错,这种木料查文斌和卓雄都很熟悉,蕲封山中对它记忆犹新千年楠木,万年杉,不敌雪柏一枝丫!自古以来,这种稀世的木材就是权势们收集的目标,用它制作的棺木可以爆首万年不腐门没有上锁,是向外开的,一拉即开,只是所有人想要进门都得绕过那块光溜溜的石碑不知怎地,查文斌对那石碑多瞧了一眼,那石碑太光滑了,光滑到都能当镜子使,匆匆一瞥中他见到了镜子中的那个自己当这扇大门被推开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无数的绿色在里面跳动着,它们顺着楼梯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比萤火虫大,但是却又比它们更加幽暗“鬼灯笼!”这东西查文斌很熟悉,老坟窝子里下雨打雷的时候最常见不过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磷火但凡有磷火大面积出现的地方那都说明一个问题:此处有数不清的尸体

  手中罗盘的指针跟疯了一般的左右在摇晃,放佛这里无处不充满着鬼魂,查文斌稍稍往后退了一步,这里不是他们能走的“刚才是谁把门关上的?”身后的那扇雪柏门不知何时已经关上了袁敏也觉得奇怪,她跟大个子问道:“大宝走的最后,是你关的?”

  大宝摇头道:“我怎么可能会关门,要不是你们说我也不知道这门关上了,管它呢,既然关了,再打开就是了”说着他双手放在门上往前一推,只听“咚”一声从外面传来,接着大宝便觉得他再怎么用力,这门都纹丝不同“奇了怪了!怎么推不开,刚才明明在外面一拉就行了呀你们几个过来帮忙试试.\。”

  事与愿违,卓雄和侏儒联合大个子三人之力依旧不能动这门一丝一毫查文斌蹲在地上一直用耳朵听着地面,每一次他们发力推门,他都能听到一种轻微的碰撞声看着卓雄他们还在努力尝试,他站起来低声道:“我们可能栽了,这地方只能进,不能出刚才外面那块大石头应该叫做断门石,在战国以前的墓葬里出现过,是一种非抽巧的防盗术,只要有人进来就会触发机关,外面的大石便他自动横在门前的卡子里”说着,他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一块石板道:“这里比其它石板低了一公分,而且声音不同,这样庄严的地方是不可能出现这种误差的,这块石板应该就是机关。”

  看了一眼袁敏道:“不巧的是刚才它被袁小姐踩到了”袁敏的脸上一白,蹲下身去拿出一把匕首细细的叼开了这块石板,没一会儿,她的手中多了一根断成两截的泥制小棍查文斌接过那对小棍看了一眼道:“不可逆的机关,这里就没想着让人活着进来再出去,我们终究是遇到煞位了!”